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快读历史 > 历史故事 > 正文

乾隆密谋偷情书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5-12-03

  近来,“江南第一捕快”宋六奇接到了一封奇怪的信函。里面约定今日在他的家中会面,说有要事相商。宋六奇入行三十年,还没遇到过如此神秘的雇主,他知道此次的事情非同寻常。这天,他哪儿也不去,就在家中耐心等候。天色擦黑,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开门,宋六奇看见两个大汉闪在一边,迎面走上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乾隆密谋偷情书来人自称是北方商人皇甫玉,问是否可以到静室说话。宋六奇见他三十岁上下,穿着华贵,脸如冠玉,一派读书做官人的派头,心中暗喜遇上了一个有钱的主儿。进入内室,皇甫玉挥了挥手,一个跟班走上来解下包袱,“哗啦”,书桌上散开了一座小银山。皇甫玉微微一笑,道:“这里有一千两银子,宋先生先请笑纳。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宋六奇慢悠悠地道:“想来皇甫先生是遇上难缠的事了,不知老夫能否为你解忧?”

  皇甫玉从袖筒中取出一卷画,打开,竟然是一个绝色美女:“她叫做慕容小青,是南京秦淮河的一个烟花女子。几年前,我曾与她结缘。怎奈家规森严,我不能带她回家。而今,我将完婚。我给了慕容小青一笔钱,让她从良,挑个好人家嫁了。然而,此女子品德败坏,竟然用我当年写给她的信函来要挟。她扬言要在我大婚那天,到我家闹事,想让我身败名裂。我曾两次派人去窃取信函,都没有成功。”

  宋六奇接口道:“你要叫我设法取回那封情书?”皇甫玉点了点头。宋六奇还在迟疑,这时,一个大汉上前抓起一个银元宝,用力一捏,显出五个手印,扔在地上,道:“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宋六奇俯身捡起银子,道:“银子不多,可不能再糟蹋了。”说话间,反复搓揉,那锭银子瞬间又恢复了原状。

  两个大汉见了,瞠目结舌。皇甫玉哈哈大笑,道:“老英雄,好手段!”他取下另一个大汉身上的包袱打开,里面全是奇珍异宝。

  宋六奇接了这一桩生意,立马来到秦淮河一带查访。后来得知慕容小青已经从良,带了一个多年服侍她的杨妈走了,不知去向。宋六奇不愧为“江南第一捕快”,他几经辗转,终于找到幕容小青的落脚处。她住在苏州城外一个小镇上,平日里深居简出。宋六奇不动声色,暗中观察。每天清晨,慕容小青怀里抱着个孩子,都要乘坐马车前往附近寺里去烧香礼佛。慕容小青居住的地方,是两进三层的临河小楼。宋六奇趁慕容小青出去之际,多次潜入到里面察看,却一无所得。他不敢贸然搜索,怕打草惊蛇。思虑再三,终于想出一个计策。

  一天大雪,整个小镇覆盖在白色的雪被下。清晨,那个杨妈开门准备扫雪,看见门槛下蜷缩着一个冻得半死的乞丐。

  那个乞丐正是宋六奇装扮的。他仗着自己内功深厚,在雪地里躺了一夜。

  杨妈把他送到楼下厢房,烧了碗姜汤喂他。过了半天,宋六奇才慢慢“醒”过来。他说自己已经无家可归,出去肯定还会冻死。慕容小青见他可怜,就收留了他,让他劈柴烧水管家。

  冬去春来,宋六奇一直在等候机会。一日夜晚,他听见屋顶瓦楞上有些轻微的响动,就知道有夜行人经过。他用布蒙了脸,悄无声息地翻身上去,偷偷跟着。宋六奇看见两个黑衣人来到楼上幕容小青的窗外,耳语一番,准备进入。他连忙摸出两个铜钱飞掷过去,轻轻打在俩人的后脑勺上。俩人一惊,猛回头看见不远处有个老者在向他们招手。他们纵身跃过去,宋六奇拔腿飞奔。转瞬间,三人已经出了小镇,来到郊外水田里站定。三招两式之间,宋六奇就把他们制服,喝问俩人闯入小楼的用意。

  俩人对望一眼,其中一人道:“老英雄饶命,我们都是三阿哥弘时的人,他想要和四阿哥弘历争夺太子的位子。可是四阿哥向来受到皇上和康熙先帝爷的喜爱,三阿哥一直没有机会。而今,三阿哥终于打探到了一个秘密。四阿哥年少好游,他在南京秦淮河结识了一个风尘女子幕容小青,并生下一子,还留下了一些重要的证物。我们就是要得到这些证物,弹劾四阿哥,让三阿哥登上太子的宝座。老英雄,咱们可是江湖同道,求求你,饶了我们吧!”宋六奇听完了他们的叙述,缓缓松开了双手,俩人连忙拔腿狂奔。宋六奇扬了扬手,两枚铜钱犹如两点寒星飞出,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两声沉闷的惨叫。

