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励志文章 > 励志人物 > 正文

韩红小时候的故事,韩红的励志成长经历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5-05-26

  韩红凭着顽强的草根精神,一路打拼成国内流行乐坛上的大姐大。鲜为人知的是,韩红的家史同样充满着太多的无奈和辛酸。她6岁丧父,9岁因妈妈改嫁,她与千里之外的奶奶共同生活,从此与母亲有了深深的隔阂。3年前,奶奶去世后,她万念俱灰,一度想退出娱乐圈。这时,是妈妈走到她的身边,母女俩续写血脉亲情,多年的积怨冰山终于融化了。2008年1月26日晚,韩红在北京举行“红透2008”个人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她深情拥抱妈妈,感谢妈妈给了自己继续唱歌的动力,还有那生生不息的歌魂……

  一起来回顾一下韩红的成长经历,看看韩红小时候的故事。

  韩红小时候的故事,韩红的励志成长经历

  怨别再婚妈妈,9岁女儿踏上北漂路

  韩红的生父韩宝来是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的相声演员,母亲雍西是团里的歌手。继承了父母的艺术细胞,韩红从小就喜欢唱歌。

  1977年底,韩宝来在演出途中不幸病故。当时,韩红年仅6岁。料理完丈夫的丧事,雍西被团里派去上海音乐学院进修,她只得将女儿临时托付给邻居照料。此后,韩红成了一个野孩子,因妈妈十天半个月不在身旁是常有的事,韩红将不做作业、与小伙伴们打闹当作是对自己的“照顾”,成绩也就一落千丈。

  雍西每次演出回来,都要将女儿狠狠教训一顿,并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情绪。韩红苦求妈妈让自己唱歌,可雍西说:“小孩子嘛,先搞好学习,将来当医生该有多好。”韩红撅着小嘴巴,一连好多天不理妈妈。

  1980年,雍西改嫁了成都医科大学教师周宇翔,韩红对继父很排斥,有时还故意同他顶嘴,雍西急了。思前想后,她在1980年8月把女儿送到北京的奶奶家里。离开奶奶家时,她不放心地关照女儿:“你要听奶奶的话,好好读书,唱歌这条路不适合你……”

  听到这里,韩红发起了脾气:“你回成都吧,我一天也不想见到你!”说完,将妈妈朝屋外推。雍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韩红砰地关上门,号啕大哭起来……

  韩红的奶奶郝秀珍1925年生于北京,丈夫是北京铁路分局职工,1955年去世。韩红还有个叔叔叫韩宝成。

  韩红进了北京铁路分局子弟三小读四年级。她利用星期天和节假日,参加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年儿童合唱团的训练和演出。

  为了更好地照顾孙女、贴补家用,郝秀珍离开自己工作的服装店,在韩红就读的小学门前摆起了水果摊。虽然日子过得较为艰难,但郝秀珍从未写信或打电话向雍西提及“抚养费”的事情。

  韩红作为一个外地孩子,难以进入小朋友的圈内,小小年龄就饱尝了孤单的滋味。因此,她对远方的妈妈怀着深深的怨恨。

  1982年春节,雍西风尘仆仆前来看望,可韩红竟然不和妈妈说一句话。几天后,雍西哭着离开了,郝秀珍数落孙女道:“红红,你不能对妈妈这个样子!她毕竟是你的妈妈,你和她骨肉相连啊……”韩红哭着说:“都怪妈妈太狠心,太无情了,不让我唱歌,不让我留在成都的家里……”

  1982年9月,韩红升入初中。因身边长期没有父亲母亲,她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只要谁敢说她一句不是,她立即冲上去拳打脚踢。渐渐地,她成了远近闻名的“霸王花”。郝秀珍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劝说,也无法让韩红有所“收敛”。

  1984年3月的一天中午,韩红在校园里唱歌时,有一名女生冲她说了句:“怪腔怪调,难听死了。”她顿时怒火中烧,将女生的一只胳膊打成了骨折。

  女生家长强烈要求学校领导将韩红送进工读学校。郝秀珍给那名受伤女生拿出数百元医疗费,并向校方苦苦求情,韩红这才得以幸免,却无奈地退学回家。

  此后,韩红每天早晨睁开眼就唱歌。郝秀珍敲门喊她吃饭,她总是说“稍等一会”。郝秀珍只得将饭菜热好端进来,韩红带着哭腔说:“奶奶,我只能走唱歌这条路了……”

  为了在最短时间里取得社会的认可,韩红在奶奶的支持下,选择了一种最直接的方式:参加比赛。她在叔叔韩宝成的陪同下,频繁穿梭于各个赛场之间,但无一例外都碰壁而归,原因竟然是:唱功虽然不错,但长得不够漂亮。

