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找老公,一定要找手脚冰冷的。

好文章】  编辑:乐乐妹儿   时间:2017-02-19
本文已影响

苏简安洗完手走出洗手间,猝不及防的看见了一对拥在一起的男女。

    当红天后韩若曦,和陆氏的总裁陆薄言!

    她迅速躲到墙后,怀着一颗八卦的心探出头来偷看。(www.kuaidu.com.cn 快读)

    “听说她只是一个法医,哪里配得上你?”

    韩若曦定定地看着陆薄言,精致美艳的脸上一片平静,收缩的瞳孔却出卖了她的心痛。

    苏简安努努嘴,法医怎么了?法医也是个相当酷炫的职业好吗!

    陆薄言俊美的脸上一片漠然:“两年后,我会和她离婚。”

    他终归还是要和那个女人结婚。

    韩若曦的唇角牵出一抹苦涩的笑:“我知道了。”

    她戴上墨镜,优雅地转身离开,陆薄言也迈着长腿向包间走去。

    苏简安这才从拐角处闲闲地晃出来,眨巴眨巴眼睛:“这两人果然是一对吧?”

    从韩若曦一炮而红开始,她和陆薄言就时不时传出绯闻。可是他们从不承认恋情,也未曾否认,观众的心被挠得痒痒的。

    她要是把这个消息爆给八卦周刊的话,能拿到多少钱呢?

    想着,苏简安回到包厢,一推开门就又看见了陆薄言。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是上帝的宠儿,一双眸狭长深邃,鼻梁挺直,薄唇如刀削般性|感迷人……他的五官象是最好的艺术家耗尽了一生心血雕琢而成,完美得无可挑剔。

    他的轮廓比一般的东方男人要深刻分明许多,透着一股刚硬的冷峻,交织着他生人勿近的气场和那一身华贵优雅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尊贵迷人又疏离冷漠。

    难怪韩若曦那么成功又骄傲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唐玉兰见苏简安回来,轻轻拍了拍儿子的手:“薄言,你看简安这丫头,十几年间出落得更加漂亮了吧?”

    陆薄言淡淡地看了苏简安一眼,唇角一勾,意味不明。

    苏简安摸了摸鼻尖,礼貌性地笑了笑,坐回哥哥苏亦承身边。

    她咬住筷子,想着刚才偷看的那一幕,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忘记拍照了,杂志社顶多会给她一百块的报料费,哭……

    苏亦承碰了碰苏简安的手:“这是你的婚宴,注意一下形象。”

    苏亦承不说苏简安都要出戏了——她就是韩若曦口中那个,只是一个法医的女人,明天就要和陆薄言领证结婚。

    而几分钟前,她只是去洗个手回来就目睹陆薄言和他的绯闻女友在一起,他向韩若曦承诺:他会和她离婚。

    她的婚姻开始得真是……与众不同。

    唐玉兰知道陆薄言和苏简安时隔十四年不见了,难免会有些陌生,有心给他们腾出独处的时间:“简安,楼上的总统套已经给你们预定下来了,你们今晚就住这里,商量一下明天领证的事情。亦承,得麻烦你送我回家了。”

    苏亦承很解风情,绅士地替唐玉兰拉开椅子:“薄言,你们不用跟出去了,我会把唐阿姨安全送回家。”

    苏亦承人长得英俊,举止间透着一股成熟稳重,话永远说得不急不缓,气质儒雅高贵,在苏简安的心目中,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可靠的男人,让他来送唐玉兰回家,她当然放心。

    可是,她这就要开始和陆薄言独处了吗?

    唐玉兰轻轻拍了拍苏简安的手:“简安,你别紧张啊,你和薄言又不是不认识。”

    苏简安干干一笑。

    她十岁的时候和陆薄言见过几面,那之后陆薄言出国,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直到今天,十四年的时间已经过去。

    这是世界上最陌生的认识吧?

