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开讲啦唐长红演讲稿:为了鲲鹏展翅那一刻(203期)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15
本文已影响

  开讲啦唐长红演讲要点:

  1、谁愿意给你做上好的武器然后和他来对抗?谁愿意把值钱的东西给你,让你来挣钱?核心技术靠化缘是得不到的。

  2、如果你看过更大的天,如果你看过更大的山,这个东西就不算大。

  3、对飞机来说,一克重量一克金。有很多的飞机设计单位提出的口号就是为一克黄金而努力,为一克重量而努力。

  4、飞行员需要把47个动作同时完成,而且又得保证在几秒钟内完成。当很多人看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飘然而起的时候,当即决定明天首飞。

  5、这不是一代人的情怀,这是几代人的情怀,这是几代人的梦想。问问我们的父母,问问我们的孩子们,谁不希望我们国家有更大、更强的飞机?谁不希望我们国家更强盛?

  开讲啦唐长红演讲稿:为了鲲鹏展翅那一刻

  演讲时间:2016年11月12日

  ——中航工业运-20总设计师唐长红在《开讲啦》第203期的励志演讲稿

  大家好,非常高兴与大家分享运-20大型运输飞机的一些故事。我们不仅仅是做一架飞机,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我们国力的提升,标志着我们能力的提升,标志着我们科学技术水平的一种进步,所以大家才为之而震撼。如果从需求的角度上来说,这种飞机的需求非常迫切,是几代人的梦想。在我们还没有的时候,确切地说我们是买不来的,我们买的也仅仅是别人的二手货。大家想一想,谁愿意给你做上好的武器然后和他来对抗?谁愿意把值钱的东西给你,让你来挣钱?所以习总书记讲了一句话,核心技术靠化缘是得不到的,一定需要自力更生。所以这架飞机可以说是自力更生的一种代表。(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我想跟大家讲的是大运(运-20)背后的一些故事,比方说我们团队这么一个被信任的过程。从信心上面来说我们在增长,从信任的角度上来说也在长进。在此之前我们没有研制过这么大的飞机,所以每次的论证过程中我们具备不具备那样的能力,这首先成为第一问题。大运(运-20)一开始,做了一个机头样机,仅仅做了个机头而已,但是大家要知道这个机头还是很大的。大家想象一下,我们可能进了大厅,进了房子,这个房子有多大的高度,可以比较比较。所以等到这个做出来了以后,有很多人用了一个词去描述,叫震撼。设计员觉得震撼,一些领导也觉得震撼。领导们觉得震撼,看来我们具有这样的能力,我支持他。设计员觉得震撼,我们就感觉非常遗憾。如果连自己亲手画出来的图都觉得震撼,我怎么画的是这样的呢?那是缺乏自信,或者说缺乏一种感性认识。如果你看过更大的天,如果你看过更大的山,这个东西就不算大。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的胆量和他的能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提升。等到整个样机都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震撼,这个震撼和以前的震撼就完全不同了,是在信任基础上的提升。首先对这个团队是信任的,这么多系统,这么复杂的东西,这么大个的东西我们都能做出来,我们能加工出来。我们有这样的单位,我们拥有这样的材料,我们在什么地方还需要再做,我们会做得更好,我们找到了差距。这个团队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增强了自信。

  开讲啦唐长红演讲稿:为了鲲鹏展翅那一刻(203期)

  飞机首飞,大家都知道这么大的飞机要首飞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是要把一堆用金属堆起来的东西推上天。首先是重量,它得飘在空中,重了就飘不了了,重了就飞不上去了。所以对飞机来说,一克重量一克金。有很多的飞机设计单位提出的口号就是为一克黄金而努力,为一克重量而努力。飞机上的结构,不是说我要把它做得多强。飞机的结构设计师、强度设计师们,他们是要让它断它就断,让它不断它就不断,得做到这一点才是合格的设计师。如果不断,你就背了很多的重量。如果你背一个人的重量你就少载一个人,如果你背一个箱子的重量你就少载一个箱子。所以我们在为每一克而努力。

  飞机是一个时代技术的产物,一架飞机一做,等真正到使用的时候,七、八年,十年以后进入部队,那么它所使用的技术,有信手拈来的,也有通过努力可以攻克的关。还有的话你要想到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以后可能要发展的一种技术,我们叫够一下,可以够到的这么一种技术,如果不是这样,到那个时候就是一种落后。

