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女人什么时候最寂寞,居然是这个时间……

好文章】  编辑:乐乐妹儿   时间:2017-03-01
本文已影响

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

 

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快读 www.kuaidu.com.cn)

 

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

 

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六岁的女儿小雪在这座城市生活。

 

每天晚上,陈扬看着苏晴穿着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丝袜回来的时候,陈扬就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这女人,实在是太动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脸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来。

 

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

 

陈扬心里也是算计着时间,他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苏晴,每天洗澡的时间真是准时啊!

 

他快速来到了那碎砖前,抽开了碎石。

 

这大夏天的,出租房里烧热水也麻烦。所以苏晴用的是冷水洗澡,这样便也没有什么雾气。很好的方便了陈扬这色胚子。

 

他马上从小洞里看见苏晴脱光了衣服,就在卫生间里抹了沐浴露。

 

那丰盈的娇躯完美无瑕的在陈杨眼前呈现。陈杨激动到爆,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裤子里面,然后便是……幻想着苏晴在身下,如此自我解决。

 

发泄完毕后,陈扬才满足的将碎砖堵了上去。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极点啊。

 

夜色已深,陈扬躺在床上抽起烟来。

 

别人都是事后一根烟,他想自己这也算是事后一根烟吧。

 

这天晚上,陈扬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又回到了非洲丛林里。

 

那丛林茂密交错,周遭还有硝烟弥漫。

 

“大哥,我错了,你杀了我吧。”老二林南跪在陈扬的面前,痛哭流涕。

 

陈扬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他与林南是过命的交情,生死与共。

 

当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创立了血狼雇佣兵。

 

狼王陈扬之名在整个雇佣世界里都是神一样的传说。

 

可林南因为一夜风流,将重要的信息泄露给了敌人。导致血狼雇佣团死的死,伤的伤。若不是陈扬力挽狂澜,血狼雇佣团便要全军覆没。

 

“你走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血狼的人。”陈扬沉默半晌后,说道。林南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他嘶声说道:“大哥,我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咱们来世再做兄弟!”

 

砰!

 

林南倒在了血泊里,他自杀了。

 

残狼林南的开枪速度,没几个人比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陈扬也来不及阻止。

 

“林南!”陈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双眼发红。想起林南的死,他还是痛苦万分。

 

这时候的陈扬,再不是猥琐偷窥的混蛋,而是受伤的孤狼。

 

他喃喃说道:“林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妹妹,不让她受到任何欺负。”

 

早上七点,陈扬准时起床。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卫生间的时候,正看见苏晴穿着黑色套裙,微微翘着臀在洗脸。

 

那裙子格外的紧绷。

 

陈扬在后面看的眼睛发光,大早上的,姐姐你这么玩,实在是让人把持不住啊!

 

陈扬的脑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苏晴时,那春光美妙的一幕。

 

这么一想,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刚好这时候,苏晴洗脸完毕,转身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不由大窘,如果让苏晴看见自己的小帐篷,那她还能不明白自己的龌龊心思。

 

陈扬灵机一动,迅速弯下身子,捂住腹部,苦着脸道:“不好意思,肚子疼,着急。”

 

苏晴本来还想跟陈扬打招呼呢,见状连忙让了出来,说道:“我刚好完了,你快进去吧。”

 

陈扬关上卫生间的大门之后,这才长松一口气。暗忖,这苏晴可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啊!

 

想自己在国外的时候,也是见识了不少美女的。俄罗斯的妖精,美国的奔放妞,法国的浪漫妞等等。但是这么多美女,都没一个有苏晴这么有味道啊!

 

洗漱完毕后,陈扬整理内务后,就要出门。

 

巧的是,苏晴也带了女儿小雪要出门。

 

小雪长的很漂亮,穿着白色的小裙子,黑色皮鞋,跟个小公主似的。这小丫头,见了陈扬,马上乖巧的喊道:“叔叔早上好。”

 

陈扬顿时大乐,说道:“小雪好。”他说着就上前,一把将小雪抱起,说道:“来,香叔叔一个。”

 

小雪马上涎哒哒的在陈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苏晴在一边看着,也不阻止。她对陈扬还是有些好感的,因为陈扬很阳光,每次对自己的女儿也好。

 

当然,如果她要是知道陈扬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还将她当做幻想对象。那她估计要恨死陈扬了。

 

两人正要一起出门,便在这时,外面一辆面包车轰然停下。

 

接着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人正是苏晴的前夫徐志!