    唐玉兰语重心长:“两个人好好聊聊,明天就是夫妻了,要过一辈子的。薄言,好好照顾简安。”

    说完,唐玉兰就和苏亦承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陆薄言和苏简安。

    苏简安想起陆薄言对韩若曦的承诺——两年后,他会和她离婚。

    她和陆薄言能过一辈子?嗯,有点玄……

    两个人都不出声,寂静诡异地在包间里弥漫开。

    “为什么答应和我结婚?”

    半晌后,陆薄言冷硬的声音响起。

    “咦?”苏简安意外了一下,“唐阿姨没跟你说?我爸要绑架我威胁我哥,所以唐阿姨想让我和你结婚,成了陆太太,我爸至少不敢轻易对我下手。”这样,苏亦承就可以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这个理由,够充足了吧?至于真正的理由……似乎没必要告诉陆薄言,她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跟我回房间。”陆薄言冷冷地命令。

    苏简安愣了愣,下意识地问:“回房间干什么?”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回房间,你觉得能干什么?”

    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加了特技一般分外妖冶魅惑,暧|昧的若有所指。

    duang~

    苏简安迎着风凌乱了。

 

 总统套房内。

    五官比妖孽还妖孽的男人,交叠着他修长的腿坐在沙发上,气质华贵优雅,一身强大的气场不容置喙地压迫着周围的一切。

    简直要让人心跳爆表!

    苏简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着他轻启性|感的薄唇,吐出冰冷无情的话。

    “我对你没有感情,和你结婚,只是为了满足我妈多年的愿望,但我们不会成为真正的夫妻。”

    “懂?”

    苏简安眨巴眨巴眼睛,扬起唇角:“唔,好巧,我对你正好也没什么感情。薄言哥哥,我们握个手?”

    十岁时,她总是这么叫他。十四年后,她再吐出那四个字,却没有了儿时的那份亲昵,只是她的笑容依然明媚,看着他的眸子灵动得仿佛能洞察人心。

    陆薄言无视她的插科打诨,向下属交代公事一样:“明天把行李搬到我家,住客房。”

    苏简安撇了撇嘴角——说得好像她很想跟他睡一样!

    这男人也太狂了,她要做点什么讨回尊严!

    “你害怕跟我住同一个房间?”她轻轻戳了戳陆薄言的心脏,“害怕你会控制不住自己吗?”

    她的语气里全是挑衅,动作却带着挑|逗,偏偏她皮肤白皙五官又小巧,一双桃花眸亮晶晶的满是纯真,看起来单纯无知极了。

    可是单纯无知的小丫头会说出这种话?

    陆薄言微微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苏简安从他的眸底看到了几分魅惑的邪气。

    这个俊美的男人,仿佛在瞬间张开黑色的翅膀变成了一个狂肆的邪魔。

    危险!

    苏简安长长的睫毛扑闪两下,防备地后退。

    “想跑?”

    陆薄言把苏简安逼到房间里的墙角,张开双手抵在墙上困住了苏简安。

    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又近又亲密,苏简安能嗅到陆薄言身上淡淡的香味,再看他俊美立体的五官,心跳莫名的开始加速。

    但看美男哪里有逃跑重要?

    “唔,薄言哥哥,你不用靠我这么近,我看清楚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帅帅哒~”

    她堆起奉承讨好的笑容,缓缓地往下蹲,想蒙混过关落跑。

    陆薄言识穿她的伎俩,拎住苏简安轻而易举地把她提了起来:“在你薄言哥哥的眼皮底下,你能跑到哪去?嗯?”

    他那个尾音,充满了戏谑。

    苏简安生气了——她也是有骨气的,软招不行,来硬的!

    “放开我!不然我就告诉唐阿姨你欺负我!”唐玉兰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威胁到陆薄言的人。

    陆薄言风轻云淡:“说我们睡在一起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欺负你?嗯?”

