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墙头马上》读后感600字

【读后感600字】   编辑:徐铮铮   时间:2015-05-24
本文已影响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白乐天这首《井底引银瓶》便是白朴的杂剧《裴少俊墙头马上》的灵感来源了。总说《墙头马上》是歌颂自由爱情的好戏,但读完之后却没有感觉到一股畅快之意,总有一口气不出不快。
  第一折里,李千金与梅香讨论屏风上的佳人才子。后来裴少俊骑马,梅香扯着李千金要她“休看”,怕“倘有人看见”,可是李千金却是“恨不的倚香腮左右偎”,“便锦被翻红浪,罗裙作地席”也不在意。第三折开场,李千金和裴少俊结为夫妻。两人在裴家后院整整过了七年,还生了一对儿女——当然这个实在有点不符合现实。最后被带上芙蓉亭,裴尚书的严厉和专横让他们七年的夫妻从此断绝,骨肉分离。但是最最让人来得心痛的却是裴少俊那一句:“少俊是卿相之子,怎好为一妇人,受官司凌辱,情愿写与休书便了。告父亲宽恕。”情愿写与休书便了!这是何等的薄情无义, “题倒西岳灵祠,煮滚东洋大海”的誓言就这么烟消云散。
  最后虽然大团圆了,可这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我想各人有个人的看法,我倒是觉得《墙头马上》的结局是比悲剧更彻底的悲剧,这种深刻的女性悲剧在文学作品中似乎是永恒的主题。在追求爱情自由的戏里,追求爱情坚持到最后的总是女性,《墙头马上》的李千金也不例外。她虽出身官宦之家,却率性大胆、敢作敢为,没有大家闺秀的犹豫和软弱,比起红楼梦中的史湘云犹有过之。但一个人是无法与漩涡泥沼对抗的,被抛弃的阴影永不能消除,当年一见倾心的少年郎最终还是成了不可重现的旧梦。(快读 www.kuaidu.com.cn)

相关文章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