 

苏晴立刻脸色发白。

 

小雪更是害怕,将头埋在了陈扬的怀里。

 

陈扬抱紧小雪,轻声安慰道:“乖,有叔叔在,叔叔保护你。”

 

“你来这里干什么?”苏晴冷声冲徐志斥责。

 

徐志扫视了苏晴和陈扬一眼,随后冷笑说道:“哟呵,苏晴,你个骚狐狸,这么快就找了个姘头啊!不过你这眼光不怎么样啊,这家伙这么穷,估计也就床上能满足你吧。”

 

他说话当真是下流无耻。

 

苏晴立刻被气得七窍生烟,小西服里包裹的大白兔剧烈起伏起来。“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净点。”苏晴警告徐志。

 

徐志冷笑连连,说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装的跟个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算了,懒得跟你啰嗦,给老子拿三万块钱来。”

 

苏晴一听徐志这么理直气壮的话,不由怒极反笑。“我凭什么要给你三万?咱们早已经离婚了,女儿的生活费你从来没给过。别说我没有三万块,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给狗也不会给你。”

 

徐志说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这娘们还真够狠心的。你那些金银首饰是我给你买的,现在拿来卖了不正好?我告诉你,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反正我欠这些大哥们三万块,他们说了,要是你不拿出来钱,他们就拿你去做小姐来还钱。”

 

苏晴一听徐志这话,简直要气疯了。她厉声道:“滚,你给我滚。”

 

徐志脸色不好看了,道:“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转头对后面的三人说道:“虎哥,你都看见了,这娘们不听话。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现在拿不出钱来,你们就拉她去抵债吧。“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汉,显然是专业的打手。其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大汉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说道:“我要去请示一下孙少。”说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车前。

 

敢情面包车里还坐了一位。

 

苏晴见到这一切,她的脸色发白,娇躯剧烈颤抖。她将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陈扬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这个大男孩无亲无故,他会帮自己吗?

 

再则,他一个人又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吗?

 

便也在这时,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他说道:“你老婆长的很不错,孙少说了,陪孙少一个月,这钱就算了。你没意见吧?”

 

徐志连忙说道:“当然没意见,当然没意见。”

 

虎子当下一挥手就让手下去抓苏晴。

 

苏晴害怕极了,便也在这时,陈扬就是抱着小雪,如一座渊岳大山挡在了苏晴面前。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无耻的人我见多了,像你们这么无耻的人真是第一次见。”

 

“滚开!”其中一名彪形大汉直接伸出大手来提陈扬的领子,想将陈扬一下丢出去。

 

陈扬反手一抓,直接将这大汉的手腕捏住,接着一扭。

 

大汉惨叫一声,痛得跪了下去。另一大汉见状,不由失色,他马上扬起钵大的铁拳,狠狠的砸向陈扬的脸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

 

苏晴不由失色。

 

陈扬至始至终抱着小雪,他突然之间施展出一招蝎子腿来。腿如蝎子钩,直接钩中那大汉,那大汉顿时重心不稳,狠狠的仰面摔在地上。

 

虎子见状,微微失色,随后冷笑道:“哟呵,看来是个练家子啊!”

 

陈扬扫了虎子一眼,却是懒得理。苏晴害怕小雪有事,连忙过来抱了小雪,又感激的冲陈扬说了声谢谢。

 

那虎子面对陈扬,忽然一抱拳,说道:“在下程虎,师承程派八极拳,便向阁下讨教几招。”他说完之后,身子便动了。

 

动如雷霆,他的功夫绝对不是之前两个大汉能够比拟的。

 

手肘之上,条条青筋爆起,犹如一条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点。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陈扬嘀咕一声,见虎子拳肘如八极枪朝自己的咽喉扎来,他看也不看,一巴掌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抽的非常巧妙,而且快如闪电!

 

啪的一声,虎子立刻被这股巨力抽得原地打了一个转圈。

 

虎子满脑子都是金星乱舞,几乎被抽懵了。随后,他醒过神来,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他看了眼陈扬,转身就朝面包车走去。

 

因为虎子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这样的人,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得罪的。

 

虎子那边跟什么孙少商量后,马上就召集手下离开。他们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主。

 

徐志见状也有些畏惧,马上就要跑。

 

“站住!”陈扬冷喝一声。

 

徐志身子一颤,跟见鬼似的看着陈杨,道:“你要干什么?”