    “呃,这么说太邪恶了,唐阿姨会承受不住的……”

    苏简安想哭——为神马没人告诉她陆薄言原来这么邪恶?这样还怎么玩?!

    陆薄言挑挑眉梢:“这样就算邪恶了?”

    他的手忽然贴上了苏简安的腰,一路沿着她的曲线缓慢又挑|逗地往上抚——

    “那这样呢?又算什么?”

    苏简安脑子里有什么炸开了!

    她第一次,被一个异性这样亲密地碰触!

    精致好看的小脸脸腾地红了,苏简安呼吸急促地瞪着陆薄言:“你……”

    你了半天,平时伶牙俐齿能屈能伸的她就是你不出下文来。

    “我什么?”陆薄言的唇角上扬出一个迷人的弧度,笑得十分惬意,“还是你打算告诉我妈,我这样欺负你?”

    “流氓!”苏简安抓起了陆薄言的手就朝着他的手腕咬下去,却发觉口感不对,仔细一看——

    他带着一只价值上百万的Piaget手表,她咬的是那只表。

    囧了个囧的……

    她摸了摸鼻尖,讪讪地松开陆薄言的手,假装若无其事。

    “大可放心,”陆薄言收回手冷视着苏简安,“我对小女孩没兴趣。”

    小、女、孩?

    这简直从头到脚把苏简安侮辱了一遍,她怒了:“你才小呢!我24岁了!”

    陆薄言瞥了眼苏简安的胸口:“摸起来像14岁的。”

    苏简气得咬牙,不甘示弱:“你摸起来像四岁的!”

    “哦?”陆薄言挑了挑眉梢,“你什么时候摸过了?”

    “……”苏简安哪里真的摸过陆薄言,顿时汗哒哒.。

    邪魅倨傲的笑意又在陆薄言的眼底弥漫,他说:“忘了?没关系,现在给你摸。”

    说着,他就抓住了苏简安的手往他的裆部探去……

    他他他居然敢这样!

    苏简安大脑空白之际吼出了一句:“给我摸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你脱了给我看啊!”

    她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看见陆薄言动作优雅地脱了西装外套才反应过来,双颊的颜色顿时从粉红变成了绯红,几乎能滴出血来。

    “陆薄言!”苏简安愤愤地说,“你太流氓了。”

    陆薄言冷冷一笑:“真以为我会给你看?出去!”

    她被耍了?

    苏简安更加愤怒了:“主卧凭什么是你的?这酒店你开的吗?”

    陆薄言看了看苏简安,赞赏的眼神还含着分明的戏谑:“还算聪明。”

    苏简安:“……”见了个鬼!

    刚才已经被陆薄言占了不少便宜,苏简安这回是怎么也不肯让步了,飞速运转着脑袋想办法。

    陆薄言看苏简安这古灵精怪的样子就有不好的预感,当即想下手把她拎出去,就在这个时候——

    苏简安动作迅速地跳到了床上,横躺着霸占了整张床。

    她得意地笑:“陆薄言,现在应该谁出去,不用我说了吧?”

    陆薄言眯了眯眼,危险地看着苏简安。

    苏简安被看得直发颤,幸好,陆薄言放在客厅的手机很及时地响了起来。

    那是专属铃声,意味着有急事,陆薄言蹙着眉转身出去了。

    苏简安松了口气,马上翻身下床反锁了门,美滋滋地享受了一夜总统套的大主卧。

 

 

 一夜好眠,第二天,陆薄言和苏简安按照计划去民政局。

    在酒店门前看见陆薄言的座驾那一刻,苏简安愣住了。

    阿斯顿马丁ONE77!售价近五千万,全球仅仅77辆,国内限量5辆。

    陆薄言居然拥有一辆,大神啊!

    震撼一直伴随着苏简安到了民政局,两人正准备进去办理手续,突然有人叫她:

    “简安!”

