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赏析 > 经典美文 > 正文

秋天的美文两篇

来源:快读网 编辑:水晶之恋 时间:2016-04-06

  一

  沿着长长的防洪大堤散步,到处都是黄的红的野菊花和紫的白的牵牛花,还有青绿与彩色相间的杂树。一律的色彩斑斓,一律的美如图画。在花与非花之间漫步,沐浴夕阳的余韵。秋日的诗情,徜徉在岁月的素笺里。谁在独享这日暮时的静谧和寂寥,悲凉与惆怅?

  阳光静静洒满山坡,流云静止不动。秋风占尽岁月的芬芳,秋花魅惑老去的柔情。云霞映落日,天空醉酡红,暮色牵扯秋日的微凉,落晖浸染飘舞的树叶。说不出的凄美,道不尽的苍凉。落日的影子把大地覆盖,温暖岁月的冰凉,洒一地淡淡的温馨。曾记年少时光,幽深雨巷,带着淡淡丁香味的女子,那一袭长裙,那一缕长发。谁在秋风里舞着秋声?谁在秋阳里灿烂了秋菊?雨巷不见,却听见渺远的足音,在亘古里响起。无尽的风景,无尽的心绪,皆随风儿飘远,到了天的另一头。

  沉重的是脚步,不是飞逝的流年;忧伤的是思绪,不是斜阳下翩跹的鸥鹭。翻滚的,激荡的,热烈的,喷薄的,四射的都已不见了踪影。光阴荏苒,时光如流。天上飘过的,地上流着的,空中飞翔的,何曾驻一驻脚步。抬头遥望天边的晚霞,晕染着满山枯草老树,数不尽的流年,数不尽的飞絮落花,春去秋来。狂热的心,炽烈的情,汹涌的花,缠绵的雨,都只在旧时的诗篇里了,何时又更改了容颜。谁能抓住岁月的肩膀,让时光回转身来,把深深浅浅的足迹重新排列?无痕的是岁月,有恨的是我们,时光抛弃了青春,青春抛弃了爱情,爱情抛弃了我们,我们抛弃了诗歌,诗歌抛弃了人生。我们再也找不到曾经的自己,找不回,那曾经泪染过,悲伤过,爱慕过,绝望过,眷恋过,怀念过,又不得不放弃的深深浅浅青春的足印。

  红尘弥漫。落叶潇洒。流水总是逐落花,流年容易把人抛,黄了橘柚,老了菊花。心上仍闻得见昨日的芬芳,指间却只剩岁月的苍凉。种稻收稻,栽菊收菊,我所播的爱呢?所种的情呢?何曾一睹她的芳颜。只剩一抹惆怅,满怀思恋。落日淡远,轻烟如风似雾,朦胧的山,朦胧的水,朦胧的树,朦胧的屋,朦胧了岁月,朦胧了人生。蜗居天地间,为何不以宇宙做屋,以天为顶,以地为床,青山绿水为衣裤呢。裸奔,裸奔。其实非裸,裸奔的心谁能看得见。

  谁是那爱作画的孩子,将颜料泼洒了一地,东一涂西一抹,画出这个多彩的世界,我们叫她秋天。斑斓的色彩,浪漫的情怀。沉醉了日,沉醉了月,沉醉了山水,沉醉了烟岚。如果时光倒流,青春重现,也不见这般韵致,这般唯美。秋醉了风,风醉了山,山醉了水,水醉了残阳,残阳醉了荒草,荒草又醉了雏菊。无边落木,衰草斜阳。微风一过,漫山遍野都是火焰,都是燃烧的激情,唯美的诗篇。天凉好个秋!

  平静的心再也不会起波澜,只任残阳枫红互相沉醉。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老去,亦是一种美,淡定,从容。夕阳落叶,唯美人间,洒脱自在,静美诗意。仿佛这死就是生,纷纷慷慨以赴,毫不迟疑。去又何悲,来又何喜,该来的都要来,该去的终要去,缘聚缘散,因起因灭,自然而然。悲有何益,不如大喜。

  夕阳西下,是一种壮美。落叶归根,是一种静美。秋美在高尚,美在无私,美在从容不迫,潇洒自在。秋美在风韵,仿佛那绝世美人回眸一笑,一生的风韵尽在其中,倾国,倾城。让你不觉醉了红颜,迷了风尘。努力了,收获了,也就淡然了;爱过了,恨过了,也就释然了。这就是人生。风流的秋,蕴藉的秋,婉约的秋,静美的秋,娇艳的秋,唯美的秋。秋的美在于丰富,她饱经了春之骚动,夏之炽烈,终于酝酿出她流光溢彩的神韵。无意于喧嚣与繁华,只一味地淡,一味地静,一味的偏好于净了。她不停地删减,不断地舍弃,从容了,不迫了,精进了,务实了。

