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exo肉文小段子,exo鹿晗肉文小说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12
本文已影响

  exo肉文小段子篇一:

  你并不优秀,却喜欢上最优秀的他—吴世勋。

  你以为没有人会知道。

  可是这一天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甚至有人当面嘲笑她:“哟,听说你喜欢那谁啊,可就你那样,人家怎么会看上你啊?”

  听到这样的嘲讽

  你涨红了脸:“对啊,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他不喜欢我我不在乎。”

  说完转身跑开,不料正撞在吴世勋的怀中。

  世勋摸摸你的头,宠溺地说到:“跑什么啊跑,喜欢我又不丢脸。还有谁说我不喜欢你的。”

  你的脸更红了

  “你,你真的喜欢我,可是我配不上你”

  ”谁说的,只有我喜欢就好“

  周围的人还在议论

  ”世勋学长,像她这种女的,不知道勾引过多少男的,你也喜欢?“

  其实他们说的都是假的,你开始有点发慌,怕世勋不信

  吴世勋直接吻上你的嘴唇,表达他的决心

  你惊呆了,旁边的人也同样是这样

  他的吻轻轻的,一吻过后吴世勋牵着你的手直接离开了

  许久,你开口

  ”她们说的,你信吗?“

  ”傻瓜,你什么样我再清楚不过了,不就是成绩差点嘛,有我你还怕什么“

  你哭了,笑着哭了

  “别哭,我还是喜欢你单纯笑的样子”(www.kuaidu.com.cn 快读网)

  (ps:这个单纯是指不哭笑得样子)

  “我爱你”

  “我也爱你”

  exo肉文小段子篇二:

  明天月考于是你早早地来到校图书室想着可以拿到一些比较热门的模拟题看看。

  哎哟呵,没想到还有这等美颜丰收?

  你的手上摞起高高一堆书却又腾出手狠狠地摸了一把朴灿烈的小脸。

  系草啊系草,可不是被你这个采草大姑娘给摸到手了。

  哎一股,回去好好跟你那一帮室友炫耀炫耀去。

  刚没有走几步你又折返回来看着仍旧熟睡的朴灿烈思忖着什么。

  不行不行,最好再来来一张自拍同框什么的,也够嫉妒半年了没错。

  于是你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闭着眼睛撅着嘴巴,恩表情可不能再销魂了。

  咔擦。

  你满意地睁开眼睛,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却让你吓一跳。这算什么?这么主动?

  老脸一红。

  “如果你把我收了我想你的室友应该会更嫉妒的。”


  exo肉文小段子篇三:

  “呀,你去定外卖啊”舍友一脸嫌弃的看着在傻笑的朴灿烈重复着他吼了半个小时的话。

  “嘿嘿,你看我媳妇又好看了”朴灿烈一遍遍的翻看着你的朋友圈,脸上还带着犹如痴情少男般的微笑。

  “你媳妇有那么好看吗?到饭点了你不吃饭的啊”

  然而沉浸在恋爱中的朴灿烈自动屏蔽他的话。

  当舍友怒火中烧准备打朴灿烈的时候,朴灿烈突然就站起来往外面走。

  舍友以为朴灿烈开了窍,但听到朴灿烈说的最后一句话又彻底崩溃。

  “我媳妇饿啦,带我媳妇吃饭去”

  在急促的脚步声中传了舍友的哀嚎

  你:“怪我咯”

  exo肉文小段子篇四:

  从媛媛“失联”,露馨蕊一直魂不守舍,小女神的课都上不踏实,天天关注宁檬的手机,原来的中国号码不能打电话,她还编辑了短信告诉媛媛她们在韩国的新号码,只可惜宁檬的电话就真的没再有媛媛的消息。

  今天她们有三节课,第一节课下的时候天还没黑。

  你一定体验过,当你拼命想找一件丢了的东西时,怎么也找不到,可它有一天会突然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

