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故事 > 正文

如若你懂,我便心安

来源:网络文章 编辑:繁华落幕 时间:2015-08-25

  你若为莲,我便惜莲。在你出水三分时,在你素颜朝天时,在你婉约骋婷时,做一个风流的采莲人,用我最最轻柔的触摸,采摘下你那刹那芳华的美丽。

  如此,放你在我怀中,和着你的暗香,泪枕千年。

  ——题记。

  【南国冷暖,皆在指尖】

  南国的冬天,没有北国的漫天盖地的霜雪,只有无端的风,却也带上了那么一点凄寒。一大清早,把头埋在被褥里,渴求着温暖与安慰。一缕缕的冷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斜射入房间里来,慢慢地爬满了整个房间。稀松的睡眼久违了冰冷彻骨的气息,缓缓的睁开了来。

  散乱的碎发来不及整理,匆匆的穿上拖鞋,伸手拉开浅蓝色的窗帘,一缕青光调皮的搁浅在我深明的眼眸中,晃起了一丝流光的剪影,冷不丁的一陈凉风袭来,身子缩了缩,把睡衣裹紧了些,再看窗外的云,竟有些意外的凝重。

  心在这素白的季节染上悲凉,久逢了这种冷冷的天气,这荒凉的季节,我竟打心里没有生出一丝喜欢,但竟然莫名的,有一些感伤,仿佛我只爱清夏,那个有莲花的荷塘。

  然而这纯白的年华,如净水莲花,蒙昧的清香里挟带着丝丝浅浅的忧伤,而如今,莲花已经随着盛夏凋零,化作一赔黄土,还有什么美丽可言呢?

  曾向往着闲云野鹤的生活,那样超脱于世俗之外,那样的不拘一格,那样的洒脱随意,可惜,我的心锁上了回忆的枷锁,用虚伪的外表,冷酷的神情掩饰自己。

  但我的冷酷只对于你之外的一切人,我的温柔只为你,也只愿意为你绽放。我的心像莲花一样,心静如水,安之若素。而如今,我流落于世俗之中,这样的我还有资格等待你吗?

  回忆里,你的风姿如莲花开在心间,着日月的光影,投在我手心,化作千年的暖。这一世,习惯了写诗写词,习惯了偶尔写上一些优美的略带一丝感伤的句子,习惯了在自己创造的梦境里自我安慰自己,习惯了在自己的笔端沉淀如云水般的情感。

  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前世的一段尘缘。是的,我是在等待,等待着你,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等待着。等待那个不着一丝尘埃的女子,从荷塘深处走来,对我莞尔一笑,那么美,那么迷人。

  如果说红尘本就是一场劫难,我甘愿在这无尽的寂寞里寂寞者,沾染了半世的荒凉,只为等你停下脚步时的莞尔一笑,明眸善魅,在琉璃灯火中缠绵。

  摆脱不了宿命的牵绊,今生才在等待里燃尽思念的红烛,沉香屑尽,而思念未完,心似莲花,在明镜台上绽放,湿了一卷暗香。

  南国冷暖,皆在指尖。你若在我身边,便温暖如初,而你已不在,我的心事托于指尖,那无数的情思,幻化成千万句情话,在风雪落的笺纸上绽开轮回。

  【心如浮尘,你若云生】

  前世不了情,今生不忘情。你在我心中,是唯一的温暖,也是我唯一的眷念。

  天凉如水,夜语调素成琴,临窗凝望,梦境如丛云。轮回镜里,见你一身素衣,面影清扬,花簪摞起青丝三千,细笔轻拈眉黛。一汪秋水,坟茔明眸,朱砂点婧唇,玉面生玲珑。

  你静坐碧瑶之上,斜抱琵琶,清音浅奏。琴音奏起,袅袅婷婷,清婉悠扬,如泉水叮叮,似溪水潺潺,看。那迷蝶千年的花莲不胜你绽放的娇颜,霓裳舞一曲悠然,细听,那遗落在江南细雨霏霏里的往事,古巷的一池莲花开,为你展颜清唱,我亦一夜难眠。

  你对我莞尔一笑,眼波流转,玉面朱颜,不胜娇羞。你挽好衣袖,芊芊玉指在琵琶上轻弹,一抬头,一舒眉,柔情似水,情意绵绵。你那如水清澈的眸子里,是描不尽含蓄婉约,是写不完的无双亮丽,你的一帘幽梦,你的风轻云淡,你的清新动人的身影,你一点唐春的眉心,印在我心间,如不散烟云。