 

陈扬冷笑一声,大踏步来到徐志身前。

 

“你别乱来。”徐志失色。

 

陈扬抓住徐志的手腕,咔嚓一声,直接将他的手掰断。“这是个小小的警告,下次再敢来打扰苏晴母女,我要你的命!”

 

陈扬话里带了森寒的杀意。

 

这种杀意是手上积累了数十条人命凝聚出来的。

 

一瞬间,徐志吓得屁滚尿流,快速而狼狈的逃离。

 

那徐志和孙少,虎子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扬回过身来。

 

苏晴抱着小雪,她眼里感激无限,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我叫陈扬!”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晴姐,咱们是朋友呀,这点小事当然要帮忙。”他心里想的是,都把你看光了,这点忙当然要帮啊!

 

他是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早就想亲近苏晴了。每次对小雪那么热情,也是想套个近乎。当然,他也是真喜欢小雪这小丫头的。

 

苏晴脸蛋微微一红,她身上有种好闻的天然香味。她同时也感觉到了陈扬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朋友?”她又微微意外的念了一声。

 

陈扬露齿一笑,阳光十足,说道:“难道晴姐不愿意当我是朋友?”

 

苏晴忙说道:“当然不是。”她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我上班快要迟到,真的很谢谢你,要不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陈扬当然乐意得很,说道:“好啊!不过晴姐,你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怕那个人渣再找你麻烦。到时候,有事你就联系我,怎么样?”

 

苏晴心头一惊,她也有些担心。于是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扬号码。

 

陈扬心里乐开了花,感谢苏晴的前夫啊!终于让哥们能跟苏晴更近一步了。

 

留下号码后,陈扬也回拨过去,随后便跟苏晴告别。因为他被这么一耽搁,估计也是要迟到了。

 

小雪是直接上的校车。

 

苏晴则是打的士去上班。陈扬慢悠悠到了站台。

 

挤着上公交车时,陈扬前面是一女白领。后面的人使劲挤,陈扬也就乐意朝女白领的臀上挤了过去。

 

那女白领立刻愤怒的回头看向陈扬,陈扬正打算说不好意思。谁知道那女白领怒道:“你挤个几把啊!”

 

陈扬立刻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个!”

 

车上的人顿时轰然大笑。

 

陈扬上班的地方是雅黛化妆品公司。雅黛公司的规模不算很大,不过其中生产的香水销售量很不错。这家公司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一亿人民币。

 

不过滨海是旅游发达城市,所以在滨海来说,只算是中等偏下的公司。

 

而陈扬在雅黛公司是一名骄傲的保全人员,简称保安。

 

雅黛公司的地点是锦湖大楼。

 

大楼一共四层,被雅黛公司全部租了下来。

 

陈扬到了公司大楼后,他先去保安休息室里换衣服。

 

“靠,老夏,今天怎么都这么安静啊。平时你们不都是已经牛逼吹上天了吗?”陈扬还没走进休息室,声音就先传了进去。

 

老夏是保安队长,陈扬为人洒脱,不计较,所以和大家关系处的很好。

 

此时,陈扬一进休息室,立刻就看见了公司的营销部门主管赵晓蕾寒着脸看着自己。

 

“我靠,又是这女人。”陈扬见到赵晓蕾便明白了一切。

 

而老夏和几个保安都待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

 

大家都是一副陈扬你今天惨了的表情。

 

赵晓蕾穿着黑色包臀裙,性感,美艳。她长的很高,一双穿了蕾丝袜的美腿能让男人疯狂。而她更让人疯狂的是圆润的臀。

 

不过这娘们对客户热情无限,对下面的员工冰冷如寒霜。

 

陈扬和赵晓蕾是有过节的,只因为有次老夏他们吹牛说赵晓蕾的身材。陈扬为了跟大家合拍,说了句赵晓蕾那娘们的屁股,摸起来肯定很爽。

 

结果,好死不死被赵晓蕾刚好听到了。

 

从此之后,赵晓蕾就算是恨上了陈扬。

 

陈扬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老夏那群人说的更加过火,什么赵晓蕾陪客户睡过觉之类的等等。

 

怎么就是自己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枪口上。

 

不过,赵晓蕾虽然是领导,但却是营销部的。管不到保安部这里来。

 

所以赵晓蕾是时刻盯着陈扬,有时候有些搬东西的累活,便也毫不犹豫的来找陈扬。陈扬有的是力气,倒也不在乎。

 

且不说这些,此刻陈扬搓了搓手,干笑着说道:“赵主管好,您今天真漂亮呀。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到我们这里来呀?”

