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好文章 > 正文

为什么男人总爱在事后问你:爽不爽?

来源:快读网 编辑:乐乐妹儿 时间:2017-02-17

出租车上,手机响了,叶温暖接起来。

 

    电话里的男人是她的老板,年逾五十,更年期,咆哮帝的化身,一有点问题就喜欢小题大做。

 

    不过,今天这事确实闹得大了点。

 

    一二十出头的实习生因为受不了客户的毛手毛脚,一个巴掌打了上去,把对方气了个半死,合同泡汤了。

 

    要护着实习生就意味着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老头当然要拿她出气。

 

    电话里的问责劈头盖脸而来,嗡嗡的像只苍蝇,叶温暖扶住隐隐作痛的额头,试图解释,“罗总,你听我……”

 

    “反正现在经济不景气,如果不想干了就趁早滚蛋!”

 

    她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一阵盲音。

 

    叶温暖盯着电话几秒,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这叫什么事儿啊?今天是撞了邪了还是怎么着?为什么所有事情都要和她作对?

 

    就在几分钟前,她接到苏佳佳的电话,喂了一声后就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低吟,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是来找她耀武扬威么?叶温暖忽然间失笑,都被她当场撞见过了,难道还怕她不知道?

 

    胃里还在难受,脑海中翻来覆去薄锦森和苏佳佳在床上赤身交缠的画面,一幕幕,靡乱放荡,让她恶心的想吐。

 

    一个男朋友,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亲近到骨子里的两个人,捅起刀子来却比谁都不留情。

 

    原本无数次的说服自己,那个男人已经和自己无关了,就算他是万人睡的牛郎,也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接到苏佳佳的这个电话后,叶温暖才知道,自己对他还是很在乎。

 

    真的很讽刺是吗?

 

    下车,垂头丧气的走到家门口,叶温暖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公寓,挤出一抹笑,还好,她还有个安身之所,她还是“顾太太”……

 

    拿出钥匙,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门开了,她下意识以为是打扫的阿姨,“张婶,你怎么今天就来了?”

 

    “太太。”

 

    突如其来的男声把叶温暖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眼前的中年男子双手交叠在身前,恭敬的朝她欠了欠身子。

 

    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叶温暖一脸状况外,“呃,太太?我?你是谁啊?”

 

    “太太,先生在里面等你。”

 

    叶温暖皱眉,看了一眼屋内熟悉的装修,除了客厅中央放着的两个行李箱,一切如常,“先生是谁啊?”

 

    “需要自我介绍么?……顾太太。”

 

    朦胧幽暗的光线中,黑色的沙发边站了个男人。

 

    而此时此刻,这双眼睛正散发着淡淡的冷气,落在叶温暖的身上,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味,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蹙。

 

    “顾太太?”男人勾唇,邪魅的讽刺,“呵,你倒是适应得不错。”

 

    随着他的目光,叶温暖注意到乱得一塌糊涂的沙发和客厅。

 

    她回过神来,定定的凝望着顾齐琛,突然想起来,他就是那个两年前和自己匆忙领证结婚的男人。

 

    叶温暖看着他惊呆了,自从两人结婚后,两年的时间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顾齐琛皱起眉头,表情更加不耐,看了一眼沙发的方向,散落的内衣和换洗衣服乱成一团。

 

    叶温暖脸上一红,很快走过去拾起内衣,卷在衣服里扔到一边,还不忘用纸巾擦干净沙发,“对不起。”

 

    顾齐琛在沙发上坐下,“从今晚开始,我会搬回来住。”

 

    “啊?”叶温暖大脑有些短路。

 

    想问为什么,转念又想到这房子是他的,他想住在这里完全不需要经过她同意。

 

    顾齐琛抬头看向叶温暖,白色的雪纺衫上系着一条小小的腰带,显得她更加单薄,“当然,我会给你三天时间搬出去。”

 

    叶温暖红润的脸颊一下苍白,下意识捏紧了手心,他这话的意思是……

 

    顾齐琛点了一支烟,声音冷冷的,“我这次回来是准备和你谈谈离婚的事。”

 

    客厅一下安静了不少,叶温暖僵硬的站在那,捏着衣角,犹豫了番还是问出口,“可不可以不离婚?”

