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常识 > 音乐知识 > 正文

好声音张磊《南山南》歌词和马頔《南山南》背后的故事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6-01-03

  好声音张磊《南山南》歌词和马頔《南山南》背后的故事

  2015年7月31日中国好声音第四季34岁小伙张磊的一首《南山南》戳中了所有背井离乡外出打拼的人的泪点,张磊的这首《南山南》讲述了自己为音乐梦想打拼的故事,他的嗓音和这首歌曲的曲调都会给聆听者一种心酸的味道,大家都能够从这首歌曲当中听出沧桑以及爱,而三位导师也是被他的这首歌曲所打动,为他转身。

  张磊来自黑龙江牡丹江,今年34岁,如今生活在新疆乌鲁木齐,21岁那年来到了乌鲁木齐市打拼,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老婆,所以为爱就留在了这里,而这一留也就是13年,在这十几年中,张磊一 路上带着吉他从东北唱到西北,虽然孤独,但是有音乐和爱的陪伴,让自己倍感欣慰。

  张磊演唱的民谣歌曲《南山南》,虽然歌曲很平,没有跌宕起伏的旋律,没有绚烂高亢的高音,也没有华丽迂回的转音,只有如同故事般的娓娓倾诉,但他那质朴、沙哑、沧桑却又饱含情感的嗓音,一开口就撩人心弦,让人回归宁静,回到遥远的故乡。

  在张磊的歌声里,我们仿佛看见了故乡的山,看见了村头的树,看到了童年,看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家。在都市里忙碌奔波的我们,因种种原因被迫披上了坚强与冷漠的外衣,但是在聆听这首歌的时候,我们卸下防备,撕掉面具,去拨动那不轻易触碰的柔软。当看到张磊的妻子在家属室里哭泣时,相信很多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人被戳中了泪点。质朴的歌声和真情的画面让人动容,鼻子发酸。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到不了的叫远方,回不去的叫故乡……

  这一次来到中国好声音对自己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和激动的事情,因为好声音的舞台是每一位拥有音乐梦想的人的梦想舞台,站在这里对于梦想来说就已经成功了一半,这一次带着陪伴自己十几年的吉他站 在这里,要用音乐诉说自己对音乐的执着以及热爱。

  《南山南》的原创是民谣组织麻油叶创始人马頔演唱的一首歌曲,由马頔作词作曲。该曲是马頔第一首正式发表的单曲,并于2014年9月26日通过网易云音乐首播。收录在其2014年11月06日发行的专辑《孤岛》中。2015年2月2日,豆瓣音乐人公布了第四届阿比鹿音乐奖获奖名单,《南山南》获得年度民谣单曲。

  马頔《南山南》完整歌词如下:

  《南山南》

  词:马頔

  曲:马頔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

  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就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孤岛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这一生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以下马頔讲述的《南山南》背后的故事:

  以下是马頔在网易娱乐嘉宾聊天室接受采访时讲述的《南山南》背后的故事:

  问:欢迎收看今天的网易娱乐嘉宾聊天室,今天很开心请来了马頔,跟网易网友打个招呼吧。

  马頔:网易的网友大家好。

  问:马頔这次带来了自己的专辑《孤岛》,当时是怎样想到出这样一张专辑的呢?

  马頔:当时的想法特别简单,就是想出一张自己的专辑。

  问:大概筹备了多久?

  马頔:大概前后有一年半的时间吧。

  问:《孤岛》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马頔:《孤岛》其实就是一个意象,可能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相当于孤岛,在不同社会、不同的海洋里,陆地和恋爱的孤岛去相逢、分离,相逢、分离,体现了每个人不同性的东西。

  问:专辑所有歌曲都是你自己作词和作曲吗?

  马頔:对,所有都是。

  问:你的音乐大家会很注意词,因为很有诗意,是很小就开始文学创作吗?

  马頔:我小时候是一个比较孤僻的孩子,所以大部分时间会自己去看漫画,看一些家里人留下的我自己根本看不懂的小说,需要表达的时候,但身边没有人能听我说话,所以我只能靠写去把它描述出来,算是一个习惯吧,到最后可能这个习惯用上了。

  问:最常用的题材是写诗比较多?

  马頔:也没有,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没有固定的题材,就是记录生活吧。

  问:现在正式成为歌手以后,也是坚持创作,一般你什么时候灵感会比较多一点?

  马頔:其实不一定,我随时都可以,只要有感觉了就可以拿手机记下来。

  问:专辑里有一首歌之前曝光很久,《南山南》,这首歌创作灵感来自于哪里,什么时候写的?

