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总统演讲稿,川普是怎样炼成的

好文章】  编辑: 乐儿   时间:2016-11-09
本文已影响

  特朗普会成为怎样的一个总统呢?对中国会怎样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现在应当没有人有答案。因为毕竟特朗普从来没有当过一天政客。他如果当选总统,将会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竞选前从未有公职的商人总统。对于内政外交和国际关系,尤其是和中国的关系更是线索很少。

  不过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他会是一个狡猾,精明,有爱心和正义感,有时也会闹点小情绪的总统,当然他的爱心和正义感的根本出发点是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的利益,而不是中国的。

  要在和狡猾的特朗普总统管理下的美国打交道,借用周星驰在《九品芝麻官》里面的一句台词:“贪官奸,清官要更奸”。也就是说,特朗普总统精明狡猾,为了和他打交道,中国只有更加精明狡猾,偶尔耍耍流氓才能更好地在国际关系中维护中国利益了。
 

  唐纳德特朗普竞选总统演讲稿

  首先要感谢华盛顿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邀请,给我这次机会,让我能站在这里演讲。

  今天,我想来谈谈美国要如何形成新的外交政策方向——用目的代替随意、用策略代替意识形态、用和平政策来替代混乱的外交政策。剔除美国外交政策铁锈的时间到了。聆听新声音,拥有新愿景的时刻来了。

  今天,我要勾勒的方向将会带我们重返永恒的原则。我的外交政策永远将美国人民、美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将是我做每个决定的基础。我带领的政府,“美国第一”将是主要也是永远的主题。

  但要规划未来,首先我们要回顾过去。我们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上世纪四十年代,我们拯救了世界。最伟大的一代击退了纳粹和日本的帝国主义者。接着,我们再次从极权的共产主义手中拯救了世界。冷战持续了几十年,但我们赢了。里根总统说“推倒这面墙”时,民主党、共和党一起让戈尔巴乔夫就范,苏联解体。(快读 www.kuaidu.com.cn)

  历史将永远铭记我们的作为。

  很不幸,冷战结束后,我们的外交政策严重偏离方向。我们未能在新世纪制定新政策。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外交政策越来越没用。愚蠢和无知代替了原有的理智,这带来一个又一个的外交政策灾难。我们屡屡犯错,从伊拉克、埃及、利比亚再到叙利亚问题。所有的这些行动都将区域置于混乱中,给“伊斯兰国”的成长及繁荣提供了空间。

  这一切都始于一个危险的想法,即我们可以在这些国家中推行民主,即使这些国家从未经历过民主或根本对民主不感兴趣。我们撕碎了他们本有的政府机构,之后又对我们塑造的机构感到万分惊讶。结果导致干扰地区发生内战,出现宗教狂热,数千名美国人丧失生命,数万亿美元打了水漂。无政府的真空状态刚好被“伊斯兰国”利用。伊朗也急着钻空子,获取不当得利。

  我们的外交政策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缺乏远见,无目的、无方向、无策略。今天,我想指出外交政策中的五大缺点。

  第一,我们的资源过度开支。

  奥巴马使经济不景气,连带着削弱军事力量。浪费性支出、巨额债务、低增长、巨额赤字以及开放性边界,这一切都已经将我们拖垮。现在,每年我们的生产贸易赤字已经接近约1万亿美元。我们在不断重建其他国家,而自己却在下滑。非法移民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机会,结束这一局面可给我们提供很多的资源,来重建军事,恢复经济独立与强大。总统竞争者中,我是唯一一个知道问题并清楚如何解决的人。

  第二,我们的盟国并没有承担公平的份额。

  对于沉重的安全负担,我们的盟国应该就经济、政治以及人力成本作出贡献,但很多国家什么都不做,他们认为美国很弱,感觉不需要和我们一起履行协定的义务。

  打个比方:在北约,除美国以外,28个成员国中只有4个国家支出GDP的2%用于国防。

  久而久之,我们已经在飞机、导弹、船舰和设备上花了几万亿美元,打造我们的军队来保护欧洲和亚洲。我们保护的那些国家必须要为这种国防付钱,如果他们不付,美国应立即让他们自生自灭。

