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正文

乡春

一写有关春的文字不自主的就感到俗,腻,更何况老是生活在一个不怎么看的到到春色的城市,自己也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文人,一提笔总觉得有那么几分矫情做作。
  
  可如今回到了乡下,远离了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远离了城中落寞愁风雨的的桃李,感觉千百年前诗人们口中笔下的枝头红杏,清池小荷,败梁间衔泥的乳燕,草径中凋落的花红蓊蓊郁郁的一切距离是那样的近,气息是那样的浓郁,不写点东西心中总有些难以着落,害怕辜负了那绿杨烟外的几枝早桃,辜负了那那烂漫在田间溪头的荠菜花。
  
  春,不仅仅是一个文字、一个季节、一种景色,更是一种情绪、一种体验、一种难以笔述口传的的意境体味与传达
  
  城市里的春是忧郁的躁热的,短而模糊,一切代表春的景物都显得是那么的朦胧而不协调,弄成奇形怪状的桃杏树孤单的瑟缩于公园的角落等待着烟雾灯光的吞噬,迎春花被修建的整整齐齐,燕子找不到垂柳的古井从工地上衔起洒落的水泥,昨天在不经意间你发现路边的柳枝刚刚吐绿,或许就在明天蝉噪蛙鸣的盛夏已经来临。不知道是城市的浮躁与节奏影响了春,还是我们心灵的单调与忧郁让春悄悄溜过。
  
  总是单调了才感到寂寞,总是空虚了才令人伤感。
  
  我爱乡间的春,春在乡间是忙碌的,绿满山原白满川,子规省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乡村三月,老农荷起锄头,牧童吹起短笛,小伙驾上骡马,媳妇挎着竹筐三三五五在片片的楡荫下在不知名的野花花香里,一边唠着闲话一边劳作在自家的田间地头,评点一下远处人家隆隆的铁犁,吸一袋烟,看着自家的烟囱升起袅袅的炊烟,心里想着来年的收成,自己的媳妇把自酿的米酒过年剩下的腊肉送到自家田垄,下雨了,不怕,润物无声的细雨正是好年景的征兆,披起蓑衣带上自家编的竹笠,任牛毛一样的雨丝把布谷的清啼织进茫茫的原野,春,就在这斜风细雨中就在这家家户户的忙碌中沉沉的醉了。
  
  乡间的春是清明的。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有了山雀子的噪啼,牧童轻颤的短笛,水牛项下的铃音,古井青石道上担水村姑留下的笑语,有了墙头的红杏,屋角的翠竹,乡间姑娘绣花的新衬衫,金黄的迎春花处处开满,有了宁静的夜,清爽的早晨,暖暖的阳光,沾衣欲湿的杏花雨,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有了新一年的希望、期盼、缓过来的腰脚,和那一把子用不完的气力。真想大声吼一嗓子,人生无处不清明。
  
  乡间的春是真实的,没有也不需要,高楼倚危栏,红烛昏罗张,更是不想花间频醉酒,月明独吹箫。闲来无事或宁静的午后或一天劳作下来的夜晚,品一盏青茗,翻几页新诗,有春的地方皆是江南,在宁静与满足中去细细体味那古色古香的小桥流水,落寞却多情的雨巷丁香,苏州姑娘刺绣的素手,太湖船上跳动的银鱼。一切都是那样的近,那样的熟悉,江南春色本就来自乡间。在这里不需要再用想象去填补江南的空白,春的的空白,美的空白,心灵的空白,一切就那样真实的触手可及的在你的眼前,等你去采摘去把玩。
  
  乡春啊!我已不能再多说什么,我已醉倒在你的怀里,求你用你的婉约宁静给我灵魂以安慰!

上一篇: 故乡的老屋
下一篇: 卢集新咀头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