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快读历史 > 历史故事 > 正文

扁鹊暗杀齐桓公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5-12-03

  “越人,这次你下山之后,就要行走江湖自谋生路了。以后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要记住为师的话,我们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无论贫穷贵贱,能够救治的你一定救治。另外,你出去之后一定不要说你是我的徒弟,也不要向外人泄露我的住处,我还想在这里安安静静地歇息几年,一是调整一下身体,二是好好把我一生所学撰写成医书,惠泽后人。”这个鹤发童颜的老人说完这几句话,就转身进入内室,关上了房门。这个老人就是曾经名噪四海的神医长桑君。

  扁鹊暗杀齐桓公一个精壮的年轻人在老人室外长跪不起,最后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说:“徒儿一定不会忘记师父的教诲,从此出山,把师父的医学发扬光大,拯救黎民百姓。”室内悄无声息,年轻人就站起身来往山下走去。这个年轻人是一代名医长桑君的惟一传人,名叫秦越人。

  秦越人下山之后,第一件事情当然就是回家看看,自从离家跟随师父长桑君学医以来,已经是第8个年头了,自己也从一个不醒事的儿童成长为身怀绝技的青年人了。想必爹娘一定认不出自己了,想到小时候爹娘对自己和妹妹的宠爱,一股温暖的情绪就由心头腾升起来。师父对自己虽然也很好,但毕竟严多爱少。秦越人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到老家秦家宅,还是那些熟悉的乡村风景,沿途行走的村民却好多不认识他了,他也不和他们打招呼,他想给爹娘一个意外的惊喜。

  现在,秦越人等来的却是一场噩梦,他宁愿自己没有回来,残酷的事实一下把这个年轻人打击麻木了。他看到的不是自己那和睦幸福的家,而是黑黑的一堆瓦砾,门前那棵高大的桑树也被烧焦了,孤独地伫立在那儿,像是在凄楚地诉说那曾经发生过的残暴故事。向邻居打听之后,越人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就在两年前,荒淫残暴的齐桓侯四处搜罗国内美女,秦越人的妹妹秦越娘也被选上了,却被爹娘藏了起来,官府找不到越娘,就一把火烧了秦家,把秦越人的爹娘当场砍死,越娘后来知道爹娘死了,就上吊自杀了。

  仇恨在秦越人心头燃烧起来。“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不但是我自己,也是为齐国的老百姓。师父叫我无论贫富贵贱,都要给他们治病。对这个暴君我却不能容忍,师父,你莫要怪我坏了你的规矩。”秦越人在心头上,下定了决心。

  秦越人收了一个名叫小宝的小童为他背药箱,开始了四处流浪的行医生涯。毕竟是名师出高徒,没过多久,秦越人就在齐国成了小有名气的医生,许多人都说他的医术快赶上当年的神医长桑君了。这样一来,连京城里的王公贵族都来请秦大夫去看病。渐渐地,秦越人在王公贵族中也名声大振了。

  这天齐桓侯上朝,处理完政事之后,和大臣们天南海北地闲聊,臣相们不知怎的就扯到了秦越人身上,说这个人真是很神奇,看一眼就知道你患的什么病。齐桓侯一听就来了兴趣,说你们把他带来看看我有什么病。大臣们都说,大王这么健康的身体怎么会有病呢?齐桓侯一向也是以自己的身体健康而自豪,但还是想见见这位神医。

  第二天,大臣们就带着秦越人上朝了。等处理完政事之后,齐桓侯召见秦越人。齐桓侯自信地说:“你看看寡人有病还是没病?”秦越人不卑不亢地说:“天下人都是有病的,只是轻重程度不同而已。”齐桓侯听了这句话很不高兴,大臣们也替秦越人暗暗担心。秦越人站了不多一会儿,对齐桓侯说:“大王病在表皮,不治恐怕会加深的。”齐桓侯说:“别人都说你是神医,哪知你竟会胡说八道,我哪里会有病呢?”秦越人就行礼告辞。

  过了十天,秦越人主动要求拜见齐桓侯,齐桓侯那天正好心情不错,就让他见了。秦越人看了一会儿,说:“大王的病已经到了肌肤之间,不治还会加深的。”齐桓侯笑着说:“又在胡说八道了,我现在身体好得很,酒量不错,胃口不错,晚上连御几女都不成问题。”秦越人一听,顿感恶心,立即告辞出宫。