  如果我们的盟友能尽到他们的责任,支持共同国防和安全,整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加安全。

  特朗普政府将引领一个合理武装、合理资助的自由世界。

  第三,我们的盟友开始认为他们不能依靠我们。

  我们现在的总统不喜欢盟友,却对敌人点头哈腰。他和伊朗签订了一团浆糊的协议,结果,协议刚签订完不久,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伊朗毁约。伊朗不可被允许拥有核武器,特朗普政府永远不会同意伊朗持有核武器。以上还没谈到伊朗虐待我们的10名水手,借以羞辱美国。

  谈判时,必须要有行动。伊朗协议和我们很多糟糕的协议一样,完全是我们不愿意采取行动的结果。如果另一方知道你不会采取行动,这谈判根本不可能赢。同时,盟友必须要知道你会和他们一起遵守协定。

  我们的总统可倒好,先毁了我们的导弹防御计划,又放弃了我们和波兰、捷克签订的导弹防御计划。他支持驱逐和以色列签订长期友好条约的埃及友好政权,还帮助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上位。以色列是我们伟大的朋友,也是中东地区真正的民主国家,却一直被一个道德不清晰的政府斥骂指责。不久前,我们的副总统拜登还再次指责以色列这个公正和平的国家,称该国阻碍了地区和平。

  奥巴马总统从来不是以色列的朋友。他小心的爱惜呵护伊朗,使其成为中东地区的霸权——而以牺牲以色列、区域盟国以及美国利益为代价。我们已经掀起了与老盟友的斗争,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寻求他人的帮助了。

  第四,我们的敌人不再尊重我们。

  事实上,他们和我们的盟友一样,感到很困惑,但更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他们不再认真对待我们。奥巴马总统坐空军一号到达古巴时,没有领导人去迎接他——这可能是空军一号光荣的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接着,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沙特阿拉伯——那完全没有尊重可言。

  你们还记得总统长途跋涉地去哥本哈根争取奥林匹克的举办权吗?经过这前无仅有的举动后,美国仅排在了第四位。作出如此这种令人尴尬的承诺前,他本应知道结果如何。

  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尴尬事件。

  朝鲜越来越嚣张,核武器进一步扩张,奥巴马总统只能无力地看着。我们的总统竟然允许中国持续对美国就业和财富进行经济攻击,拒绝对中国执行贸易规则,拒绝制衡中国以遏制朝鲜。他甚至允许中国通过网络攻击盗取国家机密,并从事针对美国及其公司的工业间谍活动。我们已经让我们的敌人和挑衅者觉得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了。如果奥巴马总统的目标是拖垮美国,那可能他的确做得很好。

  最后一点,美国现在不再理解我们的外交政策。

  自从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我们一直没有一以贯之的外交政策。前一天,我们还在轰炸叙利亚,摆脱独裁统治,为平民促进民主。接着我们又目睹该国分崩离析,同样的平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是人道主义国家。但是奥巴马-克林顿政府干涉带来的就是虚弱、困惑及混乱。我们使中东变得前所未有的不稳定及混乱。我们让基督徒遭到迫害,甚至遭遇大屠杀。我们在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行为帮助滋长了“伊斯兰国”。我们处于反抗激进伊斯兰派的战争中,但奥巴马总统甚至不愿意去说出敌人的名称。希拉里·克林顿也拒绝说出“激进伊斯兰派”的字眼,甚至她还促使难民数量的大规模增长。

  在希拉里国务卿干预利比亚失败后,班加西的伊斯兰恐怖分子竟然占领了我们的领事馆,还杀害了大使和三位英勇的美国人。而希拉里竟然什么都没有做,还回家睡觉,这简直难以置信。克林顿在视频中指责这一切,但这都是借口,纯粹是谎言。我们的大使是被谋杀的,国务卿误导了大家——顺便提一句,事发早晨3点钟,电话打给她时,她还在睡梦中。现在,伊斯兰国每周通过卖利比亚的油,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但我上任后,这一切都将改变。