  每次失败之后回到奶奶家里,韩红都要大哭一场,将这一切都归罪于身为歌唱家的母亲,她发誓要唱出点名堂给雍西瞧一瞧。

  1985年底,韩红参加文化部组织的全国首届“金孔雀”杯声乐大赛,荣获北京赛区优秀奖。捧回获奖证书,她和奶奶兴奋得一连几天都没有睡好……

  1986年底,韩红被招进了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进了文工团,大家认为她的潜力不够,长相也不够好。于是,她被迫离开文工团,去通讯站当起了总机接线员。部队纪律严明,不能想唱就唱,韩红只得利用空闲时间在楼道里偷偷喊上几嗓子,算是过了唱瘾。

  当了通讯兵之后,韩红念念不忘自己的歌唱梦,相继报考了15个部队和地方的文艺团体,可大家的反映几乎都是“唱得不错,形象差点”。她试着减了一个月的肥,可最终因身体不适而放弃。她一度尝试过摇滚,认为摇滚可以不太计较女歌手相貌,但最终因唱法难以转轨而没能如愿。

  1995年,韩红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师从李双江,开始词曲创作,目标是做原创型歌手。没多久,韩红就写出了《喜玛拉雅》这首歌,并打算拍成MTV,可她却没有钱。郝秀珍得知后,立即将多年积攒下来的3万元钱全部取出来交给了韩红。这首风格独特的MTV在央视播出后,受到观众的普遍关注和喜爱,获得央视音乐电视大赛铜奖,接着又在文化部主办的中国歌手出国前选拔赛上荣获金奖。

  捧回两个大奖后,郝秀珍要韩红回成都看望妈妈,可执拗的韩红说:“覆水难收,那逝去的一切就让它逝去吧,再去追随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唱成名天下知,始知血脉亲情割不断

  1997年初,韩红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央视《半边天》节目主持人张越。张越听了韩红闯荡京城的经历及所演唱的《青藏高原》等歌曲后,盛情邀请她做节目嘉宾。没多久,《半边天》节目播放了题为《不要为你的相貌发愁》的访谈节目。韩红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由此奇迹般改变。

  1998年9月,韩红签约北京京文唱片有限公司后,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雪域光芒》,其主打歌《雪域光芒》、《家乡》和《风雨中的美丽》迅速在各流行音乐排行榜上独领风骚,并囊括20多个音乐奖项。

  韩红一炮走红,以其特有的纯粹、宁静而又微带忧伤的歌声征服了无数听众的心,由此展现出自己在创作及演唱上的双重实力。

  手里有了钱后,韩红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北京买了一套大房子,与奶奶郝秀珍住在一起。郝秀珍为孙女的成功高兴不已,她语重心长地说:“红红,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尤其是你翅膀硬了开始飞翔的时候,一定要记住自己的来路,还有远方的亲人……”

  奶奶的话让韩红低头陷入了沉思。她知道,自己的女强人性格是妈妈赋予的,当年,妈妈将她送到奶奶家也实属无奈,换成是自己,或许也会这样做。渐渐地,她开始理解妈妈,回想起当年在奶奶家里拒母于千里之外的场景,以及妈妈那悲伤的眼神和无言的泪水,韩红的心里顿时有了悔意。

  2001年5月,韩红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醒了》,同样成绩斐然。于是,她第一次主动给远在成都的雍西打了一个问候电话。那一声怯生生的“妈妈”,让雍西百感交集,雍西哽咽着说:“红红……我每天都关注着你……你远远地超过了我……”韩红得知这些年来,妈妈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自己,心头的那块坚冰开始融化了。

  没几天,韩红收到一份特快专递,打开一看,是雍西寄来的西藏民间音乐资料,还有一封短信,信中说:“你的肺活量很大,应拔高自己的声音,唱出真正的天籁之音,这才与《青藏高原》相匹配……”

  韩红将这些老唱片放进播放机,荡气回肠的西藏老歌响了起来。她知道妈妈献出毕生的珍藏,目的只有一个:希望红红唱得更好!韩红第一次为千里之外的妈妈流下了泪水。郝秀珍得知此事后,竭力撮合孙女去见妈妈。韩红说:“奶奶,会有这个机会的。”

  机会终于来了。2001年5月底,央视《艺术人生》节目邀请韩红与家人做一期节目,韩红爽快地答应了。随后,她飞往成都,将55岁的妈妈雍西接到北京。

  6月8日晚,韩红和雍西一起走进《艺术人生》演播厅。韩红说《北京的金山上》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自己最早的音乐启蒙就是从听妈妈唱这首歌开始的。原来,雍西早在1964年赴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时,因首唱《北京的金山上》而备受赞誉。