  这么大的飞机,大家可能想象不到,那么大的机翼里边是一个油箱,这个油箱是用很多铆钉和螺栓连接起来的。每一个螺钉,每一个螺栓都不能漏油,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要知道热胀冷缩,早上生产的东西和下午的长短不一样,那就更别说制孔了,所以需要有技术进步。大运(运-20)的研制不光采用了数字化的设计而且还采用了数字化的装备、数字化的预装备,以及数字化的检验技术。所以这么一些东西都提出来,很多我们必须攻破的难关,大大小小的统计能够挂到账上的,我们的攻关项目大概有四百多项。

  尽管如此,各个系统做了很多的工作。飞机推出来以后能不能飞,这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问题。于是我们和飞行员一块研究,我们构造一次高难度的动作——飘滑。如果这个飞机连续在这个飞机(跑道)上飘起来,那也就等于这个飞机要完成一次起飞同时完成一次降落。飞行员需要把47个动作同时完成,而且又得保证在几秒钟内完成。我们的主飞行员从他飞的情况、掌握的情况,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决定和我们设计(师)一块儿完成这么一项动作。实际上我们讲飞机的首飞是2013年的元月26日,实际上在25日的时候,飞机已经离地了。

  当很多人看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飘然而起的时候,这个词当时很多人都用过,叫飘然腾飞。飘然而起的时候觉得它如此轻盈,当即决定明天首飞。那也就是说我们以实际的行动,设计(师)以他被飞行员的信任,飞行员以他自己被信任的能力让所有的人都相信这个飞机能飞起来。

  我觉得有心就有幸运,这飞机名字叫大运(运-20),我们叫“干大运行大运”。我有运气具有这么一个团队,我们上上下下都一条心想把它干起来。这架飞机当时我们叫五年首飞,八年多交付部队,我们做到了。但是为了做到它,大家都做了很多的付出。

  飞机首飞以前,由于材料出了一些小问题。所以在试验的过程中,装飞机起落架的几个大接头的试验没有做过,我们需要在很短的时间里把这些接头全部更换,但是大家知道飞机已经基本快装好了,这会儿人要站到旮旯拐角里边去把它分解下来,这些连接,连油都不漏的这么一种连接它好分解吗?非常困难。有一天晚上我去看,一位老工人刚刚从机舱里面出来,满身大汗,脑袋冒着热气。看我过来了他就说:“唐总,你是不是不放心还是怕进度赶不上?”真的问得我无话可说,非常内疚,我没把它搞好,让你们返工,一下翻腾这么大。反过来,他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干这么大的事哪能不出现一些小差错呢?没啥没啥。”这会儿我才看到他的手,老工人的手起泡了。

  大家知道老工人的手是什么样的手?一个匠人的手是什么样的手?一个整天在干这活的手磨破了,那一定是难做的,对他来说也难为他了。我眼睛酸了,我说我没做好。结果没想到他讲了一句话更让人感动,他说:“唐总,没什么,干事就得付出血汗。我就出了两身汗,翻腾了这么一回,还不知道这桩事在你们的心里翻腾了多少回。你们翻腾的是心血,我这会儿翻腾的是身上的汗。只要咱飞机能飞起来,只要咱把工作做好了,你放心,这点事我们能办到。”这一群人都傻吗?在中国有这么“大傻”的群体?其实不是,是有这么一群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有这么一群有梦想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做一个让国家强盛的梦,只有这些人合成一个力量的时候,这个才是排山倒海的力量。

  做一个飞机,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在飞机的首飞以前,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在我们的生活区里多了很多老人。什么样的人?年轻人的父母。有一天我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我觉得真的心酸。老人说:“不知道孩子在干啥,很忙。回来了以后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一口。”另外一位似乎了解一些情况:“他们干的是大事,人生能够给国家干这么一件大事不容易。他们干的是天大的事,咱值得,值得过来给孩子帮忙。”我心里既酸又高兴,这不是一代人的情怀,这是几代人的情怀,这是几代人的梦想。

  问问我们的父母,问问我们的孩子们,谁不希望我们国家有更大、更强的飞机?谁不希望我们国家更强盛?经过大运(运-20)以后,现在有很多人都在问一句话:“你们为什么不干更大的飞机?”真的,我相信我的设计师团队,凡是干过这个飞机的都希望下次干个飞机比它大得多。这不再像当年是一种期望和梦想,而是真的具备这方面的见识和可能的潜在能力。所以我真正地希望我们在航空技术方面能够进一步蓬勃发展,能够做出更大的事。蓝天应该永远是属于全人类的,永远是属于我们未来的,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