  马頔:这首歌前后大概写了三年时间,所有这三年我写过的东西,把它积累起来的时候,会发现潜移默化的变成了一个故事,可能就是这三年之间经历的所有事情的概括吧,机缘巧合,正好有了一个曲子,把歌词填上去之后,当时感觉还不错。

  问:之前改的只是旋律的部分?

  马頔:对,我其实那会儿因为……每天都在弹琴嘛,虽然我弹琴也不是很多,随便哼了一个旋律,我觉得还不错,但这时候想歌词的时候,就随便翻自己原来写的东西,发现很多东西都是契合当时那个曲子的感觉,就把它用在一起。

  问:这张专辑一开始的Intro是你的独白吗?这段念白有什么含义?

  马頔:这段念白……每首歌肯定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个故事,其实不算太好的一个故事,可能就是一段经历吧。

  问:感情的经历是吗?

  马頔:嗯……

  问:《南山南》这首歌拍了MV,也是比较难得的拍了MV,请到了春晓,这次跟她合作感觉怎么样?

  马頔:春晓,一般我都管她叫老大,确实,她比较有老大的范儿,对我也有很多提点,跟她合作起来特别舒服,没有那种高低,很线性的那种工作状态,一天下来把一个MV拍完,气氛也特别好,特别感谢她。

  问:我看网友有评论说,这个剧情没太看明白,你能不能给大家讲解一下?

  马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理解,自己理解的那个东西就是最好的,解释它没有任何意义。

  问:MV也是请到你比较喜欢的李昕芸,你在她面前会很害羞吗?

  马頔:对,确实挺害羞的。

  问: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她的?

  马頔:第一次见就是当天拍MV的时候第一次见。

  问:以前肯定也看过她的作品?

  马頔:对,我高中时候看过她演的电影,觉得太漂亮了,没想到有一天我跟老大,春晓跟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还不错的女演员可以做女主角?我说我有一个人选,但不知道她能不能来,她说你给我看一下吧,我给春晓看,春晓说,我选的也是这个人。

  问:那么巧?

  马頔:对。(笑)

  问:春晓后来帮你邀约了她是吗?

  马頔:对。

  问:春晓在片场会是特别有要求的那种吗?比如一条拍好多遍。

  马頔:其实没有,她还是把本真的东西拍出来,没有刻意要求演技,我们也没有什么演技。

  问:MV里有很多你的面部大特写,拍的时候有没有笑场?

  马頔:肯定有笑啊(笑)。

  问:很忧郁的眼神。

  马頔:对,那天没睡好,见女神嘛。

  问:MV里有两个大家比较熟悉的人,宋冬野和尧十三,你们私底下也是很好的朋友?

  马頔:对,我们是兄弟,算是家人了吧,朋友可能没法儿概括我们的关系。

  问:这次也是马上打电话就马上加入?

  马頔:那肯定啊,不来他们就死定了(笑)。

  问:这个创意是春晓提出来的吗?

  马頔:对。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演出的时候吗?和宋冬野他们。

  马頔:宋冬野,我们很早,也不是很早,2011年吧,大家都在网上发过自己的作品,算臭味相投吧,因为做的音乐类型差不多,年纪又相仿,特别聊得来,首先人都特别好,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吧,省去了很多熟悉和磨合的过程,一下变得像很多年的老朋友。

  问:你们在一起一般都是聊什么?除了音乐以外。

  马頔:在一起就没聊过什么音乐(笑),就是生活嘛,今天我吃了一什么好吃的,昨天我看见一漂亮姑娘,就是这些东西。

  问:拍片的时候他们会捣乱吗?

  马頔:肯定啊(笑)。

  问:所以片场应该是比较混乱?

  马頔:还好,反正他们拍的时候我出去,我拍的时候基本让他们出去。

  问:对戏的时候其实你是单拍你的眼神,你在台上他们在台下?

  马頔:对。

  问:还有一手个大家很喜欢,叫《傲寒》,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马頔:今年6月份。

  问:是人的名字?

  马頔:对。

  问:所以也是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情写的?

  马頔:那肯定,求婚的事儿。

  问:成功了吗?

  马頔:这个不太方便说,私人的事情。

  问:说是求婚,也是比较深情,略带一点忧伤?

  马頔:是有一些,因为每个人都会经历很多次并没有给你带来特别多好回忆的事情,当你有一个,你明显的知道这个未来就是你想要的时候,那种感情会让你把以前的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全都冲淡。

  问:我看专辑后面结尾的地方,Outro好象是你的个人哼唱,旋律好象有点少数民族的感觉。

  马頔:对,瞎唱出来的,之前Outro那首歌叫《凝而忧》,我本来是想弹琴的,弹琴的时候哼出来那个调,后来听琴的时候有那个人声,我觉得还不错,可以不加词,直接瞎哼,让大家猜这是什么语言,其实我都不知道(笑)。

  问:为什么选择把它当结尾作为对专辑的句号?

