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快读网 > 经典台词 > 电影台词 > 正文

手机经典台词

来源:快读网 编辑:秩名 时间:2015-11-05

  《手机》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手机》是冯小刚执导的一部贺岁喜剧片,于2003年底上映,由葛优、范冰冰等主演。影片讲述了事业如日中天的电视主持人严守一因为手机给他的生活带来快乐、带来爱情的同时,也使他的婚姻遇到了很大的危机。转眼间,《手机》已经上映12 周年了。可是它好像从来没有从人们的视线里淡出过,只要是有关幽默搞笑电影的盘点,该部影片必名列其中,这就是经典,它经得住时间的打磨!这就是手机经典台词的魅力。

  1,费墨看了一眼房卡,小声地嗫嚅道:误会,可谁信呢?,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房间是开了,但没有上去,改在咖啡厅坐而论道。左思右想,一直挣扎,还是怕麻烦。

  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看了里屋一眼,仰在沙发上,虚着气说:二十年多年了,确实有些审美疲劳!

  严守一没有说话。

  费墨感叹:还是农业社会好呀!

  严守一一时没有听明白,看着费墨。

  费墨:那个时候交通通讯都不发达。上京赶考,几年不回,回来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掏出自己的手机)现在……

  严守一仍然看着费墨。

  费墨: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

  2,酒店大堂 上午

  严守一紧走几步,追上已经踏上滚梯的费墨。滚梯上站满了人,都在互相打着招呼。

  费墨和严守一也不时向大家应答着。

  费墨和严守一也不时向大家应答着。

  费黑穿着一件休闲夹克,显得严守一的西装革履有点夸张。

  严守一偷空凑向费墨悄声说:不让我接,原来是有人送。车不好,人好。

  费墨的眼神在镜片后躲闪了一下:一个社科院的研究生,学美学的,对我有些崇拜。

  严守一:费老一再教导我们,麻烦。您这可是顶着麻烦上了。

  费墨用胖胖的手点着严守一:做人要厚道。

  3,路上 夜

  严守一开着车,沈雪坐在旁边一起回家。严守一发现沈雪的情绪有些不对,车里的气

  氛有些沉闷。

  严守一故意没话找话:孩子的衣服,买的真好。

  沈雪打断:我来之前,你们是几个人在一起吃饭?

  严守一:三个呀,徐社长先走了!

  沈雪:严守一,我从桌上的碗筷就能看出来,你们一直是两个人!

  严守一吃了一惊,马上找补:服务员收了。

  沈雪冷笑:严守一,你的台词练得有点退步。(突然发火)你这是什么意思呀?还非把我叫过来,拿她示威呀?

  严守一闷着头开车,半天叹了口气说:确实就是我们俩,但就是为了给费墨写序的事,怕你多疑,我才这么说。

  沈雪看着严守一:连她也那么说,徐社长明天去西安。我进来之前,你们还不定怎么预谋呢。你说过你要改邪归正,我看你是要旧情复发!

  严守一急了:你把事情分析得这么有条理,你想干什么吧!我是找老婆,不是找他妈

  一间谍!疑神疑鬼,弄得我跟做贼似的!

  一间谍!疑神疑鬼,弄得我跟做贼似的!

  4,镇上 邮局里 下午

  老牛打着哈欠,在开电话木匣子上的大锁。一群打电话的人又开始在那里拥挤。严守一挤在最前边,手里拿着两毛钱(六十年代的毛票),往老牛手里递。

  老牛带搭不理地:往哪儿打呀?

  严守一沙哑着变声的嗓子:三矿,我打三矿。

  老牛:三矿?我管电话一个多月了,三矿从来没打通过。

  吕桂花倚在邮局门框上,担心地向里面望了一眼。

  严守一:大爷,事情很急呀。

  老牛的一只大手在摇电话:要三矿,要三矿!

  电话里“嘟嘟”一阵,断了。

  老牛:看看,我说打不通,你还不信,二百多里,得多少电线杆呀?

  严守一恳求道:大爷,再试一次吧。

  老牛瞪了严守一一眼,又呼呼地摇电话。但意外的是,这次通了。话筒里传来对方的声音。

  对方:哪里,你要哪里?

