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节骨眼上,是走是留?

好文章】  编辑:乐乐妹儿   时间:2017-03-01
本文已影响
(一)

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www.kuaidu.com.cn 快读网)

他用一天时间得罪了基地司令、基地政委,加上前两天得罪了主任、科长,他已经失去了立锥之地。

作为一名年龄偏大的参谋,他的日子到头了。

他用了一晚上的时间闪电般地回忆自己的军旅生涯。从士兵到军官,从基层一兵到机关参谋再到基层主官,再到机关任职,再到军区机关帮助工作,再回到本级……他在内心底给自己的军旅生涯作了一句话的评价:看起来风风光光,实则平淡如水。

第二天,他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写完了转业报告。交给科长时,科长没接,让他直接给主任。主任头也没抬,冷冷地说了一声,放在桌子上吧。

他仿佛把自己的命运交了出去。再次回到宿舍时,一身轻松。

 

 

(二)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的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

其貌不扬的范雎,初看还有几分猥琐。本是魏国中大夫须贾的门客,因被怀疑通齐卖魏,差点被魏国相国魏齐鞭笞打死。须贾和魏齐视生命为草芥,为了羞辱奄奄一息的范雎,直接撒了泡尿到范雎身上。

只是,大难不死的范雎在郑安平的帮助下,易名张禄,潜随秦国使者王稽入秦。

经过王稽多次向秦王举荐,秦昭王终于答应秘密召见范雎。范雎提出了远交近攻的策略,抨击穰侯魏冉贪欲,后被拜为秦国丞相。

胸有韬略的范雎,终于实现了飞跃……

这一段,他看得津津有味。可是,关上电视,他竟然发现,此时此刻,似乎他再也遇不到在他危急时刻帮助他的“王稽”“郑安平”。

 

 

(三)

窗户外,疯涨的亚热带灌木倒是在春天来临之际,新长出很多叶子。风一吹,沙沙作响。他仿佛发现,这是他许久听不到的声音了。

这些年,每天都绷紧着神经,听得最多的几个声音就是:号声、电话铃声、领导的呼唤声……手上,永远戴着一个和身份不太相符的地摊货电子表;口袋里,永远揣着一支笔和一本便条本,生怕领导有什么指示,他给错过了。

可是,真的准备要走的时候,却感觉一身轻松。

“老实做人、踏实做事”,提干时,老班长的教诲他记了十几年。平时,和领导、和同志们打交道,他就是毕恭毕敬,客客气气的,为了给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是的,大家对他的印象还真不错:勤奋努力,任劳任怨。他不属牛,但大家都说他是“老黄牛”。

去他的号声,他在心底默默地告诉自己:我现在要找回真实的自我!

 

 

(四)

一个月前,一场风波让他找回了自己!

基地有个农场,是好久以前留下的。后来,上级来了通知,要清理有偿服务,要撤人,资产全部要移交。这是好事,聚焦战斗力,必须这样。

只是,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处理起来不那么简单。

去年10月份开始,农场就打着各种名义抽调基层干部战士过去“打杂”:有的时候是搬东西,有的时候是打扫卫生,有的时候是粉刷、贴标签,有的时候是整理账本……

离农场最近的三营成为机关最喜欢抽人的单位。

基层官兵烦惯了出公差,特别是周末,可是没办法。很多时候都是基地副司令带队,抽调谁,谁敢不去?

恰巧的是,前不久,他被安排到三营蹲点帮带。

于是,冲突真的发生了!

