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好文章 > 正文

男人问你:“我厉害吗?”你一定得要这样回答....

来源:快读网 编辑:乐乐妹儿 时间:2017-03-21

秦思柔到达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她身上还是三年前的那套衣服。

白T恤,牛仔裤,干净而纯粹。

三年了,她终于回来了,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输密码的时候,手都有点颤抖。

或许是心电感应,还没等她输完密码,房门却突然“咔嚓”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一只胳膊猛地伸了出来,直接将她拽了进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把她压在了门板上。

房间里没有开灯,秦思柔看不太清面前的人。

但是却能够感受到他高大伟岸的身子正紧贴在她身上,那滚烫的温度几乎是要把她灼伤。

下一刻,炙热的吻便覆了上来,秦思柔这会还没反应过来,本能的避开了。

对于她的抗拒,男人似乎是有些恼怒,一口咬上了她的脖子。

嘶,那刺痛让秦思柔眉头一蹙,倒吸了口凉气,伸出手就想要推开他。

不过压在她身上的人却纹丝不动,大手直接扣住了她的腰。

炙热的唇更是顺着她白皙的脖子一路往上,最后倏地含住了她娇小可爱的耳垂。

秦思柔只感觉有一阵电流从耳朵袭上来,随后滑过全身,惹得她身子不由的紧绷起来。

男人似乎爱极了她这个反应,越发卖力起来,强健的身子更是紧贴在她身上,两人之间已经不留一丝缝隙,甚至还伸出舌头描绘着她耳垂的轮廓。

唔唔,秦思柔的声音在一瞬间变了,耳垂是她的敏感点,这人这么对待,只觉得心底深处涌上一抹难以眼压的渴望。

既害怕,又刺激。

想要推开,是又希望得到更多。

到这个时候她已经能够准确分辨出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是谁了。

乔少羽,她三年未见的老公。

她为了给他一个惊喜,特意没有告诉他她今天回来,没想到他还是知道了。

想到这里,秦思柔只觉得心里涌上了一丝暖意,他应该也时刻等着她回来吧。

可这过于刺激的拥吻还是让她有点承受不住,他们虽然三年前就已经是夫妻了,可因为很多事情,始终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再加上她现在才回来,话都没跟他说上一句,就这么直接滚上床有点不太好。

要知道,作为女人,对于第一次总是满含期待的。

秦思柔按压住心底翻涌的情绪,张张嘴想要让他停下来,可身上的男人却先一步开口了。

“宝贝,你总算是回来了,不知道憋太久会伤身吗?它要是憋出问题了,以后拿什么来满足你这个小妖精?”男人的话轻佻无比,更是直接抓着她的手摁向了自己滚烫的部位。

秦思柔的身子猛地一僵,半天没回过神,眼底更是染上了一丝诧异。

这声音她是熟悉的,可这语气她却很陌生。

乔少羽在她面前向来儒雅温柔,从来不会说这么露骨的话,也不从不会喊她宝贝。

这么一想,秦思柔只觉得浑身一片冰凉。

而压在她身上的人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压错了人。

“宝贝,你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等不及我来疼你了?放心,我马上就会满足你的。”说话间,秦思柔就已经听到皮带被解开的声音。

秦思柔正准备出声,下一刻,屋外却突然传来一道门铃声。

紧接着便是一道柔媚的女声:“乔少,你在吗?为什么门推不开啊?”

这话一传进来,乔少羽的动作瞬间僵住了。

就在他愣神间,身子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啪嗒”一声,房间顿时灯火通明。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乔少羽有些不适应,只眯了眯眼,隐约注意到面前站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可当他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时,幽深的眼底瞬间滑过一丝诧异。

“思??思柔?你??怎么会在这里?”由于太惊讶,乔少羽连话都说不太连贯。

秦思柔很努力才稳住自己的情绪,前一刻脸上的情动已经悉数散去,只剩下一丝冷笑:“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在哪里呢?”

