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短故事 > 正文

打板子的故事

来源:快读网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2-18

  第1篇:打板子的故事最新

  想起昨日被母亲打了屁股,我此刻还记忆犹新。

  昨日,母亲让我做一份数学测验卷,看看我忘没忘上学期的知识,母亲说:"你要考得90分以上,不然,母亲就要生气了!"母亲长期以来一向对我严格要求,但是我此刻还不知道母亲会怎样惩罚我。

  试卷做完,母亲也判完了,对我说:"过来,我判完卷子了!我给你讲讲!"我过去一看,傻了眼,才得了67分!母亲先是给我讲了一遍题,发现我有的题不该错,就用尺子打了我的手心,可疼了!

  卷子讲完了。母亲说:"你这次考的太差了!说,该怎样办?""打。""打哪里?"我犹豫了一会,说:"打屁股吧。"母亲说:"好,你先把裤子,内裤脱下来,衣服撩起来,然后趴在钢琴凳子上,屁股撅高点!"

  不一会,母亲就来了,我看到母亲拿的是鸡毛掸子,我怕极了。以前母亲顶多拿手打我几十下"你这天考了67分,距离90分差23分,差一分打屁股2下,一共打46下,加上你刚才不认真听我讲,要打65下!这是咱们家的规矩!"母亲见我屁股没撅起来,用鸡毛掸子先揍了一下我屁股,然后去拿了几个枕头。帮会名字

  母亲开始打了,先用手打了二十下,不算疼,但是我知道屁股必须红了。母亲开始用鸡毛掸子打了,"啪啪啪啪啪啪……"我一边哭,一边向母亲求饶,母亲说:"你考这么差,不打怎样行!屁股不许动!不许挡!"母亲这回可真是气坏了!

  65下最后打完了,母亲说:"不许把裤子提起来,去墙角罚站!动一下打屁股5下!"我乖乖去了,然后,我坚持不住了,动了一下,母亲用手打了我屁股5下。

  晚上,母亲给我上药,对我说:"我这么打你是不期望你以后之后'狗熊掰棒子',要是下次还这样,我之后打屁股!听见没有!"我答应了母亲一声,以后不再这样了。

  第2篇:衙门打板子的故事

  仓公,又称太仓公,姓淳于名意(前205-前140年),是临淄人,因其做过齐太仓长,管理都城仓库,所以习惯上称他为仓公。

  仓公师从阳庆,阳庆传他“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他学了三年,给人治病,能预决病人生死,一经投药,无不立愈,因此远近闻名。仓公切脉已臻于神乎其技的程度。如齐侍御史成自述头痛,仓公为他诊脉,诊断为疽症,其病因内发于肠胃之间,因贪酒所致,五日当肿胀,八日时便呕脓而死。果然,成于第八天因呕脓而死。

  由于求医者众,而仓公又不常在家中,所以,病家常失望而归。日久,求医者开始愤懑异常。就象以上所举医案,由于仓公能预知生死,有的病人就无药可医,病人就责怪仓公不肯医治,以致病人死亡。怨气积久了,终于酿成祸祟。汉文帝十三年(前167年),有权势之人告发仓公,说他借医欺人,轻视生命。地方官吏判他有罪,要处仓公肉刑(当时的肉刑有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等)。按西汉初年的律令,凡做过官的人受肉刑必须押送到京城长安去执行。因此,仓公将被押送到长安受刑。

  仓公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临行时都去送父亲,相向悲泣。仓公看着五个女儿,长叹道:“生女不生男,遇到急难,却没有一个有用的。”听完父亲的哀叹,十五岁的小女缇萦决定随父进京,一路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临淄相距长安两千余里,一路上父女俩风餐露宿,尝尽人间辛酸。好不容易到了长安,仓公被押入狱中。为了营救父亲,缇萦斗胆上书汉文帝为父求情,请求做奴婢替父赎罪。上书中这样写道:“妾父为吏,齐中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切痛死者不可复生而刑者不可复续,虽欲改过自新,其道莫由,终不可得。妾愿入身为官奴婢,以赎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也。”

  汉文帝看了信,十分同情这个小姑娘,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召集大臣们,对大臣说:“犯了罪该受罚,这是没有话说的。可是受了罚,也该让他重新做人才是。现在惩办一个犯人,在他脸上刺字或者毁坏他的肢体,这样的刑罚怎么能劝人为善呢。你们商量一个代替肉刑的办法吧!”