    是一道男声。

    陆薄言回过头,看见了一名年龄和苏简安相仿的年轻男子,长相俊朗,姿态悠闲地站在一辆宝马760的车门边看着苏简安。

    “江少恺?”苏简安意外地跑下去,笑吟吟的看着来人,“江大少爷,你怎么会来找我?”

    江少恺惬意的倚着车子,双手环胸看着苏简安:“真的就这么结婚了?他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苏简安脸上的笑容一僵。

    江少恺知道的忒多了。

    “心里装着一个喜欢的人,却和另一个人结婚,你会幸福吗?简安,趁还来得及,我带你走,你不必和这个男人结婚,我也能保护你。”

    苏简安纠结地绞着双手——干脆告诉江少恺她喜欢的那个人是谁算了?

    可仔细想想,苏简安还是作罢了。

    她后退了一步:“嘿嘿,不用啦,我后天去上班,后天见哦。”

    江少恺和苏简安相识七年,知道她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她绝对不会改变决定了。他说不清楚自己什么什么心情,点点头,上车离开了。

    苏简安转身回去,发现陆薄言已经没在民政局门口了。

    “咦?人呢?”

    她满脑子疑惑地走进民政局,在一个办事窗口前看见了陆薄言,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我还以为你逃婚了。”

    陆薄言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唇角挂着一抹冷笑。

    “看起来,似乎你更像要逃婚的那个。”甚至有人来接她走了。

    苏简安没心没肺的,自然没意识到陆薄言已经听到她和江少恺的对话了,拿过文件来签名:“我不能逃。”

    不嫁给陆薄言的话,她就会成为苏亦承的累赘,她不愿意,更何况……

    签好文件,拍照,一通折腾下来,红本本终于到了陆薄言和苏简安的手上。

    两个人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谁都不看结婚证一眼,陆薄言直接扔进了外套的口袋里,苏简安随手放进了包包。

    陆薄言看了看时间:“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收拾东西。”

    “常德公寓。”

    一室一厅的小公寓,苏简安收拾得简单清新,她礼貌性地给陆薄言倒了杯水:“你先坐会儿,我一个小时内会把东西收拾好。”

    “我们不会当太久的夫妻。”陆薄言突然说,“这里的东西,你没必要全部搬过去。”

    两年后,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必须结束他和苏简安的婚姻。否则,“陆太太”这个名头给她带来的就不是庇护,而是无尽的危险了。

    “噢。”苏简安笑眯眯地问,“和我离婚,是要和韩若曦结婚吗?”

    她和陆薄言离婚是必然的事情,相比之下,她对陆薄言和韩若曦的八卦更感兴趣。

    陆薄言眯了眯眼,深邃的眸子里涌出寒光。

    苏简安打了个冷颤:“干嘛这个表情?你和韩若曦的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啊。”

    “心照不宣?”陆薄言危险地逼近苏简安,“你都知道什么?嗯?”

    “我……”他俊美的五官近在眉睫,苏简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只知道你们是一对。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向媒体爆料的!你不要靠我这么近啊呜呜呜……”

    “咚——”

    陆薄言忍无可忍地在苏简安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嘶——”

    苏简安被敲懵了,愣愣地看着陆薄言。

    “去收拾东西。”陆薄言冷冷地命令。

    苏简安揉了揉额头,竟然忘记还手了,“噢”了声,乖乖去打包行李,跟陆薄言走。

    陆薄言住在A市最昂贵的别墅区——丁亚山庄。

    山庄依山傍水,天空蔚蓝如洗,空气清新干净,跟市区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阿斯顿马丁开上了陆薄言的私家公路,路两旁都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树,这个时节正是梧桐翠绿的时候,远远看过去苍翠欲滴的一片,美不胜收。

    惊叹中,陆薄言的车子停在一幢别墅的门前,他拔了车钥匙:“下车。”

    苏简安推开车门下车,打量着四周的一切,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幢三层别墅上——往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她就要在这里生活了。