  朋友们,盟友们,美国将再次雄起。美国将再次成为可靠的伙伴和盟友。我们最终将产生以美国利益、盟国共同利益为主的一致性外交政策。我们将跳出国家建设事业,更加重视在世界范围内创造稳定。如果美国政治能够止于水边,两党对外政策一致,那时,我们强大的时刻就到来了。我们需要全新、合理的外交政策,由精英通过并获得两党及亲密盟友的支持。

  这是我们如何赢得冷战的手段,也将是我们如何赢得未来未知挑战的方法。首先,我们需要长期的计划来阻止激进伊斯兰教的传递和扩散。抑制激进伊斯兰教必须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这可能会需要用到军事武力,但同时也是哲学理念上的斗争,这和冷战很像。

  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和穆斯林世界的盟国紧密合作,他们都处于激进伊斯兰教的暴力威胁当中。我们应该和区域内所有受激进伊斯兰教威胁的国家一起合作。但这种合作必须是双向的——他们必须对我们好,并且他们要铭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反对激进伊斯兰教的斗争在本土也要进行。很多刚进入我们边境的人都是恐怖主义者。有的已经为公众所知,而更多的还埋伏在人群当中。我们必须停止无意义的移民政策,停止向国内输入恐怖主义。暂停移民政策,重新评估将帮助我们防止产生下一个圣贝纳迪诺——你只要看看世界贸易中心和9·11事件就知道了。

  还有伊斯兰国。对他们,我长话短说,他们的日子快到头了。我不会告诉他们地点,我也不会告诉他们我们要如何做。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不可预测。但他们肯定快要不行了,很快。

  第二,我们需要重建我们的军事和经济。

  俄罗斯和中国以非常快的速度来拓展军事能力,但再看看我们。我们的核武器——我们的终极武器——已经慢慢地萎缩,急需进行现代化和更新。现役军队已经从1991年的200万缩减至如今的130万。海军从那时的500艘军舰缩减至现在的272艘。空军也比1991年缩减了近三分之一。执行作战任务、驾驶B-52s 的飞行员比这屋子里大部分人都要年长。

  那政府做了些什么呢?奥巴马总统提交了2017年的国防预算,比2011年的国防支出削减了约25%。军事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却还在要求将领和军事领导人去担心全球变暖问题。

  我们将支出必要的经费来重建军队。这是我们可以做的最廉价的投资。我们将研究、建造以及购买人类最先进的设备。我们的军事优势是毋庸置疑的。

  但我们也将保留积蓄,合理支出金钱。现在国家背负巨大债务,一分钱也不能浪费。

  我们也将改变贸易、移民和经济政策来使我们的经济再次强大——让美国人再次成为世界第一。这将保证我们的工人能够得到工作,获得高薪,这将使税收增长,从而增强国家的经济实力。

  技术领先给了我们优势,关于这块领域,我们还需要进行更创新的思考。这包括3D打印。人工智能和网络战。

  一个伟大的国家要照顾好勇士们。我们对他们的承诺是绝对的。特朗普政府将为服役人员提供世界上最好的装备和支持。但他们退役后,为他们提供世界上最好的保障。

  最后,我们必须要形成以美国利益为基础的外交政策。

  如果商业忽视了自己的核心利益,就永远也不会成功,国家也是如此。回顾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遭袭,17位英勇的水手在驱逐舰柯尔号上被杀。但我们做了什么呢?似乎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这对美国而言简直是个灾难,比基地组织还要可怕。

  我们甚至本来有机会捉住本拉登,但没有这么做。接着我们的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和五角大楼遭遇恐怖袭击,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袭击事件。

  我们的外交政策目标必须基于美国核心国家安全利益,下面是我的工作重点:

  在中东,我们的目标是打败恐怖主义,促进地区稳定,而不是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这群敌人,我们需要保持头脑清楚。

  同时,对于那些证明是我们朋友的人,我们必须慷慨。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求同存异。像俄罗斯就已经看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令人恐惧之处。

  我相信缓和与俄罗斯的紧张局势,并改善关系是可能的。常识告诉我们必须结束这种敌意的循环。有人说俄罗斯人不讲理。我会试着看看。如果我们不能为美国谈成一笔好生意,我们会立刻撤出谈判席。

相关文章
快读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