  有时候,电话也是这样。

  宁檬的电话响了,媛媛的号码。

  露馨蕊第一个发现,催促着柠檬赶紧接听。

  “喂,媛媛,你可来信了,你蕊姐急的快扒我皮了。”

  “您好,我是熙媛的经纪人程璐瑶,如果您在公共场合,请不要打开免提。”

  宁檬一听,赶紧捂住话筒,对着旁边的露馨蕊摇头,小声告诉她不是媛媛打来的,而且不让开免提。

  露馨蕊也赶紧凑过来听。

  “您好,经纪人,请问您打电话来是?”宁檬也下意识的严肃起来。

  “首先十分抱歉我私下打开了熙媛的手机,看到您发来的短信,知道您是熙媛的姐姐,本来我打这通电话是不符合规定的,但是因为明天有MV拍摄,我没办法全程陪伴熙媛,请您现在马上到首尔大学综合医院急诊科来吧。”程璐瑶避开人多的地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清晰一些,“媛媛在练习中晕倒了,具体的情况请到了医院面谈。”宁檬听完有点呆住,“她说媛媛住院了。让咱去。”

  “我听见了。愣着干嘛,走啊。”

  “奥奥,五十六不用跟你小女神打声招呼吗。”

  “那你先去打车,我说句话就赶上来。”

  露馨蕊和宁檬到达首尔大学综合医院急诊科时,程璐瑶还没有离开,她站在观察区外面,黑色的小西装高跟鞋,头发扎成高马尾,站得很直,宁檬和露馨蕊一眼就认出了她,不是因为见过,而是因为这气质。

  程璐瑶,SM首屈一指的经纪人,也是唯一的中方经纪人,是该有这样的气质。

  程璐瑶看见两个人从老远连跑带颠的过来,就猜到是她们。

  “哪位是宁檬小姐?”

  “我是我是,媛媛怎么样了。”

  “熙媛现在在后面的VIP病房,我带你们过去。”

  宁檬和露馨蕊第一次进韩国的医院,即便是急诊科,也不算吵闹,感觉跟中国的医院非常不同。

  乘电梯,转弯,程璐瑶停在3楼最豪华的316号病房前。

  “媛媛就在里面,医生给她打了点滴,现在应该睡着了。”

  宁檬露馨蕊顺着程璐瑶的目光看去,透过玻璃能看到媛媛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虽然脸色还有些不好,但看起来并不痛苦。

  “二位,非常抱歉,你们作为熙媛的家人,把她交给我们公司,因为我们的管理不善,影响了她的健康,非常抱歉。”说完,微微的弯了腰,不卑不亢的45度。

  这种精确的礼仪,让宁檬露馨蕊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也就只好跟着鞠躬。

  “没有没有,您费心了,我们家媛媛能碰到一个中国人来当经纪人,运气已经很好了。”

  露馨蕊也跟着柠檬点头。

  “熙媛很优秀,只是有点急功近利了,如果不是其他成员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她每天这么拼命,我跟她的主管医师商量过了,她的情况必须要休息几天,明天mv拍摄很重要,可这下她恐怕要错过了,得不偿失。”程璐瑶看着病房里的秦熙媛,叹了口气。“因为明天April有mv录制,我没有办法在这里陪她,所以紧急叫二位过来,这个本来是不符合规定的。希望二位对熙媛住院的消息要完全保密。啊,对了,熙媛的主管医师也是中国人,她一会应该也会过来,熙媛有什么情况的话直接告诉她就可以。”看到宁檬她们点头,程璐瑶也点头示意,道了声再见,就先行离开了。

  训练中止的April和EXO那边,还是个烂摊子。

  SM公司,大练习室。EXO暂时回了自己的练习室,April原地待命。

  “为什么璐瑶欧尼还不回来啊,熙媛病得很严重吗?”智孝看着身边一声不吭的静雅,有点坐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静雅顿了下,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熙媛一直这么拼命,我们是不是太松懈了。”