“思柔,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乔少羽这会已经完全回过神了,立马开口解释。

“好,我听你解释。”秦思柔稳住情绪,垂眸扫了一眼他已经褪到一半的裤子,开口,“不过在此之前,请你先穿好你的裤子。”

乔少羽的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只是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面子了,快速的穿好裤子。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本应该在监狱服刑的秦思柔,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公寓里。

秦思柔的视线一直都落在乔少羽身上,三年未见,他身上的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成熟稳重,五官也深刻了些,这样的他要比三年前更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一直等在屋外的女人却没了耐心,一个用力,直接推开了房门。

“乔少??”她原本打算直接扑进乔少羽的怀里,却意外的看到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眼底随即滑过一丝异色。

上下打量了一下秦思柔,语气不由变得暧昧起来:“乔少,她是谁啊?你该不会是想要三个人一起玩吧?”

她不过就是出去买了一盒杜蕾斯,转眼就多了一个女人。

秦思柔扫了一眼那女人,一袭紧身的红色长裙,胸前胸器呼之欲出,她还不知道乔少羽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

“三个人一起玩?乔少羽,三年不见,你的兴趣爱好倒是变了不少啊。”秦思柔浅笑着开口。

乔少羽只抬眸瞪了一眼那看不懂眼色的女人。

“你是谁啊?居然敢这么和乔少说话?懂不懂规矩?”见秦思柔直呼乔少羽的名字,那女人立马出声吼道。

“呵呵,我是谁?乔少羽,你告诉她,我是谁?”秦思柔冷笑一声,一瞬不瞬的看着脸色难堪的男人。

“你先出去。”乔少羽有些头疼,只烦躁的扫了一眼那红衣女人。

“乔少,我??”

“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乔少羽的声音瞬间重了些。

见乔少羽真的发火了,那女人也不敢多逗留,只多看了几眼秦思柔,随即转身离开。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下来脚步,从包里掏出一盒东西递到乔少羽面前:“乔少,这个就当做是我免费送给你们的。”

??

呵呵,秦思柔扫了一眼那盒子,杜蕾斯,还当真是好得很。

“祝你们??玩的尽兴。”女人笑的大方,冲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

“思柔,我??”那女人一走,乔少羽拉住秦思柔的手想要解释。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一把被秦思柔挥开。

“乔少羽,你刚才是把我当做那个女人了,对不对?”秦思柔语气里染上了一丝愤怒。

“思柔,你先听我解释。”乔少羽再次上前。

“你不要碰我!脏!”秦思柔眼底带上了一丝嫌弃。

只要一想起他对其她的女人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她就只觉得犯恶心。

脏?

听到她的形容词,乔少羽眉头一蹙,眼底已经染上了一丝不悦。

“我怎么就脏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你走了三年,我也需要发泄的。”随即沉声。

呵呵,发泄?

秦思柔现在当真是要被他气笑了:“乔少羽,你不仅让我觉得恶心,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说完,秦思柔便一把推开他,转身就要离开。

她为什么会离开这这三年,他不知道吗?

“你要去哪里?”乔少羽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

“我去哪里不用你管。”

“你是我妻子,不用我管,你要谁管?”

妻子?秦思柔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在这种情况听他说出这种话,还当真是让人作恶。

秦思柔低头,直接一口咬上了乔少羽的手。

似乎是为了发泄心里的怨愤一样,她完全没有控制力道,不过片刻,口腔里便隐约尝到了一丝血腥味。

嘶,乔少羽倒吸了口凉气,本能的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的秦思柔,逮住机会,飞快的冲了出去。

“秦思柔!”乔少羽顾不上处理手上的伤口,快步追上去,却终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关上。

从公寓里跑出来,秦思柔心神大乱,只想着赶紧离开,一头冲进了车流里。

“咯吱”一声,轮胎急促的摩擦过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一辆黑色的卡宴稳稳停在了秦思柔的面前,人和车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

要是司机反应再慢点,她这会应该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你不要命了啊?”司机反应了好一会,才打开窗户,探出头,冲秦思柔吼道。

外面下着细雨,秦思柔的发丝全都被打湿了,紧贴在脸上,看上去狼狈的很。

她被吓的不轻,可心底还因为乔少羽的事情难受着,只红着眸子看了一眼那司机,当即吼了回去:“知道你还刹车!”