  听到这里,雍西感慨万千。当朱军问她当年为何要将年幼的韩红送到北京时,她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之所以狠下心将红红送到北京,一方面是我的工作太忙,另一方面考虑到北京的教育水平要高一些,再加上她奶奶牵挂着这个孙女儿……现在看来,我欠女儿的实在太多了,这辈子都难以偿还。”

  韩红回忆道:“我觉得我妈妈挺难的,记得有一次她演出回来,发现我们家的桌子上爬着一只小老鼠,但是我们母女俩谁也不敢去动,后来只好守着那只老鼠过了一晚上,家里没有了顶梁柱真是挺可怜的。”一席话说得雍西潸然泪下。

  在节目的最后,朱军总结道:“韩红从小就离开母亲,应该说是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但也许就是这种遗憾铸就了她特有的自信与坚强,促使她一步步走向成功。从这个意义上说,韩红对妈妈应心存感激。”听到这里,韩红一头扑进雍西的怀里……

  2002年6月初,韩红准备赴西藏采风。雍西得知此事后,主动提出当女儿的导游。几天后,韩红和雍西从北京飞往拉萨,随后赶至昌都县。韩红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第一次见到满头银发的姥姥,忍不住哭了起来……

  街坊邻居听说雍西带着女儿回来了,纷纷带着酥油茶和青稞酒赶来看望。此情此景,让韩红心潮澎湃,产生创作的冲动……

  随后几天,韩红跟随母亲登上海拔4000多米的浪拉山巅,迈步神秘的茶马古道,与吃着牦牛肉干的藏族孩子亲密接触……很快,韩红即兴写出《穿行》:“云儿伴着我走,牛儿悠闲自得。酥油灯燃起来,锅庄舞跳起来,康巴人的生活,是这样的自在。姑娘们唱起来,汉子们跳起来,牧人的生活,在山水间穿梭……”韩红一鼓作气,创作出《浪拉山歌》和《茶马古道》等歌曲。

  2003年11月初,韩红推出第三张个人专辑《歌唱》,主打歌曲是《穿行》、《浪拉山歌》和《茶马古道》,使得众多的歌迷们再一次沉醉于来自世界屋脊的天籁之音。韩红打心眼里感激妈妈,萌发了与妈妈同台献技的念头。

  2003年12月24日晚,韩红首次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唱红平安夜”个人演唱会。她将坐在台下的妈妈请上台,母女一起深情演唱起《北京的金山上》。唱完后,雍西哭了,韩红的眼睛也湿润了,母女俩都知道,歌声串起了血脉亲情,无论什么样的利器都难以割断……

  奶奶“走”了还有妈妈,亲情提携再度崛起歌坛

  韩红的首场个人演唱会成功后,郝秀珍催促她将已退休的妈妈和继父一起接到北京,共享天伦之乐。韩红向奶奶表示,待时机成熟,就将妈妈和继父接过来同住。然而,奶奶没能看到这一天。

  2005年4月18日中午,郝秀珍在阳台上看着韩红开着吉普车出去后,就坐在藤椅上晒了一会儿太阳,却突发脑溢血。保姆发现后,立即打韩红手机,韩红赶紧驱车回来,将奶奶送至附近医院抢救。当晚,郝秀珍撒手人寰,韩红哭昏了过去。被唤醒后,她喃喃地说:“奶奶一手将我带大,她这一‘走’,也带走了我的全部……”

  雍西惊闻这一噩耗后,与周宇翔一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参加郝秀珍的葬礼。

  奶奶入土后,韩红形容憔悴,寝食难安。雍西几乎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女儿。

  在雍西的再三安慰下,韩红开始吃东西了,然而,她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难以自拔,几乎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没有任何创作激情,更别提唱歌了。

  雍西知道,奶奶的辞世令韩红一下子少了很多争强好胜的心气,可女儿一直保持这个非正常的状态,怎么能行呢?有一天,她问女儿对今后有何考虑,韩红说:“我想退出娱乐圈,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侍弄花草,或者做饭,练书法。”

  于是,雍西给韩红买来了好几本盆景栽培、菜谱及字帖。当韩红如法操作时,雍西就坐在一旁,轻轻地哼唱起《雪域光芒》、《家乡》和《浪拉山歌》等歌曲,尝试着对女儿实施“音乐疗法”……

