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 正文

一朵荷,开出纯洁的写意


  听朋友说市政府的荷花开了。邀两好友一起赏荷去。坐着车,满怀期待的赏一池雨后红莲。却未知前路如何。
  
  刚下车,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场紫荆花雨,落花一地,写着诗意的浪漫。原以为春天已过,便是紫荆花期已过。却不知,不曾涉足的地方,道路两旁的紫荆花正开得俏皮簇新。是生命力的绽放,亦是花期的香逝。拾起一瓣落花,放在掌心,轻轻一嗅。无香。有的只是淡淡的惆怅。落花殇,将香葬。想要走时,几枚花瓣,飞过裙摆,想必是追随着那裙摆中绣着的蝴蝶吧。没有一朵花,不被蝶儿亲吻。
  
  一步一步的寻找你,你是席慕容心中的莲。席慕容亦是想幻化成你,再暮风中轻轻摇曳。而我,只是一个在漫漫途中,失意的女孩。恰似走过千山万水来寻你,而你却在半亩方塘之中淹没。池中的水,并不十分透彻,而池边的树正绿。沿着石子路走着,柳树下,那嫩绿的草儿,还透着泥土的气息。几片枯叶在水面上浮着。是谁昨夜残荷听雨,未唤醒沉睡的荷儿?让我如今看不到她。
  
  你看,这儿,开了一朵花。寻声望去,果真一朵莲,“入泥三分,出水三分,只把临水的姿势,淡泊成纯洁的写意。粉红,嫩白。”在水面漂着淡淡的一笔。
  
  绕过回廊,在回廊的呵护之下,一池荷叶尽情展开婉约的柔软。微风过处,晶莹剔透的露珠,映着莲娇羞的容颜,在荷叶上跳舞。鱼儿自由的在水底玩耍。
  
  朋友抱怨说,莲花太小太远了。拍不到。她们转头相视无言。我却笑着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然后,迈着轻盈的步伐。去寻找一份出污泥而不染的圣洁坦荡。我不知道为什么,席慕容会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守着一池清水,即便风雨也是无阻。也许尘世的喧嚣对她而言,真的只是过眼烟云吧。我独立在回廊上,望着一池水,一株莲,沐着微风,竟是这么痴痴傻傻的站着。我心心念着的都是席慕容诗中的莲。而眼前的莲,不知是诗中的莲,还是莲写着诗。那一朵莲,静观天宇,不是喧嚷,是星沉荷池的古典。
  
  朋友走来问我,看什么出神呢?莫名的回答,看一痕水翻阅着褪色的季节。朋友无奈的说,真受不了你。而我盈盈的笑语,是涟涟波心里的招摇,牵引着迷离的水草,随时光快意的轻吟沉眠。当年,是否真的有一位莲子清如水的女子,在等待着,有朝一日,能听懂高山流水的那人涉水而来,携一支短笛,和一曲雨打莲叶。而我是否就是那位女子?

上一篇: 红尘内外
下一篇: 竹叶青青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