  秋静静的,悄悄的,抚平了岁月,抚平了人生。富贵的,贫贱的,华丽的,平凡的,都在这落叶纷纷间,平静了,均衡了。不管你曾占有多少,一切终归于零,这是大自然的公平,大自然的博大与智慧。平平淡淡才是真,从从容容是最美。死亡,也许是大自然最美的馈赠。

  残阳如血,苍山如海。天空高远而落霞纷飞,远山苍茫而倦鸟归来。思绪悠悠,伴着凄美,伴着祥和,一直缠绵到长亭外,古道边,更在远山外。

  天色渐暗,到处都笼罩在薄纱似的轻烟里,朦胧着,山水,长河,大桥,城市乡村,都失去了轮廓。而夕阳却大如车轮,没有光亮,只剩一团酡红,山越发苍茫了。苍鹰也在盘旋而下,小鸟忽上忽下翩跹而来,静静停在身旁的石头上,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而那半轮明月,高悬半空,逐渐亮了起来,泛出皎洁的亮光。其实是日月同升,只是太阳的光芒黯淡了她的容颜而已。人生亦是如此。天色逐渐黯淡,渐渐黑了下来。村子里的人家掌灯了,几点晕黄,几点温暖。河对岸的城市,也已灯火辉煌,一片人间仙境。冷月也渐亮,渐渐有了光辉。

  四周全部黑下来,我的心亮了。就让它照亮这个秋天吧。

  二

  秋天是浪漫的,是唯美的。她融合了感性的色彩和理性的沉静,既有成熟的风韵,又有洒脱的禅境。她是诗,是画,是流动的音乐。在我眼里,秋只有超凡脱俗的静美,没有一丝一毫的伤感和忧郁。秋恬静而壮美,浪漫而多情,是饱经风雨后的豁达和洒脱,明净和沉淀。

  秋时而只有烟霭笼罩下的朦胧,时而又是微风细细烟雨迷蒙,一夜过去就变成了阳光灿烂,秋光明媚。这也许是江南秋天的独特风格吧,秋漫长而美丽,温暖如春。冬天就短短一瞬,就几场冷雨数阵北风,一场大雪就宣告春天来了。江南的春天雨水太多,一下接连就是几个月,还没来得及欣赏那阳光下的万紫千红,就已踩到夏的足跟了。所以我最爱的还是这江南的秋,沉静,唯美。

  烟岚是江南的秋的最主要特点。无论是阴是雨还是晴,山水村庄里总笼罩着淡淡的烟霭,如轻纱,似薄雾,朦胧着,迷离着。她如女人多情的眼,荡漾着,暧昧着,如果不小心陷进去,这辈子可不就完了。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好,就这么黏上了,一粘就是一辈子。

  阴天并不多见,但却美得如一场朦胧的梦。你看那天上的流云,灰蒙蒙的,与地上的轻烟融为一体。天与地已没有明显的界限,只一半是浮云,一半是烟霭。浮云缓缓下泻,流入烟霭,形成一种唯美的动感。那烟霭也因山水的远近,田野的狭阔,变幻出浓淡深浅。山朦胧,水朦胧,楼朦胧,树朦胧,鸟朦胧,人朦胧。天地一片朦胧,仿佛渺远的岁月,悠长的时光,没有尽头。天阴而不沉,一切都是薄薄的,轻轻的,仿佛一挥手就可以拈了去似得。车流,行人在流云烟霭中,就如行走在美丽的梦境里。

  雨天是屈指可数的,也是极美的。雨中的山水只能用两个字描述,那就是——仙境。我的笔拙得很,实在描绘不出其中美奂美伦的韵味。那雨不能称为雨,也不能称为烟。所以只能叫烟雨,一种介于烟和雨中间的东西。江南烟雨,如梦似幻。多少诗情画意,朦胧情怀,沦陷其中。那是个只能叫梦的东西,虚幻,飘渺。云,是看不见的;雨,也是看不见的;只能感觉得到,湿湿的,潮潮的,随风飘舞着,弥漫着,凉凉地拂过脸,拂过手指尖,并不觉得寒冷。真正能看见的只有烟霭,青色的半透明的烟霭,只是比阴天稍浓些而已。如烟似雾的雨弥漫天地,无边无际,那山已不是山,那水也不是水,仿佛只有烟雨。山水,烟雨融为一体,已分不出哪是山,哪是水。我最喜欢在雨里骑着摩托车兜风,那种浪漫没法言说。回归自然,回归纯真,回归天地最初的混沌状态。也许这就是一种返璞归真,一种心灵与肉体的临界与徘徊。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那水天相接的湘江和烟雨里的小舟,那烟雾中翩跹的小鸟和江边或坐或立的垂钓着,点缀着的朦胧的梦境。好一幅烟雨江南的水墨画。