  孜立于红尘一隅,时常会想,你就是误入凡尘的仙女,不沾人间烟火,不沾一丝尘埃。巧手轻握着兰花描的骨伞,踏着青石板,响起平平仄仄的音阶,在雨巷深处徘徊,寻觅遗落千年的知己蓝颜。

  似梦非梦,你采荷叶作舟,莲梗作伐,静卧在月光旖旎的荷花池中央,铺就一道月光的素笺。而我在云水的另一端,蘸星为墨,织字为梦。

  梦如莲花,前世在无数个细雨飘飞的夜晚,我挑灯夜读,手持书卷,浅吟轻读。而此时,你就是我采摘下的一朵莲花,开在我的窗边,妩媚脱俗,俏颜可人,为我一个人绽放你的容颜。

  谁会陪伴我在庭前闲看花开花落,荣辱不惊,笑看云卷云舒,去留无意?谁会在一个轮回里与我一起与飞雪为舞,同花凋笙歌?

  前世,烟雨莲花的八月天里,天地为证,你成为我掌心里那一朵开得最美的莲花。美得颜色绮丽,美得碧透无暇。那时你是世上的奇女子,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你的美,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我亦是世上的奇男子,与你相生相惜,相交相知,最后,相儒以沫,并约好一生相伴。

  旷世的才情,足以慰藉千年的落寂,足以慰藉寂寞千年的我。但你的发香温润雨季的苍凉,让人痴迷,让人眷恋。以至于我在你织成的情网里无法挣脱,更无法逃避,最后支离破碎,一切思念都为尘埃,化作菩提下的一粒珠泪,在没有你的岁月消融。

  前世,因果自定,你我相遇云水间,可惜,不能和你举案齐眉,不能与你共渡红尘。今生,心若浮尘,你若云生。在我心间,你若日月光,永不消散,永远明亮。

  【佛不渡我,我即不渡】

  琉璃若盏,居者薇安。情字万千,忘自无缘。

  菩提树下,点一盏青灯,燃一柱梵香,我问佛祖:“通大道者三千,可曾有人不忘情,不忘爱。”

  佛祖回我:“忘情则无情,忘爱则无爱,情爱本虚幻,欲念本自生。戒掉欲念,便离成佛不远。”

  我潜心问佛:“何为欲念?何为情爱?”

  佛祖仰天沉思,片刻回我:“欲则为贪,一为不满。七情六欲,欲字为先。而情爱可使人成神,亦可使人成魔。可令仙人堕落,可令魔人悔改。”

  我则不信,又问佛:“六界之内,情爱可曾超脱,不受六界沾染,可得圣洁?”

  佛祖摇摇头:“此问已超脱混沌之外,非吾能答。凡入情爱至深者,不可渡,不可渡。”

  我仰天长笑“神又如何?魔又如何?神难收我,我即成魔。你不渡我,我即不成佛。”

  佛祖苦笑:“你真要为情爱受尽轮回之苦,哪怕下啊鼻地狱,你也不惧?”

  “不惧,那又如何?我既为情爱而生,亦为情爱而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佛祖不在发言,静坐于莲台之上,七彩圣光围绕,我即闭目已思。为了你,甘愿受尽轮回之苦,这一切如若你懂,你该如何待我?

  佛祖在我临走时,赠我一株青莲,并对我说:“情爱本一念之间,一念可百年,千年,万年。这青莲,借天地日月之精华,凝情爱而生。愿你能善待,当青色变红时,便可证得相思。”

  我用轻而柔的目光,凝视着这朵青莲,一缕幽幽的莲香,弥漫在空中,沁入心底柔弱的角落。莲心那一抹嫣红,开似凝露的眼眸,满锁清凉。

  我离开菩提树,不再回头。我即入世,便只为寻你。然而,前世,在你离别时,青莲开成血红,那一刻,我看懂了佛语,看懂了莲语:青莲若红莲,莲心似我心。

  如此,我便欠你一次回眸。五百次的回眸也不够,五百年的等待亦不够。你可曾记得?我曾泛舟水云间,在红尘最深处,等待着你的到来,如等待一次莲花开。

  你我注定离开,正如佛祖说的情爱。我望着你离开,流着眼泪。在你离开时,在我手心,盛开着一朵圣洁的红莲花。花开得正艳,颇有几分神秘妖惑,脉脉馨香在指间流动。

  于是,我把红莲碾碎,套在你腕上,形成那串手链便是红莲。可是,你却再也不会知道,我的魂魄便系在那红莲里,我就是你手中那朵红莲花啊。这一次,我已不再流泪,如是静静地,静静地看着你,心是莲花开。

网友评论: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