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驯兽师怎么训练动物,驯兽师会打动物吗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20
本文已影响

  驯兽师:我和动物心灵相通

  名称:驯兽师

  素描:以对动物的观察和驯养为基础,根据动物的习性,设计并完成表演动作

  目的:使驯化、保护、表演三者良好结合

  收入:4000——5000元/月

  鼓掌是赵世超最近教给黑熊“Hello”的新动作

  对大型兽类没有恐惧感,是做驯兽师的第一步

  暑假的尾巴尖儿还留在动物园里。

  8月15日上午十点,在石家庄动物园中心位置的动物表演场的观众席上,清一色是孩子和陪同前来的家长。

  当猴子骑着山羊晃晃悠悠地走上离地面三四米高的平衡木,孩子们瞪圆了眼睛,手里的烤肠也顾不上咬;当猴子骑着小型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在场地里打转,气氛又缓和轻松起来;当狮子老虎家族排排坐在地上开始打滚、跳圈,黑熊开始跳绳、转呼啦圈,整个场子的气氛像用力划过的火柴头,迅速炽热起来。

  表演完毕,29岁的驯兽师赵世超手里还捏着给黑熊“Hello”的奖励——特质窝窝头——然后向我们这边瞟了一眼,满是成就感。“我喜欢待在场子里”,下场后,他坐在看台上,流着汗说。

  像他一样的驯兽师,团里还有六七个,但像他一样做了十年的,只有他一个人。赵世超来自马戏之乡安徽宿州,在他的家乡“看马戏就像去赶趟集”,很普遍,无论是马戏表演还是养小动物,都是他很喜欢的事。

  第一次和大型兽类接触,是学生时代一次去动物园的春游,“在动物园,第一次看到狮子老虎,就赖在笼子边不走了”。到现在,赵世超依然记得“那只狮子在笼子里来回走,头蹭着栏杆,打着响鼻儿”,当时只觉得这只狮子好动,现在才知道,这种反应代表着欢迎和亲切。(www.kuaidu.com.cn 快读)

  19岁那年,正赶上南京一个动物表演基地招人,赵世超成为一名试用驯兽师。在试用期间,老师傅的一句话也坚定了他的信心:“他告诉我对大型兽类没有恐惧感,是做驯兽师的第一步。这点,学生时代我就达到了。”

  观察动物的情绪,是衡量一名驯兽师优秀与否的标准

  如今,作为一个老驯兽师赵世超站在笼子前,无论是狮子、老虎,还是黑熊、猴子,都没什么反应,只是偶尔看两眼。其实,对于驯兽师来说,这种“懒态”是最好的,当记者走近笼子,动物们立刻警觉起来,耳朵竖起来,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过了一会一只狮子站起来开始来回走动,“你的气味是陌生的。”赵世超提醒。

  动物们是敏感的,除了陌生气味,表演时一首出场歌曲的改动、一个出场动作的改变、甚至发型或者衣服的改变,都会让它们感到不安。

  黑熊“Hello”就曾因为在跳绳时,音乐突然变了,而立刻停下来警觉起来。这时就要考验驯兽师的能力,需要用自己的动作和眼神让动物不紧张,“其实不难,让它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你的平静和不在意,它也会心领神会。”

  所以观察动物的情绪,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衡量一名驯兽师优秀与否的重要标准。在南京第一次驯化一只四个月狮子的经历,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

  “我第一次进笼,它就缩在角落里”,龇牙咧嘴地冲着赵世超低吼,但他没在意。下午喂食,赵世超刚端着盆子走过去,还没蹲下,小狮子一把就把食盆挠到了地下,继续龇牙咧嘴。这时赵世超才有所注意,“它眼神里都是陌生”,于是他一直蹲在远处,观察它。

