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好文章 > 正文

最卑贱不过感情,最凉不过是人心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7-09-09
1
 

“啪---!”面颊上一声脆响,林芊雨被打得整个人都趔趄了一下。

她刚从茶水间出来,手上还捧着一杯刚倒的摩卡,半杯咖啡都洒在了她雪白的毛衣上,顺着胸口流下来。

脸上一阵剧痛,她莫名的抬起头,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个人影已冲在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又哭又骂。

“你这个小贱人,狐狸精,说,是不是你勾引了泽言?要不是你他怎么会要跟我分手?你这个狐狸精,我跟你拼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对面的人影就猛的低下头像个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她的长发被人抓住,扯得头皮一阵尖锐的痛,女人尖尖的指甲在她眼前乱晃,惊得她一身冷汗。

林芊雨拼命推拒着身前的女人,奈何对方战斗力实在彪悍,长长的指甲在耳畔擦过,带起脸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还好周围的同事看到不妙,上来几个男同事一齐把撒泼耍赖的女人制住。

几个和她交好的女同事过来,扶着她问,“芊芊,没事吧?”

林芊雨摇了摇头,脸上实在痛得厉害,她用手擦了一下耳边,看到指尖一抹鲜红。

一个同事惊叫道,“呀,流血了……”

对面的女人仍然在嘶吼哭闹,扑腾的身子连几个大男人都按不住,一张扭曲的脸凶狠的看着她,口中污言秽语层出不绝。

整个楼层的人都出来看热闹,除了扶着林芊雨的同事,剩下的人都一脸惊愕,眼神中却带着兴致勃勃。

听着什么“,破鞋,狐狸精……”林芊雨皱起眉头。

她对对面的女人实在没印象,更不知道她怎么对自己那么大的怨恨!

她好好的在公司上着班,刚出了茶水间就遭到了这一场无妄之灾,她比周围的人还搞不清楚状况呢。

哭声谩骂声,夹杂着周围同事的窃窃私语,她冷静的问了一句,“你是-----?”

那女人愣了一下,用力甩开身边的男人,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装什么蒜!你敢说不认识我家泽言?要不是因为你,他能跟我分手?你这个狐狸精,小三,……今天我就打烂你的脸,看你拿什么勾引他!”

她说着,又一头撞了上来,伸手就去抓林芊雨。

林芊雨往后退了一步,皱眉道,“你弄错了,我和孟泽言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他的事跟我无关!”

“你骗谁呢?”

女人尖锐的声音直冲楼顶,一只尖尖的指甲直戳到她面前。

“普通同事关系?普通同事他能对你念念不忘,下了班还对着你的照片?普通同事他能在和我xx的时候口口声声喊的你的名字?…….”

周围“哗”的一声,大家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看过来,又带着些隐隐的兴奋。

林芊雨脑中“轰”的一声,脸上瞬间燃起一道热浪,愤怒羞辱等情绪席卷而上,气得她手都颤抖起来。

女人看着她通红的脸色,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大声道,“我说的没错吧?你就是个贱人,插足别人的小三!还装出这么一副纯情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她上前一步,手扬起正要向林芊雨脸上狠狠扇去。

冷不防胳膊被人抓住,一个男声又急又怒的道,“温静,你胡闹什么?”

正是刚才女人话中的男主角孟泽言。

他把女人紧紧抓住,抬头看着林芊雨,一张脸涨得通红。

又羞愧又是尴尬,他结结巴巴的道,“对…..对不起芊雨,我女朋友她疯了,我会和她解释,实在抱歉…….”

他用力拖着女人的胳膊往外走去,女人挣扎着还想说什么,看到周围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怒哼了一声,不甘心的闭了嘴。

林芊雨咬紧了唇,脸上火辣辣的痛着,似乎是肿起来了。

她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狼狈过,头发乱成一片,胸前一片咖啡污渍,还在顺着毛衣下摆滴滴答答。

然而更让她难堪的,是周围射过来的各色眼神,探究,怀疑,鄙夷……身后骤然传来一声怒喝,“都围这儿干嘛呢?不工作了吗?”