  大臣们一商议,拟定一个办法,把肉刑改用打板子。原来判砍去脚的,改为打五百板子;原来判割鼻子的改为打三百板子。汉文帝就正式下令废除肉刑。这样,缇萦就救了她的父亲。

  汉文帝废除肉刑,看起来是件好事。但是实际执行起来,却是弊病不少。有些犯人被打上五百或三百板,就给打死了,这样一来,反而加重了刑罚。后来到了他的儿子汉景帝手里,才又把打板子的刑罚减轻了一些。

  当朝皇帝是开创了历史上少有的盛世“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刘恒,史书记载,汉文帝治天下,恭俭仁厚,以德化民,海内安宁,百姓安居,人民乐足。他见到上书后,感其孝诚,免除了仓公的刑罚,同时颁发诏书废除由来已久的残酷的肉刑。诏书是这样写的: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已加焉,或欲改过为善,而道无繇至,朕甚伶之!夫刑至断肢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痛而不德也!岂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有以易之!不久,丞相张苍等人根据这个诏书废除了肉刑制定,颁布了新刑法。正是小小女子缇萦的至孝之心而上书救父的美举,促使了肉刑的废除。为此,班固有诗赞缇萦:

  三王德弥薄,惟后用肉刑。

  太仓令有罪,就递长安城。

  自恨身无子,困急独茕茕。

  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

  上书诣阙下,思古歌《鸡鸣》。

  忧心摧折裂,晨风扬激声。

  圣汉孝文帝,恻然感至情。

  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

  缇萦上书救父的孝行,万古流芳,成为后世孝道的典型。

  第3篇:皇上打皇子板子的故事

  有一次父子俩谈到治国之道,朱标认为以德为本,即做皇帝的要有仁德之心,要爱护自己的部下,不要动不动就杀就判刑,可是朱元璋不以为然,他把一个带着很多刺的棒子丢在地上,叫朱标捡起来,朱标知道有很多刺,怕扎到手,于是就不捡,朱元璋就说,你也知道有刺怕扎到手,我这是为你去掉棒子上的刺啊!

  朱标还是争辩,于是,朱元璋就拿着棒子追着朱标打,朱标一路跑一路喊,最后不得已,朱标故意将放在身上的马皇后的画像丢在地上,朱元璋见了之后,才停了下来!

  这个就是朱标(太子)被打的故事之一!

  据《名山藏》记载,朱元璋在征战中,尝为敌兵追击,高皇后马氏背著他逃命。马皇后死后,太子可能是考虑从此失去与其父缓冲的馀地,便将这一事件绘作图像,藏在怀中,以备不测。後来果真发挥了作用。一日太祖又大开杀戒,太子劝谏说:”陛下杀人过滥,恐伤和气。“元璋不作声。第二天故意把一条棘杖放在地下,叫太子拿起,太子面有难色,元璋说:”你怕有刺不敢拿,我把这些刺都给去掉了,再交给你,岂不是好。我所杀的都是天下的坏人,内部整理清楚了,你才能当这个家。“皇太子说:”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意思是说有怎么样的皇帝,就有怎么样的臣民,元璋大怒,拿起椅子就朝他掼,并继续追打,他就有意把图掉在地上,太祖看到图,感念马皇后而怒气得以消解。

  洪武七年,孙贵妃去世,太祖令太子服齐衰杖期,太子以其不合礼法而拒绝执行,气得太祖要用剑击他。后来在众人的劝解下,事态才得以平息。

  第4篇:公堂打女犯大板子故事

  宝珠的扮相吓晕了娘娘,被几个侍卫抓住。朱由校悠闲的过来,命令将她带去浣衣房。宝珠看到朱由校很生气,问他到底是谁。他继续骗她,自己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木工总管。最后,他吩咐侍卫让公公好好调教她,注意不要揭穿了自己的身份。