    一名五十岁左右,穿着三件套西装的大伯从别墅里走出来,还带着一名佣人。

    佣人从接走了苏简安的行李,而那位大伯走到了苏简安的面前:“少夫人,我是少爷的管家,你可以叫我徐伯,欢迎你。”

    “少夫人”三个字忒瘆人,苏简安不太自然地笑了笑:“徐伯,你……你叫我简安就好。”

    “那怎么行?你和我们少爷领了结婚证,就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少夫人。”徐伯见陆薄言已经进屋了,朝着苏简安眨眨眼,“老夫人交代过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跟我说,反正少爷有的是钱。我们少爷要是欺负你,你也跟我说,我立马……就给老夫人打电话!”

    苏简安看了眼陆薄言的背影,撇了撇嘴角:“我才不会让他欺负呢!”她又不是包子,她人称小怪兽好吗!

    徐伯愣了愣,旋即就笑了——看来以后的日子里,这座大别墅不会像以前一样沉闷了。

    “少夫人,我带你去房间。”

    陆薄言交代过苏简安单独住,徐伯给她安排了一间白色为主调的,温馨又干净的卧室,距离聂少东的房间不远。

    苏简安很喜欢这间房,打开行李箱整理东西。

    就当两年的陆太太吧,两年不长不短,足以……让此生无憾。

 

 陆薄言拿了份文件就去公司了,徐伯替苏简安打抱不平:“少爷应该留下来陪你的。”

    “唔,不用。”

    苏简安觉得,她和陆薄言应该是达成了一种共识:拿着结婚证,挂着夫妻之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各过各的各玩各的,互不打扰。

    这样的共识……

    棒棒哒!

    下午,苏简安无事可做,她请了假又不能去警察局上班,只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侦探小说。徐伯悄无声息的给她泡了茶准备了点心和水果。新婚的第一个下午,苏简安过得舒适又惬意。

    五点多的时候,洛小夕打来了电话,让苏简安出去一趟。

    苏简安的车子留在警察局,这里打车又不方便,只好让徐伯给她准备一辆车。

    徐伯想了想:“少夫人,不如你自己去车库挑?”

    到了车库,苏简安目瞪口呆——五辆跑车,加起来价值近亿。另外还有好几辆轿车和越野车,随便提一辆出来都堪称豪车中的豪车。

    她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徐伯,有没有低调点的车子啊?”

    徐伯指了指那辆奔驰SLK350:“这辆……应该是最低调的了。”

    没办法,苏简安只能开这辆去找洛小夕了。

    洛小夕和苏简安是高中同学。

    高一的时候,洛小夕莫名其妙的跑来找苏简安,拿着一罐酸奶诱惑苏简安说:“我们当好朋友吧!”

    苏简安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女孩子有点问题,但是后来在洛小夕的多番纠缠和诱惑下,她们最终还是成了朋友。

    后来的后来,苏简安才知道洛小夕的纠缠和诱惑,都是因为她一个巨大的阴谋。但是她已经摆脱不掉洛小夕,一不小心就和她当了快要十年的好朋友。

    这次,洛小夕约苏简安在市中心的一个酒吧见面,她一就洛小夕就朝着她招手了:“这边!”

    洛小夕五官精致,且长得高挑,如果不是她经常不按牌理出牌的话,身为系花的她早已成为大学里的一代女神。

    可最终,她只成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女神经。

    苏简安一坐下,洛小夕就给她倒了杯鲜榨果汁:“新婚的第一天,和你老公怎么样?”

    “唔,我和我老公不熟。”苏简安拿了颗葡萄丢进嘴里,“所以新婚的第一天,不怎么样。”

    洛小夕沉默了片刻,拍拍苏简安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躺下来聊一聊,用干|柴烈火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你想要多熟有多熟!”

    “你太邪恶了,不认识你5分钟。”

    苏简安抱着水果拼盘一起离洛小夕远了点。

    洛小夕笑眯眯地凑过来:“都已婚妇女了,还害羞什么?”