??

司机有一瞬间的懵逼,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比他还凶。

“怎么回事?”后座传来一道低沉清冽的声线,带着一股浓浓的不悦。

司机的脸色随即变了,他家老板这会刚从老宅回来,心情糟着呢,可千万别撞枪口上。

“有个女人突然冲上来,估计是想要讹钱,我这就去打发她。”司机恭敬的回道,立马开门下车。

走到秦思柔面前,从自个腰包里掏出几张红票塞到秦思柔的怀里,不耐烦地开口:“拿了钱赶紧走。”

后座上的男人微微抬眸,扫了一眼车外面的秦思柔,不仅邋遢还能为钱不择手段,这就是女人的本Xing,那双深邃的黑眸滑过一抹明显的厌恶。

宫辰珏整个身子几乎都隐匿在暗处,只隐约能看到他那弧线优美的下巴。

秦思柔被司机推到了一侧,正准备开口,却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车子的后座,恰好对上一道冷如冰霜的视线,那已经到嘴边的话有就那么硬生生顿住了。

司机见她没说话,也不和她纠缠,转身上了车。

车子利落的从秦思柔身边开车,她也没在意,只当这是个小插曲,拽着那几张红票子摇摇晃晃的离开。

她没有地方可以去,她对三年后的世界一无所知,她唯一可以依赖的对象只有乔少羽。

可是??

一想起他刚才的话,一想起这这三年里,他曾带无数女人回去发泄过,她就觉得恶心。

秦思柔顺着街边一直朝前走,双脚已经有点麻木,顿足,抬头只看到一个彩光闪烁的招牌,想也没想,扭头走了进去。

“给我最烈的酒。”秦思柔坐在吧台,把刚才司机塞给她的钱全都推到了酒保的面前。

“好的,小姐。”酒保礼貌的应道,丝毫没有因为秦思柔狼狈的样子而有所怠慢。

这里是凉城最大的酒吧,来这里的人一种是为了寻求刺激,另外一种就像秦思柔一样,纯粹为了买醉。

不过只要有钱就是客人,这是他们会所的最高标准。

秦思柔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刚才在路上被雨水打湿了,现在只紧紧贴在身上,将她那姣好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

再加上她一副失意的模样,已经有不少男人蠢蠢欲动。

秦思柔却丝毫都没有注意,只闷头喝酒。

她其实不会喝酒,当那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秦思柔只被呛的双眼通红。

可她却还是一杯接一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稍稍缓解心底的难受。

她和乔少羽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从小就喜欢他,甚至可以不顾她爸爸的反对,执意嫁给他。

甚至可以??

“小姐,一个喝酒有什么意思?让哥哥我陪你一起啊。”一个长相略猥琐的男人直接坐到了秦思柔的身边。

视线更是直勾勾的看向她的胸口,眼底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秦思柔却当做是没看见一样,径自喝酒。

“这么喝下去可是会伤身的,有什么不高兴的跟哥哥说说,哥哥一定给你解决。”男人见秦思柔不开口,便直接伸出手想要揽住她的肩。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上秦思柔肩的时候,她却转身,直接把手上的酒泼在他脸上。

“这酒算我请你。”秦思柔这会醉了,胆子也大了,只抬头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男人被泼了个措手不及,脸色难堪的很。