众人一惊,回过头,瞬间如鸟兽散。

林芊雨抬头,心口瞬间一跳,公司老总陪着一行人正站在门口。

老总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头,对着中间的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弯着腰,一脸谄媚的笑道,“于董,让您见笑了,您里面请……”

林芊雨有些紧张,瞬间记起今天公司有一个重要的事项。

全球顶尖LE广告公司负责人要来参观,商谈一些合作事宜,没想到正撞到这当口。

她有些慌乱,正想趁乱避开,就察觉到一束清冷的目光不带任何情绪的落在她身上。

她一怔,抬头,正对上了人群正中间那犹如众星捧月般的男子。

裁剪合体的西装勾勒出他修长笔挺的身材,深邃的眼,墨黑的眉,清隽俊逸的五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疏冷。

这男人犹如天生的上位者,浑身带着股威压气息,一大群人中,显得如此风采卓然。

林芊雨却整个人如遭雷劈,浑身瞬间僵住,脑中一片空白,再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于沐森!

她怔怔看着那张脸,一瞬间犹如身处梦境,怎么会……见到他?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越来越激烈,血液直冲上头顶,极度震惊间只感觉到指尖一片冰凉。

然而那人的眼神只在她身上停留一瞬,就漫不经心的掠过。

一行人从她身边擦过,唯有她的顶头上司擦着汗回过头来,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道,“林芊雨?下班到我办公室来!”

林芊雨怔怔站着,其实根本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脑中嗡嗡乱响,只剩下了一句话。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她攥紧手指,心底乱成一团麻,思绪纷杂,一幅幅如梦魇般的画面从眼前跳过,让她无法思考。

她身边的同事好心提醒道,“芊芊,还不快点去整理一下,你的脸没事吧?”

脸颊的刺痛拉回她的神智,她应了一声,浑浑噩噩的向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没想到居然是于沐森亲自过来,他本人比杂志上的照片帅多了,这么年轻就出任了LE的首席执行官,真不敢想像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是啊是啊,听说他还没结婚而且也没有女朋友,要是能跟这样的男人谈场恋爱,真是死也甘愿了……”

两个女孩嬉笑着从她身边走过,林芊雨站在水池前,用冷水泼了好几次脸,心里的滔天巨浪才微微平静下来。

她看着镜子里满脸水珠的自己,漆黑顺长的披肩发,白皙柔嫩的肌肤,她的眉间早已经没有了那抹属于少女的青涩稚嫩,清瘦的脸上却更多了一丝忧郁。

她和三年前的样子早已经不同了,那个时候的她皮肤涩暗,身上穿着地摊上最廉价的衣服,浑身土里土气,就像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丑小鸭。

所以,或许他根本就没认出她来,尽管,尽管他们曾有过那样亲密的一夜。

 

2
 

她脸上涌起一团红晕,眼神却愈发慌乱,她将整张脸都埋进水里,似乎这样,才能压下心口的一点惊悸刺痛。

在洗手间待了好一阵,她才把自己整理好,只是脸被抓伤了好几道,白毛衣上一片褐色污迹,看起来狼狈不堪。

刚出了洗手间,迎面一个女同事跑过来道,“芊芊,快点,总监喊你呢。”

财务部总监办公室内,林芊雨有些忐忑不安的站着。

她的顶头上司坐在对面的办公椅里,头也不抬冷冷的问,“说吧,怎么回事!”