  之后每天都去笼子里蹲一会,“你需要用眼睛传递心里的信息”。到第三天,“我就可以走近,甚至可以偶尔摸它一下”。喂食的方式也渐渐发生改变,从把肉扔过去到用夹子夹到跟前,再到把肉切成细长条放到嘴里,相应的,从四五米到两三米,再到几乎零距离的喂食接触,这其中还要见缝插针地多抚摸,增进感情,赵世超花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

  在观察动物情绪过程中,驯兽师们也遵循着很多不成文规律,比如阴雨天不驯化,来回走动、低吼、龇牙咧嘴、不吃食尽量少驯化等,这些都是观察的积累。

  这只小狮子最终还是接受了赵世超,每次他开门,都会欢喜地迎上去,用脑袋蹭蹭他的腿,撒娇着管他要食,赵世超为它取名“Lisa”。

  对于狮子、老虎来说,难度最大的不是钻圈,而是坐立

  和动物处好关系之后,在动物半岁或一岁之后,驯养就可以开始了。驯养的方式主要是食物引诱和情感投入。

  表演场的动物在运来之前,就基本已经驯化成型,只需要反复加强和提升。真正的驯化过程满是艰辛。

  每天早上六点,驯兽师就要到岗,进笼观察动物情绪。动物一开始都不愿离开旧笼舍,就要把喂食放在新场地进行。对于狮子、老虎来说,难度最大的不是钻圈,也不是踩着直径一米多的球满场转,而是坐立。

  “它们的腰往往没劲儿,需要趴杆练习。”先把杆放低,用食物引逗它,如果它是跳起来扑食,不算成功,必须等到它举高两只爪子挠食,才算有点成效。但是培养成固定的举爪习惯,就需一个星期左右。下一步就是不断增加杆儿的高度,最终加高到坐立起来,只有爪子尖能碰到杆儿,这个动作基本就成功了。其间,完成效果的差别,就在食物量上有所体现,让它明白“赏罚分明”,“但也不能饿着,要掌握好度”。

  在各类动物中,对熊的驯化最难。因为它们的注意力往往在食物上,而不在做动作。把一只熊驯化到能骑车子、踩球、转呼啦圈,前后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

  如果动作完成得好,驯兽师面带微笑,动物也会感觉到你的开心,它们会更开心。这就需要驯兽师多花时间跟动物在一起。

  驯兽师需要观察动物的食量和睡姿,甚至是粪便的形状

  驯兽师和动物必须心灵相通,才能做出完美的动作。

  对一只动物的了解,不仅局限于和驯兽师的相处方式,还包括不同动物的食量和睡姿,甚至是粪便的形状。

  赵世超介绍,之所以要每天察看动物的粪便,目的是根据粪便安排第二天的食物量。“如果是条形,就是正常,如果是稀软的一团,还有没有消化的肉,就要注意了。”需要减少食量,更加认真地观察,看看是否有胃病。

  因此,驯兽师对每个动物的食量都非常清楚:狮子欢欢肠胃不好,一顿大约四斤鲜牛肉,三四个鸡架;而丽丽就能吃个六斤牛肉,五六个鸡架。

  睡姿也可以帮助驯兽师掌握动物的健康状况:平躺和侧卧是正常情况,如果肚子不舒服,就会四肢朝上睡觉,舌头也耷拉着,没食欲。

  在驯化的过程中,驯兽师也要十分注意安全。但在赵世超看来,只要用心观察好动物的情绪,基本不会造成误伤。十年的驯兽生涯中,他只有一次擦伤。在教狮子转球时,他站在狮子的后面,拿着指挥棒,狮子缓缓转过来时,突然有点失去平衡,爪子一扑,擦伤了赵世超的左胳膊,“当时没有觉得害怕,上了点碘酒,下午继续驯。”但狮子却吓了一跳,马上从球上跳下来,躲了起来。

  由于马戏团中的大型动物几乎世代都是与人相处的“表演者”。对于赵世超来说,它们就像大一些的猫狗:站在球上,两腿也会发抖,驯兽师发火也会害怕求饶。

  人和动物是可以沟通的,赵世超说,在场上,只要你能让它感觉你的心和它在一起,动作一般都完成得很好。驯兽十年中,Lisa依旧是赵世超心头的牵挂,现在他依然会想,当年Lisa会从后面绕过来,蹭他的背,舔他的手,对他而言这就像人和人之间的拥抱。


  动物园一般是怎么训练动物的

  第一,你很有爱心!