 

(五)

以前,他比较轴,以前当兵的时候,就愣得很,“不会来事”。

没想到,提干之后,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倒茶、提包、开车门、呈材料……他样样都做得好,腿也勤了,嘴也甜了。

可是,就是前段时间,回到三营的短短二十多天,他似乎魔怔了。一下子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蹲点第十天,那个躁动的农场又开始抓公差了。先是科长的电话打过来。营长准备抽人去农场干活。这个时候,他站了出来,说了掷地有声的两个字:不去。

营长一脸蒙蔽,半晌缓过来说,不好办啊,是科长打来的。他告诉营长,你就说是我说的。又过了一会,主任的电话打过来了。他接过电话说,今天正常训练,没法动人。电话那头,主任愤怒地挂掉了电话。

又过了一会,副司令员打来电话。他接过电话说:首长,部队已经带出去训练了;估计短时间回不来!

混账!副司令骂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六)

后来才知道,那天,战区军种部门过来检查。

领导陪同比较多,可是,因为抽不到人打扫卫生,上至副司令,下至基地的助理员、文书,七八个平时不太动手的人拿起了扫把、抹布、脸盆……

那遮住宣传板的一堆砖,也是这帮人干的。

他们刚刚打扫卫生,工作组就过来了。

具体检查情况不得而知,知道的情况是,“亲自动手”的副司令回去之后就给基地一号、二号汇报了情况。

他知道,这下,他成了首长眼中的“叛逆者”!

再无回天之力。

 

 

(七)

其实,在三营的那段时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睡到排房里,因为在那里,有他当兵的影子。住进排房后,大家的训练、体能、下菜地,他都没纳下。在菜地里,他换上体能服,和战士们一起吐槽,说脏话。

只是,没多久,他就发现一个小战士无论站队列,还是吃饭,一直握着一个拳头。吃完晚饭,他把小战士叫过来,才发现,小战士少了一根无名指。

原因:给上级出公差打草,把手指头给打掉了一节!

十指连心,这是怎样钻心的痛!

他看着可爱的战士,脑海里一下子想起自己当兵时的全部。

那个时候,谁要影响战士们训练,小至班长、大至参谋长、司令员都会出来反对。

还有,周末时间,连队不接待外来检查。

就是这么牛!他的连长从连长岗位干拔为营长。

 

 

(八)

交上去的转业报告,并没有等待太久。

值班员通知他到会议室开会。

他出门,笔和本子都没带,他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从容。

推开门,会议室里只有两个人:司令员和政委。

他没想到,在自己快要离开军营时,受此大的“礼遇”!

谈话开始,围绕着他为什么要“转业”,以后怎么打算,两位领导一句接着一句地问。

他打开话匣子说,累了!不是因为在蹲点时坚持驳副司令面子这事,而是真的觉得累了。

现在,真的是,时代变了么?

 

 

(九)

他回顾了自己的军旅奋斗历程。

他说,当兵那会就准备退伍的,是老司令员去上级给他要的名额。

在此之前,老司令员根本不认识他,只知道他在上级教学法比武中拿过军区司令部直属队的专业第一。

现在,似乎一切都变了。军区没有了,司令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些年的机关把他的秉性快都磨光了。

前年,远在四川的媳妇生孩子,他都没有回家。原因就是为了迎接上级检查,准备汇报材料。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过年必值班的“优良传统”,回家的机会也是一年一次,一次10天的“优秀纪录”。

可是,从他蹲点回来,他突然厌倦了这种生活。

 

 

(尾声)

“你走不掉了!”司令员嘴里挤出这几个字。

他一脸蒙蔽!不知道,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政委不紧不慢地说:

“两条原因:一是,今年新的干部转业时间推迟到六七月份了,我们代表新的政策,告诉你,你走不了;第二条,你现在不能走,因为还有更重要的工作等着你:我和司令员研究后,由你来当干部科长!”

司令员说,“你这样的人才放走了,我们基地损失就大了。还有个事,副司令那边回来没说你半句坏话。当然,如果他以后给你小鞋穿,你来找我!”

他心里五味杂陈,这太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可是却真实地发生在他身上。

两位领导是“王稽”“郑安平”么?

他想了想笑了。他想,他当干部科长,以后,这种有原则有个性,他要争取影响下去!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