  听了队长的话,几个人谁都没说什么。已经可以出道了不是吗,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静雅曾经问过熙媛,你已经唱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

  “有个人在我心里,是永远翻不过的大山。”静雅记得熙媛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温柔,又感伤,总之是很少见的样子。

  程璐瑶回到SM的第一件事,是向EXO道歉。

  毕竟突发情况会影响明天的拍摄,为了赶在Anna和Kai的典礼之前,也没法延期。

  最后的方案是如果熙媛不能参与合拍,出院后补拍单人影像。

  程璐瑶离开EXO练习室时,一个点头换来了EXO成排的鞠躬,怪不得所有艺人都爱向他们打招呼,礼节满分。

  “Lay哥,你说我是不是该去看望秦熙媛,中国是不是很看重这种礼节,毕竟是我绊倒了她。”

  吴世勋犹豫再三还是来找了张艺兴和灿烈。

  “呀,我们忙内长大了啊,懂事了。”灿烈摸摸吴世勋的头,却换来一个鄙视的眼神。

  “但是,去医院这种公开场合不会引起围观吗?经纪人哥是不会同意的吧。”

  “世勋啊,真想去吗?”灿烈清清嗓子,压低了声音说。

  世勋点点头,“毕竟熙媛xi答应帮我找回钥匙链,而且绊倒了她我也觉得很抱歉。”

  “那好,明天早上拍完画报,哥帮你打扮下,保证没人认出来。”

  “真的吗?谢谢哥。”

  看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张艺兴只感叹了一句,仍然单纯的世勋啊。

  首尔大学综合医院急诊科316病房。

  晚上九点的时候,秦熙媛醒了过来。宁檬通知了护士,她的主管医生很快就会来看她。

  可是当她们见了熙媛的主管医生,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不是MerryIcemus的姐姐吗?”宁檬向露馨蕊使了使眼色,露馨蕊摇摇头。

  医生看到她们两个,也是一愣,随即一笑,“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分,又见面了。你们好,我叫洪伊,是秦熙媛患者的主管医生。”

  “奥,你好,我是她姐姐,额,宁檬。”宁檬答道。

  “恩,你们放心,一切治疗我都已经和程经纪人商量过,现在秦熙媛患者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明天还会有一些基本的液体补充和营养支持,不会有问题的。”说完看向显得有些低落的秦熙媛。“秦熙媛患者心情不好吗?”

  媛媛摇摇头,“没有,但是医生,明天我可以出院吗?”

  “明天是肯定不行的,按照你现在的情况,至少还需要两天,不然你回到高强度的训练中很容易再次晕倒。”

  “欧尼,啊,经纪人姐姐知道吗?”

  “恩,我和她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你放心吧,她会安排好的,”洪伊看出秦熙媛的低落,走近她小声说,“放心吧,Anna也遇到过不少次这样的问题,程经纪人都处理得很好。”

  秦熙媛内心稍微安定了下,原来歆妍姐也……

  “那么今天就先这样,宁檬小姐和这位……”

  “哦,我叫露馨蕊。”

  “馨蕊小姐,两位请跟我来一下。”

  两个人跟着洪伊出了病房,关好门,医生才开口。

  “因为这里是高级病房,经常会接待一些练习生和已经出道的艺人,所以,也见过很多不好好休养就着急回去上班的情况,我希望你们能劝劝她,如果在还没正式出道时就这么消耗自己的身体,那恐怕她的演艺事业不会很长久。”

  宁檬点点头。

  “我和程经纪人因为歆妍姐的关系,见过很多次面,她对于练习生的看法,是要努力,但更重要的是健康。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和秦熙媛患者谈谈。”

  宁檬点点头,“可是,现在对她最重要的就是机会。”

  露馨蕊赶紧拽了拽宁檬的衣服,示意她别再说了。

  “好吧,你说得对,健康最重要了,这个我最清楚。不过还是谢谢你。”

  洪伊低头笑了笑。“好了,作为医生我的职责结束了,作为朋友,你们有没有想念我的冰激凌啊。”

