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名人故事 > 正文

开学第一课之红军老人胡正先

来源:未知 编辑:木兮 时间:2017-06-18

  又是一年开学季。从2008年至今,由教育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推出的品牌节目《开学第一课》已经陪伴全国中小学生走过了8年,今年仍将在9月1日央视一套晚八点黄金时段与全国中小学生如约相见。在今年,有一位特殊的老人,他就是老红军胡正先,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开学第一课之红军老人胡正先,仅供参考借鉴,希望可以帮助到大家。

开学第一课之红军老人胡正先

  总参三部原副部长胡正先的家,位于北京西山脚一处普通的平房小院。

  公元1936年10月,当中央红军长征结束,另一支两万多人的队伍却仍在征途,这就是以红四方面军为主力组成的西路军。其时的胡正先,还是这支队伍中一个青春勃发的小战士。

  “当年苏联答应援助我们一批武器,交接点在新疆,任务交给了离得最近的西路军。”作为幸存的西路军老战士,忆及当年,胡老仍不免有些激动。令西路军将士措手不及的是,其时的河西走廊,天寒地冻,粮草断绝,偏偏又与西北“马家军”(也称“二马”,指军阀马步芳、马步青的骑兵部队)狭路相逢。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后援无望的西路军将士百余次与敌激战,千余里长途奔袭,最终仅400余人抵达目的地。

  “这一仗,西路军两万多将士连同番号,从此掩埋进了大西北的漫漫黄沙。”

  西安事变 中央急令西路军东返

  当年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党中央急令红四方面军五军、九军、三十军计2万余人西渡黄河,抢占宁夏,从外蒙古与苏联取得联系,以便获取苏联方面的战略物资。当时,这支部队还不叫西路军。

  红军总部通讯学校的学员胡正先,跟着陈昌浩、徐向前等总部领导坐橡皮船过了黄河。次日,中央决定暂停宁夏战役计划,命令部队西进,前往新疆接收援助物资。没想到一过黄河,就与西北军阀马步青的一个师“碰了头”,当时红军将“马”围在一个土围子里,为免事端,向他们申明只是借路,不图消灭,随后就把他们放了。至凉州(今武威)城,又用同样的方法与敌谈判,也获准通行。胡正先至今记得,对方凉州城城墙上“送行”的火把映红了天。

  过凉州城后,为全局计,中央改令过河部队就地组织西路军,留在永昌和凉州之间开辟新根据地。西路军的留下,令马步青深感威胁。此后40余天双方磨擦不断,青海的马步芳闻讯,也调集部队一起围攻西路军。西路军损失超过6000人。

  不久,“西安事变”爆发,国民党大兵压境,对陕北中央根据地形成威胁,中央电令西路军东返,以牵制敌军。此时河西走廊已是寒冬,缺衣少食的西路军人困马乏,伤病又多,部队行动极为不便,西进或有生路,东返已是绝途。然而中央之决定,西路军只能执行。就在部队集结欲返时,中央再次来电,言西安事变已和平解决,西路军仍旧执行向西打通联系苏联通道的任务。

  “马家军”悉数杀害受伤将士

  甘肃的村庄有群居共守之习,大到几十户人家,小到几户人家围在一起,周围垒上高高的护城墙。倪家营子是甘肃到新疆公路边一处大沙洲,由40余屯子组成,四周皆为沙漠。当时九军、三十军和总部都暂住此地。西路军留下开辟根据地不久,双方爆发高台战役。

  高台一战,3000多将士阵亡,其中包括军长和政委,杀红了眼的敌人把沙洲部队团团围住。此地红军虽有万余人,但因为缺吃少穿,最重要的是缺乏枪枝弹药,部队基本上没有战斗力,将士们只能捡起石头和敌人对抗,甚至光着膀子提大刀往上冲。敌人十分狡猾,他们晚上来,将碉堡扒拉一个洞再往里钻。守碉堡的战士就站两边,进来一个杀一个,这样连续杀了七八十个敌人,始终没让一个敌人进来。最后敌人紧急调来火炮,部队才被迫撤退。就在部队弹尽粮绝之际,传来消息说中央组织的援西军已赶到了黄河渡口,但西路军日盼夜盼,最终也没能盼到。总部只得下令撤离,匆匆往条件更加恶劣的祁连山而去。

