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情感文章 > 亲情文章 > 正文

情殇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8-09-30

  我在无尽的旷野下孤行。猎猎的斜风不停地吹打着我鬓前的乱发。生命的历程中,我的记忆只有孤独,虽然前行的路依旧那般漆黑而漫长。我悲泣苦吟:人生充满着太多的不幸和苦难,为何我深陷其间不能自拔,似无尽的旷野被狼群围逐,似漆黑的井底找不到一粒照明的火种。旷野之下,我依旧孤行,虽然我已经迷失了前行的方向。
  
  八岁那年,爷爷去世,全家乱作一团,哭天喊地。我倚着门框怔视着大人们的古怪行径。从记事起,爷爷便躺在那间旧偏厦里。我问爷爷为什么不起床。爷爷说他懒,不想起。我捏爷爷的鼻粱杠,爷爷笑了,我也笑了。我缠着爷爷给我讲故事。爷爷给我讲《五典坡》、《回荆州》、《金沙滩》……爷爷有一本厚戏本,每次故事讲不下来,他都拿出戏本看,看一会后接着又讲。爷爷的故事都是那戏本上的,那上面有好多漂亮的插图。而最让我着迷的是一匹大红马的插图,马上骑着一位身着铠甲的英俊青年。爷爷对我讲,那匹马叫红鬃烈马,世上无人能降,唯一能降服它的便是马上那位青年,青年名叫薛平贵,是名大英雄。我告诉爷爷,自己长大也要学薛平贵,去降服那匹红鬃烈马,也要做一名大英雄。爷爷捂摸着我的额头,笑了,直夸我有志气,是他的好孙子,但我不明白,爷爷在笑着的同时,眼角边却滚出两行浑浊的泪水。
  
  起初,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总不起床。后来,随着年龄地渐长,从大人们的口中得知,爷爷患得是一种古怪而可怕的疾病:风湿,凡害此病的人都会躺在床上不能起来。有时,我们姊妹四人有谁懒床不起来,妈妈便会站在院子大骂:“懒得跟猪一样,躺在床上不起来!”给爷爷送饭,起初是姐姐送,后来我稍大一些,便由我送,一直到爷爷去世。每次给爷爷送饭,爷爷都狼吞虎咽,一口气吃完。我问爷爷还要第二碗不。爷爷说,不要了。我问爷爷为什么不要第二碗。爷爷说,他睡在床上不干活,不需要吃第二碗。我又去问妈妈。妈妈不耐烦了,说:“小孩子家,你爷说不要了就不要了,你管那么多事干嘛?”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guo@enterdesk.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 以女儿的名义亲近你
下一篇: 母亲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