 

    “恩?”顾齐琛的声音很冷,侧过脸,清远的眼眸隔着烟雾紧锁着叶温暖的双眸,“给我一个理由。”

 

    “我……”叶温暖咬唇,声音低低的,“我不想离。”

 

    虽然“顾太太”这三个字有名无实,可有了这个身份,除了能让母亲在苏家扬眉吐气,还可以膈应小三。

 

    所以这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离。

 

    顾齐琛认真审视着叶温暖,眸光幽深不见底。

 

    脸上红晕褪去的她,漂亮的五官越显得干净、剔透。清亮的眸子里映着令人心疼的倔强。

 

    尴尬的静默持续片刻,顾齐琛反问,“每天独守空闺,不难受?”

 

    “……不,”叶温暖脸颊发烫,轻轻的摇头,“不难受。”

 

    顾齐琛忽地上前一步,浓郁的男人气息顿时侵入叶温暖的嗅觉,让她的大脑有些空茫。

 

    “一个既不能陪你,又不能睡你的老公,你拿来干嘛?”

 

    “……”一针见血的总结让叶温暖无言以对,却不想退步,低声嘟哝道,“反正我不离婚。只要不离婚,我什么都答应你。”

 

    可像顾齐琛那样的男人,得天独厚的同时还生了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只要他开口,什么样的东西得不到?

 

    她现在说这句话,倒像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叶温暖在心底讽刺的想到。

 

    “我累了。”就在叶温暖正在纠结自己有什么资本和顾齐琛讨价还价时,顾齐琛率先开口。

 

    他这话的意思是……没得谈了?

 

    叶温暖情急之下冲上去想抓住他的衣角,却没想到脚下忽然踩空,“哐当”一声摔了下去。

 

    顾齐琛在楼梯口听到她的尖叫,眉头不悦的皱了皱,想起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她,声音冷沉,“这三天,我会先住在客房。”

 

    叶温暖目送着他的背影,一直到顾齐琛进房间才吃痛的抚着自己的额头,原本清澈的眼眸里一片愁容,他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是要和她离婚。

 

    叶温暖回到房间,瞪着室内的一片昏暗。靠在门上,浑身的力气像被突然抽空了,一动不想动。

 

    当年她会随随便便的和人相亲结婚,完全是为了能让母亲在苏家的日子可以好过些,可以不用那么低三下四。

 

    可是没想到的是安逸的生活才过两年,顾齐琛就跟她说了离婚,如果没了顾太太这个身份,那母亲往后在苏家的日子该怎么办?

 

    如今她这个顾太太虽然有名无实,但至少能让苏家的人有所顾忌,可一旦两人真的离了婚,那她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叶温暖一夜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做了很多凌乱的梦,不断的惊醒又不断入梦,反反复复。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眼中布满了血丝,精神也差得一塌糊涂。

 

    好在下楼的时候顾齐琛已经不在了,她随便吃了点早饭,就去了公司。

 

    ……

 

    总经理办公室。

 

    “我知道了。”

 

    她跟罗总解释了一下昨天的事,又强调手上还有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单子等着签,罗总满肚子的气才勉强消了点,临走之前还拍着她的肩膀叮嘱她好好干,只要她把秦氏的单子拿下,以前的事都既往不咎。

 

    叶温暖一走出办公室,才发现销售部的人全都看着她。

 

    “温暖你可真行,三两句话就把罗总的火气给消了下去。嗳,你额头上的伤不会是罗总干的吧?”一女同事阴阳怪气的说,那语气,那表情,好像叶温暖私下和罗总进行了什么不正当的交易。

 

    “温暖,他们那些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总见不得他人好,你别放在心上。”说这话的人,是销售部的陆晓。

 

    叶温暖昨天也是因为帮她,所以才会惹罗总生那么大气。

 

    “没事。”

 

    “看你精神很不好,你额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罗总真的因为昨天的事拿你出气?这都是我的错,还是我去给他解释一下吧?”

 

    “没事啦,你不要管,事情已经解决了。”

 

    她精神不好?她可以确定的是,并不是因为罗总朝她发了一早上的火,要么……

 

    也是昨晚顾齐琛的一番话搅得她心里有些烦躁,所以精神不振罢了。

 

    叶温暖本来就头晕,被她这样一弄更是头晕,糊里糊涂的真的和她简单的说了下昨晚发生的事。

 

    “什么?温暖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结婚了?!”