  撤离当晚,“马家军”穷追猛打,战斗异常激烈,伤病员躺得满地都是。当时已是零下30摄氏度的天气,后勤服务人员及卫生员只得将麦草秸秆环绕在伤病员身边烧火取暖。部队转战时无法带上这些受伤将士,只得把他们留在原地,并写下书信请“马家军”善待。后来,“马家军”将这些受伤将士悉数杀害。

  西路军在祁连山里走了近50天,缺衣少食,风雨冰雹更是随时可遇,敌人吃饱穿暖后穷追不舍。好不容易突围出来的3000余人,抵达新疆时只剩下400余人。

  多年以来,关于西路军的历史命运众说纷纭,有人说西路军按原计划到新疆得到苏联的援助,日本会早早地被赶走,内战也会提前结束;甚至有人说中央有意削弱西路军。胡正先说,“这些都是不了解客观历史的说法。为什么要到新疆?三军在会宁会合,中央首先考虑必须要有个根据地,联合友军抗日。第二,三个方面军都集中到陕北,陕北很小,没有人员补充,没有装备,加上蒋介石又调来几十万大军围攻,东面是日本人,西面是马家军,情况很是危险。所以我们才在路上走走停停,忽东忽西,这是中央根据时局发展决定的。西路军是失败了,但它让东路的彭德怀部队得到了发展,还牵制了几十万的国民党军队,减轻了陕北红军压力。中央是站在一个统领全局的高度,看问题自然更深远些。”

  永远跟着这支部队走

  西路军剩下的400多人后来被陈云、滕代远接到迪化(今乌鲁木齐),编入新疆军阀盛世才的新兵营,学习飞行、装甲车、坦克、通信等技术,胡正先被分在干部队六班学通信。后由于延安缺少电台工作人员,他于1938年4月回到延安,在中央军委三局工作(后称总参三部)。

  抗战时胡正先时刻都处于战争状态,每天接触的都是前方第一手情报。日本投降后他到东北四野司令部工作,随部队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我在西路军时是张国焘的‘残余’,在四野又为林彪直接提供‘情报’。”胡正先毫不忌讳自己的这两个“坏名声”,他说,“张国焘犯过不少错误,但客观讲,西路军的失败,错不全在他。至于林彪,当年他还是革命的。”

  胡正先由此谈到了辽沈战役时的一件往事。“辽沈战役动员会之前,许多人心想那么大战役,这个会还不知开多久,带着干粮到了会场。没想到,林彪两个小时就把问题讲完了,一句废话没有。打锦州时,毛泽东几封电报催林彪下命令,林彪一直犹豫不决。当时我是办公室副主任,和主任、局长去汇报情况。我汇报一个多钟头,林彪坐在藤椅上跷着二郎腿,一句话也没说。听完汇报,他站起来一挥手,掷地有声说了一个字:‘打!’说完就走了。”

  从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到林彪的第四野战军,胡正先跟的都是有“问题”的“总指挥”。但他说,从12岁那年跟随红军的第一天起,就已打定主意,要永远跟着这支部队走,无论遇到多大的危险与困境,都只抱一个信念:不掉队,不被俘,不叛变,不投降。

  为了凭吊昔日的战友,胡正先在近80岁高龄时又回到了当年西路军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这一次,他是带着全家从新疆往回走的,不想竟然看到有些战死将士的尸体仍在那儿,有的还保持着战斗的姿态。

  不过,许多当地政府和老百姓还是自发地建立了纪念馆,竖起了纪念碑。而那些流落乡间的西路军将士的名字也被逐一挖掘,刻在碑上。即使是这些人,如今大多也已不在人世。

上一篇:不一样的青春故事不一样的郑爽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