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我为老妈染头发

【亲情文章】   编辑:苗向东   时间:2014-12-30
本文已影响
  前几年母亲前被查出患有癌症。手术费要一万五千元,六个疗程的化疗要两万四千元。父母虽然有退休工资,但面对昂贵的费用还是望而怯步。我让母亲治疗,剩下的钱全由我负担。
  其实我月收入才1千多元,每月还要交购房贷款1千2。老婆虽然也上班,但是每月才700多元,家中还有一对上小学二年级的双胞胎的儿子,经济上比较紧张。但我此时只有一个目标:挽救母亲的生命。
  我过去喜欢舞文弄墨,常有小文见报。于是我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每天利用早晨的两个小时看书、写作、改稿,星期天上省、市图书馆看报纸、查资料。开始每月有三五篇见报,后来居然每月能刊登十篇,稿费收入逐渐增加了。半年过去了居然发表了近50篇稿件。
  老婆也与我并肩战斗,她为了能多赚些钱,换了一个难度大、强度大、收入高的工作。为了多接些单,跑断腿、磨破嘴,烈日当头她仍然外出跑业务。她还从节衣缩食入手,能省的就省。把过去买的足金项链买掉了。小孩也挺懂事的,说不喜欢吃零食,不让我们买零食。本来孩子学校要组织春游,每人要交35元钱,孩子说不去了,便省下了70元钱。他们看到在学校学习好,表现好,老师会奖励铅笔、像皮等学习用具。于是他就努力争取,受到几次奖励,奖了不少学习用具。
  我每次给老妈汇钱过去时,她都说不要寄钱了,说她找过去的老同事借借钱。当我得知她为了省钱,做完第四个化疗时,开始不准备化疗了,自己找些偏方,吃草药。可是后来化验,发现肝功能受到了损伤。医生命令她不能为了省钱,而吃那些草药,而要继续接受化疗。为使肝功能恢复正常,又多花了三千多元钱。为了不让母亲为钱操心,我又增加了支持的力度,汇去了更多的钱。
  母亲化疗后,头发掉光了,但母亲爱漂亮,我便给她买了发套,这成了她最喜欢的礼物。就这样,当母亲顺利出院时,我一看我一共为母亲汇去了近两万元钱。要是在过去,我想都不敢想自己还有这么大的潜力。父亲几次打电话说:“母亲生病,真是苦了你!”
  这一年多来我顺利地挺过来了。虽然我瘦了,老婆黑了,确实吃了不少苦。邻居、同事都说你们活得太苦、太累了,压力太大了。母亲好一点后,准备到我这里来住一段时间,我非常高兴,在做好一切准备后,我总感觉到还欠缺一点什么。记得过去我的头发又粗又黑又密,可是这些年为给母亲治病,可以说我一夜之间白了少年头。如果母亲看到我满头的白发,都快赶上父亲的银发了,一定会自责。于是我在母亲来之前,狠心地花了15元钱,把头发染得乌黑油亮。当老婆看后,吃惊地叫道:“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平时不舍得花钱的你,今天怎么放血了,这一家伙又成小伙子了。”我笑了笑说:“妈妈要来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白发操心。”
  母亲来后,看到我的乌黑的头发,说:“没有变,这就好。不过黑了、瘦了,这都是为了我啊!”我赶紧安慰母亲说:“你来后,我马上就会长胖的!”母亲笑了起来,说道:“那就好!”
  其实为母亲染黑发也是孝顺。为孩子操心一辈子的父母,看到孩子的笑,看到最好的你,让父母少为我们担心、操心,也是一种孝顺。
相关文章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