  又过了十天,秦越人又主动要求拜见齐桓侯,齐桓侯本来有些不耐烦,但最近从楚国求得一绝色美女,心情仍然不错,又接见了他。秦越人看了齐桓侯几眼,就吃惊地说:“哎呀!大王的病已经到了肠胃。不治会有性命之忧的。”齐桓侯哈哈一笑说:“要不是我这几天心情好,一定会叫人揍你。你走吧。”秦越人就告辞出宫。

  又过了十天,齐桓侯自己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就叫人找来秦越人,秦越人远远地望了齐桓侯一眼,转身就走。齐桓侯十分生气,但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拉不下面子去求他。

  那天晚上,李臣相设宴款待秦越人,因为秦越人彻底治好了李臣相美妾的胃痛病。酒至半酣,秦越人却放声大哭起来,李臣相立即询问缘由。

  秦越人说:“我是为我们的国君担忧呀。”

  李臣相他慌忙问:“大王他真的很严重了?”

  秦越人收住哭声说:“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病在表皮,热敷即可。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病在肌肤,针灸即可。后来到了肠胃,汤药也可治愈。今天我见到他,看见病在骨髓了,骨髓是性命所在,没得救了。”

  李臣相问:“当真没得救了?”

  秦越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臣相问:“你不是说你是普通的江湖郎中吗?”

  秦越人说:“我是江湖郎中的确没错,但我的师父却是长桑君。”

  “长桑君?是那个救过大王父亲的神医长桑君么?”李臣相激动地问。

  秦越人点头说:“正是我师父。我是他一生惟一的弟子。”

  “那你一定有救大王的法子。”

  秦越人低头不语。一会儿竟伏在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李臣相向齐桓侯讲述了秦越人昨晚的表现,君臣听说秦越人是长桑君的徒弟,都是大吃一惊,最惊讶的还是齐桓侯自己,想起自己对秦越人的怠慢,后悔不已,自己这几天身体越来越不适,莫非会被秦越人言中。

  齐桓侯越来越心惊,越心惊就感到全身都不舒服,连忙问:“那个秦越人现在在哪里?”

  李臣相说:“就在小臣府上。”

  “快快请来。”齐桓侯态度大变,众人也不吃惊,因为秦越人的师父救治过齐桓侯的父亲。

  一会儿,派去请秦越人的差人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说是秦越人已经离开了臣相府。

  君臣沉默,都明白秦越人是怕治不好齐桓侯的病逃走了。齐桓侯顿时支撑不住,被几个内侍扶回寝宫,一面叫大臣们布告天下,重金悬赏捉拿秦越人,却是一无所获。

  秦越人逃走之后,齐桓侯卧床不起,精神委靡,饮食不进。过了不到半月,宫里就传出消息,齐桓侯去世,要求全国服丧。这时,秦越人在赵国的一个小村庄里听到齐桓侯死亡的消息,不禁举杯庆贺。

  秦越人对小童小宝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高兴吗?”

  小宝说:“因为齐桓侯死了。”

  秦越人说:“你真聪明。但你知道齐桓侯怎么死的吗?”

  小宝地说:“齐桓侯不是病死的吗?”

  秦越人大笑着说:“哈哈,天下人都以为齐桓侯是病死的,其实不是。”

  小宝疑惑地问:“那是怎么死的?”

  秦越人说:“齐桓侯是被我杀死的。”

  “没见你动刀呀!”

  “只有愚人才用刀杀人。齐桓侯身体的确健壮,但他喜好酒色,酒色必定伤身,但不是致命条件。致命的是齐桓侯多疑,第一次我说他有病的时候,他虽然不相信,但私下有些疑惑,有病的人怕会疑神疑鬼,抵抗力会降低,病就会随之而来,尤其是齐桓侯好酒色的暴君,他原来潜伏的一些病灶在猜疑之下就显现出来。我第二次见他的时候,他才真正有了病色,后来越来越严重,加之新寻一楚国美女,焦虑之下企图纵欲来缓解心里的紧张,哪知是适得其反。我最后在李臣相府上的醉酒,是这出戏的高潮和关键之处,我一是要让齐桓侯明白我的身份,让他心惊,然后我出逃,让他绝望,果然这成了对他的致命一击。”

  齐桓侯死后,秦越人云游赵秦各国,救人无数,医术逐步出神入化。人们觉得他的医术已经超过了他的师父长桑君,可以和传说中上古时候的神医扁鹊媲美,于是人们尊称秦越人为扁鹊,以至于他的真名反倒被别人忘却了。

上一篇: 秦穆公得了“健忘症”
下一篇: 乾隆找姓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