  奉圣夫人前去拜访张嫣。正聊着,皇上冲了进来。皇上和奶娘打了招呼,便拉张嫣去旁边将自己雕刻的女像拿给张嫣看。张嫣很是喜欢,但是还是劝他要以国家大事为主。听到这话,奶娘凑上来,说她不必劝皇上,因为她已经看惯了皇上贪于玩乐。皇上很害羞,答应张嫣以后多关心朝政。

  得知张嫣的存在,奶娘觉得留着也好,以免张嫣专宠。

  皇上到浣衣房的墙头偷看宝珠干活,被宝珠发现,摔下墙头。得知宫外的便服已经做好,皇上差人送两箱衣服给面店老板。听下人回报,面店老板并不贪于财物,他决定亲自前去拜访。

  宝珠不喜欢洗衣服,用脚踩,被马公公发现。刚好,娘娘的下人来取衣服,发现娘娘的衣服被破坏,让马公公拉她打板子,宝珠很生气,居然拿脏衣服砸在宫女身上,转身就走,气得马公公直哆嗦,要将宝珠关上三天。

  娘娘的宫女正批评浣衣局的公公,娘娘听到,得知是披肩被洗坏,没多责怪。宫女猜测皇上是喜欢宝珠,娘娘决定罚宝珠三天内绣一封悔过书,以了解她的情况,帮皇上扩大后宫。皇上告诉张嫣,自己在民间曾遭宝珠陷害,也绝不会喜欢她。

  得知皇后让自己绣悔过书,宝珠愤怒的和公公发生冲突,并在花园里撞到皇后。看到皇后,她责问皇后为什么要为难自己绣悔过书,皇后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她的问题,被皇上看到。皇上很高兴,从暗中走了出来,但是不忘假装自己是木工总管,并安排宝珠到皇后身边。

  皇后安排徐妈妈管教宝珠,徐妈妈听到她自称张宝珠,很生气。原来宝珠是皇后的乳名。但是皇后并不介意,要徐妈妈不要拘泥于这些,教好宝珠宫里的规矩便是。

  得知自己和皇后重名,宝珠索性让徐妈妈叫自己作张宝塔。宫里被不懂规矩的宝珠搅得很不安生。一天,宝珠正吹嘘自己的打架事件,皇后出面,决定以后亲自管教她。

  宝珠坐在椅子上吃西瓜,垃圾扔的满地。皇后命她打扫干净,她不听。皇后命令宫女记着,以后宝珠一次不听自己的话,就罚她一天不许吃东西。宝珠赌气,宁愿不吃东西,也不要打扫。皇上对这样的处罚方式感到很满意,还故意带吃的去气宝珠。赶走皇上,宝珠决定自己去偷吃的,结果被皇后看到,笑她出尔反尔,又命她后天也不许吃饭。

  宝珠想假扮公公逃出宫去,还是被皇上抓到。

  宝珠正睡觉,皇后拿着饭来找她,要她打扫好被她弄脏的院子。没抗争过肚子,宝珠只好动手打扫。打扫好院子,宝珠急着吃饭,皇后告诉她,以后二人一同吃饭。

  宝珠带着公公在宫里赌大小,输得正惨,皇后出现。皇后罚宝珠和公公跪在院前顶水盆。皇后那边,想要找个机会送宝珠出宫。

  奉圣夫人找到婉洛,教训她不懂得抓住讨好皇上的时机,便命她出去。

  皇上正教训和宝珠赌博的公公,婉洛来送茶。然而,婉洛莽撞的碰倒皇上雕刻的鹦鹉,吓得跪在地上。皇上不喜欢她总是下跪,命她起来,问她自己的雕刻怎样。婉洛正讨好,楚楚说着可惜,从身后走了出来,说鹦鹉少了眼睛,令作品略显可惜,还自荐说自己学过丹青,可以为鹦鹉添一双眼睛。看到她的画龙点晴这笔,皇上很高兴,要她每天来帮自己。