秦思柔也难得跟他纠缠,只跳下椅子摇摇晃晃的离开。

“你给我站住!”被这么羞辱,男人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上前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秦思柔眉头紧蹙,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两人推搡间,男人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只把秦思柔推了出去。

“嘭”的一声,秦思柔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

被这么一撞,秦思柔只觉得头好像更晕了,本能的抬起手扶着“墙”想要站的更稳些。

晕晕乎乎的秦思柔完全没有意识到突然安静下来的会所,也没有意识到她抓的不是一堵“墙”,而是一个人。

一个神情冷冽的男人。

宫辰珏才从包间里谈完事出来,一出走道就见一个人影朝他扑了过来,而且还是他最厌恶的??女人!

“滚开!”她身上浓烈的酒味只让宫辰珏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声音已经冷如寒冰。

“墙也也会??说话吗?”秦思柔口齿不清的开口,只抬起头想要看一眼这具有特殊功能的墙。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冷峻帅气的脸,那双幽深似海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熠熠生辉。

一时间,秦思柔只觉得头更晕了。

秦思柔摇了摇头,似乎是为了确认一般,竟然抬起手摸向他的脸。

嘶,周遭瞬间响起一阵抽气声。

天啊,居然还有女人敢碰这位爷,当真是胆子肥了。全都一脸怜悯的看着秦思柔,似乎已经看到了她悲惨的下场。

“还站在那里干吗?把人给我拉开!”宫辰珏的忍耐Xing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只扭头冲一侧的人低吼。

“是。”陆三随即上前,想要把秦思柔拉开。

然而此时,宫辰珏那张脸在秦思柔的眼里竟慢慢化成了乔少羽。

迷离的眼底瞬间涌上一丝水光,只紧紧环住了他的腰,满是委屈的开口:“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

陆三看到他家总裁的脸色已经青的能够拧出水了来,只是秦思柔抱的太紧,他压根就拉不开。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些女人有什么好的?什么需要发泄?全***都是鬼话,三年的时间你都忍不了吗?你们男人就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吗!”

秦思柔完全不顾周遭越来越冷的气氛,只哽咽着声音控诉。

宫辰珏鹰眸微沉,这个邋遢的女人不仅像只八爪鱼一样攀在他身上,居然还把他当成了别的男人?

就在他晃神间,却感觉有一只手突然探向了他的下半身,倏地握住了他的要害。

嘶,宫辰珏猛地倒吸了口冷气,幽深的眼底迸发出一道刺骨的寒意。

“你曾经不是说,除了我,看见别的女人都站不起来的吗?都是说来哄我的吗?”秦思柔握着宫辰珏的要害,一字一句的控诉。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给我松开!”宫辰珏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正大光明的碰他那个地方。

“要当真是这样的话,就废了吧,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要。”秦思柔完全没有听进去宫辰珏的话,只自顾自的开口,说着还当真加了力。

“该死的,你想要干什么!”宫辰珏疼的眉头一皱,立马伸手摁住了她的手。

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想要废了他?!

宫辰珏脸色冷沉,只差没当场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两人挨的很近,周遭的人看不到他们之间的互动,只觉得宫辰珏的脸色变得十分复杂。

“总裁,我??”陆三有点为难的看着宫辰珏,这女人身上不知道是不是涂了强力胶,他完全拉不开。

“滚开!”宫辰珏低吼,只是那嗓音听上去有些不对劲。

“是!”陆三后背一凉,随即退到了一边。

他家总裁看上去马上就要爆发了啊!他该不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吧?

毕竟凉城的人都知道,他们总裁有多讨厌女人。

以往每一个企图接近他的女人,不管美丑,不管背景,都会毫不留情被保镖给丢出去。

因为动静太大,引来了酒吧的负责人,当他看到面前的画面时,脸色大变,随即扭头瞪向身后的保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女人从宫总身上拉下来。”

宫辰珏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主啊!