  老牛:我要的不是你,是三矿!

  对方:我这里就是三矿,我这里就是三矿!(河南话,经典)

  5,牛三斤,牛三斤

  你的媳妇叫吕桂花

  吕桂花让问一问

  吕桂花让问一问

  最近你还回来吗

  6,北京 高速路上 车内 上午

  四十岁的严守一戴着一副墨镜,驾着车,行驶在京城外环的高速路上。他的身边坐着《有一说一》的总策划费墨。费墨四十多岁,大学教授,爱摆架子,爱做导师状,胖,戴一宽边眼镜,穿一骆驼色风衣,脖子里搭着围巾,属于伪老派知识分子。看着两边的路景,费墨正带着拖腔指点江山。

  费墨搭拉着脸:每期节目都有硬伤。“打电话”这一期,你把电话的发明者说成瓦特,丢人哪。

  严守一吃了一惊:谁发明的?

  费墨:贝尔,贝尔知道吗?

  7,车内 上午

  费墨不解地问:怎么了?

  严守一犹豫地说:手机拉家里了!

  费墨:没有时间了,马上就要录像了。

  严守一双手把着方向盘,盯着前方的车流:今天于文娟在家!

  费墨意味深长地:我说吧,这些天你心里有鬼!鬼会来电话吗?

  严守一:说不好。

  费墨掏出自己的手机:通知一声不就完了。比回家快!

  严守一:还是带到身上踏实。

  费墨:麻烦,多麻烦呀!

  费墨:麻烦,多麻烦呀!

  8,于文娟边把手机交给严守一边说:刚才有一女的,一听是我,就把电话挂了。

  严守一接过手机,调出打进的电话查看。

  于文娟又问:她说话有点冲。

  严守一边往外走边说:出版社的,张小泉的学生。一疯丫头,说话老没大没小。

  9,电视台录制现场 日

  清谈节目《有一说一》录制现场。台下坐满了观众。乐队正在即兴敲打一首轻音乐。

  几只空中摄像机的长臂在四处挥动寻找机位。大灯亮了,严守一站在台面上,正在热场。

  严守一:在录制节目之前,我事先给大家说一下,现在明明是白天,但我一会儿要说

  成晚上,因为我们的节目首播是晚上;在我把白天说成晚上的时候,请大家不要笑。

  大家笑了。

  严守一开始主持节目,他先深鞠一躬,然后满面笑容说:大家晚上好,这里是《有一说一》,我是严守一。今天和大家讨论的话题是《结婚几年是个坎》,这个节目的策划是我们这里新分来的女大学生,她现在还没有结婚。

  众人笑。

  严守一:在讨论之前,我先向大家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做一个检讨,上次在“打电话”节目中,我把电话的发明者说成是瓦特,我们请来的总策划费墨先生,他是一名大学教授,平时主要是在大学上课,偶尔来给我们挑挑毛病。费先生年龄不大,学问大,我们尊称他为费老,这次我和瓦特又撞到他枪口上了。他和贝尔比较熟,便说电话不是瓦们尊称他为费老,这次我和瓦特又撞到他枪口上了。他和贝尔比较熟,便说电话不是瓦特发明的;我刚才给瓦特打了一个电话,瓦特也说电话比较平常,要发明咱就发明蒸汽机。看来我错了,在此我向广大的电视观众致以深深的歉意!

  严守一又深深地鞠了一躬,众人鼓掌,笑。

  10,导播室

  导播室里,在严守一主持节目的时候,费墨和其他一些《有一说一》栏目的工作人员通过一排监视器在观看严守一的主持。当严守一说到给瓦特打电话时,费墨笑了。

  监视器里的严守一:结婚几年是个坎?三年、五年?俗话说七年之痒,我现在结婚六年,还没有发言权,现场有几位结婚七年以上的?

  观众中举起许多手臂。

  严守一:看来劫后余生的比例还是很高的……

  11,戏剧学院教室 下午

  女教师合上划名册:我们这个班应到二十人,实到十一人。没到的都算旷课!(接着开始自我介绍)我叫沈雪,是你们这期台词短训班的辅导老师。第一天开课,近一半的人旷课,好像辅导没有必要;你们主持的节目我都看过,我不想评价你们的节目内容,我想说的是,你们的台词说的都不规范。一个是发音,一个是吐字,都是说话最基本的。按照我们学院的要求,一个演员站在舞台上,不用麦克风,说的每个字,都能让坐在最后一排的观众听见……

  这时有人打岔:您说的是十九世纪吧?