 

赵晓蕾冷笑一声,说道:“陈扬,你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迟到,按照公司的规定,你是可以被开除的。”

 

陈扬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狠狠的瞥了眼赵晓蕾胸前雪白的沟壑,暗道这娘们真狠啊!原来一直盯着老子。

 

老夏见状忙站出来打圆场,说道:“赵主管,您看这陈扬也是年轻不懂事嘛,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迟到该扣钱就扣钱吧。”

 

陈扬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

 

赵晓蕾狠狠的瞪了眼老夏,说道:“夏队长,我还没说你呢。前两次陈扬分别迟到四十分钟和一个小时,为什么你都没有记录?我看你这个队长是不想干了吧?”

 

老夏虽然也是小领导,但他已经五十来岁,找这份工作不容易。而赵晓蕾是总裁林清雪面前的红人。所以他又那里敢得罪赵晓蕾,只能呐呐着闭嘴。最后无奈的看了眼陈扬,表示爱莫能助。

 

陈扬无语的说道:“赵主管,您说您一营销部门的主管。您跑我们这来管我们的考勤,这不是不拿人事部的领导们不当回事嘛。”

 

赵晓蕾冷声说道:“你是说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陈扬叹息一句,说道:“哎,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

 

赵晓蕾不由气得脸色煞白,这狗日的小保安,太胆大包天了。居然敢这样无视自己的威严,赵晓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事部。”

 

她说完就出了去。

 

刚一出休息室,后面就传来陈扬的声音。

 

“等等!”

 

赵晓蕾心中冷笑,她停下了脚步。她暗道:“混蛋,终于知道害怕了吧,要求饶了吧?哼,不管你怎么求饶,老娘都不会放过你。”

 

她回过头来看向陈扬,她很想看到陈扬服软的表情。

 

没想到陈扬玩味的说道:“赵主管,你胸扣崩开了。”

 

赵晓蕾立刻下意识的低头。

 

她这黑色的裙子有一颗胸扣,本来扣的很紧。这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崩开了,立刻,黑色的胸罩,雪腻腻的沟壑露了出来。

 

这风景美妙到了极点。让陈扬看的流连忘返。

 

不得不说,赵晓蕾这娘们虽然很凶,还睚眦必报。但绝对是个有料的女人啊,这都是她的实力啊!

 

赵晓蕾不由啊了一声,脸蛋通红。她忙转过身去,迅速将胸扣扣好。

 

便也在这时,陈扬慢悠悠的说道:“赵主管,您真要开除了我,那您以后就折磨不到我了咯?反正我要去外面找个保安的工作也不难。可您就再不是我的领导了。”

 

赵晓蕾立刻一个咯噔,暗道:“是啊,这保安的工作又不是金饭碗。不行,不能开除他,得慢慢的折磨这个家伙。”

 

一念及此,赵晓蕾回头狠狠道:“我怎么做,用不着你教。”说完之后就朝走廊上走去。

 

她一下走急了,脚下一扭,又一滑。立刻尖叫一声,便要摔个狗吃屎。

 

这地面可是光滑的大理石,这一下摔过去可是有些严重。

 

便在这时,赵晓蕾只觉眼前身影一闪。

 

接着自己就摔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当然就是陈杨,此刻,赵晓蕾压在陈杨身上。

 

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

 

本来,陈扬是可以直接抓住赵晓蕾的。不过陈扬很想体验赵晓蕾的凶器,所以毫不犹豫的躺了下去。

 

陈扬感受着赵晓蕾那两团大白兔的挤压,只觉得舒服痛快到了极点。而且,只要一低头,就能够将她的美妙看得清清楚楚。

 

赵晓蕾不由脸红耳赤。

 

陈扬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晓蕾姐,我没事,我不疼。”

 

这货打蛇随棍上的本色又出来了。

 

赵晓蕾自然也不好怪陈扬,毕竟人家是帮了自己。

 

她突然又感觉小腹处有个硬硬的东西硌得慌,直顶的她浑身难受……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