这小爷要是一个不开心,指不定他这酒吧就开不下去了。

然而那群保镖才上前,却突然听到宫辰珏一道冷喝:“滚开!”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就连陆三都有点不懂了。

宫辰珏自然是恨不得能马上把这个该死的女人从他身上弄下去,可偏偏??

偏偏他被她??弄的有反应了!

她的手很小,却也很软,就这么紧贴着他的要害,竟然让他产生了一股奇异的舒适感,身体也就不由的起反应了。

这该死的女人,不会是在手上涂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可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因为他要是让人拉开她,那么他的狼狈就会被暴露在人前,到时候他必定会成为全城的笑话。

宫辰珏眼神微眯,幽深的眼底透着一股危险,只狠狠地盯着还紧缩在他怀里的女人。

很好,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过,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就只有你了啊??只有你了??”然而怀里的人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周遭冷冽的气氛,只哽咽着开口。

身子也更加往宫辰珏的怀里钻了钻,这一刻的她少了刚才的野蛮骄横,多了几分脆弱无助,竟还让人生出些许怜惜来。

宫辰珏垂眸,看着她那微颤的睫毛上悬挂的水珠,脸色又黑又青。下一刻,眸光一敛,低咒一声,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还站在那里干嘛?滚出去拿车。”宫辰珏扭头瞪了眼还没有回过神的陆三。

“是!”陆三随即麻溜的跑了出去。

宫辰珏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秦思柔出了酒吧。

车上,宫辰珏沉着脸抱着秦思柔坐在后座。

原本想要丢下她,哪知道这女人睡着了还不安分,死死拽着他的手。

他一动,她就紧上几分。

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守卫自己最贵重的东西一样。

宫辰珏现在明明气的不行,可是看着她那一脸难受,却还死死抓住他的样子,又狠不下心当真推开她。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让宫辰珏烦躁不已。

“总裁,我们??现在去哪?”陆三迟疑了下,还是试探Xing的问道。

要知道这是总裁今天最后一个行程,结束后自然是要送他回别墅的。

可他也知道,总裁的别墅是禁止任何女人进去的。

她,会是例外吗?

毕竟今天晚上总裁已经为她破过太多例了。

去哪?

宫辰珏眸光闪了闪,怀里还依靠着一个女人滚烫的身子,她身上的热度好像是透过了层层布料,一点点侵入进了他的肌肤,再顺着纹理,直达心底深处。

特别是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此刻还贴在他的胸膛,或许是喝醉的缘故,染了几分粉色,看上去煞是迷人。

她那方Xing感的红唇微张着,呼出的气体正好正好喷在他胸口,莫名的,宫辰珏只觉得心底涌上一阵陌生的悸动。

这个女人,还当真是恬不知耻,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她都能这样紧巴巴的抱上去?

一想到这个,宫辰珏的脸色只更黑了些。

“去酒店!”语气里是满满的厌恶。

“是。”听到这个回答,陆三眼底只滑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是他想多了,总裁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女人。

在这家五星级的酒店里有一间宫辰珏常年开着的套房,此时他正黑着脸抱着秦思柔进屋。

“去给她弄的醒酒的东西过来。”进门之前,宫辰珏冲陆三冷声道。

“是。”

打发走了陆三,宫辰珏进屋,直接将醉的一塌糊涂的秦思柔丢到了床上。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的‘狼狈’,转身进了浴室。

宫辰珏直接开了冷水,当冰凉的液体淋在他滚烫的身体上时,Xing感的薄唇间不由的溢出了一丝喟叹,心底的那股陌生的燥热也随之被冲散了不少,大手慢慢的朝着身下探去??

而躺在外面大床上的秦思柔眉头皱了皱,只觉得喉咙里传来了一阵干涩感。

水,她要水。

迷糊间,秦思柔撑起自己的身子,摇摇晃晃的朝着亮光的方向走去。

宫辰珏正在“自给自足”,却没想到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紧接着,秦思柔就撑着墙壁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宫辰珏冷喝一声,随即拿了块浴巾围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羞啊!

