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徒步双岭穿越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8-02-27

有生以来第一次徒步穿越,是在2015年的9月3号。凌晨四点半,我们一行十人,肩负着40多斤的背包,跟在“沂蒙背包客”户外俱乐部的老板黑哥的身后,走出河南新乡火车站出口时,心里荡漾着小小的激动。
  
  站在火车站前边,小小的广场上时,有风吹来,带着些许凉意。抬头望天,月亮尚在头顶,星星却隐匿在灰蒙的天空里,不见了踪影。清晨的空寂已然在霓虹灯里,在人群的嘈杂里苏醒。
  
  坐上黑哥租来的面包车,辗转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龙水梯行政村。村子座落在峰峦叠嶂的山下,村里人家不多,却住着许多闻名而来的天南海北的驴友。大家相遇而欢,为了一个共同的喜好,结伴同行在这山青水秀的南太行。
  
  我们沿着碎石堆砌的沟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山上走。山路崎岖,其实这也不算是条路,倒像是干枯的河床,河床上到处都散落着山上滚落的石块,石块有大有小,有尖有钝,杂乱无章,一派远古洪荒的景象。好在石缝里,长满了青草和叫不上名字的绿色植被,生机盎然的生命力让恍惚的心,不由地温暖起来。
  
  穿行在山间,突兀的悬崖峭壁在晨光中灿灿生辉,一切都那么安静美好,合我心意。只有身上的背包,越来越重,像块大石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这只黑色背包,是黑哥借我的专业户外装备,可以承重65斤,装着帐篷、衣物、食物、书藉,还有满满的期待。只是相对于一米六的个头,它显得过于高大,因为那块长长的起保护作用的钢板,让我一直都抬不起头来。背着这样的背包,走在这样的山路上,我才明白徒步穿越的概念,才明白驴友的不易。驴友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要是没有坚强的意志,想做也是做不来的。想想自己做的这个决定,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强撑着走走停停,一路向前行。都说美景尽在凶险处,还没到危险的地方,心就醉了。看这满山的绿色,遍野的花草树木,如画的刀峰,缭绕的云雾,处处都美的让人心里发痒,后悔没多长双眼。忍不住连连拍照,照山照水照人物,山水相融人为景。
  
  渐渐的沉重的背包,丛生的乱石,还有羊肠上坡道,让我的体力透支。副领队无心和其他三位强驴,体力非凡,渐渐与我们拉开了距离,身影时隐时现,像个标杆,刺激着我们不断加快步伐。斌哥和骆驼出发前身体就有些不适,可最终没能抵住闻名驴群的南太行最经典的双岭穿越路线的诱惑,强撑着来了。还有台风,体重虽然超重,爬起山来照样虎虎生威,不甘落后。倒是雨过天睛,一爬高就落在后面。黑哥笑侃我们五人,老弱病残。其实不然,他们都是强驴,走过好几次这样的强线,只有我菜驴一个,没心没肺,想当然地跟着来了。
  
  路越走越险,心也越来越紧张。再好的美景也无瑕顾及了,只顾看脚底。大家闷头作战,气喘嘘嘘。不仅仅是因为路难走,还因为指尺之外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走过一段段难走的路,山坡上才敢停歇。纷纷开玩笑说,上了黑哥的当。笑声像强心剂,让我们又有了前进的动力,我们一步一步,咬着牙,坚持着走下去,当然也是不得不走。
  
  当我们走到白云龛村时,衣服已经湿透了几次。白云龛村隶属于河南省辉县市黄水乡龙水梯行政村,海拔1300米,是新乡海拔最高的自然村。因在村东300米处,有一座修建于明代的佛龛而得名。也是南太行最经典的穿越路线一走双岭(十字岭和王莽岭)的必经之路。全村只有四户人家,前后不远,都变成了接待驴友的农家小院。我在村里转了一圈,也许是先入为主吧,第一户人家里挤满了人,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我们围桌而坐,拿出自带的午餐,凤爪、辣子鸡、咸菜丝、火腿,还有沂蒙大煎饼。煎饼一出包就吸引了外地驴友的目光,他们好奇不已,纷纷表示拿啤酒或别的食物来换,我们不受,沂蒙山人不小气,送些给他们尝尝。
  
  吃过午饭,继续上路。村后就是被称为南太行第一雄险的“鸡冠梯”。羊肠小道,悬崖峭壁,又窄又陡赛如泰山十八盘的石梯。想到先人在这里滋养生息,不由的心生敬佩。这些刀削似的崖壁上长着崖柏和大树,树上停歇着苍鹰和白云,还有风在耳边唱着歌,美的让人不敢直视。这是个被誉为“居往的神仙比人都多的地方”,充满了禅意和原始气息。我想这样的地方一般人,甚至是二般人,三般人也是没有勇气常住的吧?也许只有神仙才能坦然面对这气势恢弘的悬崖峭壁,和无人相对的寂寞吧。
  
