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正文

糊涂的帮凶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8-01-19

一    

北方的s村依旧是那样,人们忙忙碌碌的,我们全家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看我的爸爸妈妈了,一进村从车窗望去,在十字路口的那块大石头依然摆着。静静地见证着村里的一切。    

瞭眼望去,在村子中央的村委会东南角,我家旧住址的位置,那对粉尘高烟筒巍巍地屹立在那里,在显耀着村委会至高无上的权力。    

深秋的季节,虽然清晨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但总是有一丝的凉意沁入人的心脾,不得不叫人多加两件外套。然而深秋是个收获的季节,人们满怀着希望早早的起床下地,看着沉叠叠的庄稼,就算是再苦再累心情也是喜悦的。    

那位80岁高龄的老人白大娘比村里谁也起的早,她拄着拐杖,挪着那驼背的身躯,吃力地慢慢的来到村子中央的十字路口,艰难地坐在路口东北角的那块冰凉冰凉的大石头上,紧紧地盯着过往的每一个行人,生怕一不留神他闪过去了,她就这样望着,盼着,等着------。整整的八个春秋,坐破了八条棉裤。    

曾经她身躯高大,是个庄稼能手,可如今,经过岁月的洗礼早已瘦小了很多,再加上驼背,腿脚疼痛,满脸一副无奈的表情。    

“见我的玉玉没?”白大娘向每个过往的行人打听着。    

“没有,好久没见的,大娘。”    

“哎,玉玉现在不知道搬在哪里了,我什么时候能见上一眼呢?”------白大娘无奈地自语着。    

“不要急,大娘,玉玉最近忙的很,等忙完了这阵子,会来看你的。”——他们安慰她。    

“他怎么老是忙的厉害呢?什么时候能忙到个头呢?”    

“我还能活多久呢?还能等他八年吗?”    

“难道他真的把我忘了吗?真的不认我这个娘了吗?不可能,打死我也不相信,难道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呸呸,不可能有事情的,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一定是玉玉忙的厉害,顾不上来看我,忙点好,忙点好,只要是玉玉健健康康的忙着,那就好,不来看我也高兴”。白大娘幻想着玉玉在那遥远的大城市,忙着挣了大钱,开着小轿车,搬着老婆孩子来看母亲了,好好的高兴。想着想着笑容不由自主地浮上了她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笑出了声,先前那忧愁的表情烟消云散。    

“八年了,玉玉再也没有回来看她,她知道玉玉忙,忙得挣钱,可是要那么多的钱能干嘛呢?”白大娘边说边摇头。    

玉玉是她来到老白家生的唯一的宝贝,她在头家生了一儿一女,头家的那老鬼死了,别下她娘们三个走了,她没有办法从神木县改嫁来到了我们生产队(70年代时村子叫生产队)——这里是河套地区能吃上白面。    

说起能吃上白面,我就想起了我小时候,那是70年代的时候,在那苦难的年代,我们村还是有白面烙饼吃的,但也是很少很是稀罕的,在当时来说是比较奢侈的事情了。那时秋天,村子里每天烙很多的白面烙饼,每个是半斤面的,那圆圆的烙饼上有点烧糊的味道,让我们流口水,可是这烙饼只给出工受苦的人吃的(出工受苦的人每人一个烙饼),没有我们小孩的,只要妈妈领到一个烙饼,我就跑过去,妈妈给我们掰一半,我吃的很香,老是吃不饱,望着妈妈手里的烙饼,妈妈再给我掰点,她自己吃的很少,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妈妈每天是饿着肚子去干活的。    

那艰苦的生活,让我无法诉说,记得在我六岁的那年夏天,我们家断粮了旧的粮食吃完了,新的粮食没下来,离新的粮食下来还有二十多天,村里的人家都没有多余的,该怎么办,当时父亲给村里放耕牛,我在给父亲做帮工,每天手里拿着一个很小很光滑的放牛棒子,由于没有吃的,我饿的厉害,走也走不动,被邻村的一个看庄稼的杨老汉看在了眼里,问清了父亲的状况,他可怜我,所以让我在大中午的时候,(村里的人们都回去午休的时候)去他看的地里偷摘豌豆角,他给我瞧着人,在当时来说,那是很大的错误,如果让村里知道,他是要挨很大的批评的,甚至要被扣掉一年的公分的,那样他一年就算是白干了,更可怕的是分不到当年的口粮了,到时候他自己家的生活也就没法过了。我们家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我每天摘小半袋豌豆角,小心翼翼地回去让妈妈煮熟来吃,还要注意千万不能让邻居知道,怕他们说出去,惹来麻烦,二十来天,天天如此,这就是那二十多天的主食,让我们等到了新粮。以至于后来过了好多年说起来这事,我们总是很感激杨老汉的救命之恩。    

妈妈对我们的教育是很严格的,在那饥饿的年代,我实在是饿的厉害,就偷摘了邻居家的一颗葫芦,用衣服裹着抱回家,妈妈问我哪来的,我支支吾吾的说不清,说是捡的,妈妈不相信,就用很长的棒子打我,让我给人家送回去,就是饿死也不能偷人家的葫芦吃,我在妈妈棒子的威力下哭着鼻子给人家送了回去,邻居婶子说不怪我,让我拿回去,我都不敢。这也许就是“饿死不食嗟来之食”的缘故了。

上一篇: 最陌生的人
下一篇: 咸鱼回归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