  留得残荷听雨声,只有在静夜,才听得见淅淅沥沥的雨声,和着晕黄的灯光,更多了一丝禅意。秋天的雨并不像春天那样缠绵,她干脆得很,第二天就消逝的无影无踪,紧接着又是天晴。

  秋天最美的就是晴天,那一连数月的晴朗,中间偶尔夹杂几个阴雨天,总是一场秋雨之后,又是无数天的晌晴。秋晴是最美的,这时的阳光格外温暖,格外透明。阳光直泻下来,亮亮的,并不怎么晃眼睛,多了一点人情味,变得亲切了,温馨了,平易近人了。阳光明媚,风儿也分外和煦。江南的冬天也是温暖的,何况是秋天。江南的秋,其实就是另一个春天,不过有些另类而已。那果树也常常被这温暖的天气所骗,有时会开错了花儿。我家的橘子树,梨树,杏树经常在秋天里再开放一次,热热闹闹一大片,洁白洁白的,甚是可爱。还结了果呢。那躲起来的青蛙,也像在阳春三月一样,呱呱的叫,傻掉了。阳光金晃晃的,有一点耀眼,但并不太强,只是觉得很美。那阳光弥漫天地,仿佛就是一片金色的阳光海,万物在阳光里沐浴,潜泳,仿佛都被她融化了,融合了。

  只有在晴天,花儿才展现她的魅力。雨天是看不见花儿的,我就仿佛在雨天从没有看见花。也许在雨天只是观雨去了,完全忘了还有花的存在。最容易触入眼帘的应该是美人蕉,她妖艳着,从来都没有褪去鲜艳的颜色,那一抹醉人的红,充满了蛊惑和妖冶,虽美,但不够端庄。夹竹桃是一年四季都开的,那一片繁花似锦,让人怀疑时光从没有流逝似的,总那么喧哗,仿佛从不曾老去。玫瑰和月季也浓艳着,渲染着。菊,当然是这个季节的主角,黄的,粉的,白的,一丛丛,一簇簇,淡淡的,却又美到极致。花落无声,人淡如菊。牵牛花也把紫的蓝的白的花瓣打开,也是那么淡,又轻又薄,不及菊花厚重来得美。最爱的还是野菊花,和那些不知名的野花,喜欢那种淡,喜欢淡里透出的野。淡定,洒脱,野逸,纯朴,什么叫返璞归真,这就是。不为人开,不为人留,自然而然,自由自在。

  枯草斜阳,小桥流水,江南的秋美得精细。不及北方的粗犷,却更有情韵。一切都柔柔的,静静的,清清的,净净的,不染一丝尘埃。阳光暖暖的,照耀着秋天空旷的田野。农民们在菜地里种菜,施肥,孩子们有打着赤脚的,在浅浅的鱼塘里摸螺丝,挖藕。他们时而劳作,时而嬉戏,好一个幸福的童年。那秋天的颜色,复杂而多变。秋山色彩斑斓,鲜艳夺目,火红的枫叶,金黄的银杏,许多不知名的杂树,黄红青紫蓝橙诸色间杂,说不出的绚烂,说不出的静美。阳光在树叶中跳跃,把它们渲染成最美的油画。我喜欢沿着堆积着厚厚落叶的树林里散步,喜欢听那脚底树叶的沙沙声,那是一种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纯粹,悠远。秋天里最美的不是赏花,而是看落叶的静舞。那是一种曼妙的境界,可以欣赏到落叶在风中曼舞的身姿,可以听到落叶的絮语。这是饱经风霜后的从容与淡定,是一切都经历过的彻悟和解脱。这难道不是另一种涅槃?不是另一种深情的爱?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在秋天,除了嗮太阳,最喜欢的还是登高望远。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满目秋色,尽收眼底。斜阳,烟岚,远山,秋水,苍鹰,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我想,再高明的画家也无法表现出来。那禅意,那超越了俗世凡尘的深远与绝美,只一个字可以形容——醉。沉醉残阳,沉醉枫红,沉醉烟岚,沉醉秋水,沉醉过客。醉人的秋!

  秋天的月夜是最美的,皓月千里,带着冷冷寒意。春天的花,秋天的月,都是极美,任何一个季节都无法媲美。冷月寒山,清江白露。秋天的月,美在净,净得不染纤尘,仿佛能照透人心。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秋月是最能通禅的。那无边的虚空里一轮明月,照彻一切,无云亦无尘,岂不是佛的境界?这时秋虫也响了起来,仿佛隔世的梵唱。

  我爱这唯美的秋,那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净土。

网友评论: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kuaiduweb@foxmail.com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