林芊雨咬着唇,心下一阵难堪,这让她怎么说?她刚到这个公司不久,和孟泽言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甚至都没跟他说过几次话,谁知道他居然……还让他女朋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种话,只要一想起来,她就羞愤到极点。

上司不耐的抬头扫了她一眼,目光却是一顿。

林芊雨穿着件白毛衣,下身是条黑色紧身短裙,露出两条修长纤细的美腿。

她整个人很纤细,却十分窈窕有致,再配上黑漆漆披下的长发,整个人清纯到极点。

这样干净的气质,让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中年男人瞬间呼吸一紧。

想到刚才那撒泼女人喊的那句话,他心里就像有一团火瞬间燃了起来。

这林芊雨看着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也许私下里早就….总监站了起来,一改刚才冷淡盛怒的样子,笑道,“哎呀,别紧张嘛,我只是了解了解情况,你快坐下,老站着干什么……”

边说边过来拉她,林芊雨吓了一跳,忙避开他的手,坐在沙发上。

总监也不以为意,过去关了门,回头冲她笑道,“小林啊,你也知道,你刚来我们公司不久,虽然你表现出色,但公司今天请的是大人物,你今天门口闹这一出,让老总多没脸,是不?”

他说着,紧挨着她身边坐下。

一股呛鼻的烟味传来,林芊雨浑身不自在,往旁边挪了挪,小心翼翼的道,“对不起总监,我也没想到……”

总监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笑嘻嘻的打断她道,“没关系没关系,我都知道,都是孟泽言一个人搞出来的事,我会跟老总解释的。”

“不过小林啊,下次你可得多注意点,离孟泽言远点,没想到他女朋友这么凶,瞧瞧把你的脸抓的,没事吧?”

他边说边俯身过来,一只手居然摸上了她的脸。

林芊雨一惊,下意识就往后躲,脱口道,“总监,别….”

“啧啧,抓的这么深,这么漂亮的脸蛋,留疤就可惜了……”

男人越凑越近,林芊雨气得浑身颤抖,恶心厌恶的情绪冲头而上,不顾一切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头也不回向门口跑去。

总监跌在沙发上,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在她身后冷冷道,“林芊雨你可想清楚,在这公司里只有我能罩着你,就凭你今天闹的这一出,人事部辞退你绰绰有余!”

林芊雨气得心口惊跳,咬牙甩出一句,“随便!”伸手拧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晚上回到租住的公寓里,她在喷头下拼命冲洗自己,直到脸上皮肤发红,才勉强压下心底的厌恶感。

白天发生的事让她心力交瘁,莫名其妙被人扇耳光,让她挫败又耻辱。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明明她对公司男同事一向敬而远之,却为什么惹上这样的麻烦?还有总监的威胁,下午她从总监办公室冲出来时所有人怀疑惊讶的目光,她几乎可以想像得到,明天公司内必定流言满天飞。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想过要辞掉工作。

来这家公司已经三个月了,她凭借之前的经验和努力,好不容易斩露头角,获得了公司上下一致的认可,她不想轻易失掉这个机会。

可如果,如果……不是遇到那个人的话。

她将脸整个埋进水里,心口像扎进一根刺一样,刺痛中又带着一点茫然无措。

她该避开他的!

如果再面对他,不用看到那讽刺羞辱的眼神,她恐怕也会羞愧的死掉!

之前的那些深埋在记忆中,纷杂羞耻的画面再一次扑上来,如同将她拽入沉重的梦魇。

她第一次见到于沐森是在最好的朋友的订婚宴上。

那一天在全市最豪华的酒店内,松辉集团总裁的独生爱女白安冉将在这里举行订婚仪式。

那场面极尽奢华盛大,水晶灯在头顶不停流转,鲜花如毯铺陈遍地,到处都是衣冠楚楚的绅士名媛,让她这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大开眼界。

尽管穿着自己最漂亮的一件裙子,她仍是觉得局促不安,缩在角落里,看着台上漂亮得像个天使而且满脸幸福的白安冉,打心眼里为她高兴。

没有人相信,松辉集团的大小姐白安冉是她唯一并且最好的朋友。

从高中起,两人就一直是校友,白安冉家境优越,身上却丝毫没有千金大小姐的骄气,漂亮,热情,开朗,一直是众人中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而林芊雨恰恰相反,因为家境的原因,她不爱说话,沉默自卑,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刻苦学习上,所以她的成绩无比优异,人缘却不怎么好。