 

    “结婚证就在我房间里放着呢,这还能有假?”叶温暖收拾着桌上的文件,但是还是有些话,她没有说。

 

    陆晓好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温暖,顾齐琛能在众多女人堆里选中你当顾太太,你真的很幸运啊!太好了,这样一来,罗总肯定不敢给你穿小鞋,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陆晓越说越离谱,其中一句话却点醒了叶温暖,她顿时安静了下来,对啊,当年顾齐琛怎么就选中她了呢?

 

    现在回想起来才惊觉自己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嫁了这么个要什么有什么的老公?

 

    叶温暖正想着,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薄xx”三个字眼跳动在手机屏幕上。

 

    “温暖吗?今天我和锦森回家吃饭,爸叫你也一起来。”苏佳佳拿着薄锦森的手机,慵懒的语气里带着不屑和轻视。

 

    握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叶温暖红唇微启,“知道了。”

 

    “听说,顾齐琛回来了,他会跟你一起过来吧?”苏佳佳又问道,语气里写满了明显的不怀好意,她讽刺的弯唇,“要我说,你们都结婚两年了,可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他还记得有你这么个人儿吗?”

 

    “记不记得都好,可家里的结婚证、还有顾太太这个称呼跑不了。”叶温暖语气淡淡,让苏佳佳感觉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得立刻挂断电话。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夺了自己男友的妹妹和两年未见面的丈夫同时归来,一个是为了看她笑话,一个是为了跟她离婚。

 

    这剧情,还能再狗血一点儿吗?

 

    ……

 

    心烦归心烦,但问题还是得解决。

 

    漂亮的眼眸微微一拧,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刻伸出手拉开了旁边的抽屉,长指快速的拨开了上面的几个文件夹,抽屉的最下面果然放着一张名片。

 

这张名片,是两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顾齐琛的助手交给她的,说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联系他。

 

叶温暖看着名片上,“顾齐琛”三个字,柳眉轻轻一蹙,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这个结婚两年的“丈夫”好好聊一聊。

 

顾氏集团。

 

    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起,顾齐琛随手接起,霍北辰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那端传来,“二爷,你那位已婚两年的妻子找上门来了,要她上来吗?”

 

    顾齐琛眸色微动,淡淡道,“让她上来。”

 

    叶温暖进来时,顾齐琛正在给阳台上的植物浇水。

 

    办公室里开着暖气,叶温暖额头浸出了一层薄汗。

 

    听到门外的动静,顾齐琛并未转身,当她不存在似的,继续慢慢悠悠的做着自己的事,让叶温暖有些不知所措。

 

    尴尬的站了会儿,叶温暖咬着唇终于开口,“那个,我……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两件事?”

 

    听到叶温暖说话,顾齐琛这才放下水壶,转过身,闲淡的视线看了一眼叶温暖,轻哼一声,“除了不想离婚,还有什么?”

 

    “你……明晚能不能陪我回家吃饭?”说完,叶温暖有些心虚的瞥一眼顾齐琛,见他依旧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嘟哝着解释说明,“你离开两年,这一回来就要跟我离婚,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我啊?”

 

    “而且……”说到这里,叶温暖的声音明显小了一大截,可既然顾齐琛还没开腔打断,她就继续咬着唇往下说,“当初你和我结婚,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私人原因?过了河就拆桥,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叶温暖垂着眼眸,她不是没脑子的女人,顾齐琛当年匆匆娶了她,却好像对她没有一点儿兴趣,扔在迁城不闻不问的。要说这里面没有半点缘由,她断然不信。

 

    可顾齐琛的心思,又哪是她能轻易猜透的。

 

    顾齐琛在椅子上坐下,薄唇向上勾起一定的弧度,淡薄的问道,“结婚的时候,我和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第一,我希望你守着顾太太这个身份,能够安分守己。”

 

    叶温暖苦笑了下,这两年,除了苏家人和少数的几个好友,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她这个“顾太太”的存在,她还不够安分守己吗?