只是秦思柔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只感受到有水花打在自己的脸上,那湿润的感觉,只让她舒服了不少,随即迈着步子朝淋浴走去。

看着不仅没有出去,反而朝着自己走来的秦思柔,宫辰珏的脸色是越发的阴冷了。

这个女人当真以为他不会对她做什么吗?

秦思柔赤着脚,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地面又被打湿了,还没走到宫辰珏面前,脚下一滑,整个人便直接朝着地面扑了过去。

出于身体本能,宫辰珏伸出手接住了她,两人却由于惯Xing双双跌倒在地。

原本系在宫辰珏腰上的浴巾这会完全散开了,而秦思柔正好死不活压在他身上,一只腿还横在他的腿间,只让宫辰珏倒吸了口凉气。

头上不住有水花洒下来,秦思柔身上的衣服全被被打湿了,只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将她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现了出来。

因为醉酒无力,秦思柔把全身的力量就压在了宫辰珏的身上。

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一点缝隙,她胸前的柔软正抵在他的胸膛。

更要命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还扭来扭去。

宫辰珏那双幽深的眼底,此刻只布满了红光。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最好不要后悔!”宫辰珏低咒一声,大手直接伸到了她的脑后,稍稍一用力,便将她的头摁了下来。

瞬间,四唇相接。

才触碰上,宫辰珏便强势的撬开了她的牙关,长驱直入,极尽所能的吸取她的美好。

秦思柔本就觉得渴,这会感觉到有条清凉柔滑的东西,想也没想到,迫切的追了上去,企图靠它来缓解自己要冒烟的喉咙。

她的动作让宫辰珏身子一僵,他没有想到秦思柔会有这么热情的反应,一瞬间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冲。

宫辰珏那控制得住这股汹涌的情潮,一个翻身,直接将秦思柔压在了身下,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强健的大手更是直接贴上了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一路探索着向上,炙热的吻也顺着她的脸颊一点点往下。

“少羽??”

然而,一道细碎的呓语却让宫辰珏眼里的热情瞬间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碰别的女人?”秦思柔紧闭着眸子,喃喃自语,那带着哭腔询问的语气只让她看上去脆弱到不行。

莫名的,宫辰珏心底只涌上一丝疼惜,可回神后,更多的却是不爽。

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已经是第二次把他当成是别人了!

宫辰珏平复了下情绪,随即撑起身子,直接从她身上起来。

他最讨厌别人碰过的东西,尤其是女人!

宫辰珏关掉淋浴,随Xing的披了件浴袍,本想就这么直接走人。可看到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秦思柔,眼底又多了几分异色。

最后只冷着脸,弯腰一把将人抱了起来,沉步出了浴室。

??

陆三带着醒酒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己总裁正盯着床上的人出神。

陆三惊了,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他家总裁居然对一个女人出神了?

“总裁,醒酒茶拿来了。”陆三努力克制好自己的诧异,快步上前。

“喂她喝,醒了以后,马上让她离开。”宫辰珏收回视线,豁然站起身,眼底的烦躁愈盛。

“是。”陆三低头应下。

只是稍稍有点好奇,总裁的脸色似乎比之前更黑了。

难不成他离开后,他们之间还发生了点别的吗?陆三不由瞥了眼床上的女人。

交代完,宫辰珏也没有再出声,回浴室换好衣服便离开了,只是上车后,他去没急着走,反而是点了根烟。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夹着烟的姿势只为他增添了几分Xing感和神秘。

在白色的烟雾下,他俊逸的脸上多了一丝难得的迷离。

他把那个女人重新丢回床上后,原本只想在陆三回来之前看着她不要再到处瞎跑,却没想到居然看出神了,陆三进来都没有察觉。

更重要的是,那还是一个心里想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看来喝醉的,应该是他。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