这样的两个人却不知怎么就成了朋友。

从高中到大学,白安冉从来没有因为她穷而用任何的异样眼光看过她,甚至在假期的时还会陪她去打工。

而她也一直不知道白安冉居然是本市唯一的跨国公司松辉集团总裁的独生千金。

直到那一天去参加订婚宴,她被豪华的酒店,和身边无数平常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而震惊,但更多的,却是看到好友一脸甜蜜笑容后的祝福。

很自然的,她注意到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一身白色的西装,胸口别着一枝艳红玫瑰,带着一种贵族式的从容优雅。

身姿笔挺如刀裁,英挺得近乎凌厉的眉目,唯有在看向旁边的未婚妻时,眼角才泄露一点温柔。

他紧紧揽着白安冉的腰,呵护疼宠显而易见,不停的替她挡酒,白安冉偎在他怀里,笑得一脸甜蜜,两人如同一对天造地设的壁人。

林芊雨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另一家跨国公司的长公子于沐森,刚从英国留学归来,白安冉从小青梅竹马的爱人。

很少见到这样俊朗优雅的男子,连当时几个捧场的当红男星站在他身边都相形失色。

她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果然只有这样出色的男子,才能配得上漂亮可爱的白安冉吧。

她当时心里全是对好友的祝福,却没想到下一刻,噩梦骤然来临,所有一切天翻地覆。

早知道会发生后来的事,她一定早早离去,或是,根本不会参加那场订婚宴。

晚宴后,她想亲口向白安冉道别,可安冉一直在跟在父亲身边陪客人说话,她只好在角落里等待。

这时,突然过来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女。

 

3
 

十分亲热的对她道:“你是安冉的朋友吧?不好意思她正忙着,倒是怠慢了你。”

林芊雨连忙说没关系。

女人笑着说,“我是小冉的姐姐,这一天可是忙坏了,宾客实在太多,好些事忙不过来,哎呀,你既然是小冉的朋友,能不能帮我个忙?”

一听到对方是白安冉的姐姐,林芊雨当然不会推辞。

女孩儿把一件月白长裙塞到她手里道,“这是小冉刚刚换下的礼服,你帮我送到她的更衣室,就是从这边走过去,二楼103室,我这边还要招呼宾客,实在走不开。”

她手中柔滑的裙子的确是白安冉刚刚穿的那件礼服,她点头答应道,“好。”

“谢谢你啦。”女孩笑着离去。

她拿着裙子,向她说的那个楼层走去。

五洲大酒店是A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装饰豪华,无论楼下婚宴厅如何喧闹,一上了二楼,良好的隔音设施让这里静谧到了极点。

脚下踩着厚厚的绒毯,她一路找到103室。

随手敲了敲门,里面似乎没有人,她推门进去。

只是一间不大的包厢,装饰豪华,地下依然铺着厚厚的地毯,只亮着一处壁灯,显得有些昏暗。

她走到沙发边,刚想把裙子放下,就大吃一惊。

沙发上倒着一个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凌乱不堪,脚拖在地上,脸陷在阴影处,看不清眉目。

那人发出急促的喘息,一股浓重刺鼻的酒味传来。

林芊雨一怔,想着是不是喝醉的客人,怎么跑到了这个地方休息?这可是安冉的化妆室啊,万一一会儿她需要换衣服怎么办?她迟疑了一下,过去拍拍男人的肩膀道,“先生?先生?”