  当我站在“鸡冠梯”的尽头,高高的崖壁上远望,景致美的让人心里直哆嗦。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要问我是怎么上来的,我还真的无法回答。只能说人的潜力无穷,逼到份上,就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所以说:人啊不能小看了自己。
  
  爬过鸡冠梯,路变的平坦,我们可以放心地在山坡上互相吹捧,“你真棒,这么险的地方都走过来了。”“你也很捧,第一次长线就敢穿越双岭。”“我是无知者无畏,黑哥说我行,没想到我还真的行。”大家哄然而笑,满足在小小的胜利当中。
  
  经过七个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来到第一个宿营点,海拔1732米的十字岭下。原本我们是要野外扎帐的,没想到竟有家“十字岭”客栈。听黑哥说,两年前来的时候,客栈正在建设中,不承想,山风太大,把建了一半的房屋给刮跑了。当时他们走的太急,没留电话,也不知道客栈建没建起来。如果早联系上就不用带帐篷了。想起来真开心,不用搭帐篷了,省了许多麻烦。为了庆祝大家坚持下来,无心亲自下厨,炒了两只山鸡。我看阳光甚好,便把湿透的小衫洗净晾上。没承想,这山上的气候变化无常,一会儿湿雾缭绕,冻的我们瑟瑟发抖,一会儿艳阳高照,热的要把外套脱掉。小衫晾了两个小时,不但没干,反而更湿了,只好拿进屋里,挂在床头上。
  
  吃过晚饭,累了一天的大家早早地上了床,刚刚六点,一阵阵呼噜声就响起来了,我反而无眠。屋外扎帐的驴友,正在用自带的炉具烧烤,还有一群后来的,住客栈的驴友,篝火晚会唱到九点多。看了会书,十一点才睡觉,十二点起夜的人,就发现下雨了。雨滴打在房顶上,劈了啪啦响。想睡也睡不好,迷迷糊糊就到了天亮。
  
  清晨雨依然在下,一会大一会小,雾随风飘来又飘去,对面的十字岭时隐时现,真的是犹抱琵琶半掩面。当我们犹豫着走还是不走,走,是走计定的王莽岭路线,还是抄近路下去的时候,那些扎帐的朋友还睡在泥水里,悄无声息。
  
  最终决定一切随缘,即来之,则安之,按原计划行动。雨里穿梭,真的危险。路窄荆棘丛生,雨衣和枝条亲密接触,扯扯拉拉,让人手脚施展不开。近处雨水打进眼里,让人眼泪汪汪。远处迷雾缭绕,能见度不过十几米。这样的天气,真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着路。大家摸着石头过河,走错了再回来,耽搁了四十分钟,才走上正路,其中的艰辛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因为十个人中只有我一个女士,所以我特别害怕拖大家后腿。昨天天气晴好,我紧紧跟住大家,走在了中间位置。大家前后脚到达宿营地,分别不是很大。可今天就有些不一样了,走在湿滑的泥地上,我不得不加倍小心。
  
  走走停停,因为不熟悉路况。一个半小时后,十人就分成了两队。昨天走在前面的副领队无心和另外三个强驴,早已不见了人影,只有黑哥陪着我们五人。经过一夜的休息,骆驼强驴的本质展示出来了,一直走在前面,我和彬哥、台风不时穿插,一会前一会后。走过一段又一段,我发现雨过天晴,始终孤独地走在后面。孤独有时会消磨人的意志,我决定在后面陪他。当然一个都不能少,也是一直盘旋在我心里的想法。
  
  人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还真是那么回事,特别是雨天。有路的地方还好,没路的山坡,泥土又粘又滑,还没有合适的树干可抓。一个不小心滑倒了,脚直接坐在了屁股底下。一声清脆的响声,让我心生波澜,脚面瞬间就肿起来了。大家都吓坏了,他们每人可都背负着四五十斤的重量,自己都顾不过来,如何来顾及我。好在没伤到脚腕,不然的话,我哭都找不到地方哭。黑哥帮我脱下鞋袜,喷上云南白药,鞋袜衣裤已经脏的不像样子了。出门在外,没法讲究,一切都随遇而安吧,只要人没事就好。
  
  休息了片刻,咬着牙继续前行。因为受伤我成了大家的保护对象,台风走在前面,遇到陡的台阶,就会伸手搀我一把,彬哥走在后面,防有不测,好及时扯我一把。还有黑哥,昨天就把他的背包换给我,只是因为我的背包重。这个时侯兄弟情谊尽现,让人心生温暖。
  
