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关于李宁的故事,李宁冠军的心背后的故事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02
本文已影响

  我是李宁,我有一颗冠军的心

  作者:熊剑辉

  1988年9月,韩国汉城奥运会上,被誉为“体操王子”的李宁,先在吊环比赛中挂了脚、后在跳马比赛中摔了个腚墩。这次,他败得很惨,并就此终结了辉煌的运动生涯。但谁也没想到,这次失败却开启了他征战商界的人生,并创造出一个伟大的运动品牌——“李宁”。

  【伟大的失败】

  1963年,李宁在广西来宾一个普通教师家庭中出生。他7岁练体操,17岁进国家队,18岁(1981年)拿下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三项冠军,19岁(1982年)横扫世界杯体操赛夺得全部7枚金牌中的6枚,创造世界体操史上的神话,开启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不过,李宁坦言自己并不是“乖孩子”,拿弹弓打灯泡、爬高楼掏鸟窝、偷偷谈恋爱都干过。好在这没有影响到李宁继续爆发出超人般的实力。

  1984年,在新中国首次参加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李宁独得3金2银1铜,一人拿了中国奥运军团奖牌总数的五分之一,顿成举国仰慕的大英雄。

  回国返乡时,广西南宁全城轰动,李宁站在敞篷车上光耀巡城,所到之处掌声、欢呼声、鞭炮声震天动地。王者归来的无上荣耀,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降临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整个李宁时代,他共获得14个世界冠军、合计106枚国内外重大比赛金牌,被誉为“体操王子”。他的战无不胜成为传奇,以至于人们对于他的浑身伤病和退役申请完全无视,只求他能在汉城奥运会上将神话进行到底。

  在那个荣耀激荡的年代,国家和民族的需要大于一切,李宁不想也不能背负临阵脱逃的罪名。但体操是碗青春饭,在汉城奥运会的赛场上,“年事已高”的体操王子在吊环上意外挂脚;跳马比赛中,他落地又摔了个腚墩。大失水准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李宁却在电视镜头上,微微一笑地站了起来。(www.kuaidu.com.cn 快读网)

  嘲讽和谩骂铺天盖地而来,李宁的“谜之微笑”被误解为对比赛“不在乎”。

  当年,国人对金牌的热望远大于对运动员的宽容与谅解。从汉城回到北京,李宁在机舱里等所有的人都离开后,才仓皇离去。他远离接待大厅的欢呼簇拥,偷偷地走了一条灰色通道,但依然被机场工作人员认出,揶揄一句“哪里不好摔,跑那摔去了”,这让李宁倍感凄凉。

  好在通道尽头,一个守候已久的男人正抱着一束鲜花,真诚、热烈地欢迎着李宁的归来。

  他叫李经纬,是广东健力宝集团的老总。这是个未经严格考证的细节,但人们却极其乐意相信这个打动人心的故事。

  多年后人们才会发现,如果没有李宁汉城之败,或许就永远不会诞生“李宁”这个伟大的品牌。

  【创“李宁”】

  从体坛英雄变成民族“罪人”,李宁心灰意冷。1989年,李宁正式退役。国家对这位伟大的冠军依然充满敬意,给出了体制内的好安排,让他在广西体委副主任和国家体操队教练中任选。但李宁却去了广东三水,投奔了经营乡镇企业的李经纬。

  成功的企业家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敢冒险。

  李经纬是中国现代商业史上一位传奇人物。他当过三水县体委副主任,后被人排挤到县里的酒厂当厂长,靠着一份含碱性电解质的运动饮料配方,捣鼓出了健力宝。李经纬不是池中之物,豪气冲天地借钱赞助奥运会,让健力宝得以名震中国。这个名不见经传乡镇企业,当年产值就从90万暴增到5000万。

  李经纬是李宁的“死忠粉”,他热切盼望李宁能加入健力宝。顶级运动员退役后不是当教练就是当官,李经纬的建议,却给出了另一条可能的财富自由之路。李宁也被李经纬的商业传奇所打动,两人就此成为知己和商业伙伴。