  马頔:整个排列到最后我觉得不再需要语言给它任何承诺,需要一个发散的东西让大家去自己理解这张专辑的感觉。

  问:我听你的专辑,感觉你是比较深情,带一点忧郁的,现实生活里你完全不太一样是吗?

  马頔:对对对,我是一个很容易狂喜的人,人都需要平衡,所以才会在音乐上,在生活以外,在面对别人以外的领域里让自己的生活达到平衡,那个另一面是要和你现实生活有一些区别,这样才能让你更好的活着,不会屈就于任何一边让你自己的生活是失衡的。

  问:未来会考虑把自己开心的、喜悦的元素写到歌里吗?

  马頔:其实怎么说,痛苦会让你文思涌,但幸福就会扼杀灵感,对我个人来说,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我才尝试写一些不是小调的,比较悲的歌,但可能现在这个年龄还没法儿传达我需要的那种,还是生活阅历和经历界定的。

  问:你最想写什么样的音乐?

  马頔:我听过很多歌,我特别喜欢的,他们的歌儿都是有一种大调儿在里面,不是走小调儿,但歌儿很耐听,很舒服,不是强说愁的那种情感在,我觉得这种东西是我以后想要去做的。

  问:大调小调是所谓歌曲内容格局的东西吗?

  马頔:其实情感透露不同。

  问:巡演已经开始了是吗?

  马頔:对。

  问:现在已经进行几站了?

  马頔:现在有三站。

  问:接下来最近的一站是哪站?

  马頔:最近是扬州站,12号。

  问:经过巡演和歌迷近距离接触,他们对你的音乐有什么反馈吗?

  马頔:大家还是一样,其实我们几个演出都是这样,跟台底下来看演出的朋友都是一种朋友的状态,没有一个特别你高我低的这种,他们也有在他们领域里很强的一面,只是我来演出,可能大部分人来看我,我们的身份和生活是对等的,他们也可以提出他们的意见,在台下随便玩随便喊,但我一唱歌可能他们就会安静下来,这种感觉很棒。

  问:我还没有看过你的现场,你的现场在不唱歌的时候也会给他们说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

  马頔:对,是。

  问:专辑里面,刚刚我们聊了两三首歌曲,还有什么歌曲你特别希望大家去理解、聆听的?

  马頔:这张专辑里,其实我都挺想推荐的,还是自己听吧,因为每个人都会听出自己的故事在里面。

  问:你最希望你的歌迷在什么样的一种氛围下慢慢听这张专辑?

  马頔:我从来没界定他非要在一个环境里去听哪首歌,因为歌写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讲就不再属于歌手本身了,每个人听,不管是感动还是高兴,都是代入到自己的情绪和故事里,有这种情绪在,这已经是二次创作了,其实和作者本身关系很小。

  问:这一年你也进行了不少演出,觉得这一年大家对民谣、对独立音乐的接受度有高一点吗?

  马頔:对,肯定是这样了,因为只有这些人还在踏踏实实的做音乐,没有很多浮躁的情绪左右他们。

  问:你会渴望像所谓的流行歌手那样受瞩目,受欢迎吗?

  马頔:我不渴望,太累了,需要伪装,伪装到最后就是伪善。

  问:那现在呢?

  马頔:现在这样就可以。

  问:唱自己想唱的。

  马頔:对,唱自己想唱的,比现在再多挣点儿钱就行了。

  问:是什么样的契机下选择加盟摩登天空呢?

  马頔:摩登天空……就吃人嘴短嘛,上他们音乐节,肯定要签摩登天空(笑)。

  问:所以是通过音乐节的合作大家彼此熟悉?

  马頔:对,因为这个公司,摩登天空相对于别的唱片公司更人性化一些,对歌手自己的意见会采纳得更多一点。

  问:所以他们也不太会干涉你在音乐上创作的东西。

  马頔:对,他们从来不干涉我写什么歌。

  问:所以你不需要跟公司开什么选歌会、选题会。

  马頔:不会不会,这种东西只有大咖才会这样,我们这种,不会(笑)。

  问:好象说你在刚出道时也做过厂牌,当时你们那个团队有多少人?

  马頔:开始做的时候有五六个吧,现在大概有十几组。

  问:现在还在那个厂牌,归到摩登下了?