那人没动,只是胸口起伏的更加剧烈,她正犹豫要不要叫个服务员过来,就见那人蓦地转过脸来,一绺发丝散乱的搭在他的额前,愈发显得那张脸俊美到极点。

刀刻般的下颚线条,修眉俊目,长长的眼睫紧紧闭着,连清醒时的一丝凌厉也尽数敛去。

林芊雨吓了一跳,这不是白天见到的那个安冉的未婚夫吗?他怎么跑这里来了?他的状况明显不太对,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在强自忍耐着什么,满脸红晕,呼吸急促到极点。

他身上满是刺鼻的酒味,一身西装凌乱不堪,早没了先前那优雅的风度,胸口白衬衣领口被扯开,露出小麦色结实的胸膛。

林芊雨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这人明显喝多了,而且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下,上前小声道,“于先生?于先生?”

那人慢慢睁开眼睛,泛着红丝的眸底渐渐现出她的面容,林芊雨一喜,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服务生过来。”

她刚想站起来去把安冉叫过来,哪知下一瞬,一只滚热火烫的手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狠狠一拉。

林芊雨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跌在了他身上,接着男人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她惊赅间整个人都懵了,几乎在一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林芊雨永远忘不了那让她如坠地狱深渊的那一瞬,那一天过后,她所有的一切坍然倒塌。

一群人站在门口,惊讶愕然的望过来,其后,是一身华服的白安冉惊愕而不可置信的脸。

她在那一瞬如坠冰窟,浑身的血液在瞬间冻住,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无法反应。

耳边不知是谁尖声叫了起来,“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周围混乱了起来,不少人冲进来,冲她指指点点,白色的闪光灯亮起,居然有谁在拍照。

周围乱成一片,她却呆呆怔怔的,整个人如被抽了灵魂般,只能呆呆看着白安冉的脸。

直到看到她眼中渐渐溢满泪水,然后冲过来,冲她狠狠挥下一巴掌。

这不是她今生第一次挨打,却无疑是最痛的一次。

她整个人都被抽晕了,可除了眼泪疯狂的往下涌,她已经麻木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她只觉得自己已经死掉了,被安冉满是恨意的眼神凌迟,却无法解释。

该说什么呢?她也是受害者吗?她甚至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可是现在她满心慌乱,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安冉死死的瞪着她,说了这辈子最不附合她身份的一句话,她骂道,“贱人!”然后转身哭着跑掉。

白安冉的声音似乎让身上的男人遽醒,他转动着眼睛看了下周围,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却是目光茫然。

直到他看到了旁边的林芊雨,浑身赤裸的女孩子身上布满青紫淤痕,哭喘在地。

他目光渐渐惊愕,不可置信和震惊愤怒相交织,最后定格在她手中随手扯过来遮蔽身体的那条月白色礼服裙上,目光嗖然一寒。

林芊雨透过迷朦的泪光,正对上他的目光,心下突然一颤。

那是怎样的眸光啊,森寒冰冷,带着一股阴冷的怒意,连英俊的面庞都狰狞扭曲起来。

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从后边挤过来,捂着红唇惊讶道:“弟弟,你怎么….”

于沐森双眼赤红,随手拉了件外套披上,一把推开她,烦燥的道:“滚开!”

然后直接向着白安冉跑掉的方向追了过去,看都没有看地上的林芊雨一眼。

林芊雨还没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房间中已只剩下了她一个,白安冉的朋友们一冲而上,拽她头发撕打着她辱骂。

她痛得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还好那个华贵的女人止住了混乱,不知怎么把人们拦了出去,还扔了件衣服在她身上。

门关了起来,房间中陷入一片寂静,她浑浑噩噩披上衣服,也不知道怎么回了家。

这件事却以最快的速度传播了出去。

她瞬间成了人们口中的小三,贱人,说她在好友的订婚宴上公然勾引对方的男友。

她从最初的惶惶不安到最后近乎麻木,短短几天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狂风暴雨。

可她始终记得这件事受到伤害最深的应该是白安冉,心里隐隐的歉疚让她鼓足了勇气去找她,希望能向她解释清楚。

可她连安冉的面都没有见到,白家并不欢迎她,将她拦在门外,一个月后白安冉就出了国。

于白两家的婚约取消了,在a市引起了轰动,却很快被于家压下,而她也没有想到很快又再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那天在她租住的楼下,停着一辆与周围平民小区环境格格不入的黑色劳斯莱斯,她看到了那人的侧脸。

