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好文章

好文章

  • 一扇画在墙上的门

    邻居们闹闹嚷嚷起来。几天前对这位单身汉的哀情和敬意,顿时化为乌有,变成了一种不可名状的甚至不能言明的愤懑。不过,当有人伸手想去拉开这扇门的时候,哇的喊出声来——黄铜拉手是平面的,门和门框平滑如壁。

  • 我会永远等你

    多少年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即使两千多年前她流散在民间之时也没有人知道。两千多年前一个叫暮子迟的琉璃大师,在乡野间费尽半生精力烧冶出了她和他。他叫龙,她叫凤。在此之前大师也烧过无数的他与她,而无数的他和她都没有经受住纯青之火的冶炼,一点点波纹,一点点斑点,最后不是他的断裂就是她的焚化。

  • 无限温柔

    我握着信疯跑到操场高高的看台上,而后再一步步往下走。我终于体会到那种眩晕的感觉了,它那么真实地环绕着我,就像云朵偎依着霞光,光芒让它们无处可逃,亦不想去逃。路过一个楼梯口的镜子时,我无意中一瞥,看到的,不仅是脸上少女的红晕,还有一个衣着朴素戴了眼镜的笨拙而又毫无灵气的女生。那才是真正的我,一个除了写字再无优点可以展露的女生。文字里的我,不过是梦里渴盼的,那个有许多人喜欢的完美女孩。

  • 爱情杀手

    冬天到来的时候,聂红袖生产了,茅屋里时时传出婴儿嘹亮的啼哭声。燕啸没什么事做,成天在家闷得发慌。有一天,燕啸忽然放下饭碗说:“再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可以苦一点,孩子不能苦。”聂红袖愣愣地看着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

  • 再见了心爱的梦中女孩

    更令何落没想到的是在听完顾林成唱过这首歌的第二天,她又收到了孙子南的信,不过,这次打开信封,不再是情书,而是喜帖,耀眼的红刹那间刺痛了双眸。婚礼那天,何落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看到孙子南和他美丽的新娘,何落笑了,她祝福他们。

  • 红尘有他

    佛不语,佛挥挥衣袖。这一次女子看着那个男人温柔地把自己抱进怀里,温柔的吻了吻她带着泪花的眼睛。女子惊异的发现她变成了那个男人的女儿,被他疼爱一生一世。

  • 暖热心房的光芒

    时至今日,那个夜晚的车灯还温暖着我的记忆。虽然我没有看清那位司机的面孔,也不知道那位好心人是男是女,但那道爱的光芒就像太阳,每每想起,它就会在瞬间暖热我的心房。

  • 如何判断伴侣在婚后会有家庭暴力

    对于结婚之后已经发生家庭暴力现象的女性,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选择离婚并且站出来指出这个男人有暴力倾向,我相信你的这一切惨痛的遭遇会受到大家的同情的,离婚是在给自己自由啊,因为每天忍受着丈夫的拳打脚踢,还有维系着这段支离破碎的婚姻,并没有什么意义。

  • 等待,有时候也是说服自己离开

    有时候,等待不再是期盼某个人到来,而是要说服自己离开。我将杯子里渐凉的水一饮而尽,投进门外的世界里。

  • 如水眼神

    我走过去,在旁边的水龙头停下,下意识地斜着身子向她笑着问是否需要帮忙。谁料到,她竟然一眼都不看我,只顾盯着水龙头。真没礼貌!我心里便生出一阵厌意。我郁闷地转身,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她还在执拗地探着手,可始终够不着。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