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散文精选 > 叙事散文

叙事散文

  • 跑步 (连载2)

    黄昏,我一个人在跑步,我没有跑鞋、没有跑道、没有操场、没有公园,我只有我的田野、我的公路。我的跑道是那弯弯曲曲的田埂,是那长满草的荒野。

  • 繁忙的连队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淅淅沥沥的秋雨过后,天气一天冷似一天,连部前边杨树的树叶一半黄一半绿渐渐地在脱落,树底下似铺了一地的黄金。周围林床里的苜蓿也由翠绿、青绿直至枯黄,门前两侧的10棵云杉树依旧透着深绿,树底下的三叶草依旧绿意葱葱,透着顽强的生命力,还有冠叶榆也保留着有点泛黄的树叶,在这清冷的秋风中,飒飒的舞动着。

  • 闲遐逸情三道堰

    时令,已是公元二0一五年的八月,也正是夏日炎炎的酷暑季节,火烈地太阳毫不留情地照射得人们挥汗如雨,犹如坐在炽热的火炉上,使人感到格外地燥热与煎熬。

  • 改稿会

    今天,达州市作家协会、达州市文艺评论家学会、大竹县文联、大竹县作家协会联合举办了“小品《救人要紧》研讨会”。市县联动的类似改稿会,还是大竹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可见市作协和市评协对大竹文化人高看一格,厚爱一分,特别感动。

  • 树的情思

    也许是生在农村吧,自小就对树就有着很深的感情。我是一个爱树的人,每每看到陌生的树,都会向他人打探它叫什么名字,会结什么样的果子,结出来的果子是否能吃,木质是否好,能干些什么……每每都向别人刨根问底。因此,在我的脑中,有许许多多情有独钟的树。

  • 寅叶子散文随笔——《种子》

    我是一个胚胎,一个不起眼的囊状,横看竖看,只是一个小不点,冒看我毫无生机,搁在哪里,那里清静,我的外表也不咋地,即不光泽,也不伶俐,可谁知道,我就是一个精灵,一个极具生命力的精灵。

  • 幸福的声音

    从我们一出生直到去往另一个世界,声音始终伴我们左右。第一次的啼哭声,妈妈的呼唤声,爸爸严厉的斥责声,校园里的歌声......这些声音不断交织在我们的耳际。

  • 酸枣

    早几日,大表弟回了趟老家,打电话跟我说在圆通速递给我寄了一袋果子。我笑而回道:“现在的市场里什么果子没有卖,还需你千里迢迢地给我寄果子,也许那邮费比购买果子的费用还多呢。

  • 儿行千里母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读小学时,就学过这句流传了千百年的佳话。每当想起它,身在异地他乡求学的我,便会想起母亲。

  • 我吃故我在

    这个世界上,所有爱情之苦、失意之苦加起来,我觉得,也是也是抵不过一个饥饿之苦的。没有什么比得过温暖的胃带来的愉悦感。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