 

    “第二,这场婚姻我们各有目的,所以不要彼此干涉。”

 

    “最后,我虽然娶了你,却不会真的碰你。如果有一天,你或者我,不再需要这段婚姻,随时可以和对方提出离婚,大家好聚好散。”

 

    三句冷淡的话音将叶温暖原本还有的一点点希望彻底击碎,他这最后一句是在提醒她,现在他已经不再需要这段婚姻,也警告她别给他惹出事端。

 

    她的手指紧了紧,端起一丝强装的微笑,僵硬的回应了句,“抱歉,是我太强人所难……打扰了。”

 

    说完以后,叶温暖转身就走,她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眼睛里的泪水。

 

    从昨天到今天,她原本以为顾齐琛对自己是有一分情谊的,看来她想错了。

 

-------------

 

    正当叶温暖垂头丧气的想着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应付苏家那边的人时,突然刺眼的灯光she过来,她下意识的眯起眼睛。

 

    耳边仅听到一声刺耳的“吱”声,身子便向一侧刮倒了下去。

 

    “喂,你这人怎么走路的?靠,大白天的想死也给我滚一边儿去!”

 

    叶温暖摔倒在地,直到司机难听的骂声响起,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车撞了。

 

    委屈的眼泪终于盈满眼眶,叶温暖咬咬唇,又说了句“对不起”,然后退到马路的一边。

 

    方才被车撞倒的时候她根本来不及反应,所以伤到了脚踝,她一瘸一拐的,眼里含着晶莹的泪水,却始终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28楼落地窗边,一道挺拔的身影临窗而立,静静凝望着那抹失落的身影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地下停车场的出口处。

 

    窗外阳光明媚,他的脸却隐在一片浓墨般的阴影下。

 

    忽然间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接起,脸上不自觉的多了一分温柔,却又因为对方的话,而变得很难看。

 

    ……

 

    第二天下午四点,叶温暖到了苏家,还没进门就听见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争吵的声音。

 

    叶温暖轻皱着眉头,叫住一个女佣,小声的问,“苏佳佳和薄锦森都在里面?”

 

    那人还没有说话,她就听见苏佳佳的又急又委屈的一声怒吼,“叶温暖不过是一个私生女,就算她嫁给了顾齐琛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指望她的心向着我们?不管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她进苏氏的!”

 

    客厅里还是吵吵闹闹的,苏佳佳那句话不断的在她脑子里回荡,恰巧又听见叶清芳在里面那唯唯诺诺的声音,“佳佳,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不管怎么样,温暖她也是你爸的亲生骨肉啊,心当然是向着我们苏家的。”

 

苏佳佳冷哼一声,“你搞清楚,叶温暖,她姓叶不姓苏!”

 

    这句话落音,屋子里一片冷寂。

 

    叶温暖深吸了口气,果然在他们苏家人眼里,她和母亲一直都是外人。不过也罢,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她也懒得和这群人扯上关系。

 

    身旁的女佣小声的问,“大小姐,要不您先在外面坐坐再进去?”

 

    “不了。”叶温暖直接拒绝,来之前本来她还有一丝犹豫,可是在看见苏家人的态度后,反而更加坚定了她不能离婚的念头。

 

    女佣偷偷看了眼叶温暖,她身上天生有一种气质,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高贵。

 

    她微微沉了沉气,抬手便推开了面前的门,唇瓣微微上扬,“大家都在这里呢?爸妈,阿姨,下午好。”

 

    众人一脸惊异的看着她,叶温暖刻意没有去看薄锦森和苏佳佳,而是径直走到叶清芳面前,亲昵的挽着她的臂弯,似埋怨的说了句,“看你,怎么又瘦了?要是让齐琛知道我没有把你照顾好,他可是会找我算账的。”

 

    这句话令苏兴国和裴燕都露出了尴尬的神情——以前,裴燕仗着自己是这个家所谓的女主人,对她们母女是动辄打骂,直到叶温暖嫁给了顾齐琛,这种局面才稍微改善。

 

    “咳,温暖啊……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苏兴国干咳了声,打破尴尬的场面。

 

    叶温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柔声回答,“爸爸您也知道,齐琛他才回来不久,昨天被他折腾了我一整晚,结果一觉睡到了现在,索性就早点过来了。”

 

    薄锦森略有意外的看了眼叶温暖,盯着叶温暖脸上那抹娇羞,他眸子幽深,垂在身下的手指慢慢紧握成拳,指节都泛出青白色。

 

    苏佳佳冷哼了声,“说得好听。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顾齐琛怎么没有陪你一起回来啊?”