  宋六奇埋好了他们的尸首,回到小镇。他早就听闻三阿哥弘时性情暴躁,而四阿哥弘历虽然风流成性,但为人真诚,心地仁厚,将来定能做个好皇帝,便决心帮他一把。可幕容小青到底把弘历的情书藏到哪里去了?怎么样才能让她露出破绽?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慕容小青楼下的柴房忽然着火。转眼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街坊邻居见了,纷纷提着水桶,拿着脸盆前来救火。此时,宋六奇正在慕容小青的窗外,使了个倒挂金钟,双脚钩住屋檐,眼睛直直地盯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仓促间,慕容小青点亮了一盏灯。她抱起孩子,径直走到窗前,好像用尽力气去推,可是,窗户似乎很紧,一时间竟然推不开。

  这时,楼梯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杨妈上来了,推门就喊:“小姐不要……火势已经灭下去了。不过是烧了柴房,其他都无碍。”接着,她过来帮着慕容小青哄孩子。一会儿,孩子渐渐入睡,楼下的人也慢慢散了。

  不用问,这把火就是宋六奇点的。他赶紧溜下去,到柴房里面给自己抹了一头的草灰,还故意装作一瘸一拐地走上楼,气喘吁吁地道:“杨妈……小姐,你们还好吧?”

  慕容小青道:“难为你了,我这儿没事,你赶紧收拾一下睡吧!”

  宋六奇打扫好了院子,回到楼下厢房,躺在床上默默地想着:一个女人在突遭火灾之际,她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孩子和最重要的东西。毫无疑问,慕容小青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弘历给她的情书。可是,她又为何不去拿出来呢?还有,她一个女人家,又抱着个孩子,想逃命竟然不从门里走,反而急着开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那封情书的藏匿处跟窗户有关?想到这里,宋六奇竟然兴奋地跳了起来。他只等天快亮,幕容小青前去烧香,就可以去证实自己的猜想了。

  约三更时分,宋六奇听到有三颗石子先后落到院子中间。他知道这是夜行人在投石问路,就赶紧起身出去。来到墙外,见是先前皇甫玉跟前的两个大汉。其中一个道:“宋老爷子,我家主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问你何时能够拿到手?”

  宋六奇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已经查出情书的藏匿之处。明日只待她们去烧香,可邀你主人来,让他亲手取回。这下,总可以安心了吧。”

  次日一大早,像往常一样,慕容小青抱上孩子,带着杨妈走了。宋六奇赶紧打开后门,让早已经在那里等候的皇甫玉三人进来。他们来到三楼慕容小青的房前,宋六奇用铁丝打开了铜锁,几人鱼贯而入。来到里面,皇甫玉一声惊呼。他好像对里面的摆设似曾相识,东摸摸,西看看。

  宋六奇道:“据我多日查看,我断定情书就藏在房中,而且很多人在打它的主意。其中的奥秘就在窗户上。”说完,他过去拔出窗闩,轻轻一推,窗开了,并没有什么机巧。宋六奇心里一怔:“难道我的判断错了?”他仔细观察了窗户,发现在四角的窗轴上各有一个半圆形的木闩。于是,他上去小心翼翼地拔除。而后,他试着把窗向后拉。窗户很紧,似乎连着什么东西。当他拉开窗户,旁边墙上忽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大家转过头,看见墙上移开了一块砖,露出了一尺见方的洞穴,里面端端正正放着一个墨绿色的锦盒。过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异状,皇甫玉亲自上前摸了出来,他的手禁不住微微发抖。他掀开盖子,盒子里躺着一个杏黄色的信封,上书:慕容小青亲启。书法温文尔雅,正是自己的笔迹。他抽出信纸,看了起来,忽然间面色大变。信上写着:

  弘历

  其实我早就已经猜出你的身份,你恰的珍珠古玩,世俗罕有,尽是宫廷之物。诛的言谈举止,胸杯天下,颇有帝王气势。小青身份低微,能侍奉君主,实乃三生有幸。那年你离去之后,小青发现已有身孕在身,匆匆三栽,儿子健康聪慧。我和杨妈隐居在小镇,房中摆设都是当耳相聚时的样子,我不奢望有朝一日能入宫伴君,只求安心把孩子养大或人,请你释怀,你的书信我会保存一辈子。你我地位悬殊,世事难料,有时这封书信也会成为防身之物。国外,敬请转告宋老爷子,感谢他这许多天来为我劈柴打水。那天柴房失火,细心的杨妈在救火的人群中没有发现他,进入楼下厢房寻找,意外发现了他的捕快腰牌……此去经年,有缘相见。

  小青顿首

  弘历看完书信,忍不住泪流满面。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宋先生,想不到你这个老江湖也露出了马脚……咦,宋先生人呢?”他回头寻觅,和两个宫中侍卫面面相觑。原来宋六奇见自己无意之中知晓了未来新皇帝的秘密,十分惶恐。他在弘历专心看信之际,悄悄溜走了。

  后来,江湖上有人看见一对年老的夫妇,带着一个俊俏的少妇和孙子行走。而“江南第一捕快”宋六奇竟然无缘无故地销声匿迹。弘历回京后不久,雍正皇帝暴卒,他继承皇位,史称乾隆皇帝。乾隆先后共七下江南,多次微服私访。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还在一直寻觅着幕容小青和那从未见过面的孩子。

上一篇: 乾隆被捕
下一篇: 乾隆夜走野兔岭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