  踏着羊粪堆积的悬崖峭壁,继续追逐心中的梦想。转过山角,朦胧中看见几只大白羊,气宇宣扬站在山头上,一动不动。突兀的感觉让我震撼了半天,这石雕雕的真逼真,能把羊雕在这里的人,一定是个奇人。没成想彬哥却笑着说它们是活的,这真让我大跌眼镜,为了自己不敢恭维的眼神。在心里默默念句阿弥陀佛,祝福这些羊,它们可是比人辛苦,天天在这样的路上行走,保不定哪天就在这里修成正果了。
  
  我们继续绕着山梁走,翻过一山又一山,山中云雾飘舞,不见人迹。黑哥在前面探路,骆驼紧跟其后,剩下我们四人在后面走。不知不觉,六人的队伍又分作了两拨。走过一个山口,发现有个叉路,我们有些懵了,该走那条路呢?每个人心里都没谱。站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们耗尽力量大呼黑哥,黑哥像失踪了,我们只听见了自己的回音,这可如何是好。还是彬哥有担当,卸下背包就要往回走,想去问问曾经遇见的那个放羊老汉。要知道雨中穿梭了这么久,体力消耗待尽,一个折返不知要吃多少苦,他能这么做,真真让我佩服。好在在我们犹豫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后面跟上来另一队驴友,我们随着他们又走过两个山腰,才看见黑哥和骆驼坐在一个四敞大开的岩壁里休息。见到他们,我们悬着的心才落回肚里,你一言我一语把黑哥狠狠地埋怨了一顿。黑哥哭笑不得,说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绕着山梁走,走“大路”,还说至此,十字岭和王莽岭的穿越就算完成了,往后的路一直向下,轻松加愉快了。我们抿抿嘴笑了,他说的有些话,我们已经不信了。
  
  吃过午饭,身上的热量也散尽了,衣服湿冷,让人瑟瑟发抖。垃圾燃烧的热度也没能让我们暖和起来。背上背包哆哆嗦嗦地走了一里路,身上才热乎起来。问黑哥还得再走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第两个宿营点,黑哥笑说,直线距离几里路,很快。我们不由得在心里计算,鉴于对他的了解,这个很快,估计还得两三个小时。好在雨停了,既然别无它法,那就继续走吧!不走永远到不了目的地。只是现在不但脚痛,膝盖也痛了,黑哥笑着说转移了,我知道是脚不吃力,膝盖着力的缘故,只好强忍着继续走。有一段路,走的我好想落泪。
  
  终于到了第二个宿营地,这是黑哥他们早就定好的休息点,可是无心没执行命令,已经和其他三位强驴下山去了,黑哥又累又恼,徒自生气。黑哥生气,还不止因为他不执行命令,主要是怕天黑路滑,路上出事。看见大家全身泥水,黑哥和店老板协商,店老板为我们生起了火炉。温暖的火炉让大家感动起来,还是山里人实在。大家换上干净的衣服,把脏的衣裤鞋袜洗净,借用客栈老板的洗衣机甩甩干,就挂在炉壁周围,等着烤干。吃过晚饭,我一人独占花房,早早睡去。雨过天晴为了帮我烤干鞋袜,十一点多才睡。一路上有他们相伴,真好。
  
  第二天早早醒来,腿脚舒服多了。天空艳阳高照,万里白云,绝对是个好天。客栈对过的大山在阳光里灿灿生辉,两座悬崖峭壁的顶端,插着两杆红旗。这么直愣愣,陡哨的地方,旗子是如何插上去的,不可想象。我和彬哥猜想,也许只有黑哥和无心这样的强驴,利用绳索才能攀爬上去吧?
  
  站在这半山腰上,深深地吸一口气。四周美景如画,红红的山楂挂在枝头,轻声浅笑;泉水叮咚,只闻其声,没见其影。清新的空气带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回味,郁郁葱葱的树木像士兵,守护着灰瓦白墙的家园。还有徐徐吹来的山风,卷着白云,像雾一样,瞬间吞噬了山峰,一会儿功夫,又消失不见。多么美好的山河啊,真是让人痛并快乐着。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怎会有这般领悟。看来人真的要多出来走走,走出来你才能了解大千世界的繁华,才能了解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整理好装备,继续我们未完的旅程。离开这个美丽的小山村一路向下,挥挥手和宁静的大山告别,心里有万般的舍不得。可是人生如旅行,终有许多道理需要自己开悟。该放下就放下,该舍得就舍得。假如不能做到轻松愉快,那就坚强地面对,面对了你才会知道自己有多棒。
  
  回来才知道,不一小心,我成了临沂第一位成功穿越双岭的女士,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骄傲的事啊!它将在未来的生活里一直激励我,因为我真的很棒。
  
  真的很捧,独一无二。耶!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guo@enterdesk.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 晨曦,旎一缕霞光。
下一篇: 克麦罗沃的雪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