  又到了吃饭时间,张嫣故意将宫中动态透露给宝珠,以便放她出宫。

  第5篇:小衙役打板子的故事

  平时看古装电影和电视剧时,经常看到大堂之上审案官审案时抛下令签,命令衙役对堂下跪下的草民“打板子”的情景,这是获得口供的重要手段。所谓的“大刑伺候”,主要就是打板子,又叫杖刑。这个看似简单的审问过程,实际隐藏了很多猫腻儿,里边很有讲究,也很有黑幕,“明镜高悬”匾额下,三尺公案之上,官衙勾结、上下串通、见钱行事、手头把握的黑戏几乎天天上演,给了银子轻打人,不给银子乱打人,让人感觉这种古代的司法审讯方式,真的很黑很变态。  古代的县衙是基层的行政和司法机构,有“吏、户、礼、工、刑、兵”六房。大堂相当于现在的审判大厅,案上通常放着文房四宝、令签筒、惊堂木等升堂办公用品。关于令签有几种说法,一说是黑、红两种,黑色用于较轻的刑罚如打板子;红色只有在判处死刑时才使用。二说是红、绿两种。红头签为刑签,是下令动刑的;绿头签为捕签,是下令捕人的。三说分三种,分别置于“执”、“法”、“严”、“明”四个签筒内,“执”字筒内放的是捉人的签子,相当于现在的逮捕证。其它三个筒分别放白、黑、红三种颜色的签子,白签每签打一板,黑签每签打五板,红签每签打十板。这也许是各地的规定不一,但有一条规定是统一的,就是丢出的令签不能收回,这意味着大老爷说的话是真理,办的案是铁案,不能改判。

  说古代审案“打板”很黑很变态的首要一条,就是打板的轻重是由问案官声音的分贝来调节的,而声音的大小则是由行贿的银子多少和关系多深来决定。传说问案官在抛令签有几种声调,如果问案前一点意思和关系也没有,就会大喊“朝死处打”,衙役就会把吃奶的劲使出来,不把当事人整死也会整成植物人;如果问半天当事人还是不承认,问案官很烦时就会喊“狠里打”,这是向衙役发出的逼供信号;对没有私情又没得到好处的当事人,就喊“着实打”;对没有关系索贿未遂者,就喊“着力打”;对尚未送好处的而家庭经济条件尚可又有可能送好处的,就喊“着实打”,威胁之下,把收礼的可能控制在最高限度,把收礼的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对有点关系但送礼力度不大者,就喊“用力打”,给点艳色,吃点痛苦;对有关系又行贿的,就喊“用心打”,打板时意思意思就是了。这种审理方式可套用今天的一句歌词来形容问案官的打板口令:“要问我打你有多狠?银子代表我的心。”

  说古代审案打板很黑很变态的第二条原因,就是打多少板要看审案官的心情来决定。虽然古代刑律对打多少板有明确的规定,比如清朝县官最多打100板,在唐代刑讯时使用长三尺五寸,大头三分二厘,小头二分二厘的专用讯囚杖,只能击打背、腿、臀,且要求这三个部位受刑相等,刑讯不能超过三次,用刑总数不能超过二百下。但至于每个人打多少,则是由审案官根据自己的心情和判断自定的,随意性很大。一般情况下,衙役把人犯带到大堂之后,审问时要打多少板,这要看坐堂审问官的意思。如果审问官昨天晚上与老婆生气了,气头未过,说不定下面的草民就会多吃几十板,如果是审问官刚刚纳妾喜庆之余,说不定草民就可以少吃几板,真是日有阴晴圆缺,打板喜怒无常。如果遇到是越级告状的,还要再加50板,因为古代和现代一样,官员辖区内有百姓越级上访是件很不光彩的事,证明这个官员当官没有给民作主,应该回家卖烤署了,这是要影响官员政绩的。