  1989年5月,李宁顶着舆论的质疑,正式加盟健力宝。

  健力宝以极其隆重的聘任仪式欢迎这位世界冠军。李宁担任“总经理特别助理”,负责公关宣传、市场策划、筹办运动服装厂等工作。

  凭着天生的直觉,李宁提议为健力宝拍一个极富体育动感的广告,并由他亲自出演。于是,健力宝在央视砸下60万的天价广告费,一经播出,再次引发轰动,当年健力宝的销售量又猛增了3000万元。

  健力宝的生意如火如荼,李经纬催着赶紧将服装厂上马。李宁的名气够大,厂子拉到了新加坡的投资,“李宁牌”得以创立,主营运动服装,由李宁出任总经理。但李宁对这个品牌名称相当纠结:汉城兵败还是心头隐痛,从吊环上摔下来已被千夫所指,再这么张扬做生意,人们会怎么看?

  但李经纬却坚信,“李宁”这个冠军名字就是笔巨大的财富。用“李宁”的理由极其充分,那就是“爱国”。健力宝的梦想,是要让中国运动员喝上国产的运动饮料;而“李宁”的使命,就是让中国运动员穿上国产的高档运动服。这样,中国人才能有尊严、有底气。

  不过万事开头难。李宁公司第一次订货会,大家给面子过来看,却没人订货。李宁则整天冥思苦想着,怎样才能把品牌打出去?

  好机会很快来了,那就是北京亚运会。

  【亚运争夺战】

  1990年8月,雪域高原之上,李宁身穿雪白的“李宁”运动服,从藏族姑娘达娃央宗手中接过了亚运“圣火”。这个神圣的经典时刻,通过电视定格在无数中国人的心中。

  为了拿到亚运会的火炬传递权,李宁想破了头、磨破了嘴。

  当时,筹办亚运已有了商业化运作的意识。火炬传递权的竞争相当激烈,国家体委报价300万美元,日本的富士、韩国的三星都极有兴趣,但李宁只拿得出250万。无奈之下,李宁找到国家体委,谈起自己的创业梦想,说起在领奖台穿“洋品牌”的耻辱,聊到“唯利是图”的尤伯罗斯——即便是那个拿奥运卖钱的美国人,都特意把奥运火炬的传递权保留给了本国企业……在那个体育商业化还不浓郁的年代,李宁的真情打动了国家体委,为国人品牌争取到了这次机会。

  于是,在亚运会长达一个月的圣火传递中,“李宁服”如影随形,25亿中外电视观众得以耳闻目睹。亚运会一结束,李宁公司就收到1500万的订单,开始飞速成长。

  从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到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中国奥运军团上台领奖就没穿过其他牌子的衣服,“李宁服”成了标配。特别是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李宁”的“中国龙”主题领奖服和蝴蝶鞋,被誉为“最佳领奖装备”。

  90年代,“李宁”如入无人之境,几乎每年100%地迅速成长。但很快,有人要李宁果断地干一件“忘恩负义”的大事——脱离健力宝。

  【“李宁”单飞】

  1994年,李宁在北京偶遇首都经贸大学的教授刘纪鹏。这个“中国股改第一人”一针见血地告诫李宁,要是不脱离健力宝,今后要出大事。

  原来,李宁公司是健力宝的全资子公司,而健力宝又属于广东三水市政府,完全是国有资产。这样说不清的产权关联看似没问题,企业做大后,就会有扯不清的恩怨。这番指点在今天看来一清二楚,但在当年,算得上远见卓识。

  对此,李宁极为犹豫。这么做,会不会对不起李经纬?算不算忘恩负义?刘纪鹏听着反而急了,他甚至激动地表示,可以自己代表李宁找李经纬去谈。

  然而,李经纬听罢,完全支持李宁自立门户。当年年底,在做出股权和品牌调整后,李宁公司顺利脱身。李宁以现金形式,分4次赎回了健力宝持有股份,李经纬甚至没要应有的投资回报。

  显然,李宁是值得李经纬羡慕的,从此有了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公司。但作为商业恩师的李经纬,却没有跟李宁一样完成单飞的决断,终因健力宝股权之争含恨而终,成为企业家中的一大悲剧。如果当年没有刘纪鹏,没有这次断然单飞,最终李宁又会遭遇怎样的结果?谁都无法预料。

