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美文赏析 > 经典美文 > 正文

问世间能有几多情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两句出自金、元之际著名文学家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词前小序介绍:16岁的元好问去并州考试途中遇一捕雁人,张网捕获一只大雁,杀死了,幸运逃走的另一只却悲伤不已,撞地而死。元好问非常感伤,买下双雁,把它们葬在汾水河畔,并用垒石标识,称作雁丘,又写下了这首词来纪念。

  这首少年即景之作,八百年来传唱不衰,感动了多少痴情儿女,只因缘自一个“情”字,情超生死,爱情永在呀!我不是得道高僧,戒不了“贪、嗔、痴、慢、疑”五毒心,置身于红尘滚滚、情海茫茫之中,耳闻目濡,身心经历着爱情、友情和亲情,但要名状这世间几多情,心中不免生出惶恐和不安,却又不忍心放下和漠视,于是梳理一番,点滴成篇,贻笑大方了。

  爱情是晴天

  爱情激越、高亢、豪放,如烈日在天,热火燎熶;似飞瀑泻渊,琼玉乱溅;如沧海涌潮,怒涛拍岸;是娇蛾扑火,魂魄四散。

  爱情是悠远的等待,是砥砺的磨炼,是灵魂的呵护。“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是一位君子在耐心等待钟情的窈窕淑女;“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又是哪位妙龄女郎在磨砺青春少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是相聚钱塘西湖断桥上的许仙和白娘子,据说他们等待了三世轮回;大观园里的宝黛也是前世有缘,在三生石畔,神瑛使者用琼露甘霖浇灌绛珠仙草,从而结下木石前盟,双双来世间走上一遭,黛玉便要拿一生的眼泪还与他;美貌女鬼聂小倩等来了宁采臣的细心呵护,上演了《倩女幽魂》人鬼情未了;感情纯真的奥菲莉娅却成了哈姆雷特王子复仇的一把利剑,杀了自己,也刺痛了你我的灵魂深处。

  爱情又是天生的,是兴奋的,是快乐的,是永恒的。生命的物都有生的向往,那么爱情就是生命本身的遗传真理。风作媒,虫牵线,于是有了并蒂莲花尖尖角,双蛙静卧水叶间。红的朵,白的艳,各自争饶吐香;黑的蝉,彩的蝶,竞相流响翩跹。“梦是自在翩跹,演一场眷恋,蝶舞整个季节,能几回流连。”这是一首叫作《翩跹》的歌词。

  一见钟情一位女子,可能她并不漂亮,但在我心里她是唯一,我们深深爱慕,又互相依恋,我爱着她的痛,甘愿做一棵大树,一生庇护她的风雨。当她老了,两鬓斑白,睡意沉沉,炉火旁打盹,她的眼中唯独一人爱她那朝圣者的心,爱她那日渐衰老的满面风霜。

  爱情是天,真的是高远辽阔,不可触摸吗?不。天空展现于世人的不只烈焰炽炽,霜雪凄凄,还有和风徐徐,彩云袅袅。有了爱情,就有了青春;有了爱情,就有了振奋;有了爱情,就有了憧憬。

  友情是清风

  天有春夏秋冬四季,风有东西南北四方。友情若清风徐来,柳枝拂水,泊来时,宁静自然,淡雅出俗;告别后,顾怀眷恋,若有所思。友情有恒久终生的,有轻燕掠影的;有风吹浪打总近身的,有雁过霜天不留踪的;有回眸一笑偶然为之的,有患难与共铁定成就的。

  这些场面你熟悉吗?

  今年溽暑天里,回了一趟老家,忙过亲情闲暇下来,我分别给最熟悉的三个初中同班同学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想约大家聚聚,让他们用同样的方法约三个同学。我常年在外,大部分同学已二十年没有联系了,在这座城市里能来的也许有十位左右吧,我也没抱太大希望。

  美文

  约定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地点是这座城市的西湖春天饭店。下午一点,三人统计要来十位同学,两点统计要来十五位,三点说要来二十位,我让饭店服务员准备了店里最大的包厢,里面有个二十座的台面。四点乌云四合,狂风劲吹。五点暴雨如柱,天昏地暗,地面已是汪洋大海。我看着店外的飞瀑、大海,愁上心头,估计接下来打来的电话会烧了手机。五点半,先头部队五人赶到,六点又五位冒雨而来,六点半七位绕道二十里来了,至到九点最后一位开车、坐公交、又挽裤趟水赶来,现场总人数二十五位,基本上是这座城市里所有能联系到的初中同班同学。拥坐在这群亲亲的同学中间,岂不快哉!