  马頔:没有没有,摩登天空是摩登天空,但我跟尧十三、宋冬野,我们三个人是签了摩登天空的。

  问:在两边的音乐会不太一样吗?

  马頔: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的环境里。

  问:为什么想要创一个自己的厂牌?

  马頔:当时没想那么多我要做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东西,就是大家在一起觉得好玩,做了这么一个好玩的东西,没有想到能走到今天让那么多人知道,这就是机缘巧合的东西。

  问:其实好多音乐有好多独立的小厂牌,行外人觉得做厂牌是挺大的一件事情。

  马頔:并没有,其实很简单。

  问:就是做一个LOGO吗?

  马頔:其实还是看人吧,主要把人选对了,因为我们这些人在一起,真的都是特别好的兄弟,没有人因为一些利益上的事儿,或者是因为什么样的事儿去矫情,更多我们都是在一起开玩笑、喝酒,这样的时间比较多,大家肯定互相帮,有忙的时候大家都互相帮,就是这样。

  问:既然加入了摩登天空,未来会不会考虑和公司其他歌手合作,或者唱其他歌手的作品?

  马頔:暂时没有考虑。

  问:合作也没有考虑是吗?

  马頔:合作,看机缘吧,如果得到了别人的赏识,可以试一下(笑)。

  问:我看你平时会和歌迷进行一个沟通吗?我看你微博上也发得比较多一些。

  马頔:会,都会看。

  问:我看他们对你有很特别的呢称。

  马頔:小公主。

  问:还有什么。

  马頔:我也不知道,我老删微博,他们就说我傲骄,管我叫小公主,我不傲骄啊,废话宣泄完了,发泄完了肯定就要删掉啊,留着它没有意义。

  问:都是宣泄什么情绪?

  马頔:负面情绪,骂街(笑)。

  问:一般会对哪些问题?

  马頔:不高兴就要说,今天我不高兴我就发点儿,自媒体嘛,我想发什么就发什么,这是我的地盘。

  问:为什么要删掉呢?还是觉得自己作为公众人物影响不太好吗?

  马頔:也不是,搁那儿也没有意义,有碍观瞻,自己看了也不舒服。

  问:你私下有自己的发泄场所吗?非官方的。

  马頔:没有没有,我没有小号,那太Gay了。

  问:专辑终于推出以后,你能给自己打多少分?

  马頔:这个不太好说,要按心力来讲的话,那,一万分,但还是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没有尽善尽美的地方,可能这张,及格吧。

  问:你指不好的地方是制作方面的?

  马頔: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在歌儿的一些创作上,还是有一些我自己不太满意,没有达到我自己特别满意的状态。

  问:这次制作好象是专门找了一个朋友来帮你?

  马頔:对,是一个键盘手,韦伟(音),他特别帮忙,在给我编曲,包括录专辑制作期间,他夫人一直在待产,将近录完的时候小公子就出生了,他家里有很多事儿,包括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很忙,还能为我这张专辑做这么大的牺牲,我觉得特别感谢。

  问:你们俩在录音室工作是什么状态?像朋友一样?

  马頔:本来就是朋友。

  问:你表现不好的地方他会直接指出来吗?

  马頔:肯定要说啊,如果要对这张专辑负责的话,肯定要说。

  问:这张新专辑也出来了,接下来的巡演也在进行当中,不知道你未来对自己有什么新的目标或计划?

  马頔:目标,没有,演好演出,明年多挣点儿钱,好好生活。

  问:好好生活。还会写更多的歌给大家听。现在累积了多少量?

  马頔:现在其实写完的基本都在专辑里了,我写歌是特别慢的人,所以我也不知道下一首什么时候出来,我尽量吧,有感觉就好好写。

  问:也是会改很多次那种吗?自己写的。

  马頔:肯定要改。

  问:那你做出来会先给周围朋友听,听他们的意见吗?

  马頔:会,肯定会,因为自己有时候先入为主,和一些主观臆断的情绪在里面,不太好能辨别这个音乐的好坏,需要身边的朋友给一些比较客观的意见。

  问:喜欢你的朋友也很关心,专辑里那么多歌,接下来还会有拍MV的计划吗?

  马頔:这个看公司吧,我自己又没钱拍(笑)。

  问:你自己希望拍吗?

  马頔:自己,拍的话,也挺好玩的。

  问:今天和马頔聊了很多他这张新专辑《孤岛》的故事,想更多了解他,还是从音乐当中仔细聆听旋律,看他写的歌词,希望他以后能带来更多好的作品来网易作客。

  马頔:好,谢谢。

上一篇: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歌词
下一篇: 好声音张磊《虎口脱险》歌词和词曲作者郁冬的故事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