  【李宁隐身】

  2004年6月28日,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李宁,突然出现在香港联交所。这一天,李宁公司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股票一开盘就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李宁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肌肉健硕的清纯少年,而成了两鬓泛白、一脸沧桑的中年人。他不得不帮人们重新定位:“我是一个有着14年企业经营史的企业家,请不要再把我看作一个明星偶像。”

  1996年,脱离健力宝的李宁将公司总部迁到北京。当年,就创下了6.7亿销售额的历史纪录。但很快东南亚金融危机袭来,公司的成长停滞。李宁深感自身知识的不足,决意去北大读书,公司则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自己淡出日常管理。

  李宁的理念是:做企业,一个人成不了大事,一定要请到优秀人才加盟,把企业变成大家的事业。

  而在李宁公司,陈义红和张志勇就是李宁心中的“优秀人才”。

  陈义红是李宁公司的元老,他当过兵、有雄心、冲劲足,极具狼性气质,与温和谦让的李宁互补鲜明。

  最典型的就是,李宁不会追着人要账,但陈义红能。

  陈义红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着名的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就在他主持时期确立。但到了2001年,陈义红与李宁在经营理念上产生分歧,便将总经理交给张志勇,自己准备挂冠而去。作为可以一块喝酒拍桌子的老友,李宁没有让陈义红离开。在获得了意大利品牌Kappa的特许经营权后,李宁将这块业务交给陈义红打理,最终成就了这位“时尚运动教父”的事业。

  而张志勇接手公司后,更感受到李宁罕见的“放权”。作为总经理,他与李宁大概两个月见次面,平常联络则是发邮件、短信。即使是商业并购这样的大事,也通常是张志勇做主。李宁除了一年四次的董事会和年底的战略执行会议外,不会过问公司的具体事务。

  李宁的淡出,是基于企业职业化运作的考虑,特别是不要被自己的声名所累。而他大部分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到一个运动员教育基金上。中国每年有大量没得冠军的运动员退役,他们的生计怎么办?李宁便筹划了一个基金,送他们去国外培训、当教练、谋出路,甚至进行个人财富规划。由于事业上了正轨,他觉得这事比经营公司更重要。

  而对李宁公司的员工来说,董事长成了个“神秘人物”,大家只能公司年会上一睹风采。公司内部还有个流传甚广的趣闻:

  一天,一个头顶微秃、两鬓灰白的中年人走进公司,却被前台小姐拦住了。“我就在这里上班!”李宁不得不尴尬地解释道。

  李宁的眼光显然不错,张志勇将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2003年李宁公司营业额突破了10亿瓶颈,并在2004年6月顺利上市,李宁身家也开始飙升,到2011年更达120亿的顶峰。

  下海搏击的体育明星并非少数,但像李宁般取得如此巨大商业成功的,世界范围内屈指可数。李宁则依然告诫自己:成功只代表过去,未来要从头开始。

  然而,一场极其残酷的商战已拉开了帷幕。

  【鏖战奥运】

  2004年的一天,张志勇悄然准备好了2008年北京奥运赞助的竞标书。为防泄密,他在去往北京奥组委之前,才和李宁一块,哆哆嗦嗦地在标书上写下一个天文数字。

  随后,李宁亲自提着标书箱,走进了北京奥组委。

  李宁和张志勇其实是在豪赌,赌再过4年,公司就有能力付得起这笔天价的赞助费,而竞标时李宁公司还未在香港上市。他们的底气来自于对北京奥运的信心,在家门口办奥运,怎么能让中国运动员穿“洋品牌”呢?

  但事实证明,李宁错了。这已经不是1990年的激情年代,商业法则已取代了一切。

  最终,财大气粗阿迪达斯以13亿报价击败所有对手。这意味着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将身穿阿迪达斯的领奖服登台领奖。

  毫无疑问,李宁公司遭遇了一次“滑铁卢”。好在,还有个“B计划”。

  “李宁”迅速与央视体育频道签下协议,在2007—2008年播出的体育赛事节目中,主持人和记者出镜,都要身穿“李宁”服饰。这意味着,只要是通过电视看北京奥运的观众,都能看到“李宁”的Logo映入眼帘。而主持人和记者的曝光率,显然远高于运动员。这个策略,巧妙规避了“奥运知识产权”的排他性壁垒,以一种极低成本拥抱了北京奥运。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