  “说起这个,我们是该叫姐姐吧。”露馨蕊说。

  “我是90年的,应该是姐姐。”

  “姐,你是医生啊怪不得你的店总是关门。”露馨蕊拉着宁檬去过很多次她的店。“我还不能算正式医生,不过这里确实比较忙,能去店里的时间不多,而且我还有一份兼职。”

  “还有兼职?宁檬啊,你跟这个姐姐可以聊一聊,你们都是兼职狂。”

  洪伊听了笑笑,“留学可是很费钱的啊,实习医生在这里没什么工资的。”

  “洪医生,有新病人。”远处传来护士的叫声。

  “内,马上来。”然后赶紧转头跟她们俩说了句,”今晚我值班,明天下午下了班会去店里,你们两个有时间的话,就来吧。”说完都来不及听两个人的回话,就跑走了。

  “这个姐姐真是……医生……都是这样吗五十六……?”

  露馨蕊摇摇头,“还是去看看媛媛吧。”

  宁檬和露馨蕊和露馨蕊商量了下,宁檬今晚在医院守着,明早露馨蕊来接班,宁檬短暂休整下,下午再来医院换她,这样露馨蕊就可以不用耽误明天的课。

  进到屋里的时候,媛媛正在看向窗外。听到她们进来才转过头。

  “姐,怎么样。”

  “媛媛你放心,这个医生我们认识,人还挺不错的。”

  “姐,我不是说这个,你有没有跟她说明天我……”

  “媛媛啊,医生说你现在要好好休息,也不早了,睡吧。”露馨蕊看到宁檬面露难色,就赶紧打断了媛媛,“明早我会来替你姐,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蕊姐的眼色,媛媛看懂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在宁檬面前,谁也不能拿健康开玩笑。

  “宁檬,我就先走了啊,媛媛晚上不舒服要叫你姐知道吗?”

  “好,蕊姐再见。”媛媛脸上一副放心吧的样子。

  露馨蕊这才安心离开。

  “姐,你这么匆忙赶过来,一定累了,这里是套间,旁边有间小屋子,里面有床,早点睡吧。”

  “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媛媛有点堂皇,“也没有,因为生病来过这里两次。”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姐。我……”

  “媛媛,你从小就不会说谎,一说谎就结巴。”宁檬坐到媛媛病床边,“我没有怪你或者阻拦你,姐反而佩服你的勇气,刚才洪医生说的很对,她说做艺人更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才能更好的延长演艺生命。”

  “我懂。只是我觉得,为了他,怎么努力都不够。”

  宁檬听了也怪心疼,摸着媛媛的头,“姐从来没觉得你比他差,即便你没能做艺人,也不比他差。睡吧,别想那么多,你已经很努力了。”

  媛媛没有流眼泪,自从进了SM,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流眼泪了。

  她躺在病床上,眼睛看着窗外。

  宁檬看着她,也没说什么。

  一个人进了套间,宁檬也是睡不着的。

  虽然她很喜欢张艺兴,可她明白,偶像是偶像,普通人是普通人,蛋蛋是她的正能量,是她的小太阳,可她明白,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露馨蕊一个人回家的路显得有点凄凉,来韩国之后还是第一次一个人行动,果然显得格外冷啊。

  她想起媛媛的脸,瘦了很多,也精致了很多,就像媛媛那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子,多年以后在电视上出现,也是一副瘦削但精致的脸。

  也许最后说服媛媛走上练习生这条路的是Anna的成功,但是这个男孩子走进娱乐圈这件事,一定是最初的原因。

  【有个人在我心里,是永远翻不过的大山,无论我是普通人还是艺人,无论我以后唱得多好,我也始终追不上他,因为一想到他,我就会瞬间变成好多年前只能在电视前看着他的那个小粉丝。即便我也成了艺人,却永远没法与他并排,爱,真的会让人变得这么卑微吗。】

  exo肉文小段子篇五:

