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好文章

好文章

  • 月朗星疏下的那朵梅

    前些年,我一半大老翁独居江边陋室,行为处事孤僻、怪异。到了冬天梅花开的时候,我会一人去山野荒郊转转,好像也不特别为了什么,就是瞎转,但有遇到梅花绽放,也乐得停下脚步,多看她一眼。有时候,会一个人站在那树下,痴痴地看着那风姿绰约的梅花傻笑,看梅花也对着我笑。

  • 渐渐长大,渐渐忧郁

    我开始知道要打扮自己,留了齐眉的头发。我特别喜欢起风的日子,当风吹起我的头发,当她看到我的时候,我会想象着她的心里活动。她还是喜欢白色,我也依旧皮肤苍白,我们窝在自己的房间都唱: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 设计师

    快结婚了。他陪她去选首饰,一间一间的店走过来,一方一方的柜台看过去,蓦然间,她如遭电击,目光定格,手扶玻璃,生生要将台面按碎的样子。他惊讶地问:“怎么?喜欢什么就买下吧。”她急急指点小姐将柜台里的一对耳饰取出:“就是那个,对,那个,链子上垂着一只丁香花的。”

  • 每次回头

    第二天来到学校。萧云看到我很不好意思,总是刻意的避开我。就这样,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有一天萧云没有来,听老师说她转学了,听到过,我心情很沉重不知怎么回事,会有这种反映。虽然她不在了,但是我每天都再想她,想着我们经常在一起说着心里话,我每次回头想要看到她,但是后面的人已经变了。

  • 去年的秋天

    那天他还跟我讲了很多他的事,比方说,他是聋哑学校的老师;比方说,他很喜欢那些小孩;比方说,他经常要送那些小孩回家……可我直到离开火锅店,都没有回应一句他的话。我知道我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因为我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年人,因为那纯真的年代,已经离我远去。

  • 心中开出了苹果

    我一直坚持那个习惯,等苹果腐烂时,再去买一个,贴上纸条,放在书柜上。直到初中毕业。我拿着毕业联系簿找他,他愣了一下,还是写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而,在寄语那栏里,他只写了“一路顺风”。回了家,我望着苹果,流了一滴泪。我现在还记得那滴泪落在地上的声音,虽然我已经是大学生了,我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他,也没有再为他买一个又一个的苹果,因为我知道,处理一个苹果最好的方法,就是吃掉它。

  • 脸红心事

    刁晓莉同学那年十七岁,十七岁是少女的一个微妙的年纪。这年纪很神秘的,上学期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丫头,脸红的次数要比微笑的次数多两到三倍,这个学期一到校,变了,变得陌生了,变得一会儿冷艳威严,拒人之千里以外,俨然一副母仪天下的气派;一会儿天真活泼,鸟儿一样在你窗前飞呀飞呀,留下你一辈子也休想忘记的鸟语花香。女孩儿,人家毕竟已经是十七岁的女孩儿嘛,应该是有心事的时候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

  • 青春的余音

    十三四岁的青春,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即将散发芬芳季节。此时,爱在一个少女的内心中悄然无声地萌芽。

  • 难以言说的爱

    小学六年级时候,在平时学校里会流传谁喜欢谁的传言。他也会随着众人说着玩。直到毕业那天若雪很生气地找到他对他说:“鸿杰,你知道你说的话我有多难过吗?我喜欢的是你…”他才知道原来若雪喜欢的是自己。从那天起他便不再说关于若雪的谣言,也不听那些传言。

  • 似水的眼神

    当她奔向餐厅回到妈妈身边时,还不忘回头朝我微笑。那一刻,我心中莫名地感到欣慰,幸亏忍不住多看她一眼,要不然,我真误解了她。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20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