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散文精选 > 叙事散文 > 正文

儿行千里母担忧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8-02-25

“儿行千里母担忧。”读小学时,就学过这句流传了千百年的佳话。每当想起它,身在异地他乡求学的我,便会想起母亲。
  
  我以前总觉得母亲是一个多嘴的人,平时总爱对我唠叨,当我听得不胜其烦时,会顶她一两句嘴或一个人出门走走。然而,出门没有多久,她的电话又来了,非常着急地叫我回家。听后,又不得不回家继续接受她的唠叨。
  
  对于出远门,我以前觉得是一件厌烦的事,因为每次母亲都为我担心这,担心那的。记得我读初二的那年暑假,父亲因在工厂没有请到假,未能回来接我到广东江门。母亲因为带着小弟弟在家,也不能送我到父亲那里。当时的我,着急死了,因为有很多同学都跟着自己的父母到了广州这边玩,在QQ上告诉我:广州这边很美,很好玩。十五年来都未出过远门的我,非常想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记得那天晚上,我在房间的白炽灯下想了良久,最终决定独自一人慕名到江门,但没有告诉母亲,因为让母亲知道了的话,依照她的性格,绝对不准我一个人去江门,准备上了火车才告诉她。
  
  翌日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用一个书包装了一身衣服,从钱罐里拿出了两百块私房钱,悄悄地出了家门,坐着早班车前往坪石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售票厅,买到火车票后,在对面的平价超市里,买了包辣条,然后挤进了人山人海的火车站,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迫不及待地上了T8351次前往广州的列车。当列车开动后,我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踌躇了片刻,拨出了母亲的电话。当告诉母亲,我已坐着火车从坪石火车站出发了的时候,母亲似晴天劈雷,急忙地说道:“辉仔,辉仔,你出门也不告诉我,你带钱没?你带钱没?……”依稀记得当时在电话中听到了她那“咚咚”地心跳声和那双脚不断地踩在地上的抖动声。我结结巴巴地回道:“我……我……怕……怕您不同意。”当时母亲没骂我,又着急地说:“你在车上不要睡着了,到站要记得下车,不要跟陌生人走,不知道路就问警察叔叔。”我嗯嗯地回答了一下,急忙把手机给挂了,因为怕她又唠叨这,唠叨那的。
  
  没到两分钟,父亲来电话了,告诉我到什么车站下车,到什么站上车。我嗯嗯地回道后又急忙地问父亲,是不是母亲刚才打了电话告诉他了,父亲没有应便把电话给挂了。不说我也知道,当时我挂完电话,母亲就急忙打了电话给父亲。
  
  离挂完父亲的电话,未到五分钟,母亲又打来了电话,说道:“辉仔,辉仔,你在火车不要睡觉,要注意口袋中的钱,要记得到站了就下车……”我听得有点不耐烦地回道:“知道,知道!”然后又把电话挂了。
  
  当我坐到韶关东车站,有点睡意,刚闭上眼时,手机又铃铃地响了。我睁开惺忪的双眼,按了一下按接听键,电话那边又传来了母亲的声音:“辉仔,辉仔,你是不是睡着了?你现在到哪里了?你在广州火车站下车后,记得到省站坐大巴到江门汽车总站,下车后,你父亲会在旁边的接客处等你,你要留意,没看到就打电话,不要乱走知道吗。”我听得不胜其烦地说道:“知道,知道,我知道!”然后又把电话挂了。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手机里仿佛还回荡着母亲那“咚咚”地心跳声。
  
  到达英德时,母亲又像以前一样打了几个电话来,本来想闭一下眼的我,被母亲打来的电话吵得头昏脑涨的。刚到广州火车站时,母亲又连打了四五个电话来。当走过一条人满为患的街道,找到省站,买好车票,上了前往江门汽车总站的大巴时。在电话中,母亲那“咚咚”地心跳声,才稍微缓解一下。
  
  然而,在大巴上,仍然不停地给我打电话,一直叫我注意安全,不要睡觉,小心点为好。直到到达江门汽车总站,父亲接到我,给她回电时,她那“咚咚”地心跳声才停下了。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告诉她后,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像似在告诉我,这就放心了。
  
  去年夏天,我考上了毛主席的故乡——湘潭里的一所大学。这是一个我从未到过的城市,离家有千里之遥。那日,母亲因剧烈的风湿疼痛,躺在了医院,在病床上叫父亲,我开学那天要送我到学校。父亲沉着脸,从口袋中拿出钱包,把一万块钱递给了我,说我已是一个将近弱冠之年的人了,要我独自一人到学校报名,让我锻炼锻炼。没料,母亲当时听了,眼泪顿时簌簌而下,哭着要父亲送我来学校。父亲“无情”地说:“不!”最后,我说父亲要照顾母亲,我一个人去学校即可。
  
  那早,天刚麻麻亮,我提着行李箱出门,母亲从床上咬着牙根爬起,要父亲扶着她送我到坐早班车处,我不肯,父亲也执意不肯,但最后还是送了。路上,她挪动着她那双不灵活的脚前行,那白色的头发在晨风中瑟瑟颤抖,嘴里不停地嘱咐我,路上要注意安全,到达学校时,要及时给家里家里报个平安,免得她太牵挂。要团结同学,当有矛盾时一定要冷静下来处理,一定要让步,自己吃点亏的为好……我当时一直在点头。
  
  当车子启动的那一刻,母亲还在不停地嘱咐我:“到达学校时,一定要及时给家里报个平安……”车子走得很远,快消失在大山里的时候,我从后面的车窗往前后看时,她仍然在原地不停地向这辆车的背影挥手,向我挥手,晨风吹拂着她那白色的头发,在瑟瑟颤抖。
  
  我到达郴州火车站时,母亲又给我打了电话,她那“咚咚”地心跳声,仍然和初二时,我独自一人慕名前往广东江门的一样。此时的我,不但没有厌烦她打电话的唠叨声,反而被她的话,感动得差点儿留下了眼泪,对她说道:“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到达学校了,定会及时给您回电。”然后听完她的一阵唠叨后,才挂电话。
  
  在火车中,她给我的电话仍然是那么的多,叮嘱的事,仍然是那么多,我也仍然以温和的语气回答:我会的,我会的。
  
  到达学校时,虽然给母亲报了平安,但她仍然给我打许多电话。当她在湖南天气预报看到湘潭天气转热时,不停地打电话告诉我,要我做好防暑准备,说我容易上火,要多喝一点家多宝或和其正;当看到湘潭天气转凉的时候,要我做好防寒准备,别冷着了。
  
  是的,“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啊!现在的我深深地懂得这句话了,深深地知道每次出远门时,您对我是多么的担心,多么的牵挂,多么的关心。请原谅您儿子以前在家里总把您的话当做唠叨,出远门时,把您的牵挂当做唠叨!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 酸枣
下一篇: 我吃故我在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