    “我是替你这个未婚少女害羞!”

    “我们谁都别害羞了!看看少女我是怎么和一个男人熟起来的,你给我学着点!”

    洛小夕起身朝着吧台那边走去了。

    苏简安笑了笑,捧着果汁靠着沙发,远远地看着洛小夕。

    洛小夕腿长腰细,往吧台前的高脚凳上一坐,不到半分钟,一个男人就上来搭讪了。

    “小姐,”男人跃上高脚凳坐着,和洛小夕隔着一个凳子的距离,“我想请你喝杯东西。”

    洛小夕打量着男人,长得不错,而且说的是“我想请你喝杯东西”这种坚定的陈述句,而不是问“我可以请你喝杯东西吗”这种容易被拒绝的问题,明显的泡妞高手。

    就他了!

    “好啊。”洛小夕扬起灿烂的笑容,“我比较喜欢长岛冰茶。”

    男人给洛小夕点了杯长岛冰茶,顺理成章地和洛小夕聊了起来,洛小夕有意配合,所以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快变得轻松愉快,男人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洛小夕的旁边,不再隔着一个高脚凳的距离。

    洛小夕察觉到男人的动作,笑了笑,看向苏简安,仿佛是在说:看到没有?熟了!

    苏简安举了举手中的果汁,向洛小夕致敬。

    洛小夕眨了眨一只眼睛,表示收到了。

    男人注意到了洛小夕和苏简安之间的互动,问道:“那个女孩是你朋友?”

    “嗯哼。”洛小夕笑着点点头。

    “我也是和朋友一起来的。”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卡座,那里坐着一个穿着白衬衫,颇为养眼的男人,“不如,让你的朋友和我朋友也认识一下,我们几个人一起坐下来聊聊?”

    洛小夕纤长的手指敲了几下吧台的桌面,然后她从高脚凳上跳下来,笑容灿烂:“好啊!” 

 

苏简安专心地喝果汁吃水果。

    吃完了,她得把洛小夕拉走去逛逛,免得她和那个男人真的“煮熟了”。

    把一个草莓送进嘴里的时候,有人拍了拍苏简安的肩膀。

    苏简安抬头一看,果然是洛小夕那个死丫头。

    洛小夕笑得灿烂又风情,指了指刚才请她喝长岛冰茶的男人:“这是秦魏!”又指了指另一个男人,“这是秦魏的朋友,赵燃。”

    赵燃朝着苏简安伸出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苏简安淡定地把草莓咽下去,吃水果吃得湿漉漉的右手在裤子上抹了一把,这才不紧不慢地握上赵燃的手:“你好。”

    赵燃心底一动。

    苏简安抹手的那个动作在他眼里,实在可爱至极。

    他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苏简安的旁边:“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知道你的名字。”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看起来格外的干净有魅力,一般人或许早就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之下。

    苏简安却只是礼貌性地答道:“我叫苏简安。”

    “你的名字很好听。”

    他微微笑着,语气里听不出丝毫哄骗和刻意的奉承,只有真诚的赞美。

    苏简安感觉舒服不少:“谢谢。”

    就在这个时候,陆薄言和苏亦承从门外进来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那两个熟悉无比的人。

    两人男人的脚步,不约而同地顿住。

    苏亦承的目光停在洛小夕身上,她和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靠得很近。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一抹危险掠过去,但随后,他黑沉沉的眸里只剩下厌恶。

    跟在两人后面的沈越川见陆薄言突然停下脚步,疑惑地问:“我们去包间还是坐卡座?”

    “卡座。”陆薄言径直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沈越川察觉到异常——他是陆薄言的助理,最了解陆薄言不太喜欢酒吧之类的地方,来了也只会在包厢里,可是今天……,而且苏亦承也有点不正常!