  ​“伯贤,伯贤,你回来好不好,我们不分手”

  你一个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

  三天前…

  “我们分手吧”

  边伯贤说道

  “伯贤,你先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我不爱你了”

  “为什么,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我爱上了别人”

  说完他就走了

  “边伯贤,我等你”

  结束回忆…

  晚上

  你走在马路上,你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眼前有一阵光刺向你

  “嘭”的一声

  “边伯贤,我等不了你了”

  可令你想不到的事,你居然没有死

  你睁开了眼睛,屋里的一切让你感到陌生

  “小姐,你终于醒了”

  “什么?我这是在哪?”

  “小姐,我是你的丫鬟呀,你不记得了吗?”

  “现在是?”

  “高丽呀,小姐,你别吓我,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高丽?”

  “嗯,明天就是你成亲的日子,你还记得你夫君是谁吗?”

  “我夫君?谁呀?”

  “十王子—银呀”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你可以带我去见见他吗?”

  “嗯”

  地点转换……

  “小姐,十王子就在那边,你去吧”

  他的背影让你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十王子?”

  你试探的叫着

  他转过了身

  ​“你来了”

  他对着你笑

  “伯,伯贤”

  “王妃(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就用这个吧)你在说什么?我是王银呀”

  “王银?高丽?夫君?我到底是谁?”

  “他们都说你失忆了,你真的记不起来了吗?不过没关系,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夫君就好”

  和伯贤真的一模一样,笑起来都那么好看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你最爱吃的东西”

  说完他就走了

  (这场景似曾相识)

  “十王子,别走”

  他还是继续往前走,好像没听到

  “伯贤,伯贤,边伯贤”

  你彻底醒了

  你坐在病床上,手上还输着液

  “醒了?”

  声音是熟悉不能再熟悉的

  ​“王银?”

  “你不会失忆了吧?”

  边伯贤坐在你床边

  “现在是高丽吗”

  “现在是21世纪,你在想什么,还有大半夜你自己在马路上多危险”

  他说着话你看得很入神

  “十王子?边伯贤?”

  你还是沉浸在那个对你笑的十王子

  可那只是一场梦

  “你走吧”

  你用冰冷的口气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和你解释,你就用这种态度”

  “边伯贤,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你还管我做什么,你走啊”

  你的心已经痛得撕心裂肺

  “我……照顾好自己”

  他果然还是走了

  你心里自嘲道

  如果可以停留在高丽你宁可一辈子也不回来

  你是爱他的,你想和那个对你笑的伯贤在一起

  可是再也不可能了

  你拔下了输液管,跑到了楼顶

  其实边伯贤没有走,他不放心你,看到你跑了出去,他也跟了上去

  你站在天台上,望着天空还是那么的蓝

  “你在干什么,赶紧过来”

  是边伯贤

  “伯贤,我真的累了,我们回不到以前了吗?我爱你,你却爱上了别人,下辈子,我还是会爱你”

  说完你就跳了下去

  边伯贤冲上去抓住你的手,可是已经晚了

  “边伯贤,我爱你”


  exo肉文小段子篇六:

  “好久不见,黄将军。”鹿晗躺在船上的大床里,全身没了力气,本看不清楚盔甲里的人,但熟悉的声音让他含笑而语,“最后一刻,遇到熟人,我的运气也不算太差。”

  “金钟仁还真是狠心,居然诱发寒毒,还让你当他的替死鬼。”黄子韬取下头盔,英俊之气显于脸上,依旧是不喜亦不怒的表情,“这些诡计,我们早就通过密探所得,本将军也知道上船后,遇到的会是你。”

  “黄将军既然知道这是阴谋,为何还要牺牲这么多无辜的性命?”