  到了2006年5月,韩红觉得自己的心态得到了有效的调整,往日的火爆脾气也得到了一定的消磨,不禁萌发了复出的念头。可就在这时,她患上了胆结石和高血压。

  雍西陪同女儿在北京第二炮兵总医院做了胆结石摘除手术。康复出院后,雍西担心韩红的身体,除了叮嘱她按时服用降压药外,还“严令”她戒酒,每天晚上11点钟之前必须上床休息。

  雍西还买回一台跑步机,每天早晨都要督促韩红跑上1个小时,每天下午都要陪伴她去健身中心健身半个小时以上。经过长达一年的锻炼,韩红终于恢复了良好的体能,她对雍西说:“厚积才能薄发。妈妈,您等着看我如何展现吧。”

  2007年9月初,韩红接到25集伦理悲情电视剧《叫一声妈妈……》剧组的邀请,演唱片尾曲《再叫一声妈妈》。看完深情哀婉的歌词后,韩红爽快地答应了。

  为了能唱好这首歌,韩红和妈妈一遍遍地试唱、对唱,足足准备了一个星期,才将感情酿酝成熟。

  “如果前世没有约定/今生你怎么会给我一个家/如果今生真有缘分/你的心怎么会留下我的伤疤/当所有的日子在温暖中融化/为什么爱偏偏要在风雨中长大……”

  9月15日上午,韩红走进录音棚,一气呵成地录好了《再叫一声妈妈》这首歌。

  走出录音棚,韩红对守候在门口的妈妈说:“我很兴奋,这首歌完全感动了我自己,相信一定会让听者动容!”雍西说:“红红,我相信你唱出了灵魂的声音。”

  2008年新年的钟声敲响后,韩红的“红透2008”个人演唱会提上了议事日程。雍西一方面督促女儿进行合理的体能训练,另一方面建议她回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加强声乐训练。韩红听从妈妈的安排,表示将要用流行、民族和美声唱法来演绎同一首歌,做到三者兼顾,给听众带来更大的享受。

  随着演唱会日期的临近,韩红患上了病毒性感冒。雍西除了陪女儿求医问药外,还特地给她准备了大棉袄和小时候才穿的毛窝鞋。

  演唱会定于1月26日晚举行。当天上午,韩红的感冒一直没见好,雍西给女儿鼓劲说:“不感冒唱得好那不叫本事,感冒了还能唱好那才叫真正的本事!”一番话,让韩红的精神为之大振。

  当天晚上,韩红走进北京工人体育馆内,面对数千名听众,她带着些许鼻音说:“前不久,我感冒一直未愈,本想延期举行演唱会,可是一想大家都已经买了票,就别再给大家添麻烦了,那就唱吧!”她贴心的告白赢得了歌迷们阵阵热烈的掌声。

  随后,韩红以极度颤音花腔、身体的大幅度扭动以及一指冲天的动作,激情演唱了《天空》、《来吧》、《醒了》、《北京的金山上》、《拯救》、《那片海》等30首歌曲,给听众们带来了强烈的心灵震撼。

  雍西专门穿上红背心、红衬衣、红羽绒服、红袜子和红头套,以此给女儿助兴。韩红的压轴歌是《今夜无人入睡》,当最后一声的钻天之音响起来的时候,雍西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向女儿挥手致意……

  演唱会临近结束,韩红回到后台,深情拥抱住妈妈说:亲爱的妈妈,你不仅给了我继续唱下去的动力,还让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有家就有爱,有爱就有生生不息的歌魂。雍西百感交集地望着女儿,眼中已是热泪滚滚……

  随后,韩红亲手将演唱会的全部所得——30万元支票交到来自西藏、新疆、内蒙古三所希望小学的孩子们手里,并鞠躬恳请所有听众给予这些孩子以更多的帮助,这一举动也赢得了当晚最热烈的掌声。

  当晚回家的路上,雍西认真地对韩红说:“红红,你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韩红说:“妈妈,你太俗气了。我是雍西的女儿,首先要取得不凡的成绩。结婚问题,我40岁以后解决也可以,不解决也可以,独身也没什么错的啊。”雍西开导女儿说:“你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有了你。”说到最后,韩红笑着表示,自己欠妈妈一个家,迟早是要偿还的。

  2008年春节前夕,韩红飞抵美国纽约,录制自己的新专辑:《听我的声音》。在美国期间,她差不多每天都要给远在北京家里的雍西打一个电话,汇报新专辑的进程,倾吐思念之情。那天,她对妈妈说:“在异国他乡,我才明白,无论我飞得多远,也只是像一只风筝,而您是系在我心头的线。您拉得越紧,我的心里就越痛……”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 曾国藩:一勤天下无难事
下一篇: 为爱启程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