  去办事中心窗口,办事员小王热情接待,很快就处理好了事务。前几天,我们在小区马路上偶遇,他朝我笑笑,“老师,你也住在这里?”,“是呀小王,这么巧,前几天见过你。”微笑着擦身而过。晚饭后碰到李阿姨去跳广场舞,早上出门见二单元的钱师傅上班去,常常互打招呼。互相帮个忙,大家照应着,平淡中有个问候,偶遇时满脸笑意,生活在温暖的包围中,岂不快哉!

  微信圈里有朋友分享了风景名胜剪影,我点个赞,朋友回来笑脸。QQ上有朋友发了说说,诉说一件苦恼事,大家便围观,解劝的、询问的、关怀的、鼓励的。过两天,朋友说看开了,大家于是祝贺的、加油的……说说一行行排列,像美丽的诗句。我有时手痒,偶尔捉钝刀,在散文网站发上一篇小文,编辑文友推荐的、美评的、叫好的、默默关注的,于是我有了更大的勇气去阅读,去写作。洇润在如此精神世界,岂不快哉!

  亲情是厚土

  刚刚放下电话,我牵挂的心情有了些许的释然。南方的连阴雨下个不停,早已过了立冬的天气却让人分不清现在是秋天还是冬天。电话那头七十岁的老父亲却是生活在干冷的冬天里了,柴米油盐酱醋茶问了个遍并且每回如此,我没有一丝的厌烦,电话那头也像小学生回答老师提问一样,认认真真一一汇报。亲情电话没有一点花样翻新,没有一句豪言壮语,就像一块敦厚的泥土。

  我只能算一个有孝心没有孝行的男人了,飘离家园亲人几千里,在外打拼,成家立业,除了定时回家看看,然后就是定量的亲情电话。为了小家忽略家园亲人好久了,亏欠他们太多了。在这个世间,别人关注你的是飞得高不高,而唯有他们关怀你飞得累不累。他们在人前欢颜,背地抹泪,你应该知道吧!他们在你回家后忙前忙后张罗饭菜,你走后省吃俭用持家,你应该料到吧!他们在你满怀感恩地把他们接到自己小家住下来,没过几天他们推说家里的房子没人看,园后青菜发了芽,你应该明白吧!亲情深邃,如同大地厚重。

  打电话又问过在更南方打工的哥哥,电话那头说工作不太重,工厂伙食不错,工资也不拖欠。哥是老实的庄稼汉,到工厂干点力气活也累不过农活,微薄的薪水也强过两季庄稼的收成。庄稼汉理应对故乡那片土地有深情厚爱,但他们却割舍了,毅然走出家园,从事不熟悉的工种,你会觉得他们是忍心的,是情愿的?我在电话这头也听出了他的无奈。这位十三四岁就成了庄家汉的哥哥,从小就是立在小弟身边的一堵厚墙,一路默默挡着风雨。

  舅家表弟国庆节结婚,我没回去,因为我去探望躺在病床上的岳父岳母。姨家的表弟也快成亲了,他买新房手头不宽余,我给他寄钱过去。两个表弟小时候我带过他们,身为哥哥的应该为他们遮挡风霜,那怕是一道不厚实的篱笆墙。

  就在写这篇小文的同时,妻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也在生闷气,怪我白天单位忙工作,晚上回家敲键盘。我忙呀!不好好上班谁给你发工资,住啥、吃啥?晚上回家我把自己白天的委屈思考、分析再整理,你没看我忙着吗?她却很委屈。孩子上学住校,家中留下我们两个空巢“老人”,我在忙着事业和所谓的事业,夫妻缺少了沟通的,她就缺少了驱走风寒的厚衣。

  亲情,是世间骨脉相连,血浓于水之情,要厚植重培。植物学家说,树根的长度往往是树干的数倍,要想长成参天大树,必须有深厚肥沃的土地。《易经·文言》也说:地是极为柔顺但它的运动却是刚健的,它极为娴静但品德是方正的。我叩问自己:我亲情的土壤够厚实深邃了吗?

  真羡慕那些拥有爱情、亲情、友情的幸福人!

上一篇: 像向日葵一样抬头,面向太阳
下一篇: 微笑的文章 微笑是禅,飘溢心香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