  沈雪离开讲台,走向低着头看手机的严守一,边走边说:还有发音,明明是内地人,

  非要学台湾腔……课堂上不准带手机,严守一,你知道吗?

  非要学台湾腔……课堂上不准带手机,严守一,你知道吗?

  严守一忙扬起脸,笑着说:对不起,我没打。

  沈雪:我知道你们都是名嘴,我尊重你们,但,我也希望你们能尊重我。

  严守一:沈老师,您还真认真了,我们这课也就是走一过场,就为应付台里的考核。

  沈雪被严守一的话气得脸色铁青。正在这时,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低头看电话,又抬起头对沈雪说:要不您也走一过场得了。

  沈雪二话不说,一把抓过严守一的手机,扔到垃圾桶里。

  沈雪:这不是你们电视台,这是大学!我是在维护学校的规定!

  严守一也有些认真,指着窗外:沈雪老师,我认为您应该把它给我捡回来!

  沈雪和教室的人都愣了。

  沈雪看定严守一,转身向教室外走去。边走边涨红着脸说:今天这课没法上了。

  12,教室里空空荡荡,只有沈雪和严守一。

  沈雪哭了,泪眼婆娑看着严守一:以后凡是我的课,你在,我走!

  严守一有些尴尬,忙挽回局面,态度诚恳地说:沈老师,我错了。今天早上我就招了台不高兴,他让我写一份检查,(掏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您要急着用,我就先给您。

  沈雪仍绷着脸。

  严守一凑过去,双手把检查递到沈雪面前:错误虽然不同,但态度都是追悔莫及。先哄您得了。

  沈雪破啼为笑:无耻。

  13,汽车内 傍晚

  汽车内 傍晚

  严守一的手伸向插在电源上的车钥匙,将汽车发动。这时武月的脸突然贴到严守一的后背上,扒开他的衬衫领子,在他的膀子上猛地咬了一口。

  严守一疼痛难忍,“哎哟”一声。他甩开武月的嘴,摸着后背说:你是属狗的?老咬!武月的手伸向车钥匙,将车熄灭,拔下钥匙。

  严守一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说:我真得走。

  武月推开车门,将车钥匙扔到旁边的路上。

  车外 傍晚

  一支打火机被打着,映出严守一的脸和一些局部的地面。

  严守一弯着腰在地上寻找车钥匙。这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严守一掏出手机接电话。电话里传来于文娟的声音:你回来吃饭吗?

  严守一一边继续摸着黑寻找钥匙,一边回答:下午去短训班上课,策划会挪晚上了。不回去了。

  于文娟:你在外边吧?

  严守一作满不在乎状:马路上,正跟费老找饭辙呢。

  于文娟把电话挂了。这时一只手把钥匙从地上捡了起来,是武月。

  武月一把搂住严守一:就不让你走!

  武月的手搂在严守一的后背上,死死攥着车钥匙。

  严守一也搂住了武月,他的手在武月的背后把手机关了。

  手机上的屏幕一亮,接着熄灭了。

  14,费墨家楼下 傍晚

  两只狗冲到一起,双方的主人拼命往后拉扯。但一条狗还是挣扎着骑到了另一条狗的头上。

  双方的主人终于把它们拉开了。其中一条狗的主人是费墨。

  费墨:盲目,人家也是公的。

  15,客厅 夜

  严守一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铃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地惊心。

  严守一掩饰着内心的恐慌,一边掏兜里的手机,一边作烦恼状:这么晚了,谁的电话我都不接了!

  于文娟说:我替你接。

  严守一的手下意识地往回缩了一下,接着只好把手机交给于文娟。

  于文娟打开手机,里面传出费墨急切的声音。

  费墨:你总算开机了,在哪呢?于文娟打我的电话找你!