  “因为,我需要知道金钟仁去北乾的目的。”

  “恕我无可奉告。”鹿晗摆了摆手,“我累了,不想再参与什么阴谋阳谋,现在,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

  “金钟仁如此待你,何苦帮他隐瞒?”黄子韬嗤笑一声,语气中却是深深的寒意:“看来,那日我给鹿公子的忠告,你并没有领悟透彻。你永远都有选择生的权利,但却又常常不甚珍惜。”

  “他……”鹿晗胸口一闷,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厥过去,奄奄一息。

  “鹿晗……”黄子韬伸手探探鹿晗的鼻息,感受对方呼吸渐弱,瞳孔也开始发散。

  黄子韬远道而来,对西泽王夸下海口,会将秘密探回,怎能让鹿晗死在自己手上,几度斟酌下,昂头吩咐道:“柯卫,拿解药来。”

  柯卫愣了愣,欲语还休,最终还是照黄子韬的吩咐,取了锦盒,把药端了过来。

  “快喝下,再不喝你就没命了。”黄子韬捏开鹿晗的牙关,缓缓灌下汤药。

  红色的药汁被强灌下。黄子韬紧张地看着鹿晗,直到他身体慢慢的停止了颤抖,才敢稍稍喘气:“看来,现在,只有先把你带回西泽再请王上定夺了。”

  “柯卫,给你一百精兵,快马加鞭带鹿晗回王都。我在这里守着金钟仁,我就不信,他要当一辈子缩头乌龟。”黄子韬冷哼一声。

  “末将领命。”柯卫扶过鹿晗,驶船回岸,换乘马车,一路急驰。

  天将明,马车突然刹住,让马车内的柯卫与鹿晗几乎撞到门上。

  “出了什么事?”柯卫大声喝到。

  杀声震天,人影绰绰。

  “柯卫将军,遇到巽兵埋伏。”

  柯卫一下跳出了马上,拨出刀剑,望向来者。

  四面八方号角齐鸣,竖起迎风飘扬的“巽”旗号。度庆洙骑马屹立于旗下,威风凛凛。

  一声呐喊,数万名巽国士兵如暴风般冲了过来,一时间,惨叫声连连响起。柯卫虽奋力抵抗,但实力悬殊,力竭被俘,其余兵马尽数被诛。

  度庆洙走进马车里,刀起绳落,鹿晗双手得到了解放。度庆洙恭敬的双手握拳,说道:“救驾来迟,鹿公子受惊了。”

  “这……”鹿晗慢慢回过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太子殿下的主意。”度庆洙微微地笑着,解释道:“太子殿下珍视鹿公子,但一直苦于鹿公子身受剧毒受制于人,便设计诱敌,背水一战,一劳永逸。利用宫中奸细将太子与鹿公子的一举一动透露给西泽,又在关键时刻,让鹿公子的剧毒发作,诱使西泽进入圈套,为探秘密,主动给出解药。太子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解鹿公子身上的剧毒,当然,也彻查了宫中的奸细,可谓一箭双雕。”

  “啊……”鹿晗惊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还以为金钟仁把他当废棋,“他为何不告诉我。”

  度庆洙笑得更开心了,答道:“此计生死攸关,鹿公子生性单纯,还是不知情的好。”

  “那船上死了这么多人……”金钟仁为了获得对方信任,居然牺牲这么多条性命。

  “战争注定有牺牲,对于巽国的男儿来说,死在沙场是无限的光荣。”度庆洙话语一转,“再说,黄子韬也得不到便宜,自有中庚国伺机埋伏,量西泽兵器再强,也抵不住这计中计。”

  鹿晗想到那张冷峻的脸,和那碗危急时刻的药汤,黄子韬没有义务一定要救活自己,金钟仁终究也是走了步险棋。

  “中庚一向惧怕西泽,如何肯出兵?”鹿晗不解地问道。

  “太子殿下计谋无双,说服中庚国相信西泽国有吞并他们的野心并不难,唇亡齿寒的道理众人皆懂。”

  “那……钟仁……钟仁,现在在哪里?”鹿晗眼里起了氤氲,金钟仁为了救他用了多少心血,他也不是毫无感觉。

  “太子殿下在王宫等公子。”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