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快读历史 > 世界历史 > 正文

日本福冈欲将“定远”馆申遗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6-01-01

  “定远”馆

  “咚……”当记者轻轻敲响眼前这扇残破不堪的铁门时,伴随着颤抖的余音,数片铁屑悠然滑落。

  它并非寻常人家的门扉,而是120年前甲午战争中,北洋海军的旗舰“定远”上的舰壳。

  1895年2月9日下午3时15分,从山东威海刘公岛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北洋海军旗舰定远舰引弹自爆。而在这扇铁门内的“定远”馆中,至今还处处可见那艘铁甲巨舰的遗物。

  2014年6月,《法制晚报》“甲午遗证”报道组前往日本福冈太宰府,寻访这处几乎被人忘却的战争遗迹,触摸流浪百余年的灵魂。

  “我们正在装修‘定远’馆,希望它还能继续使用100年,未来还会考虑将其申请为历史文化遗产。”“定远”馆如今的拥有方如是说。

  寻访遗证

  弹孔狰狞 定远铁壁海战伤疤被撬开

  太宰府的天满宫和九州国立博物馆,是一条著名的观光路线,从福冈博多站乘火车向北,约1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定远”馆距离太宰府车站并不远。下车穿过一条近百米长的小街,沿天满宫前的岔路口再走几十米就能寻到。

  与之前的辉煌相比,如今的“定远”馆已经是满目疮痍。两扇由定远舰船壳板做成的大门被固定在院墙上,如今已经锈成铁红色。伸手轻轻一摸,指腹便染上了一层铁锈。

  根据目测,这两扇大门高度超过2米,宽1米左右。两扇铁门上6个弹洞清晰可见,一处因为炮弹没有穿透而使铁皮向外突出的痕迹非常明显,斑斑锈迹见证着它所经历的近120年的风吹日晒。

  “明治二八年二月(即1895年2月),甲午战争威海卫海战中,联合舰队大破清军并击沉清国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并于翌年捞起该舰,用舰材建筑了‘定远’馆。铁门门扉上的大小孔洞都是当时被炮弹命中后的痕迹。”门旁一块带有天满宫梅花标记的解说牌简单直白地向过往的行人诉说着“定远”馆的故事。

  1894年9月17日,甲午黄海海战拉开帷幕,定远舰作为北洋海军旗舰,中弹159发,上层建筑严重受损,几次燃起大火,却仍屹立不倒。

  记者发现,除了多处大小不一的弹洞外,这两扇大门上还布满了各种铆钉眼,密密麻麻地不下百个。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陈悦告诉记者,这两块钢板上的弹洞周围都可以看到有一圈铆钉孔,实际是定远舰黄海海战后在旅顺修理期间修补过的痕迹,当时用铁板铆接补在弹孔上,而到了“定远”馆之后,显然是所有者想要显示当年日军的战功,而将定远舰铁板上的这些伤疤全部撬开了。

  多处腐朽

  三面墙被拆只剩“空架子”

  除了记者一行人外,再没有他人在这座破败不堪的“定远”馆前驻足。

  进了庭院,大门正前方六七米处,就是“定远”馆所在地。整座“定远”馆离地而建,下面由近半米高的木桩做支撑,整体约有60平方米。

  但眼前的这座日式别墅,与记者在资料图片中所见的“定远”馆相比,已经是面目全非。

  原来,“定远”馆正经历“装修”。

  如今的“定远”馆前、后、右三面的墙面都已经被拆卸,左边的墙面因为是由几个小隔间构成,看起来并未腐朽不堪,所以还保留着。

  现在,它就由这面墙和其他三面的几根碗口粗的木桩支撑着顶上的横梁和房顶。四周均由偏深蓝色的塑料布包裹着,地板也已经全部被拆卸,看起来完全就是只剩一面墙和几根柱子支撑起的“空架子”。和周围的外墙贴着瓷砖、窗户装着推拉玻璃、左右树木环立的日本传统样式别墅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来龙去脉

  战败船亡 中国军舰被公开拍卖

  4名建筑工人在“定远”馆前忙活着,旁边堆着不少木块、沙石等建筑材料。一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受天满宫委托,他们从6月中旬开始在这里施工修缮“定远”馆,大约将在今年10月份结束。

  “天满宫特意来人告诉过我们,这里哪些东西是‘定远’舰上的,需要我们在修缮过程中注意保护。”这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他们先是拆除掉已经腐朽的不能再使用的部分,再替换上新的材料,但是所有只要还能使用的定远舰材料都不能拆除。

  天满宫神社企划广报部员工越智洋告诉记者:“‘定远’馆现在属于神社所有,神社拥有它的所有权和处理权。”

  与“定远”馆毗邻的天满宫,供奉着菅原道真公,其在日本被誉为“学问之神”与“书法之神”,每年有700万人来此参拜祈福,游客们在小木板上写下他们期望达成的愿望。

  这显然与定远舰并不搭界。那么,定远舰材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时间拉回到1895年2月4日深夜,在威海卫驻防的定远舰遭日军10艘鱼雷艇轮番进攻,避开20余枚鱼雷后,不幸被日本“第九号”鱼雷艇发射的鱼雷击中左舷,几乎在同时间,“定远”也发炮击毁了“第九号”鱼雷艇。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下令砍断锚链意图冲出威海湾,向烟台方向突围,但因入水过多而被迫搁浅在刘公岛东部,试图充当浮炮台。

  随着战局恶化,战争的天平越来越向日军倾斜,为防定远舰落入日军之手,2月9日午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下令用棉火药点燃弹药舱,随着“砰”的一声炮响,定远舰壮烈“自爆”。刘步蟾、丁汝昌先后自杀殉国。

  此后,北洋海军在困境中坚持作战到14日,《威海卫降约》签署,刘公岛保卫战落下帷幕。日本军队在威海和刘公岛驻扎。17日,日军占领刘公岛,残存在港湾中的北洋海军军舰大半被编入日军,沉没海中的中国军舰则被作为“战利品”在日本公开拍卖打捞权。

  反华知事 要建战争胜利纪念馆

  “日本香川县知事、舰船爱好者小野隆助以两万日元(相当于今天的两千万日元)的价格买下了搁浅在刘公岛东部海滩上的‘定远’号。”陈悦说。

  根据日本防卫省防卫史料馆的资料记载,获得打捞许可后,小野隆助雇工人花了两年多时间,拆解了许多定远舰材。其中涉及火炮、炮弹等的军火均收归日本军方所有,其他舰材大部作为废铁出售,另有一些则被小野隆助运回老家日本福冈太宰府建成了“定远”馆。

  天满宫为记者提供的一份手抄履历显示,小野隆助出生于太宰府。天满宫神社高级神职人员味酒安则告诉记者,大约从1100年前开始,小野隆助的先辈就在天满宫神社任职。而1873年,小野隆助也短暂担任过负责祭祀的神官“祢宜”。味酒安则推测,这或许是小野隆助选择将“定远”馆建在太宰府,后来又将“定远”馆捐给天满宫的原因。

  而小野隆助出于什么目的修建“定远”馆,味酒安则却语焉不详。

  不过,陈悦告诉记者,事实上除了香川县知事以及舰船爱好者身份外,小野隆助私下里还是日本当时一个极度反华的秘密组织——玄洋社的成员。“其拆解定远残骸,又建立‘定远’馆,或许就是想纪念甲午战争的胜利。除了‘定远’馆之外,实际上小野隆助还曾将一部分‘定远’舰的遗物赠送给一些寺庙、神社用于战争展览。”陈悦说。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点图文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2022453号-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