 

    叶温暖冷然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冽,看向苏佳佳,这个不仅抢了自己男朋友还对她步步紧逼的女人,她冷然的说,“齐琛他今天有公事要处理,毕竟要管理顾氏那么大家公司,哪能像你们家薄锦森似的悠闲啊。”

 

    “叶温暖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不要以为你嫁给了顾齐琛,就真的是顾太太了,私生女就是私生女,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叶温暖脸上挂着轻飘飘的笑,“结婚证都有了,不是顾太太是什么?倒是你,别到时候肚子都大了,还没扯证。”

 

    “叶温暖你——”苏佳佳盛怒之下扬起手。

 

    可是,预想的疼痛却迟迟没有传来。

 

    侧过头就看见一枚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袖口,然后是一只有力的手,稳稳的扼住了苏佳佳的手腕。

 

    随即是男人如刀刻般分明的侧脸,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脸上的神情更是冷漠的令人胆颤。

 

    他就站在她的身后,抬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像是对待稀世珍宝,“抱歉,我迟到了。”

 

    叶温暖呆呆的看着顾齐琛优雅的脱下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一旁,苏佳佳忽然惊呼了声,把她瞬间惊醒。

 

    苏兴国一看站在客厅中央神情冷漠的男人,立刻露出后悔不已的神情,但很快便恢复冷静,惶恐而尴尬的说道,“齐琛,温暖不是说你今天有事吗?这顿饭可以改天再吃,可别耽误了正事。”

 

    “没关系。”顾齐琛只简单应苏兴国一句,随即目光温柔的紧锁着叶温暖,“不会怪我迟到吧?”

 

    叶温暖侧过头就撞到顾齐琛的胸膛,顿时间浑身都僵硬得和石头一样。

 

    不知道是他的声音太过于好听,还是两人的姿势太过于暧昧,叶温暖一张脸红的如同滴血般,她下意识的轻轻摇头。

 

    “瞧你们,都站着干什么,先去吃饭吧。”裴燕尴尬的咳了一声,忙出来打圆场。

 

    午餐已经准备好了,精致的碗碟摆满了餐桌。

 

    叶温暖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尽管身下的手还因为紧张而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可她面上愣是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

 

    她嘴角噙着一丝幸福的笑意,始终巧笑嫣然的靠在顾齐琛的身畔,乖巧听话楚楚动人。

 

    可顾齐琛越配合,她心里就越忐忑不安,他的变化太突然,让她心里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反而更加的提心吊胆:他到底想干什么?

 

叶清芳心疼女儿,不断的给温暖夹菜,“温暖,这菜啊都是你爸吩咐厨房刻意做的你爱吃的,你一定得多吃点。”

 

    “恩。”叶温暖笑着接过。

 

    裴燕将目光直逼向叶温暖,“说起来,齐琛回来也有段时间了,有带温暖回去见过父母了吗?”

 

    “他们目前不在迁城。”顾齐琛淡淡回道。

 

    “是吗?那说起来,你们这都结婚两年了,温暖还没见过你父母?”裴燕放下筷子,故作诧异的问道。

 

    苏佳佳轻哼一声,“该不会是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吧?”

 

    母女俩一唱一和,叶温暖喉头滚动了几下,她很想为自己辩驳几句,可偏偏她们二人说的又是不争的事实。

 

    嚼在嘴里的饭菜,叶温暖觉得索然无味,她不确定顾齐琛会帮自己说话,下意识看了他一眼。

 

    顾齐琛薄唇微勾,英俊迷人的脸旁折射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泽,迎上叶温暖的视线,淡薄从容的说道,“来日方长,不急。”

 

    叶温暖呆呆的看着顾齐琛将一块糖醋排骨夹到自己碗里,见她失神,轻刮了下她的鼻子,“想什么呢,专心吃饭。”

 

    那动作,让叶温暖恍惚了下,仿佛两人真的是相爱已久的恋人。她怔怔的点了点头,“恩。”

 

    饭桌下,裴燕按住了苏佳佳气得发抖的手腕。

 

    苏佳佳接到来自母亲的暗示,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勉强沉住气。

 

    只见她看了眼窗外,随即惊讶的问道,“呀,什么时候下了这么大的雨?”