  说古代审案打板很黑很变态的第三条原因,就是衙役在打板过程中的媚上态度很令人恶心。堂上打板的衙役是不敢得罪自己的主子的,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就业问题,所以他们在打板时要千方百计地揣摸主子的意图,把用劲的分寸掌握到最好,使板子落在疑犯的屁股上,痒在主子的心里头。打板的形状不尽相同,有比较细的竹板,有粗大的木板,木板又有宽的、窄的和四棱子的,打起人来自然轻重大不相同。打板的轻重全掌握在这帮衙役手中,而衙役们则是通过观察和分析官员的动作和口气来行事的,况且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手打人的绝活儿,清末小说家李伯元描述了苦练打人屁股本领的方法,他说:“这打人的法子,是用一块豆腐摆在地上,拿小板子打上去,只准有响声,不准打破。等到打完,里头的豆腐全烂了,外面依旧是整整方方的一块,丝毫不动,这方是第一高手。”凭着衙役们这些高超的技能和察言观色的本领,轻打还是重打,分寸一定把握得相当出色。

  说古代审案打板很黑很变态的第四条原因,就是打板的过程很黄很暴力。公堂打板男女不同,男人打屁股,这是唐太宗李世民定的规距。李世民看针灸图发现腰背部穴位很多,而屁股上穴位相对少些,由此受到启发,就下旨:但凡是公堂上对男嫌疑犯行刑,改成打屁股。对于女嫌疑犯,则用特制的刑具夹她的手指,一般女人难以招架。在打板过程中,对待男人采取的是“臀美从宽、臀丑从严”的政策,审案官和衙役们看到男犯雪白的美屁股时很难下手,郑板桥在为官时就写了一首打板的感受:夫堆雪之臀,肥鹅之股,为全身最佳最美之处,我见犹怜,此心何忍!今因犯法之故,以最佳最美最可怜之地位,迎受此无情之毛竹大板,焚琴煮鹤,如何惨怛?见此而不动心怜惜者,木石人也。遇通奸案件时,衙役们还会边打板还边编歌唱着打,以此来寻求刺激。比较流行的歌有:昨夜搂着小娇娘,今天骑马上法堂;屁股挨了几十板,看你通奸不通奸。遇到书香门第的小女,大堂上还会调戏一翻,古时有个才女被带到大堂,县令一看貌美,但想网开一面,特许她当堂吟出八句诗来,要求句句可“打”,但又不能有“打”字,如果吟得好就可以不打。才女急中生智,吟到:日出谯楼更鼓,渔翁收网回家。猎户鸟枪折坏,良弓无弦高挂。油坊芝麻外粜,铁匠改灶生涯。院中秋千架倒,大人宽放奴家。从这首急中生智的诗看,当人真正逼到绝路上时,只能只顾屁股不顾脸了。

  由此看,古代衙门打板的轻与重、多与少,不是由刑律决定的,而是由长官的意识、行贿的多少、关系的深浅、面貌的美丑、性别的差异来决定的,这种对待老百姓的态度真是令人痛心,这种司法审判方式真是变态到了极致。

  第6篇:杖刑打板子故事

  整个内院的丫鬟仆人得有百十来人,挤了满满一院子。

  阿月好半天没说话,冰冷地看着众人,过了许久,冷声喝问:“时亦旋呢?”

  紫兰回道:“时姑娘她没来,王嫂子只说是丫鬟仆人都得过来……”在王府里,还没人把时亦旋当丫鬟,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阿月的通知里本没有时亦旋在列。

  “放肆!不是说了府里所有的丫鬟仆人都必须来吗?她时亦旋是主子呢还是客人呢?”阿月厉声斥责。“王家大嫂子,去把她给我拖过来!”

  王幻领命,大步去往时亦旋的居处。那时候时亦旋还住在临近野鹤斋的璇玑斋。

  王幻冲进去拿人的时候,因为丫鬟仆人都被叫走了,只有时亦旋一人在。谁也不知道王幻对时亦旋做了什么。总之时亦旋到明月居的时候,身上没有一点血迹,衣衫整齐,只是脸色苍白,汗水滚滚,双腿发颤,无力站立的样子,一开口便咳出血来。

  阿月笑道:“我说时姑娘这么知书达理的人,怎么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呢?原来是病了啊!既然时姑娘病得这么重,这府里的事就不用你操劳了,以后这内府的事,就有我来管吧。”

  时亦旋吃力地应了声“是”,拿出了一本账簿,“这是这两日新作的账目,交由王妃处置,以前的

网友评论: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