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课堂罚站算不算是体罚,罚站多久算体罚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20
本文已影响

  近日,一名初中男生因扰乱课堂,且不听劝告,被教师勒令站到教室最后一排听课。事后,孩子声称把脚站肿了,家长为此找到学校,指责教师体罚学生,同时向报社投诉。此举是否属于体罚,脚肿是否因久站所致,教师和家长产生了异议,闹得不可开交。最终,校领导代教师向学生和家长道歉,平息此事。采访中,当事的教师显得无奈:“对于顽劣的学生,该如何去教育?”

  我国《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明文禁止教师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在如此强大的保障下,学生不能打、不能动已经成为了人们的共识。然而,我们的教育该不该有惩戒?惩戒和体罚之间,有无界限?

  家长认同赏罚分明

  武汉小学一学生家长曾女士说,现在的孩子不习惯“逆来顺受”,他们更有思想、更有个性,需要平等地对待他们。“做家长的,对孩子的教育要循循善诱。在孩子眼中,教师比家长要权威得多,我认为教师更应该用平等对话的方式来教育孩子。”

  “教育孩子,一味的赏识是不现实的,需要适当的惩戒。”中北路小学一学生家长石先生说,自己读初中时,因为经常在做操时“溜号”,后来,新来的班主任想出一个点子:每溜一次,不但要在课间到操场中央补做广播操,还要罚跑1500米(当时体育课男生中长跑的测试项目)。在学生们的哄笑声中,他面子上挂不住了。几次下来,他再也不敢逃避出操了。石先生说,在现在的教育中,他对孩子的教育赏罚分明,教育孩子要有罚,但绝不是伤害学生身心健康的体罚。

  惩戒应该带着爱(www.kuaidu.com.cn 快读)

  采访中,许多优秀的老师都有同样的体会:学生毕业以后,和老师保持着联系、跟老师最亲近的多是当年受罚最多的调皮鬼。教师们说:“这些孩子知道老师是真心为他好!”不难看出,教育中的惩戒,是生爱还是生恨,决定因素是师生能不能彼此信任,教师是否由衷地爱学生。

  武汉市第45中学的一名教师说,许多英才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受过惩戒,而每一次惩戒,都让他们得到长足进步。对于教育惩戒,优秀的教师往往能把握好尺度,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同样,缺乏爱心的惩戒必然是不成功的教育。

  无惩戒教育有遗憾

  在不少中小学校园,记者感到师生关系比较冷淡。教师怕“无事生非”、怕家长投诉,对学生除了与学习有关的事,一律不过问,更别提与学生的情感交流了。

  一名小学教师坦陈,一个孩子总不交作业,怎么说都不听,她便惩罚学生:一次不交作业,就要罚做五次。结果被家长告到上级主管部门,说是学生遭到变相体罚。受到警告后的老师,便不再自寻烦恼,对个别学生不交作业等违纪行为,听之任之。师生关系疏远,甚至冷漠化,不仅会影响教学效果,也让教师形象大打折扣。

  日前,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王定华表示,教师正当使用的、恰如其分的惩戒不属于对学生的体罚,不提倡对学生的一切行为都给予包容、甚至迁就的做法。批评和表扬同样重要,不负责任的表扬会让学生看不到自己的瑕疵。专家指出,惩戒是对不良行为的矫治,其实也是一种爱,体现了更强的分寸感,是在学生的身心所能承受的范围内进行的。体罚,不仅违背教育初衷,更违背人和人之间的基本规则。老师,甚至是父母,都没有权利这样做。

  据介绍,教育部门还将深入研究这一问题,帮助教师正确区分合理的惩戒和体罚以及变相体罚。

  最近,一名调皮的初中男孩子扰乱课堂,也不听老师劝告,被教师勒令站到教室最后一排听课。事后,孩子声称把脚站肿了,家长为此找到学校,指责教师体罚学生。我国《义务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明文禁止教师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最近上海市首个由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制定的《中小学教学事故处理意见(试行)》在南汇区出台,该意见也专门提出体罚学生或使用侮辱性语言造成不良后果等都将纳入教学事故范围。在重重“阶级专政的工具”的保护下,在老师们看来学生是个泥娃娃,碰不得。

  记得还是上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得意的拿一根长长的竹制的打人工具,熟称“教鞭”的这种东西,据说是她以前的学生专门制作送给她用来“教导”现在学生的。那么在我的小学生活中出现了不少实例:某一篇课文不会背,某一次的听写成绩不好,某一次的家庭作业格式不对……那长长的教鞭就会在小朋友的屁股上留下印记。同时,班主任老师的嗓门很大,即使不骂人也会给你畏惧的感觉。班主任老师曾经跟我爸爸告状说,这孩子实在太娇气,我才一开口眼泪就马上掉下来。当时很小,所以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娇气。上到大学我开始慢慢回想到小学生活,突然发现整个小学时光都是充满着对班主任的一种恐惧当中,颇有压力。所以她一开口我就害怕,作为小孩子对于害怕的表现形式就是哭了。像这样的小学生活实例,只是轻描淡写,说得太多恐怕会让人觉得忘恩负义,老师悉心培养了你,长大了居然还要回头来说坏话。

  现在完全不同了,学生在课堂,只要不违反课堂纪律就不用怕老师了,老师也要讲道理。老师如果打骂学生,学生和家长可以到校长、教育局领导那里反映(所以现在我非常羡慕这些学生,希望能够带着这样的思想回到小学时光跟班主任老师好好辩驳一番),也可以用“阶级专政的工具”来捍卫自己。可是对于那种本身违反课堂纪律,被老师罚站在现在的人看来也是合情合理的处理方法,却被家长认定为体罚。我却突然有了这样的问题,是这样的:现在什么是老师最害怕的事情?我的答案就是那位当事老师所说的“对于顽劣的学生,不知道该如何教育”。如果我是那位老师再管教这样的学生来,也会底气不足,腿肚子就会筛糠。

  在一则新闻报道中教育部王定华表示,教师正当使用的、恰如其分的惩戒不属于对学生的体罚,不提倡对学生的一切行为都给予包容、甚至迁就的做法。我问过应城实验小学的徐宏老师,对学生惩戒有哪些好处,他回答了我五条:第一,让学生意识到自己错了;第二,说明这样做是要承担一定后果,是有风险的;第三,警告,再这样做是不行的。第四,提醒,不能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五,警示,告诉身边的其他孩子,这样做是不可以的。从他作为一线教师的经验看来,惩戒也是一种必要的合理的教育方式,是在帮助学生明确正确的行为方向,使学生学会分辨行为的正确程度。希望教育部能尽快出台帮助教师正确区分合理的惩戒和体罚以及变相体罚的相关政策,让老师不再为教育学生而手足无措,同时也帮到学生。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