头发一丝不苟,依旧是一身黑衣,俊美,优雅。与那天的狂乱判若两人,她几乎不能把眼前的人与哪晚疯狂索取的人联系在一起。

直到对上了那双阴郁并充满厌恶的眼睛。

他甚至没有下车,隔着车窗冷冷的打量她。

她觉得那冰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再次把她剥光,心底涌起从未有过的难堪。

“看不出来林小姐倒是好手段,这样处心积虑的把自己送上好朋友男人的床….”

他唇角弯起,眼中带着一丝嘲讽,脸上却带着一层沉沉阴翳。

林芊雨心口一滞,脸色瞬间苍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处心积虑将自己送上床?

 

4
 

“你就是林芊雨?”他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一点温度。

“是!”她不安的绞着双手,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轻轻颤抖。

除了那样的一夜,她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尤其是对着他凌厉的眉目,给了她很大的压力。

“看不出来林小姐倒是好手段,这样处心积虑的把自己送上好朋友男人的床….”

他唇角弯起,眼中带着一丝嘲讽,脸上却带着一层沉沉阴翳。

林芊雨心口一滞,脸色瞬间苍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处心积虑将自己送上床?然而他明显不想多说。

伸手从皮夹中掏出一叠粉红色的钞票,淡淡道,“林小姐是第一次吧,那天服务很好,我很舒服,谢谢你这么煞费苦心!”

他的声音淡淡的,她却能听得出他说到“煞费苦心”四个字时的咬牙切齿。

她心底一惊,还不等说什么,他一扬手,将那叠钞票就向她甩了过来,他挑着眉问道,“怎么样,够吗?就当是买你的初-夜费了!”

红红的钞票扔了她兜头一脸,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

林芊雨紧紧咬着唇,浑身的热血上涌,极度的屈辱让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他在说什么?舒服?初-夜权?他把她当成了什么?她很想把那些钱捡起来扔到他的脸上,可那男人已自顾自发动车子离去,与那天一样,他眼角都没有在向她扫一眼,就像她与路上的垃圾没有分别。

林芊雨气的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热血一阵一阵上涌,让她脑中一阵阵眩晕。

她颓然倒在地上,整个人像被抽去了力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好不好,可他为什么那样说?难道他以为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吗?她死死咬着嘴唇,腥涩的滋味在口中蔓延。

而很快,她就听说了那件事的起因,据说于家公子居然在订婚宴上被人下了药,而她拿着的礼服上有白安冉的香水味道,让他误以为是自己的未婚妻,才发生了关系。

林芊雨无比震惊,她自然就成了那些人口中“别有用心,无耻”的人,下药勾引好朋友的未婚夫,妄想一夜攀附豪门的贱人……她整个人陷入了混乱,却隐隐记起那晚于沐森的状态似乎真的不太对,他身上烫的厉害,甚至….甚至在他最冲动的时候,在她耳边依稀的叫着,“小冉……”

事实的真相让她崩溃,却不知道该去向谁解释,男人的力气那么大,她怎么挣扎得开?那晚是她的噩梦,她当时整个人都快吓昏了,意识被席卷一空,哪里还注意得到他是不是异常?她甚至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让她上去送衣服的女孩子。

她曾跑到于氏公司等候,想要解释清楚,可她连于沐森的面都见不到,更是受尽了人们的嘲讽嘲笑。

林芊雨紧紧攥着手指,用力到指节发白,那件事虽已过去三年多,但现在想起来,依然让她心里颤抖,像深深扎进了一根刺,痛到无法忍受。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那件事白安冉受到的伤害最大,可谁又在意过她呢?脑海里涌出从小将她带大的阿婆慈祥的脸,阿婆从小就殷殷叮嘱她,“囡囡啊,女孩子的身子是最宝贵的,除了将来你中意的人,千万不要轻待自己,女人的名节最重要……”