  第二,动物训练必然包括奖励和惩罚。

  第三,惩罚会让动物感到痛苦,但往往只是轻微的,因为过重的惩罚会使动物产生恐惧,降低学习的效率,所以有经验的驯兽师是不可能把动物打的皮开肉绽的。

  第三,奖励其实也是以惩罚为基础的,它基于对于某种因素的不满足,比如说家里穷的孩子,几十万对他们来讲很重要,但是亿万富豪就不会看在眼里。也就是,如果奖励是食物,那么动物基本都是不会喂得很饱的。

  第四,动物即使不受到肉体上的伤害,他们也被迫离开了原本熟悉的环境,做对他们而言没有实际意义的表演,自由的剥夺不也是一种伤害吗?

  驯兽师如何驯兽:从小建立感情,绝不用鞭子

  “2002年,我来参加过武汉国际杂技节。这次再到武汉,一定不让武汉的观众失望!”10月26日晚,第十届武汉国际杂技节将在武汉杂技厅盛大启幕。昨日下午,参加本届杂技节的西安野生动物园马戏团团长杨志远,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他带领的动物明星们是首支抵达武汉的参赛队,已经在杂技厅内训练了一个多星期。

  杨志远是国家二级演员,和老虎打了四十多年交道,人称“中国第一虎”。这次,他从陕西和安徽共带来13只老虎参赛,包括东北虎、孟加拉虎和白虎,年龄都在4岁左右。其中,有12只老虎要登台表演,如此规模,在国内驯兽节目中十分少见。

  记者在虎舍看到,老虎明星们刚彩排完,正在休息。为了在杂技节奉上最精彩的演出,一周以来,只要杂技厅的场地有空档,驯虎师就会带领老虎们进行彩排。据介绍,来汉几天,老虎们逐渐适应了新环境,特别是武汉的天气,已经恢复了每天10斤肉的饭量。

  舞台上的驯兽和动物园里的表演有何不同?杨志远说,最大的区别就是他的驯兽师不使用鞭子。据介绍,这些老虎,从出生两个多月就开始驯养,与驯兽师和饲养员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演出时,驯兽师只会使用一根指挥棒,老虎就会配合动作,绝对不会鞭打老虎。

  “观众能在现场看到老虎倒退行走,打莲花座,还有列队行走”,杨志远告诉记者,2002年,他曾带领自己驯养的老虎参加过第五届武汉杂技节。时隔十年,再次登台,带来的全是绝活。

  据介绍,本届国际杂技节参赛阵容豪华,从10月27日至11月4日,来自美国、墨西哥、保加利亚、朝鲜、俄罗斯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将为观众奉上14场连台好戏。

  英国18岁驯兽师为狮子做足底按摩 从小接受训练

  18岁的英国男子桑德·拉伦提与一头成年雄狮成为亲密伙伴,男孩与狮子朝夕相处,甚至经常为狮子做足底按摩。

  桑德表示,自己从小就喜欢和狮子在一起,喜欢训练它们,而他的狮子朋友扎乌最喜欢别人给它做脚底按摩。桑德的父亲对儿子的表现感到很骄傲,但他还是担忧儿子的安全,“虽然我们可以训练狮子做很多事情,但是我们没办法训练它不咬我们。”

  据报道,桑德一家1999年搬到南非,一家三代人都做驯兽工作,为电视和电影节目提供野生动物表演。作为第三代驯兽师,桑德从小就接受父亲的训练,便于以后继承家业。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