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网

乾隆密谋偷情书

【历史故事】   编辑: 乐儿   时间:2015-12-03
本文已影响

  近来,“江南第一捕快”宋六奇接到了一封奇怪的信函。里面约定今日在他的家中会面,说有要事相商。宋六奇入行三十年,还没遇到过如此神秘的雇主,他知道此次的事情非同寻常。这天,他哪儿也不去,就在家中耐心等候。天色擦黑,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开门,宋六奇看见两个大汉闪在一边,迎面走上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乾隆密谋偷情书来人自称是北方商人皇甫玉,问是否可以到静室说话。宋六奇见他三十岁上下,穿着华贵,脸如冠玉,一派读书做官人的派头,心中暗喜遇上了一个有钱的主儿。进入内室,皇甫玉挥了挥手,一个跟班走上来解下包袱,“哗啦”,书桌上散开了一座小银山。皇甫玉微微一笑,道:“这里有一千两银子,宋先生先请笑纳。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宋六奇慢悠悠地道:“想来皇甫先生是遇上难缠的事了,不知老夫能否为你解忧?”

  皇甫玉从袖筒中取出一卷画,打开,竟然是一个绝色美女:“她叫做慕容小青,是南京秦淮河的一个烟花女子。几年前,我曾与她结缘。怎奈家规森严,我不能带她回家。而今,我将完婚。我给了慕容小青一笔钱,让她从良,挑个好人家嫁了。然而,此女子品德败坏,竟然用我当年写给她的信函来要挟。她扬言要在我大婚那天,到我家闹事,想让我身败名裂。我曾两次派人去窃取信函,都没有成功。”

  宋六奇接口道:“你要叫我设法取回那封情书?”皇甫玉点了点头。宋六奇还在迟疑,这时,一个大汉上前抓起一个银元宝,用力一捏,显出五个手印,扔在地上,道:“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宋六奇俯身捡起银子,道:“银子不多,可不能再糟蹋了。”说话间,反复搓揉,那锭银子瞬间又恢复了原状。(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两个大汉见了,瞠目结舌。皇甫玉哈哈大笑,道:“老英雄,好手段!”他取下另一个大汉身上的包袱打开,里面全是奇珍异宝。

  宋六奇接了这一桩生意,立马来到秦淮河一带查访。后来得知慕容小青已经从良,带了一个多年服侍她的杨妈走了,不知去向。宋六奇不愧为“江南第一捕快”,他几经辗转,终于找到幕容小青的落脚处。她住在苏州城外一个小镇上,平日里深居简出。宋六奇不动声色,暗中观察。每天清晨,慕容小青怀里抱着个孩子,都要乘坐马车前往附近寺里去烧香礼佛。慕容小青居住的地方,是两进三层的临河小楼。宋六奇趁慕容小青出去之际,多次潜入到里面察看,却一无所得。他不敢贸然搜索,怕打草惊蛇。思虑再三,终于想出一个计策。

  一天大雪,整个小镇覆盖在白色的雪被下。清晨,那个杨妈开门准备扫雪,看见门槛下蜷缩着一个冻得半死的乞丐。

  那个乞丐正是宋六奇装扮的。他仗着自己内功深厚,在雪地里躺了一夜。

  杨妈把他送到楼下厢房,烧了碗姜汤喂他。过了半天,宋六奇才慢慢“醒”过来。他说自己已经无家可归,出去肯定还会冻死。慕容小青见他可怜,就收留了他,让他劈柴烧水管家。

  冬去春来,宋六奇一直在等候机会。一日夜晚,他听见屋顶瓦楞上有些轻微的响动,就知道有夜行人经过。他用布蒙了脸,悄无声息地翻身上去,偷偷跟着。宋六奇看见两个黑衣人来到楼上幕容小青的窗外,耳语一番,准备进入。他连忙摸出两个铜钱飞掷过去,轻轻打在俩人的后脑勺上。俩人一惊,猛回头看见不远处有个老者在向他们招手。他们纵身跃过去,宋六奇拔腿飞奔。转瞬间,三人已经出了小镇,来到郊外水田里站定。三招两式之间,宋六奇就把他们制服,喝问俩人闯入小楼的用意。

  俩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人道:“老英雄饶命,我们都是三阿哥弘时的人,他想要和四阿哥弘历争夺太子的位子。可是四阿哥向来受到皇上和康熙先帝爷的喜爱,三阿哥一直没有机会。而今,三阿哥终于打探到了一个秘密。四阿哥年少好游,他在南京秦淮河结识了一个风尘女子幕容小青,并生下一子,还留下了一些重要的证物。我们就是要得到这些证物,弹劾四阿哥,让三阿哥登上太子的宝座。老英雄,咱们可是江湖同道,求求你,饶了我们吧!”宋六奇听完了他们的叙述,缓缓松开了双手,俩人连忙拔腿狂奔。宋六奇扬了扬手,两枚铜钱犹如两点寒星飞出,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两声沉闷的惨叫。

  宋六奇埋好了他们的尸首,回到小镇。他早就听闻三阿哥弘时性情暴躁,而四阿哥弘历虽然风流成性,但为人真诚,心地仁厚,将来定能做个好皇帝,便决心帮他一把。可幕容小青到底把弘历的情书藏到哪里去了?怎么样才能让她露出破绽?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慕容小青楼下的柴房忽然着火。转眼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街坊邻居见了,纷纷提着水桶,拿着脸盆前来救火。此时,宋六奇正在慕容小青的窗外,使了个倒挂金钟,双脚钩住屋檐,眼睛直直地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仓促间,慕容小青点亮了一盏灯。她抱起孩子,径直走到窗前,好像用尽力气去推,可是,窗户似乎很紧,一时间竟然推不开。

  这时,楼梯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杨妈上来了,推门就喊:“小姐不要……火势已经灭下去了。不过是烧了柴房,其他都无碍。”接着,她过来帮着慕容小青哄孩子。一会儿,孩子渐渐入睡,楼下的人也慢慢散了。

相关文章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