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伤感文章 > 伤感美文 > 正文

薄命的“红颜”

  人常说:“红颜薄命”!
  提起这句话,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金萍同学那白皙清秀的脸庞上,一双美丽的秀目中流露出的痛楚哀怨的眼神……
  记得12年前的那个春节,家家户户都在喜气洋洋的走亲访友。可是,金萍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躺在医院里。
  那天,我去医院探望她,只见她遍体鳞伤,痛不欲生!她含着泪水,喃喃的诉说:“身上的伤痛,我忍受得了!可心灵上的伤口,汩汩流血,疼痛难忍呀!”
  小时侯读中学,金萍是我们班上公认的美人儿,16、7岁的姑娘,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美丽的瓜子脸上,一双凤目水汪汪的顾盼有神!不仅如此,她还是闻名全校的“才女”!缘于家学渊源(其祖父是清末秀才),金萍通晓唐诗宋词,喜爱琴棋书画,而且能歌善舞。“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一首《红楼梦》中的《葬花词》,她常诵读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多少同学都把她作为追逐的恋人!
  可是,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她的家庭的地主成分,压得她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毕业不久,她就含泪嫁给一个河南来的走村串户的瘸子“游医”。人都惋惜说,一朵美丽的鲜花插到了牛粪上。
  但是,金萍想,好歹丈夫有个手艺,认命了。之后,金萍又接连生了两个孩子。由于丈夫是个瘸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可还在家里摆“医生架子”。因此,家中的苦活、累活,全落在金萍一个人的肩上。她成了整天忙于为生计奔波劳累的家庭妇女,地里的农活,风里雨里的忙完了;又系上围裙,浆洗缝补,煮饭炒菜。当时,农村的用水,靠在4里多远的井里用又笨又重的木桶吊上来后担回家,瘸子丈夫干不了,金萍只得担上两个大水桶,艰难费力的去吊水、挑水。有一回下雪,天寒地冻路又滑,她本来身子单薄,竟一下子摔倒在水井旁,脚也扭伤了,还是乡亲们扶回家……
  就这样紧紧巴巴的穷日子,平平安安倒也罢了。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刚30多岁,游医丈夫竟不幸患了“肝癌”,求医问药,住院治疗,原本的穷家,更是雪上加霜,债台高筑!
  几个月后,丈夫去世了!她一个妇道人家,拉扯两个孩子苦度日月,分外艰辛!
  慢慢的,孩子长大了,读书考学,费用不小。仅靠金萍独力支撑,真是难上加难!
  这时,有位好心人,给她介绍了个老头儿,虽说年龄比她大20多岁,可她看是个拿工资的人,见面后,就草草答应了。因为两个孩子正急着等钱上学呢!
  结婚的当天,那个老头儿拿出200元,交给了金萍。
  这样,金萍和老头儿这对“半路夫妻”总算平平安安的度过了几个月。
  转眼,快到春节了,老头儿的一双儿女,不知为啥找上门来。那天天刚亮,金萍还未起床,他们竟破门而入,气势汹汹地从被子里拉出赤身裸体的金萍劈头就打,那个女儿竟端起尿盆扣到金萍的头上,接着,又伸出双手,在金萍的身上脸上和双腿间的私处乱抓一起,手过处,只见泛起一道道血痕……那个女儿还边抓边骂:“打死你这个狐狸精!不是你勾引我老爸,他咋会和我妈离婚!”金萍悲愤的分辨:“你爸你妈离婚三年了,我和你爸认识才几个月,咋能说是我勾引的?”可那个混帐女儿竟恶恨恨的骂:“反正老娘要教训你这个狐狸精!”
  老头儿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撒野行凶,蹲在墙角一声不吭!
  遍体鳞伤的金萍,被送进医院。
  满怀气愤的金萍,在几位同学的鼓动下,准备起诉老头儿的那两个打人行凶的儿女,谁知老头儿死活不同意,并以“离婚”相威协。要交住院费,老头儿假惺惺的对躺在病床上的金萍说:“我的手头紧,你先把你为孩子上学攒的钱拿出来!”金凤想不过,他竟这样劝说:“你就当是出车祸了,司机又逃走了,找不见!”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如此混帐的话语,竟然出自“丈夫”之口!性情刚烈的金萍,再也按耐不住满腔怒火,劈头骂道:“你这说的是人话么?咋和你那撒野的女儿一样混帐!”
  之后,老头儿扭转身走了!一连半个多月没有露面。还是几位同学帮忙,才交清了住院费!
  出院后,金萍义无返顾的与老头儿解除了婚约!
  金萍辛勤操劳,同学和乡亲又热心襄助,她的一双儿女一天天长大了,期间,一些热心人也先后为金萍介绍过几个伴儿,但她怕委屈了孩子而都一一婉言谢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双儿女也懂事,学习十分努力。可是,由于家中贫困,明理的儿子报考了免费的“农业技术学院”。本来分数超过了录取线,可谁知竟被人“挤”掉了!那些日子,金萍刚刚露出的笑容,又挂满愁云。她二话不说,背上一袋子馍馍,搭车去了县城,县政府、县人大、县教育局,轮流上访,
  人大开代表会,金萍就等在会议室门外,散发申诉材料,晚上,她和衣睡在县政府大楼的屋檐下。就这样,拼死拼活的奔波了半个月,终于感动了一些“人民代表”,他们联名上书,才使冤案平反,金萍的儿子艰难的跨进了“农业技术学院”的大门!乡亲们赞扬:“这个金萍呀,比男子汉还强!”
  苦尽甘来,年过半百的金萍,一双儿女先后走上工作岗位,她那愁苦的脸上,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她的头上已经长出丝丝缕缕的银发,清秀的脸庞也爬满了皱纹,可是仍然风韵犹存。见过金凤的人,都这样感叹:“如此一个聪慧的美人儿,当年要是嫁给一位如意郎君,那还不是一位贵夫人呀!”

上一篇: 栀夏
下一篇: 这篇文字写得我好心酸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