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好文章 > 正文

【品读】愿他来生不辜负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7-04-14

 

  她到他家的时候,刚刚9岁,瘦弱单薄,却勤快伶俐。

 

  她出生不久,父母相继过世,她跟了舅舅生活。舅舅家里人口众多,在那个年代,亦是生活拮据。9岁上,她被舅舅送到他家,以收养的名义。

 

  说是收养,其实暗下,舅舅已经应允人家,等她长大了,给那户人家的独生儿子做妻子。

 

  当时他12岁,是个不经事的少年。他的家境还算殷实,父亲在县城做盐官。

 

  但她的生活并未因此好转。

 

  他的母亲是个厉害角色,从她过去以后,便把所有家务事都压在了她身上。她依旧吃不饱、穿不暖,单薄的身体承担着超重的负荷,还常常被责骂。

 

  他还小,在读私塾。

 

  慢慢地,他的家境随着时局动荡急剧衰败,他的父亲因一场疾病撒手人寰后,生活日渐艰难。他的身份,也不再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可是他没有吃过苦,什么也做不了,倒是比他小3岁的她,照顾着他的生活。

 

  凄风苦雨,她还是一天天成长起来。

 

 

  他19岁、她16岁的那年秋天,他的母亲为他们圆了房。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7年,他们还不曾牵过手,但一夜间,变成了夫妻。如水长发,在那个秋天的夜晚开始,被她轻轻挽了起来。

 

  是的,她爱他,从她来到他家的那一天,看到他穿着长衫读书的样子时,就爱上了他。尽管在她最艰苦的年月里,他从来不懂得去爱护她,可是她的爱,还是蓬勃生长起来。

 

  因为有过相互陪伴的漫长时光,因为他们都还年轻,对彼此青春的身心充满好奇;更因为,她对他沉默而炙热的爱情……

 

  于是在年久的、有着高大合欢树的院落里,在灯火朦胧的石头小屋里,他们度过了一段甜蜜时光。

 

  她的面容渐渐饱满起来。即使在冰冷的水里清洗衣衫,她的唇角,也会忽然偷偷翘起微笑。他看她的眼神,也在那个夜晚之后忽然温柔起来。他日渐年迈的母亲,也不再锋利苛责、动辄发脾气,言行慢慢缓和起来。

 

  然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

 

  时局日加不稳,从未读过书的她,某天却毅然把年轻的他送去参加了解放军。这个从未走出过小村的农家女子,心里却分得清大是大非。她亲手给他佩带了红花,看着他离开了家。

 

 

  他一走,若干年无音信。那些等待的光阴里,白天,她拼命干活,照顾年迈的婆婆和年幼的女儿;晚上,便在灯下为他绣鞋垫。

 

  那鞋垫,双双不重样——龙风呈祥、鸳鸯戏水、牡丹争艳……一针一线,都是相思,都是牵盼。针扎在指上,血落下来,她的心,就猛地一抽,想,也许他回不来了……

 

  但他回来了,在解放几年后,他戴着神气的肩章回到了家中。而同时也带回了一个消息。他在外的年月,认识了一个读过书、受过新思想教育的城里女子,他们相爱了。

 

  他说了“爱”这个字。她9岁就生活在他身边,跟他做了5年的夫妻,整整12年的光阴,这个字,他从未对她说过。

 

  她一直没有说话。这个外表柔弱单薄,内心坚韧丰盛的女子的感情,在做了他的妻子那天就如她绣下的牡丹那般如火如荼。只是那热烈,他还没有用心感受到,就冷冷将它熄灭了。

 

 

  屋里的灯火也终于熄灭,天亮时,她最后一次叫了他的名字,说:走,咱们去办手续,离婚。她又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想先住在家里。

 

  他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他说:是我对不起你。这个家,还是你的,你可以一直住着。如意,我带她去城里读书。

 

  如意,是他们的女儿。

 

  她用袖口轻轻擦去他的眼泪,说:你是男人,不兴为这样的事掉泪。如意,她想跟你走你就带走,她不肯,就留在我这里。娘,我会照顾好,你放心。

 

  那年,她不过33岁,依旧有着年轻秀丽的面容。

 

  他们的女儿,选择了留在她身边。

 

  这件事,他已年迈的母亲并不知情——他不想老人知道,她答应了替他隐瞒。从此,她陪着一老一少,过着3个女人的日子。

 

 

  住在城里的他,偶尔也会回来看看。人前,他们还是夫妻的样子;只是夜晚,原本拥挤的小屋里,搭了一张简易的小床。

 

  曾经缠绵恩爱的洞房里灯火依旧,他们却已相对无言。她更加沉默了,什么都不问,亦不说,不令他有丝毫尴尬和为难。

 

  当兵以后,他染上了抽烟的习惯,她不喜欢那烟的味道,呛。可他回来的夜晚,不管抽得多凶,她也不埋怨。只是在他走的时候小声说一句:在外头,少抽烟,伤身体。

 

  这样的日子,一过经年。

 

  他们的女儿18岁的时候,读完师范,在离家不远的小镇上,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就在女儿工作后不久,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去医院检查,已是肺癌晚期。而那时,他身边那个受过新思想新教育的女人,已经跟着一个画家去了国外。

 

 

  她把家里的事托付给一个亲戚,步行了60里路,到县城坐上车,去了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整整3个月。3个月后,他干干净净地走了。弥留之际,他拉着她的手,说希望她百年后,能与他合坟,他要用来生偿还她的情。

 

  她没有回答,只告诉他,会好好照顾他的母亲直至天年。

 

  他安详地离去。办完后事,她告诉了女儿他的遗愿。她要女儿记住:他的请求,她不答应。

 

  她是伤透了心吧,是恨吧,恨得深痛,才连他的遗愿都不满足。而这种恨,也出卖了她这些年不肯随着他的抛弃而熄灭的爱情。她爱他,因为爱,才把所有的年华淹没在那个破败的院落中。因为爱,才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他的亲人,耗尽了自己的一生。

 

  这样的爱,她始终没有说出口,藏在心里,藏了大半个世纪。

 

  1990年,他的母亲离开了人世,在她的照顾下,无病无灾地度过了96年的光阴。他的母亲离开10年后,20世纪末的那个冬天,80多岁高龄的她在一天晚上心脏病突发……走的时候,还有18天,新世纪的钟声就要敲响。

 

  那天晚上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天空有种苍白的温煦。

 

  她临终前,一直不说话,只是看着赶来守在身边的女儿,用虚弱的平静的目光。那目光里,隐隐有所期待。

 

  电光火石间,女儿似乎明白了什么,握着她的手轻声问:妈,您和爸,还是合葬吧?

 

  她看着女儿,似乎看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然后,虚弱而清晰地说:合葬……

 

  她的眼睛慢慢合上,两颗泪,从眼角滚下。

 

  曾经,因为恨,她不肯原谅他。但是在生命最后的瞬间,她却放弃了半生的坚持,向自己压抑在心底的爱,投降了。她承认她没有爱够,决定把来生依然交付给那个负他的男人。

 

 

  每年的清明,我——她的女儿的女儿,都会陪着母亲一起去祭拜她。每次,我都会在心里对那个从不曾见过的男人说,来生,希望你不再负她。

上一篇: 事在人为,情靠人建。
下一篇: 【阅出色】套路我都有,但不舍得对你用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