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

  • 灰暗岁月

    岁月在他脸上刻下了迷茫,空虚。他在混沌中逝去了他们许多的故事,他还来不及回望,就遗留下了最暗淡的微笑。   

  • 那时的我太年少, 那时的我不懂你

    我会记得你背吉他的样子。第一次认识你是什么时候?记得吗?那是6月8号,关键词是:高考、数学、微博…

  • 吻别

    他的父亲是一位农民,矮小,走路一瘸一拐,直到三十好几才娶妻生子。上世纪七十年代,村里分给了父亲一间土坯房,两亩薄田,但是种田只能勉强维持温饱,想要把日子过得好一点点也不行,更不要说过上小康生活了。父亲常常坐在田埂上,抽着旱烟,父亲想盖两间红砖瓦房,就像村东端的王二麻子盖的瓦房一样,气派,牢固。 

  • 笔记本

    钟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翻开这残破的笔记本六月十七号以前的都被撕掉了。  

  • 大小

    我生活的城市很小,小到骑车绕行一圈才不过一个小时。时光流转飞快转眼间就过去了四年时间,我依然还记得与你初次相遇。    

  • 晴心娇公主

    萌萌一醒来后,看到她爸爸在旁边,萌萌喊了“爸爸”一声,爸爸说了话,他说:“你得了一场大病,乖女儿终于醒来了。”萌萌才十三十四岁,只有和爸爸来往,她读了一段时间的中学,因为有些社交同学原因,就没有读了。

  • 最陌生的人

    那一年冬天,在一座大山里的一个即贫困又落后的村庄里,一户人家屋里传出几声清脆的婴儿的啼哭声,男孩出生了。没几天,女孩也呱呱堕地来到这个看似美丽的世界。

  • 糊涂的帮凶

    北方的s村依旧是那样,人们忙忙碌碌的,我们全家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看我的爸爸妈妈了,一进村从车窗望去,在十字路口的那块大石头依然摆着。静静地见证着村里的一切。瞭眼望去,在村子中央的村委会东南角,我家旧住址的位置,那对粉尘高烟筒巍巍地屹立在那里,在显耀着村委会至高无上的权力。    

  • 咸鱼回归

    风在调皮地摇曳着可以摇曳的东西,什么柳枝啊!风铃啊!还有诗人的心,当然少不了那条孤独在房檐下的咸鱼。它不知道摇曳过多少遍这只咸鱼了。这只莫名的鱼,总是爱理不理地悬挂在那里,眼眸一动不动,一幅很茫然的样子。谁也猜不出咸鱼昨天想些什么,今天想些什么,未来的明天会想些什么。咸鱼也不会告诉大家,就连风都无法探析。  

  • 我和他

    看到已是八十岁的老伴还是一如既往、不辞劳苦地为我辛勤的劳作着,心里不免有些感慨和惆怅......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