    他朝着他们走去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了苏简安和洛小夕在跟两个陌生的男人聊天。

    以沈越川纵横江湖多年的经验看来,苏简安洛小夕和那两个男人是刚认识的。男人对男人的了解又告诉他,和苏简安在聊天的那个男人,百分之百对苏简安有兴趣。至于那个和洛小夕靠得很近的男人,啧啧,他绝对想带洛小夕去开|房。

    有好戏看了!

    沈越川笑呵呵的跟上了陆薄言的脚步,坐到苏简安后面的卡座。

    他们能听见苏简安的声音,可是苏简安看不见他们。

    这个时候,洛小夕正想方设法地给苏简安和赵燃独处的空间,好让苏简安学学怎么迅速和男人熟悉起来,她问秦魏:“要不要去跳舞?”

    秦魏似乎知道洛小夕的用意,而且他也想和洛小夕这个尤|物独处,笑着点点头,带着洛小夕走了。

    隔壁卡座,苏亦承起身,面无表情地走到吧台坐下。

    吧台可以看见整个舞池。

    这边的卡座里,只剩下赵燃和苏简安。

    赵燃很久没有遇到这么令他心动的女孩了,迫切的想和苏简安熟悉起来,神色还有些局促,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苏简安的神色动作都淡定自然,而且,她还主动开口了。

    “赵先生,你从事哪个行业的?”

    赵燃很高兴地答道:“金融方面!你呢?看你的样子,一定做着一份简单美好的工作!”

    “唔,我是法医。”苏简安喝了口果汁,认认真真地和赵燃比划着,“就是每天都和尸体打交道的那种。用刀解剖尸体啦,化验啦,案发现场验尸啦之类的。”

    赵燃的脸色僵了,苏简安却越说越兴奋:“对了,前几天世纪花园那单杀人案你听说过吗?我们接到报案赶过去的时候,尸体都已经腐烂生蛆了,满屋子的尸臭……”

    赵燃几乎要从沙发上跌下去,给他比现在丰富一百倍的想象力,他也无法想象看起来单纯无害的苏简安会是法医!

    “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他需要冷静一下。

    洛小夕暂时甩掉秦魏回来,见到苏简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瞪大眼睛:“你的赵燃呢?”

    苏简安咬了口哈密瓜,风轻云淡地说:“被我吓去洗手间了,估计……不会回来了。”

    洛小夕瞬间全都明白了:“你又用那招了!”

    苏简安摊手,一脸无辜:“我只是在描述我的工作内容啊,而且我都只说到蛆和尸臭……”

    “我……勒个去!”洛小夕坐下来,猛摇着苏简安的肩膀,“你怎么不和人家说尸变呢!”

    苏简安点点头:“下次可以说。”

    洛小夕被噎到了:“苏简安,你真的是小怪兽变得吗!?”

    “你说的啊,我是已婚妇女了。”苏简安边吃水果边认真地说,“所以我觉得我要恪守妇道从一而终,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情。”

    洛小夕咆哮:“滚你!接触下别的男人又不会怀孕,不过你这算是为了你喜欢的那个人守身如玉吗?但是你已经和陆薄言结婚了啊!”

    苏简安剥葡萄皮的动作顿了顿,顿时头疼。

    早知道的话,不管江少恺和洛小夕怎么逼问她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她都不告诉他们因为她有喜欢的人了。

    不过,幸好她隐瞒了那个人是谁,否则的话……她和陆薄言结婚了,按照洛小夕的性格会做出什么来,她不忍想象。

    “苏简安。”

    一道男声从苏简安的身后响起。

    苏简安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等想起来是谁的声音时,她今天第二次觉得脑子里有什么炸开了,猛地回过头,果然——陆薄言。

    “砰——”的一声,苏简安手里的杯子滑落,在地上砸成了碎片。

    陆薄言听到什么了!!!

    洛小夕也是目瞪口呆,指了指陆薄言:“简安啊,那……那不是你老公吗?”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