 

    叶温暖也跟着望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先稀稀拉拉的小雨已经变成了倾盆大雨,伴着冬夜的冷风下得越来越猛。

 

    放眼看出去,外面一片灰暗的雨幕,把苍穹都染得漆黑了许多。

 

    地上也积起了深浅不一的水洼,淹没了半个轮胎。

 

    “这么大的雨,开车一定很危险。”苏佳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叶温暖,暗示的太明显了。

 

    叶温暖的手指缓缓收紧,眉头也微微蹙起来,甚至有些无助的看向顾齐琛。

 

    顾齐琛握住叶温暖的手,他的手微凉,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那般清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

 

    叶温暖诧异的看向顾齐琛,裴燕母女俩的花花心思,他难道看不出来?他怎么能……答应在这里住一晚?

 

    “好啊,反正温暖的房间我每天都有让人打扫。”裴燕附和道,“你们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一晚。”

 

    叶温暖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和顾齐琛一起上了楼。

 

    刚进房间,叶温暖就像被针扎似的,一下从顾齐琛身上跳开。

 

    她六神无主的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慌慌张张的说道,“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住一晚。干脆我去随便找个理由,我们还是离开吧。”

 

    顾齐琛淡淡看了她一眼,无视她的紧张,却是开始漫不经心的打量起她的小屋子。

 

    不算大的房间,除了一张床就剩下一张用来休息皆当工作间的小书桌,窗户还开着,外面的雨一直下个不停,寒风用力的卷着窗帘,发出“啪啪”的声响。

 

    叶温暖听的心烦,走过去,奋力的关上窗户,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身上的雨水。

 

    她轻轻皱着眉头,坐到床边不安的等着顾齐琛的回答。

 

    顾齐琛走到书桌旁,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侧头看向叶温暖,“这不是正合你意吗?如果我们今晚走了,那你的如意算盘可就打不响了。”

 

    叶温暖愣了一下,随即苦笑。

 

    “就像你说的,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各有目的,这两年你已经帮我不少了,我没有理由再麻烦你。”

 

    “所以,”顾齐琛看着她,神情恢复了往日的清冷,讽刺的弯唇,“你是同意和我离婚了?”

 

    叶温暖静默了几秒,然后才抬头用她清澈的眼眸凝视着他,挤出一丝笑,“你明明知道,只要你坚持离婚,我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叶温暖苦涩的笑了下,只是脸上还有些苍白,她逃避的别过头去掩饰略微失落的情绪。

 

    顾齐琛忽然间喊了她一声,叶温暖奇怪的看向他。

 

    “我们再做一个交易如何?”顾齐琛忽然间说。

 

    叶温暖不解的皱了皱眉,抬眸看着神情冷漠的顾齐琛——

 

    想起他今晚突如其来的变化,他为什么要当着大家的面撒谎来帮她演戏?他为什么要让大家误以为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很好?

 

    在她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的动机时,他却率先提出要和她做一个交易?她浑身上下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和他交易的呢?

 

    难道是……

 

    叶温暖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却听见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只余下一句讽刺的话在她耳边萦绕——

 

    “你想多了。”

 

    叶温暖松了口气,也是,像顾齐琛那样的男人怎么能看得上她?

 

    可是,顾齐琛下一个举动又令她紧张起来,他走到她身旁,俯身将手撑在她两侧,她受不了只有往后退,很快便被他圈在了手臂和床头之间。

 

    四周都是男人身上那混合着烟草和香水的味道,叶温暖的心跳顿时就乱了,脸蛋烧得滚烫,一种过了电的酥麻感觉令她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下。

 

    哪怕是和薄锦森交往的时候都未曾这么接近,接近到她的身子都是紧贴着顾齐琛的胸膛。

 

    她整个脑子都恍恍惚惚的,所以当顾齐琛说出那个所谓的“交易”内容时,她竟然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然后才突然惊醒过来,立刻尖叫一声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