  费墨的声音也传到了严守一的耳朵里。于文娟一声不发,把手机挂了,眼睛盯着严守一。严守一知道事情闹大了,但一时又不知怎么收场。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一声,屏幕上飞进一个小信封。信封下面显示发信人是武月。 短信打开,内容是:睡觉的时候,别脱内衣。

  16,严守一离婚了。从街道办事处出来,他想再跟妻子说一句话,但这句话半天也没有找出来。半年过去了,他给于文娟打过许多电话,于文娟从来不接

  17,火车上软卧车厢里

  沈雪用河南方言给严守一和费墨讲笑话

  沈雪:儿子天天练俯卧撑,爹问:孩儿啊,恁这是干啥哩?儿说:俺练胸大肌。

  爹说:练也是白练,恁再练也没恁姐大。

  严守一:我们河南人没那么傻,搁在宋朝,我们河南人得教你说话;打开电视,所有的主持人说的都是河南话;从国家领导人宋徽宗到妓女李师师,说的都是这个。你们现在说的北京话,那时候叫胡语,知道胡说八道是怎么来的吗?

  费墨用扇子点着严守一,对沈雪说:雪呀,他这才叫胡说八道。李师师是杭州人,说的是吴语。

  18,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看了一眼,手机的屏幕显示出武月的名字,他犹豫一下,还是接了。

  手机里传出武月的声音:你躲什么呀?有那么忙吗?吃不了你……

  严守一在装傻:说话呀……听不见……你大声点……我说话你能听见吗?我在火车上,回老家!喂……

  对方把电话挂了。

  费墨点着严守一:演的真像。我都听见了,你听不见。

  严守一看着费墨:费老,做人要厚道。

  19,严守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推过去:砖头哥,这是五千,你都拿着吧。

  砖头哥马上急了:你恶心谁呢?她是你奶,不是俺奶?你爹和俺爹,不是伙一个妈?

  这时砖头哥腰里的手机响了。他从皮套里拔出手机,拔出天线,看了严守一一眼,摆好姿式,郑重其事地接电话。

  砖头哥:靠娘,谁呀……没空……别打了,费钱。

  接着学着城里人的姿式,用桌沿将手机的天线顶回去,又将手机装到皮套里,按上按扣。

  砖头哥的一连串动作,让严守一看得有些发呆,他愣愣地问:谁呀?

  砖头哥:路之信,叫我去杀猪。靠娘,看我买了个手机,他也买一个,他北京没人啊!

  严守一笑:两烧包,一条街上的,放个屁都能闻着味,喊一嗓子,比拨号码都快。

  20,《有一说一》栏目在开策划会。仍能听到外间传来的观众电话。五六个男女编导和严守一散坐在桌子旁和沙发上。女编导小马在作会议记录。费墨穿着一件中式棉袄,脖子上搭着一条围巾,坐在一把湖南藤椅上,居高临下地在点评节目。

  费墨一字一句地:上次我就说过,做节目就像逛超市。这次我还要说,做节目又像拌萝卜…… 正在这时,男编导大段的手机响了。看大段打开手机,费墨停止说话。

  大段用支支吾吾的语气接手机:对……啊……行……噢……嗯……咳……(停顿不吱声)……听见了。

  由于手机接得莫明其妙,大家反倒支起了耳朵。大段仰起头,发现大家都在看他。

  这时严守一有些兴奋:肯定是一女的打的。(见大段要极力辩解,严守一用手止住大段)我能翻译。(严守一学着男女两种语气)你开会呢吧?对。说话不方便吧?啊。那我说你听。行。我想你了。噢。你想我了吗?嗯。昨天你真坏。咳。你亲我一下。(停顿)那我亲你一下。听见了吗?(这时众人共同起哄)听见了!

  众人哄堂大笑。唯有费墨板着脸不说话。严守一意识到什么,用手势示意大家安静,

  接着又向费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继续说。

  费墨:那我就直接说萝卜,通常萝卜皮是被视为无用的,但是……

  这时负责记录的小马手机响了。小马边接手机边走向阳台。费墨又停下不说了。严守一忙把小马的记录本拿到自己面前。

  严守一:费老,咱们不等她了。

  费墨:要等。我不能每人都说一遍。(做出固执等小马的姿态)

  严守一向阳台喊:小马,快点!

