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伤感文章 > 伤感故事 > 正文

关于依米花

  2006年7月23日,我经过一家花店,无意间看见墙上挂着依米花的照片,走进询问,得知店里出售花种,于是就欣欣然买了5粒。

  2007年3月7日,我选择了这天,将5粒种子种进了花盆,想着至少会长出几株吧。

  2007年4月8日的清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我终于看到了它的到来,两个嫩黄的绿叶冲破土壤微笑了起来,它频频向这个世界点头问好。遗憾的是,以后的日子里同样的惊喜并没有再发生,花盆里始终只有一个孤单的影子在摇晃。

  依米花适应于干涸的的土壤,喜欢让根疯狂的生长,我用心照顾着唯一的一株依米花,无聊的时侯和它玩耍,开心的时候跟它说话,孤独的时候看它绘画,伤心的时候听它长大。记录着它一点点微小的变化,从一个青牙慢慢拔成一株威武的依米花,看着它一路走来,一路牵挂。

  依米花常说,花盆是它的家,家是它的世界,在它的世界里,活着只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等待。它没有因此忧伤,它说这就是宿命,无需逃避,尽管知道每一步都是在向死亡靠近,但它还是毫不犹豫的向前走着。

  依米花喜欢在深夜瞭望,望着远方天际的空旷,它会把世界想的很大、很大,这样它就会有很多幻想去渲染它的脑海。它常问我,我的世界有几种颜色,我总是回答说白色、黑色,然后它就沉默了,叶子轻轻拍打在我的肩膀上,说总有一天会让我看到其他绚烂的颜色,于是我笑了,笑它的天真,也笑我的蹉跎。

  依米花钟情于阳光,时常会在阳光下翩翩起舞,起舞的时侯会忽视周围的一切,沉浸在痴情的舞姿中,无需华美的舞台,无需动人的音乐,只要阳光普照,微风拂面,它就不知疲倦,也不去管时间会停在那一年那一天。我时常疑惑于它的心境,疑惑于它的执着,疑惑于它的坦然,不忍打断,直到一曲舞完,看着我的眼神,它笑而不语,转身继续。

  依米花乐于讲故事,讲它看到的世间的点滴,那些平平淡淡的情节,总能打动我的心,它用叶子记录下一个个故事,每一片新长出的叶子,都会慢慢布满字迹,每一片叶子的飘落,也都会带走一些感人而富有哲理的诗句,它不分四季,从不刻意强求,那些得到的它会倍加珍惜,失去的也会整理忘记,它说它的生命没有过多的时间用来奢侈的回忆,它必须屏紧呼吸,仔细聆听,才能一次次奔波着穿过黑夜,看到黎明。

  依米花极少哭泣,偶尔的一次看见它落泪,是在它人生的第一千个日出,它说这样的时刻太美,美的让它窒息,让它恨悔,让它滋生太多的杂念,让它慨叹对人世过重的依恋。依米花从来不忍睡眠,永远的睁着双眼,不愿错过眼前飘过的每一刻、每一秒,一年、两年、三年,我时常笑着说很羡慕它的双眼,它说这是上天赐予它最好的礼物,让它能够一直看的见,就永远不会觉得孤单。

  2009年5月2日,我没像往常一样起床,我听见了依米花在窗台上的呼喊,可是我实在太累了,只想躺在床上和它交谈,然后听见它开始取笑我的懒惰,我辩解说只是今天,它开始讲窗外的景色,像一个孩子似的笑着说个不停,我反驳说每天都是一样,终于它停了,问我是否还在伤怀于昨天,是否还在因为生活而感到疲倦,我无奈的辗转起身,收拾留下的残卷,撕揉着隐隐作痛的伤口,苦笑着说只是一点点怀念。

  2010年6月27日,我带着依米花离开了生活四年的大学校园,对下一座城市充满了期待。依米花不喜欢生日纪念,说生日纪念会让生命显的更短暂,每当我提起4月8日这天,它总会说忘了吧,忘了何时来,也不去想何时去,让生命朦胧的久远一点,我则会对它微笑,内心却恐惧某一天的到来,隐约中感觉那一天越来越近。我从来不去期盼依米花开,尽管人们把它的花描绘的无限炫丽,我一点都不期待看见那种色彩,我习惯了单调,习惯了固定的节奏。

  2011年3月13日,我翻过了很多本书,试图找见一种神奇的方法可以延长依米花的寿命,却是无疾而终,最后我只能严格控制花盆土壤的含水量,而依米花依旧是它原来的样子,根不停的疯长,身体不停的舞蹈,也时常跟我聊天,跟我嬉戏,取笑我,劝导我。它很喜欢这里的山水,说它是依米花中唯一。在这,它喜欢上了唱歌,对着漫山遍野的花,它总是忘情的高唱,而我则习惯坐在它旁边,欣赏它忘情的摸样。

  2012年2月29日,刚起床的我,想着能跟依米花一起看日出,转身的一瞬间却呆住了,只见一朵无比耀眼的花朵飘在枝头,尽管只有四片花瓣,却是五颜六色,它的光芒照耀着房间的每个角落,令对面山上所有的花朵顿时都黯然失色。我不知所措,依米花笑着招呼我,兴奋的转了个身,说它的整个生命只为这一天,我却没有心情欣赏它的美,我深知美丽过后的凋谢,不止是花朵,还有整个生命也将随之而去。

  2012年3月1日,落日的余晖打进窗户,显得那么荒凉,我守着依米花几乎已经凋落殆尽的花朵,无处感伤,看着它的枝叶,似乎终于有些疲惫,然而却顾不上跟我说太多,依旧在挣扎着舞蹈,歌唱。

  2012年3月12日,依米花再也动不了了,瘫趴在花盆中,静静的仰视着这个世界,身形一天比一天消瘦、干枯,颜色泛黄,却还在不停的跟我说着话,它说无需伤感于别离,记忆很快会抹去,我问它这样壮烈的一个等待,究竟是为何,它说只为来过。

  2012年3月26日,依米花的身形已经被风吹干,只剩最后一点隐约可见的根系,空留一个花盆安静的躺在窗台下,空荡荡的,再也看不见它起舞,再也听不见它说话,我伤感着将花盆埋在了山下,没有留下任何标记。

  2012年4月6日,我打包了行李,关好了门窗,又一次毕业,离开了这座城市……

上一篇: 如果大难来临,你会牵住我的手吗?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