阿婆是旧时代的女人,从小给她灌输这样的事,没有人知道从小在山村里长大的她,骨子里有多保守。

即使是后来上高中上大学,别的女孩子都在谈恋爱,只有她连句话都不怎么和男生说,甚至都没有和男生拉过手。

而就在那个夜晚,她被肆意掠夺去了一切,谁又知道她心底是怎样天塌般的惶然。

那天她将那笔钱一点点撕碎,从此一颗心也千疮百孔。

白安冉出国了,她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好不容易毕了业,她逃离了a市,进入这家公司,却没想到再一次遇见了他。

这天夜里她睡得极不安稳,翻来覆去的做着噩梦,直到天光大亮。

第二天,总监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秃头男人再没有了昨天的和颜悦色,阴沉着一张脸。

“林芊雨,昨天的事老总很不高兴,正逢LE董事过来洽谈,你却让公司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林芊雨咬紧唇,明知道他是为昨天的事找茬,却没一点办法。

她垂着头,默不做声,任秃头总监夹枪带棒的训了半个多小时,末了,他扔了份文件过来道,“这是销售部最新的一个case,已经洽谈得差不多了,你去跟对方负责人接触一下,结一下尾。”

林芊雨霍然抬头,无法掩饰脸上的惊讶,她来公司刚三个多月,只是个刚脱离试用期的新人,怎么可能单独让她负责case?总监觑着她的脸色,冷笑一声道,“怎么,做不到?做不到就滚!公司养着不是让你来吃闲饭的!”

林芊雨咬紧唇,脸色一阵阵难堪。

总监明摆着是为昨晚的事报复,可她又怎么可能让他顺了意,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气,道,“好。”

她伸手拿起文件,转身出门,态度干脆利落,倒是让总监一愣,他还想看看她怎么求他呢!

看着那抹窈条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总监脸上闪过一抹阴冷,这个女孩实在太不识好歹了,他倒要看看她这样没背景没靠山的新人能在公司混多久!

当她被扫地出门的时候,她还不是得回来求他?想到那张姣好漂亮的脸蛋,他心里又有些蠢蠢欲动。

林芊雨回到自己的座位,把文件细细看了一遍,心里已经有了底。

那是关于城西的一块地皮开发,前面的条款基本已经谈妥,却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签约。

她以前接触过这方面的case,倒还不算陌生,没有签约无非是对方的条件还没谈拢罢了,她准备先联系一下对方的负责人探探口风。

正准备打电话,一个男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道,“芊雨,我帮你倒了杯咖啡……”

话音未落就看到了她手中的文件,他脸色当即一变,“芊雨,这份文件怎么会在你这里?”

林芊雨听到这个声音,心里就一咯噔,迅速合起文件,寒着脸站起来,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男人愣了一下,眼中现出一丝沮丧,身后有同事上来拍着他的肩膀取笑道,“孟泽言,怎么,还没死心哪?”

孟泽言苦笑道,“哪有,我只是……”

他捧着咖啡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想起林芊雨手中的那份文件,纳闷道,“宏远地产的那个case不是销售部的曹芳在负责吗?怎么换人了?”

“宏远地产?”同事愣了一下,笑道,“你是哪年的老黄历了?曹芳早就请假了,就是因为这件事…….”

他凑到孟泽言耳边,压低声音道,“谁不知道宏远地产的那个黄经理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鬼,只要是个女人,就要方设法占便宜,听说曹芳就是因为不答应和他睡,这case才拖了下来……”

 
上一篇: 四十岁以后,不要自作多情
下一篇: 人与人,聚散是缘,生情有因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