  小马忙挂上手机,走回来,费墨接着往下说。

  费墨:那我就不说萝卜了,我说狗熊,做节目也像狗熊掰棒子……

  正在这时,严守一的手机响了。

  严守一:谁呀?我不在单位!(口气变得有些无奈)那你把电话给门卫吧。我是严守一,给她登记吧。

  大段:玩现了吧?咱们现在的门卫特爱多嘴。

  众人又笑了。这时费墨真生气了,收起自己的公文包,夹到腋下就要往外走。严守一一把拦住费墨。

  严守一对众人说:开会都把手机关了,认认真真听费老讲。严肃一点。

  费墨点着严守一:我看就你不严肃。(把公文包扔在桌子上问)我刚才都讲什么了?

  严守一急忙翻记录本,神情极其认真:您讲了超市、萝卜,还有狗熊。(抬起头,迷茫地看费墨)费老,你到底要说什么?

  众人又想笑,但都压抑着。

  费墨: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但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做一期节目,就叫“手机”。首先点着严守一)“我不在台里”,瞎话张嘴就来。手机连着你的嘴,嘴又连着你的心。(又点着众人)你们在手机里又说了多少废话和无聊的话。汉语本来是简洁的,的心。(又点着众人)你们在手机里又说了多少废话和无聊的话。汉语本来是简洁的,现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机里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东西?再这样闹下去,早晚有一天,手机会变成手雷

  21,武月拎着包,两人边走边说。

  武月:别害怕,今天找你是正事。费墨在我们社要出一本书,我们社长想让你给写个序。

  严守一有些吃惊:我给费墨写序,不合适吧?你要写本书,我倒可以写序,像你这么没文化的,我也不脸红。

  武月停住脚步:行呵,我写。我正愁没钱花呢。书名就叫《有一说一》,(咬着牙说)彻底揭露你的丑恶嘴脸。封面上还得注明“少儿不宜”。

  严守一恬着脸,搂起武月的肩膀继续走:我觉得书名应该叫《我把青春献给你》

  22,严守一:我认为书分两种,如果让我写一本书,就是给大家解个闷儿,但像费先生的著作,对我们认识自己是有指导作用的。读了费先生的书,我才知道,人类在学会说话之前,用的是肢体语言,把一个事说清楚很难,得跳半天舞;骗人就更难了,比划一天,也不见得能把人骗了;会说话以后,骗人就容易多了,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23,这时那个中年老师:怎么回事?不等了,下一个。

  小苏又叫道:冯思语

  24,严守一从床头坐起来,以为武月是开玩笑,作若无其事状:我知道你新买了一手机,有这功能,你录它来,干什么呀?

  武月:看你对我怎么样了。

  严守一:我娶不了你。

  武月:我没有那么天真。我给你老婆找了一工作,你也给我找一工作吧。

  严守一:你不是有工作吗?

  武月:你们《有一说一》不是正招主持人吗?我已经报了名了,我希望没有竞争者。

  严守一这时知道武月是认真的,愣在那里。严守一:你也太……你这是讹诈!

  武月:是交换。三年了,你不能什么都不让我得着吧?

  严守一光着膀子,将头埋到手里。半天抬起头说:这事得从长计议。

  武月:严守一,我不是跟你商量!我还告诉你,你真以为我们社长安排于文娟的工作,是看你的面子呀?

  严守一看武月。

  武月:是他占了我的便宜!

  严守一愣在那里。

  25,严守一回到北京以后,从此不再用手机。入冬后,他患了感冒,很长时间都没有好。感冒又导致了声带发炎,嗓子像少年变声时一样沙哑了。他向电视台请了假,在家里养了半年病。半年之中,发生了几件事。一,武月去了《有一说一》当主持人;二,费墨出国了,去了爱沙尼亚,据说在一所语言学校教中文,从此杳无音信;三,他和沈雪分手了。除夕那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他对沈雪说:我有些想念费老。

上一篇: 人再囧途之泰囧经典台词
下一篇: 滚蛋吧!肿瘤君经典台词

快读网 www.kuaidu.com.cn 联系:admin@kuaidu.com.cn

Copyright © 2002-2018 KUAIDU. 快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096号-1

Top